慕容雪儿 盛世婚宠:早安,厉先生乔宁厉承衍
乔宁做梦都没想到父亲会将她推给一个陌生男人。 乔宁奋力挣扎,终于逃脱,却不想又一头撞进另一个结实地怀抱。 “我叫厉承衍,我会对你负责。” 再次见面时,“乔小姐,别来无恙。”厉承衍淡淡地道,眼眸里却泛出一抹锐利。
恩很宅 陆漫漫叶恒
7年婚姻。 相见如宾,浓情甜蜜。 到头来,镜花水月。 倾尽所有,换来一场蓄谋已久的杀人灭口。 那一天。 陆漫漫怀着还不足2月的孩子,死于一场车祸。 离奇的车祸,却意外获得重生。 陆漫漫再次睁眼,回到还未嫁人之时。 她凌厉的眼眸一紧,嗜血的微笑,如罂粟般,风华绝代。 重生一世,她誓要,血债血偿! 为此! 陆漫漫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了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本不该去招惹的男人。 她说,“我送你锦绣前程,你助我斩妖除魔!” 他邪魅的嘴角微扬,低沉的嗓音道,“一诺千金。” 精彩片段一: “都说文城陆家千金陆漫漫,琴棋书画,聪慧过人,贤良淑德,温柔大方,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是文城所有男人心目中的贤妻良母……”男人低沉的声音显得那般的漫不经心,“只是不知这般凶恶残酷,心胸狭窄,瑕疵必报,阴谋算计还表里不一的女人,是谁?” 陆漫漫抬眸看了一下男人,遂问道,“姐都被人害得倾家荡产死无全尸了,你还让姐继续装逼?!” 男人眉头颤动。 “打个比方,当你想要放屁的时候,你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憋住了,最后的结果你知道会怎样?”陆漫漫一字一句,“屁从嘴里面吐出来,恶心的是自己!” 男人脸色直接黑透。 …… 精彩片段二: “不是形婚吗?”陆漫漫死拽着两条杠的早孕棒。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我怀孕了。” “我身体各个器官都很健康。” “莫远修,重点是姐怀孕了!怀孕了!怀孕了!”陆漫漫气急攻心。 “所以?” “我不打算留下她。” 男人微抬眸,一脸淡薄,“还记得我们交易达成时我说的话吗?” “一诺千金?”陆漫漫扬眉。 “记得就好。” “什么意思?”陆漫漫莫名其妙。 “生个千金。”男人说的慢条斯理。 陆漫漫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她说过要生的吗?! …… 简介小白,内容绝壁正剧! 本文涉及商战、职场、宅斗、政权。 本文是一枚一心只想要辅助丈夫成立丰功伟业的贤妻良母遭遇最爱人背叛后,意外重生重活一世,在报复渣男的过程中重新收获爱情的豪门故事。 精彩,不容错过,欢迎跳坑。 PS:本文架空
程小一 暖妻成瘾韩禛高筱潇
为了给儿子赚奶粉钱,她低调嫁给绯闻不断的腹黑总裁! 结婚三年,除了偶然在长辈面前秀秀恩爱,还要在外人面前撇清关系,假扮陌生人。 老公之于她的意义,应该就是每月打到卡里的一笔生活费吧?可是…… 生理期到了手脚冰凉,总裁老公给她捂手,将中央空调温度调高; 买衣服被售货员笑贫,土豪老公给她撑腰,让人把所有最新款拿给她试; 上班因电梯故障迟到,上司老公不但算她全勤,还给她加薪50%,升职成特别助理…… 就在她觉得这样的婚姻生活也不错时,他竟摇身一变,成为了她孩子的亲生父亲! “离婚,马上离婚!”她握紧拳头,不能接受五年前那夜被他强上的事实。 土豪老公邪魅一笑,“乖,睡都睡过了,凑合凑合过吧。” 【韩少为夫记】 韩禛,她的丈夫,D市八大家族之一的钻石级单身汉,堂堂韩太集团继承人! 外人面前风度翩翩,道貌岸然,私底下却很不正经,吊儿郎当。 他不但要在工作时间压榨她作为小助理的体力,更可恶的是,夜里还要无休止的行使丈夫的权利…… “你到底是有多饿?!”饱受摧残的她无奈问道。 韩少宠溺一笑,“乖,把为夫喂饱了……就不出去找别的女人了!” 【小白寻爹记】 某日,韩太集团与JPL集团重大签约仪式,突然天降大雨。 韩禛刚从轿车里下来,笔挺如刀裁的西装裤就被一个小肉球给抱住了。 “爸爸!”一声奶声奶气的爸爸惊吓到了现场的所有商界精英。 韩禛眯着桃花眼看向脚边的小男孩,一身英伦风小制服,长得漂亮又机灵,只可惜……“我不是你爸爸。”他耐心的说道。 “可是妈咪说你就是我的爸爸。” “你妈咪是谁?” “我妈咪就是你娶的老婆啊。” 韩禛,“……” 该死,三年前娶的女人竟然偷偷藏了个四岁大的拖油瓶!看来他真的是小瞧她了! * 一对一、身心干净、浪漫温馨宠文,欢迎跳坑!
佚名 王大爷林小兰王连山老王
林小兰最近很苦恼,她觉的自己病了,而且患病的部位还很羞耻。 这事儿得从一个月前说起,一个亲戚回村时买给她一辆自行车,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骑上这玩意儿,一蹬一蹭时,下边某个位置就痒的厉害,有时候还会莫名的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她是大山里的
顾欢欢 唐暖央洛君天
13岁,她成了洛家的童养媳,高贵的他,挑起她的下巴,只吐了一句“凭你也配!” 岁月如梭,如今他们已结婚多年,只是彼此行同陌路,分居世界的二端,他有他心爱的女人,她亦有藏在心底的初恋。 公司年会上,初恋空降成了她的妹夫,丈夫将情人受伤的手指含在嘴里,却任她一人站在那里,鲜血横流,那一刻,向来坚强的她,让雾气朦胧了双眼。 “洛君天,你是残忍的魔鬼!”她将酒杯砸向他英俊的脸。 “唐暖央,一切你在乎的东西,我都要狠狠的摧毁,记住,从你踏进洛家那一天起,你就丧失了反抗的权利!”洛君天钳制住她的手,将她推远。 ******* 爷爷病情告急,将她从美国急召回来,“一个月内,必须怀上孩子,为洛家开枝散叶。” 睡回到一张床上,他对她百般凌辱,她也不示弱,见招拆招。 他故意刁难她,嘲笑她的青涩,“唐暖央,你就这点技巧么?想要我的种子,可没有那么简单,拿出你的十八般武艺来,用你的嘴来取悦我。” 她差点咬断了他的命根子,却不咸不谈的说道:“对不起,我学艺不精。” ————— 洛家每个成员都野心勃勃,明争暗斗,机关算尽,老爷子却把50 %的股份全
耳东兔子 丁羡周斯越
1、年少时的爱,像风,看不见,却感受的到;就像刻在桌板上的名字,怕你看见,又怕你看不见。

完本小说最近更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