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大国军垦 > 第2508章 叶风的新年
 
刘莽叹口气:“不是他们厉害,是我们太弱了。但凡要是跟老彭出去打打仗,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刘阿宝瞪着眼睛吼道:“我们都是跟着彭金生打过仗的人,我们的今天也是凭着过去一刀一枪杀出来的!”

刘莽:“那又怎样,你记得请自己多久没打长了吗?”

刘阿宝恶向胆边生,豪气干云,猛的冲出战壕,大喊一声:

“儿郎们,跟我去把那些兔崽子赶出去,杀得他们屁滚尿流!”

然后自己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只是别说白家叛军,就连自己的500私军也只稀稀拉拉的跟上了一百多人。

这里面还有他残存的三个儿子,还有各种血亲,这些人都是靠他才有今天的荣华富贵的。

刘阿宝冲在最前面,只可惜他手里拿的只是一支手枪,加上跑了几步就气喘吁吁的,完全没有一点儿一往无前的气势。

黑子看他带头冲过来,也从战壕里一跃而起,叶茂一把按住他:

“你是主帅,不可轻易涉嫌!”

说完之后,叶茂手中冲锋枪刺刀打开,大喊一声:

“跟我来,找一个比他们帅的姿势冲出去!”

青年军战士们此刻早就信心满满,这尼玛哪是打仗?简直是屠杀。对面太特么不紧揍了。

看见敌人竟然主动来攻,早就按耐不住了,恨不得马上迎上去。只不过一直在等待命令罢了。

现在叶茂这一带头,他们马上如一群小老虎一般窜了出去,当然,窜出去之前都没忘了划拉几下头发。

没办法,主帅说了,要帅!

刘阿宝带着一百多人冲锋,本来看着还有些悲壮的味道。

但是青年军却冲出了七百多人,只剩下三百人殿后,黑子拳头握紧,狠狠捶地:

“师父,你太欺负人了,你比我官大好吧?”

刘凌一双眉目紧紧的看着叶茂的背影,仿佛已经看不见别人,相信此生,除了这个男人,她的眼里,心里谁也放不下了!

欧阳雪和米妮跟杨革勇在最后方,两个人手里都拿着小手枪,扎着武装带,英姿勃发。

欧阳雪气鼓鼓的朝杨革勇抱怨:

“凭什么不让我去最前面?”

杨革勇扫她一眼,来了一句:“凭你最漂亮!”

欧阳雪心中的委屈瞬间消散,俏脸含羞:

“是他说的吗?”

杨革勇一把揽住米妮:“我只能夸她。”

米妮这会儿却没有心情跟他亲昵,来了一句:

“老公,你能不能带我冲一次,这感觉太爽了!”

杨革勇毫不犹豫:“好,跟我走!”

扭头看了一眼欧阳雪:“你要听叶茂的话,固守待命!”

欧阳雪看见跑出去的两个人,骂了一句:

“我他妈就不听了!”

然后抄起一把冲锋枪尖声喊道:

“冲啊!”

前面的刘凌和黑子听见声音回头看,发现是欧阳雪拿着冲锋枪喊呢,也毫不犹疑的跃出战壕:

“冲啊!”

狭路相逢勇者胜,虽然这不是狭路,但却也是仇人见面。一接触就是白刃战。

被杨革勇和黑人教练训练出来的青年军,格斗方面更是勇猛,只是一照面,敌人就倒下了一片。刘阿宝和亲信们首当其冲,死的不能再死了。

剩下几十个人一看主帅和头领都不在了,哪里还敢打?扭头就跑。

青年军紧紧追在后面,寸步不离,逃生欲望虽然让那帮人跑的极快,但青年军也同意被训练的奔跑速度极快。

很快距离就缩短,等追上的那一刻,已经到达对方阵地了,没有跟着冲锋的刘家军队,都没有反应过来,敌人已经到了战壕是上面。

这还说啥?拿刺刀捅呗,在连着死了几十个人之后,终于有人大喊:

“我投降,我没有开枪!”

这个声音一发出来,一下子提醒了所有人,于是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

“青年军爷爷们,我没有开枪,别杀我……”

杀红了眼的青年军哪里肯听?一顿切瓜砍菜之后,这才停了手,叶茂指挥着战士们收缴武器,并且把俘虏赶到一起。

欧阳雪威风凛凛押着两个俘虏走过来,得意的朝着叶茂做个鬼脸。

叶茂脸上肌肉一阵抽搐,这娃学坏了啊!

这时候黑子发现刘凌正押着一个老者,不由得惊奇道:

“这不是刘莽吗?小姐你把他给抓了啊?”

刘凌点点头:“这是主犯,自然不能放过,咱们进城吧?”

一干人浩浩荡荡的进入老街,准备把这座城市整顿一下。太特么乱了,街边看见的店铺不是赌馆就是烟馆,让杨革勇好像看见了书上写的解放前的华夏。

这时候突然一个姑娘飞奔而出,一把抱住刘莽嚎啕大哭。骑在马上的叶茂看见这场景微微一叹,这个刘莽不能杀了。

这姑娘自然就是刘小丫,也算是叶茂的救命恩人。

于是他挥挥手,对刘莽说道:“收拾一些财物,带着女儿逃命去吧,我在这里有人保证你的安全,等我走了就难说了。”

刘莽立马跪下使劲磕了几个头,他没有想到,他为这个刁蛮女儿抗下多少事儿,到最后竟然是她救了自己的命。

刘小丫深深看了一眼叶茂,什么都没说,也跟着跪下磕了个头就走了。仿佛这一瞬间就长大了。

接下来的日子,刘凌按照她学来的东西,开始治理老街。建立自治区政府,招募官员。

至于制度,照搬大国的就是了,现成的东西做起来容易一些。只是事情还没做完,年三十到了。

果敢是过阴历新年的,毕竟他们都是汉人,各种习惯和节日都还遵循着传统。

叶雨泽一家人站在院子里看烟花,今年人最少。孩子们都没有回来,就连叶茂都去旅游了。

叶万城对于这些是不太在意的,他把老约翰和刘向东都邀请到家里来过年了。

梅花亲自下厨给他们做菜,玉娥帮忙,亦菲则抱着叶归根。今天亦菲有些不高兴,叶凤每年都要回来过年的,今年却没能回来。

倒不是叶凤对亦菲感情淡漠了,而是谈判正到了非常重要的时刻。

叶风对于这件事的重视程度,比兄弟投行的本身业务还要在意。米国排名前三的传媒集团,这要是收购了,那么兄弟集团在米国就会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资本社会讲究的就是资本,资本到了某一个基数,自然就能左右很多东西了。

对这件事,老四也很重视,只是那个默克多太狡猾了。他想卖掉的,只是娱乐这一块,而报业和新闻这一块他要牢牢的抓在手里。

并且即便娱乐板块的出售,他也不是单纯的去换钱,而是要拿这个赔钱的产业,去交换对方的优质股份。

默克多这个算盘打的不可为不精,只是叶风咋可能是傻子?所以,双方已经谈判了好几个月了。

默克多的妻子是一个华裔,这事叶凤早就知道,只是没有机会接触。这个邓文静的女人的故事,无疑是商场里面的一个传奇。

她早在与默多克相恋之初就利用高科技手段将默多克的精子冷冻,从而成功诞下了两个女儿,实现了自己的母亲梦想。

要知道,有了孩子,再绝情的男人,也不会无动于衷。更何况默克多的妻子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默克多的前妻安娜离婚时候,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邓文静不能继承默克多的财产。

安娜的如意算盘就是,你一个年轻女人,跟默克多结婚就是为了钱,现在你不能继承遗产,我不信你还能跟一个老头子?

没想到这一点默克多和邓文静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继而邓文静利用人工授精方法的生下两个女儿之后,安娜才彻底傻眼了。

不过很快,默克多和邓文静的婚姻也出现了问题,要知道这时候默克多已经七十多岁了。

美国人虽然浪漫,但激情过后,默克多已经发现,这个三十岁的女人野心太大,不适合做自己的妻子。已经有了离婚的打算。

虽然当初他们答应了安娜的条件,只不过那是在邓文静不可能生孩子的前提下。

目前默克多犹豫的就是一旦离婚,邓文静将要分走他大笔财产。要知道,他的产业是一个集团,分走财产就等于分走股份。

虽然他对于这些事情已经做了周密的部署,但他也并不能完全放心,毕竟在米国,法律这东西还是有很多空子可钻的。

而欧美法律,如果离婚的话,一般是偏向女方的。这就意味着,默克多将要付出的代价,是他无法忍受的。

因此,这件事只能靠两个人之间的谈判来解决。只不过还没有提上日程。

邓文静无疑是个高智商女性,对于默克多的打算看破不说破,就等着摊牌时候在做打算。

毕竟无论她心机多深,但默克多老而弥坚,她也没有信心多为自己争取什么?

纽约是一座销金窟,所以米国,甚至世界各地的富翁和名人们,都喜欢在这里逛一逛。

这些日子的谈判已经让叶风精疲力尽,因此上他今晚给自己放了个假,决定脱离团队,去酒吧逛逛。

男人喜欢去酒吧,因为那里有他们喜欢的东西。酒精还有美女,这无疑是最好的放松方法。

叶风并不贪杯,但只能够不代表他不喝酒,特别是在这个中国人都要合家团聚的晚上。

独自坐在酒吧的一个角落,他要了一拼威士忌,他觉得自己此刻需要一点烈性酒,让自己彻底麻醉一下。

之所以选择这个酒吧,是因为这里没有别的酒吧那么喧哗,年轻人们载歌载舞的环境不适合此刻的他。

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先喝了一大口,这辛辣的液体让他乱哄哄的脑袋清醒了一些。

先给父母打个电话,虽然没能回军垦城,但是拜年这个程序肯定是不能少的。

问候了父母,爷爷奶奶,还有自己的妻子。想了一下之后,又给亲生母亲打了个电话。

王红花还在忙碌,她的生活除了工作,好像已经没有别的事情了。

打完电话,叶风开始专心喝酒,只是,刚刚一杯酒下肚,一个女人突然坐在了他的对面:

“嘿,帅哥,能不能请我喝一杯?”

叶风皱皱眉,他今天不希望被人打扰,不过对方说的是汉语,他也就没有发脾气。毕竟在这里能遇见华人,也是一种缘分。

看到叶风皱眉,女人赶紧解释:“要不我来买单。”

叶凤笑了:“让女人花钱可不是华夏男人的习惯。”

女人也笑了,露出一排皓齿,她算不上漂亮。但身上却有着一种亲和力。让人非常舒服。

看到叶风的杯子空着,女人给他倒满,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举杯说道:

“新年快乐!”

叶风也端起杯:“新年快乐!”

要知道这是在纽约,在这个没有任何节日气氛的地方,一句新年快乐,让两个陌生人一下子拉近了距离。

然后两个人开始诉说自己的家乡,谈童年趣事,谈记忆中的点点滴滴。

女人很善谈,而且巧妙的绕过了关于感情的话题,这让两个人没有没有一点尴尬。

要知道女人明显要比叶凤大一些,这也是她绕开这些话题的原因之一。

两个人从中国聊到米国,从风土人情到行业发展,叶风惊奇的发现,这个女人很渊博,有些地方甚至超越他。

两个人越聊越投机,到了十点多的时候,女人遗憾的感慨了一句:

“马上该吃饺子了,看来我们只能过一个没有饺子的大年三十了。”

叶凤脱口而出:“我会做啊,可惜我的家在波士顿,想做也没地方做。”

女人眼神一亮:“我家里可以做,要不我们去我家做怎么样?但是我不会!”

叶风一脸的兴奋:“好啊好啊,那还不赶紧走,再不去就晚了。”

两个人出门打了一辆车,女人的家离这里不远,是一套公寓,虽然不算豪宅,但面积绝对不小。

其实,这套公寓在寸土寸金的纽约,是普通人根本吴倩问津的

叶风关注点没有在这上面,两个分工合作,一个合面一个做馅。

票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