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二十八章 苦樱桃和神秘果
 
  蕊儿看了看藏在唐山喆和白石梓豪身后的小熊,然后快步去追嘉荣。

  看着嘉荣已经走远,唐山喆和白石梓豪蹲了下来,一边伸手去揪小熊的耳朵一边笑:“人已经走了,你还不赶紧变回来呀。看你现在这熊样,我也想蹂躏你。”

  小熊拼命摇头,胖胖的身子往后缩:“嗷呜,别闹。别吵我念咒。”

  可是过了一会儿,小熊还是小熊。

  “你TM不会把复原咒忘了吧!变成小熊难道还能变傻了。”唐山喆忍不住笑骂,又想伸手去揪熊耳朵。

  “别闹。”白石梓豪拦住了他,因为他看到小熊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已经泪汪汪了,那圆滚滚的身子也开始颤抖。

  “唐山,你帮他一下。”白石梓豪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

  博野望挑衅了一句,那野丫头就说要比变形术。

  因为最近大家练习的都是怎么让自己变形,所以就忘了变形术也可以是把其他东西变形。

  博野望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比“谁先变形成功”,而那野丫头却是对博野望施变形术。

  结果博野望被变成了一只小奶熊还不自知——不知那野丫头本意就是将博野望变成小奶熊,还是在两人咒语的共同作用下变的,以为自己变成了一只高大威猛的大黑熊,还朝着野丫头冲过去,然后被野丫头踢了屁股,那场面真是让人不忍直视,看得自己差点笑出声来。

  “咦,梓豪,我的复原咒好像不起作用,你试试。”唐山喆惊讶地叫了一声。

  白石梓豪对着正在瑟瑟发抖的小熊念了一遍复原咒,小熊依然是小熊,那个有时鲁莽地让人生气的博野望没有出现。

  “我们解不了,要么去找野丫头,”白石梓豪看到趴在地上的小熊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知道他不愿意。“要么去找大祭司。”

  “继行主祭或者雨原祭司应该也可以吧。”唐山喆提了一句。

  “应该可以。不过,找大祭司可以顺便告一状,说这野丫头偷袭或者耍赖。”看到有人往这边过来,白石梓豪伸手抱起了小熊,举步前行。

  别说,那毛茸茸、肉乎乎的手感还真好,他忍不住揉了揉小熊的头,又摸他的背。现在的博野望弱小绵软易推倒,不趁机欺负一下那才要天怒人怨呢。

  “找继行主祭。”他才不要去大祭司面前丢人现眼呢,小熊努力用爪子推开那只趁机赚他便宜的手。

  继行主祭正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雕刻一块石头。

  这是继行主祭的一大爱好。除了用一些名贵石材雕刻印章、人像、动物之外,他也雕刻灵石。

  比如他们宿舍洗澡房的出水龙头,就是一块块被雕刻过的灵石,它们被雕刻成人脸,有些是男人,有些是女人,表情也各不相同。有的凶神恶煞,有的胆小害羞,有的温顺美丽。

  你要用水时,盯着石头人脸的眼睛,集中自己的意念,然后水就就嘴巴里流出来,而且会是你刚好需要的温度。

  刚开始时,被这些“石头人”盯着洗澡,而且用的是它们的“口水”,心里还有点别扭。后来,他们就开始抢着去那些刻成漂亮女人的灵石下洗澡了。

  看到唐山喆和白石梓豪抱着一个毛团团进来,继行停了手。

  “什么品种的狗呀,给我看看品相如何。”

  “继行主祭。”唐山喆和白石梓豪行礼。

  “主祭,这不是狗,是博野望。”唐山喆忙将刚才的事叙述了一遍。

  “不知什么原因,博野就是复原不了,所以来找主祭帮忙。”

  继行主祭半眯着眼,将面前放着各种石头、工具的桌子清出一块空,示意他们把小熊博野望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她是边念咒边结手印的?”

  看到两人点头后说:“手印的功效就等于一个小型魔法阵,可以加强施术效果,你们解不开也是正常。”

  说完他伸出右手对着熊挥了一下,发现小熊没有任何动静,心中一个咯噔,顺势将手放在熊背上拍了拍:“这样也挺可爱的。”

  “呜呜。”小熊发出了咽呜声。可爱个头呀,如果不能复原,他的曰子怎么过?还要不要活了?

  “你不乐意?行,行,我帮你恢复。”继行主祭收敛了笑意,认真地念起了咒语。

  这次复原咒终于有了反应,桌子上的小小熊突然变成了高大好多倍的博野望,差点和继行主祭亲密碰触在一起。

  继行主祭连着座椅一起往后移。

  博野望跳下桌子,低着头说:“谢谢继行主祭。”然后低着头走了出去。

  唐山喆和白石梓豪忙跟继行主祭道谢,告辞,然后去追博野望。

  “博野,等等。”

  博野望却头也不回继续往前。唐山喆和白石梓豪对视一眼,忙跟上去。

  继行主祭从窗口看着他们走远,没有继续雕刻,而是起身出门。

  他来到主楼,踏着白玉石台阶来到扶余大祭司的办公室。

  大祭司办公室无疑是宽敞、明亮、豪华的,一扇精雕细琢的大窗户占据了半个墙,站在窗口可以将下方庭院精心修葺的花园尽收眼底。一张几乎同样大的楠木桌子摆在来自维林多弗的地毯上。

  宏伟的石壁炉上,挂着两张画像。

  那是他们的老师——南部神殿前任大祭司信平大祭司,还有他们老师的老师也就是圣祭司的画像。他们都曾经光芒万丈,不过,画像上就是两个白发白眉白衣的老头而已。

  画像画得很逼真,有时,继行觉得他们就像活着一样,好像随时会从墙上走上来敲他脑袋。

  他不喜欢时刻被他们盯着看,这会让他想起过去调皮捣蛋时被收拾的糗事,所以他不太喜欢来大祭司的办公室。

  “继行,有事?”扶余大祭司看到师弟一进门就盯着墙上的画像看。

  “师兄。”继行走到大祭司的办公桌前坐下。

  他跟大祭司是师兄弟,真正的师兄弟。

  泛泛来说在同一个法师学院学习的都可以称为师兄弟,但其实同一个学院里还是有很多不同派系传承的。

  严格细分的话,收到同一个老师赠予巫杖的,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同门。继行和扶余大祭司同年进入学院,又都收到了信平大祭司的巫杖,两人同岁,因为扶余大祭司的生日早了些,所以算师兄,继行成了师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