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六十七章 双子湖(三)
 
  金烁国是沙漠商道的中心,昔日曾经是个繁华的国度,光提起这个国家的名字,大家就仿佛听到了钱币在商人手掌中叮当作响的声音。

  但是好景不长,大漠狂风吹枯了花园,城镇逐渐化为废墟。如今,在金烁国里,只剩下一种声音,卖的是最难触摸、伸手不可及的商品——故事。

  日间的强力热浪让人昏昏欲睡,到了黄昏,绿洲和人都突然从昏睡中醒来。大轮篷车由骆驼拉着,吱吱嘎嘎地碾过黄沙。

  信平老法师圈起手招喊一位车夫。只要一个铜币,就能坐车前往沙之城。



  车里已经有十五名乘客,老人上了车,找位子坐下,然后古老的篷车摇摇晃晃地前行。老人觉得自己仿佛在摇篮的襁褓中,梦眼痴醉,傍晚的凉意为脸颊增添了几分光彩。

  沙之城现在已经没人居住,一片荒凉。然而,到了夜里,却处处挤满人潮。大家从大老远赶来,是为了享受一种娱乐——听故事。

  高大的城门前,各类商贩云集。有解说星座运势的,卖护身符的,看手相的,还有顶缸隐士、流动法官、媒婆,卖药的带着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卖字的将笔插在帽子上,墨水瓶端在手中,付他两个铜币,他就替你写出你不知该如何表达的话。

  传说,在这里你还能遇到乔装打扮的死神,他混在看热闹的人群中,飘在露天小吃摊的香味缭绕中。有人发誓他曾亲眼看到过死神,说他化身成一个瘦小干瘪的老太婆,眼睛又尖又小,宛如井底的两颗石头,盯着人群。

  从人群的动向可以知道,哪里有说书人来了。

  老城墙下,拱廊的角落,他们将摊位摆好,点亮彩色的灯笼,并不急着开始。过一会儿,周遭就聚集了不少老听众。

  他们暗暗观察竞争对手,一面排练几招把式,或者开嗓练音效,同时点头招呼人群,刻意放声大笑。

  信平老法师从容不迫地走着,步伐很小,遇到认识的人便微微欠身,然后继续闲逛。

  他喜欢在恋月狐广场稍作停留,幸运的话,在那儿可以看到胡登的表演。这个家伙长得圆圆滚滚,穿着滑稽,讲起话来想连珠炮。他夸张促狭,荒诞无厘头,无聊低级,蠢话连篇,还外加一箩筐连最爱说谎的人都想不出来的无稽之谈。毫无疑问,他是一个伟大的卖艺笑匠。

  他不需要事先在笼子里偷藏笑脸蛤蟆,就能带到愉悦的心情。他也不用吃下苦树的种子,就可以嘲弄戏谑,灵感源源不绝。

  他的四周总是挤满麻麻密密麻麻的观众,在他突然转向时分散开来,在他经过时前拥后簇,跟在他身后,撞来撞去,一拥而上。

  在这里,他是一位操纵荒谬与嘲讽的艺术家,是充满智慧的愚人之王,是专搞破坏的天真王子。

  所以看他表演的时候,千万记得不要吃东西或喝水。曾有一位观众边听他说书边吃着煎饼,差点儿没被噎死。

  即使是信平老法师这样一个历尽沧桑的老人,也得等笑嗝完全停止,才有办法继续前行。他一边咳呛几声,一边走上四跛猫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