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十二章 静思堂(求收藏求票票)
 
  时间很快过了一旬,嘉荣用神殿的鹈鹕给老法师寄了信,详细述说了自己在神殿的情况,信后面还稍稍抱怨了一下,为什么没早点送她来神殿,害得她有这么多书没看。

  老法师回了信,说当年是谁不愿意去的?况且书多有什么用,大半是废话。自己山上那二十本藏书,足够给她启蒙。

  一套十二本的《术法大全》涵盖了所有术法大类;两套游记记录了整个大陆的地理地形风土人物,甚至还有西大陆、泽国、以及很少人涉足的海域;《普尼亚大陆家族族谱和家徽》足够她知道每个家族的来历传承和相互间的渊源;《怪物志》记录了有史以来有记录的各种怪物……

  反正大意就是他给她准备的二十本书才是真正的精华,藏书楼的书大半都没必要看,只有极小部分法师手记和人物传记可以读一下。

  她给老法师回了信,就真跑藏书楼里找法师手记和人物传记看。

  这里的祭司上课,她去听过一次,觉得还没有老法师讲得好,毕竟以前老法师给她上课是一对一,所以就不再去,反正书多得看不完。

  不过,有一件事让她有点不安。

  就是她的引路人蕊儿小姐对她实在太好了,每天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刚开始时她很感动,觉得自己挺幸运,遇到的都是好人。可是这几天,她慢慢觉得有问题。

  因为蕊儿小姐虽然对所有人都很友善,但明显对自己特别关怀,可是自己只是一个刚来几天的外乡人,跟她的友谊能超过她那些在一起已经几年的同学?而且,她还老偷看自己。

  这让嘉荣心里有点发毛。

  幸好,她发现蕊儿除了会偷看自己外,还会偷看北山傅。在藏书楼、在教室、在餐厅、在路上偶遇,她都会偷看北山傅,而且看的时候,漂亮的脸蛋还会微微发红,一双美目如梦似幻。而看自己的时候却总是带着一丝疑惑之色。所以可以肯定,蕊儿小姐还是喜欢男生的。

  那为什么会带着疑惑之色看自己呢?

  难道自己长得跟北山傅有点像?嘉荣还特意去照镜子,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一一比较,好像也不怎么像呀?北山傅的五官棱角分明,犹如刀削斧劈,自己的五官要柔和圆润很多。

  嘉荣很疑惑也很好奇,蕊儿到底在自己脸上看到了什么,或者是她想看到什么。

  嘉荣决定哪天跟蕊儿谈谈。

  蕊儿是这里第一个对她展现善意的人,她珍惜和她的友情,但是她不想每天像个儿童一样被人看管着。

  再说,这世上没有无缘由的恨,也没有无缘由的爱。蕊儿对她的偏爱又来自何方?

  不过,现在么,她刚在藏书楼发现一本好看的书《首相之路》,决定今天先把它看完。

  就和老法师在信里说的一样,白塔里有很多传记,都是一些曾经的大人物的传记,看这些比以前在岛上听那些说书艺人讲的故事精彩多了。因为书里写得比故事更真实,也更有智慧。

  比如这本《首相之路》是前前任首相伍德先生退休后,一位祭司为他撰写的。书里记载了一个故事,伍德先生年轻刚到都城时,第一个职位是担任议会秘书。入职的第一个晚上,他四次披着浴巾,沿着大厅走到公用浴室,四次打开水龙头,涂上肥皂。第二天早上,他又早早起床,五次跑去刷牙,每次中间只间隔五分钟。”

  “他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认识了议会的其他所有秘书、书记员、办事员。不到一个月,这位新来乍到的人就成了议会基层工作人员的隐形头目。”

  “厉害!”嘉荣在心里大大赞叹了一声。

  这位伍德首相到都城的“首场演出”,就展示了他过人的智慧和政治手段,他向世人证明,向上爬就意味着结交人,两者是一回事,而结交人最好的办法是“坦诚相处”。

  不过,想想一群平时道貌岸然的人,在澡堂里你帮我搓背我帮你搓背,场面也是够欢乐的。

  这时,浮丘蕊儿脚步轻巧地走了过来。她身姿摇曳,一袭宽松长袍也穿出了袅袅婷婷的感觉,所以即使是在安静的藏书楼也吸引了不少注意的目光。

  她走到嘉荣身边,压低声音说:“嘉荣,我有事找你。”

  嘉荣有点遗憾地放下书,两个女孩并肩向外走去。

  出了白塔,走到后面的竹林,蕊儿拉着嘉荣的胳膊,笑意盈盈:“明天我们一起去城里吧,五月柱节¹快到了,我们去买点好看的首饰和头花。”

  “我不想去,我想看书。另外我对首饰和头花不感兴趣。”不羁的短发随着嘉荣摇头的动作在风中凌乱。

  “去吧,每个女孩子都要有些首饰。虽然你的头发还太短,但也可以用发带编起来……”

  “蕊儿小姐,”嘉荣打断了蕊儿的话,“做我的引路人是不是很累?”

  浮丘蕊儿愣住。

  “学院对引路人有考核要求吗?我的外表不像个女孩会害你被扣分吗?”嘉荣问道。

  “你什么意思?”蕊儿终于反应过来,她皱着眉:“学院对引路人没有任何考核要求,你的外表行为举止跟我没任何关系。我只是为你好,希望你成为一个漂亮女孩——”

  话还没说完,却看见身边的女孩笑了起来:“那就好。我原来还担心我不合作会拖累蕊儿。”

  “既然那样,我就放心了。因为我真没想当个漂亮温柔可爱的淑女,我只想当最厉害的大法师。所以,蕊儿小姐就不用管我了。”

  蕊儿看着面前笑容明朗的女孩却笑不起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什么时候管着你了……”

  “是,是,蕊儿小姐是为我好,但我真得不喜欢裙子、首饰、头花。”

  “那好吧,我以后不会再叫你陪我去逛街了。”蕊儿脸色铁青,扭头跑开了。

  看着浮丘蕊儿生气地离开,嘉荣收起笑容,长叹了口气。

  “漂亮的蕊儿生气了,估计以后都不会理我了,可惜呀可惜!”她自言自语着往竹林深处走。拒绝了蕊儿她的心情也不太好,需要恢复一下,在竹林散个步安静一下,再回去看书吧。

  “噢,对了,刚才忘了跟她说,既然她喜欢北山傅,就做个勇敢的女孩。在五月柱节时请他跳舞,在彩带上加持一个迷惑咒,然后把他绑回家,哈哈,这样就不用偷看,而是光明正大地看,想看就看。”

  ——————这是分割符——————

  注释:五月柱节:是普尼亚大陆的传统节日。那天会在城镇或村庄的空地上树起高高的“五月柱”——一般是用挺拔的树干如杉树或桦树做成,上面饰以鲜花和绿叶,象征生命与丰收。还会在柱子上拴上很多长长的各色彩带。市民、村民尤其是青年男女都会围着“五月柱”翩翩起舞。姑娘们更是一早起来到村外林中采集花朵与朝露,并用露水洗脸。她们认为这样可使皮肤白嫩。据说那天女孩如果看中了哪个男子,还可以用彩带将他绑着拉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