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六十一章 途中(一)
 
  现在,我们在眠室里以萨满为中心围坐成一圈。

  他正念着祈祷文,恳求每一位神灵保佑我们平静安宁。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低沉而沙哑,仿佛不是从他的身体发出,而来自另一个躯体。透过油灯的亮光,可以看见他脸上不停淌出汗水。他盘腿而坐,摇晃着身体,配合击鼓,重复念着相同的咒语,而我们则被一波又一波的寒颤淹没。我们感受得到,邪灵就在我们周围游走,犬只受不了紧张,在它们的房间低声呻吟。我们四周,寒冰发出恐怖的碎裂声响。

  每对抗一名邪灵,我们萨满就要耗费更多的体力,他的头愈来愈沉重,几乎垂到胸口上。随着时间流逝,他的鼓声节奏渐渐微弱,邪灵的威胁不断逼近。

  村民对陌生少妇投以严厉谴责的目光,有的甚至将抱怨的目光投在我父母身上。

  我想如果不是在眠室,他们已经出手驱赶那名年轻的妇人,还会将埋怨的话语倒到我们头上。只是在眠室当中,是不可以将手伸到别人身上的,也不可以口出恶语。因为,在这个地方,所有说出的话语都会冻结,直到春天才会苏醒,而到时力道将增强十倍。

  仿佛要增加大家的愤怒和绝望似的,她怀中的小孩竟然哭了起来,哭声盖过了萨满的祝祷。

  部族面临这前所未有的危机——眠室里的全体族人恐将变成游魂,大家脸上都露出了绝望的神情,有脾气暴烈的猎人准备不管不顾就要动手,熊爪之子的黄色眼睛露出严厉的神色。

  这时,少妇哼起了摇篮曲,轻轻拍着自己的孩子,哄他安静入眠。

  这首摇篮曲旋律单调,平缓又温柔。

  但大家都被她的歌声感染,慢慢平静下来,好像自己变成了婴儿,正在母亲的怀抱里,感受着温暖,幸福无比。

  萨满的祈祷声也变得安详平静,他低沉的嗓音应和着年轻母亲的歌声,就这样,我们沉沉睡去,周遭一片静好,宛如世界之初。

  我们进入了长眠。我们的人身皮囊在冰山之中,但我们的灵魂早已行过幻梦之路,去寻找沉睡于海面之下的太阳。

  你也许不知道,在冰山底下,存在着另一国度,和我们的国家完全相反。

  在那里,冰山留着浓密的绿发,鲸鱼就在期间游牧。在那儿,我们骑乘海象,过着快乐的日子。

  等长夜过去,我们结束我们的夜间旅行,回到出发时的地方。大家慢慢从长眠中醒来,耳中依旧缭绕这少妇的歌声,然而,她早已消失,和她一起失去踪影的还有那熊爪之子。

  我和父母亲一起走出洞外。

  在这新年第一个早晨的雪地上,留着朝南方去的足迹。

  中间,显而易见是年轻妇人的脚印,与之平行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孩的足迹。

  我的父亲,英勇的天行者,伸了个懒腰。他脸上的伤痕已经结痂。他对我微微一笑,然后,非常非常缓慢地,以手背轻拂母亲的脸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