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 >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姑嫂争吵
 
夫人听了大夫的话,感到十分的震惊,偏室里若是有香料味儿的话,岂不是有人在偏室点燃了香料?可是,那里是月儿的院子,谁会这么大胆敢这么做?还是说她们母女原本想要利用香料算计宁儿?怪不得琴儿那个时候会看到赵家少爷,原来嫂子想要毁了宁儿。可是,既然有了如此恶毒的计划,又何必给宁儿下毒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会让这对母女恼羞成怒?

夫人有些不解,为何计划有变,不过也幸好宁儿在关键时候中毒,总算是保住了清白。

“多谢大夫告知这些。”夫人说道。

“也是碰巧了,不早不晚在那个时候,小人从偏室路过。如果屋子里用的是别的香料,小人可能会闻不出来,可是这种香料实在是太特殊了,小人当时还十分的惊讶,毕竟那里是丞相家小姐的院子。”大夫说道。

大夫说完便写下了一张药方,让琴儿跟着自己抓药。夫人十分的客气,还给大夫了五十两赏银,感谢大夫及时救了宁儿一条命。

大夫原本不肯收,夫人硬塞进了大夫手中,让大夫无法拒绝。大夫无奈,只好收下了银子。

琴儿跟着大夫一起离开,到了药堂抓好了药,就赶回了诚郡王府。

琴儿刚下了马车,就看到了丞相夫人从马车上下来。琴儿只好恭敬的问候道:“夫人。”

“琴儿这是去了哪?”丞相夫人问道。

“刚刚大夫来过,奴婢刚才跟着大夫抓药刚刚回来。”琴儿说道。

“我们一起进去吧。”丞相夫人说道。

“是。”琴儿说道。

进了王府之后,琴儿便将丞相夫人请到了前厅,她便迅速回了郡主的院子。她知道郡主还没有醒过来,夫人不放心一定会守在郡主身边。

果然,进了屋子里的时候夫人还在,琴儿对夫人说道:“夫人,奴婢刚才抓了药回来,刚好丞相夫人也过来了,现在正等在前厅。”

以前,丞相夫人过来的时候,下人都会直接把她请到正院,因为昨天的事情,琴儿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将丞相夫人请到了前厅。因为她不知道夫人愿不愿意见丞相,所以,才自作主张做了决定。

夫人缓过神来笑着说道:“为何不把她请到正院?”

“奴婢知道夫人现在心烦,不确定您是否想见丞相夫人,所以,才自作主张将丞相夫人请到了前厅。”琴儿说道。

“嗯,你做的非常好,她来的正是时候,我正打算找她算账呢。好好照顾郡主,一会儿我再过来探望她。”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夫人。”琴儿说道。

夫人带着嬷嬷离开了宁儿的院子,往前厅方向走去。进了前厅之后,便见到丞相夫人坐在前厅喝茶。

丞相夫人见夫人进来,刚忙放下了茶杯。

“嫂子,今日你怎么得空过来了?”夫人说道。

“昨天出了那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过来瞧瞧?宁儿她如何了?”丞相夫人问道。

夫人进门之后,下人赶忙重新上了茶,夫人坐下来之后,并没有急着开口,先是抿了一口茶,缓缓的对丞相夫人说道:“嫂子没能如愿,一定很失望吧?”

丞相夫人刚好正在喝茶,听到夫人这么说,险些烫到自己的舌头。

“小姑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丞相夫人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嫂子怎么会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昨日若不是因为有人安耐不住,提前给宁儿下了毒,宁儿将会面临什么,你应该比我还清楚才是。”夫人说道。

“小姑子因为担心宁儿,说话失了分寸我能够理解。”丞相夫人说道。

丞相夫人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夫人看来已经知道了她的计划。不过好在没有什么证据,她自然可以推的一干二净。

“偏室,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嫂子昨天有什么打算,我心里很清楚。幸好嫂子的计划没有成功,否则我要让你赵家血流成河。”夫人冷冷的说道。

“你!你休要胡说,这又关赵家什么事?”丞相夫人心虚的说道。

“嫂子,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你还是想要怎么跟哥哥解释,不然,哥哥可能会因此而休了你。”夫人冷冷的说道。

“休了我?真是笑话。为了你?呵呵,你哥哥想来疼爱自己的妹妹,不过只疼爱宫中的那位。虽然你们是一母同胞,可惜你从小心机太重,这正是你大哥不喜欢你的原因。你还指望你大哥为了你而休掉我?”丞相夫人冷笑着说道。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夫人就什么都不怕了。这件事终究是丞相夫人不对,就算没有任何证据,丞相夫人也是理亏。毕竟,宁儿是在丞相府中的毒。

“我们走着瞧,宁儿还没有苏醒,请嫂子自便。”夫人说完话,起身就离开了前厅。

其实,夫人离开之后,丞相夫人便有些后悔了。她后悔没有忍住,就算夫人如何讥讽,她也不该说话如此盛气凌人。

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看来小姑子已经认定了她们要害宁儿。这件事让老爷知道,一定会大发雷霆,不过休了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丞相夫人回到丞相府,便去了月儿的院子。她想仔细问问月儿,她也想要知道,宁儿到底是怎么中毒的。

她相信月儿不会这么做,可又是谁在丞相府给宁儿下毒呢?

“母亲,您不是去王府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月儿疑惑的问道。

“你姑姑认定了是我们要加害宁儿,无论我怎么说都不相信。闹了个不愉快,我就回来了。我想跟她解释也没用,倒不如回来看看有什么线索。”丞相夫人说道。

“女儿想了一整夜,都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今日一早,女儿便将昨天诊脉的成大夫请了过来,成大夫说那种毒,他也没有见过,所以,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毒。可是,琴儿去南街那里请了另外一位大夫,他居然能够给宁儿解毒。这件事有些蹊跷,不过女儿并没有去把大夫请过来,以免打草惊蛇。”月儿说道。

“月儿做的很对,如果把他请过来,的确有些招摇。不如今日我们去南街一趟,会会这位大夫如何?”丞相夫人说道。

听了月儿的话,丞相夫人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月儿派人请的大夫,是太医院的成大夫,他都诊不出来是哪种毒,为何那位南街的大夫就知道呢?怎么会这么巧合,真的是他的医术高明,还是事前就准备好了?

月儿见母亲有了打算,便说道:“女儿愿意陪母亲一起去。”

“也好,这件事千万不能让你父亲知道,一定要让她们管好自己的嘴。”丞相夫人说道。

“母亲放心,我院子里的人,都已经交代过了。”月儿说道。

“对了,你院子里的那个夏儿,我始终觉得留下她不好,你若是舍不得她,不如把她送到庄子上可好?”丞相夫人说道。

“我知道母亲担心的是什么,你放心好了,夏儿不会说什么。”月儿说道。

丞相夫人见月儿不肯,也就再也没有说什么。回到自己的院子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跟月儿一起出发了。

月儿见丞相夫人没再提夏儿的事情,倒是松了一口气。她知道母亲虽然说将夏儿送到庄子上,其实不过是想要灭口。她担心表哥的事情败露,所以,才会有这个打算。她当然不会答应,夏儿原本就受了委屈,怎么能让她死不瞑目。

当然,她并不是真的可怜夏儿,只不过这个时候保住了夏儿,将来夏儿一定会为自己卖命。将来若是出了什么事,至少有人会自愿为自己顶罪。

很快,母女二人就到了南街的药堂外,下了马车之后,两人便进了药堂。掌柜的见状,赶忙迎了上去问道:“夫人和小姐是探病,还是抓药?本店有上好的药材,如果有需要,可以到内堂看看。”

“今日没有抓药的打算,不过我们夫人想要见见大夫,不知道方不方便?”嬷嬷开口说道。

“原来是想要诊脉,还请稍等片刻,等上一位客人走了之后,这位夫人就可以进去了。”掌柜的说道。

于是,丞相夫人和月儿在外面等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里面的客人出了内堂,掌柜的赶忙招呼丞相夫人和月儿进去。

嬷嬷守在了门外,丞相夫人和小姐进了屋子。

大夫见到丞相夫人和小姐,显得有些惊讶,问道:“原来是丞相夫人和小姐,不知道今日小人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大夫,本夫人有些事想要问你,你最好如此回答。”丞相夫人说道。

“夫人请问,如果是小人知道的,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夫笑呵呵的说道。

“我想要知道,昨日你给那位小姐诊脉后,确定她中毒之后,给她解了毒是不是?”丞相夫人问道。

大夫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是小人给那位姑娘解的毒。”

“太医院里的成大夫先给那位小姐诊脉,虽然知道她中了毒,却不知道中了什么毒,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呢?”丞相夫人问道。

“小人也不知道那位小姐中了什么毒。”大夫说道。

“你说的是什么鬼话,你若是不知道她中了什么毒,又如何能够给她解毒?”丞相夫人问道。

“夫人可能不知道,当时并没有用什么解药,小人是用银针为那位小姐解毒,这一点府中的婢女会为小人作证。而且今日小人还去了王府给那位小姐诊脉,然后还特地留下了一个药方。如果小人知道是什么毒,直接给小姐解药就好了,何必给她施针呢?”大夫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你可说的都是真的?”丞相夫人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小人跟那位小姐非亲非故,为何要为了她欺骗夫人呢?”大夫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