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十一章 早课(求收藏求票票各种求)
 
  过了两天是学院的休息日,嘉荣陪浮丘蕊儿去城里的裁缝铺。

  这几天,浮丘蕊儿总是事无巨细地照顾她,让她觉得“受恩深重”,所以蕊儿说要她陪她去裁缝铺做几件新衣时,她放下了书。

  上次她急着赶路,匆匆穿城而过,现在陪着蕊儿进城,发现这个城还是挺繁华的。要去的裁缝铺店名叫“胭脂映画”,嘉荣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裁缝铺要叫这么个名字,又不是卖胭脂水粉的。

  “这个店裁缝师的手艺最好,嘉荣,你也做两件衣服吧。”蕊儿身穿鹅黄色的漂亮纱裙,看着跟春天一样柔美,“偶尔出来玩可以穿,你总不能一直穿院服。”

  嘉荣看看自己天蓝色的学院长袍,觉得还挺好。

  学院不分男女,都是一式的长袍。虽然比自己原来的男式短打衣裤活动起来要不方便一点,但还能接受,肯定比蕊儿那身飘飘荡荡的裙子舒服。真是佩服蕊儿,穿着那样的衣裙还能走得稳稳当当,袅袅婷婷。

  “不要担心钱,我可以……”蕊儿看嘉荣没说话,忙轻轻添了一句。

  “哦,我带钱了。我只是觉得院服挺好的。”嘉荣知道蕊儿会错了意。

  下山前,老法师还给了自己一袋钱,里面铜币、银币都有不少,甚至还有两枚太阳币。只是嘉荣想这袋子钱可能是老法师一辈子的积蓄,不能随便霍霍了。她一路行来,只用了十个铜币。

  “院服是挺好的,可是你是女孩子,总是要打扮打扮。下次同学间有什么聚会活动,你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参加,才显得你尊重对方。”浮丘蕊儿耐心地劝说,这两天,她一直抓住各种机会,耐心地告诉嘉荣各种“女孩行为举止规范”,修正嘉荣那些过于“粗鲁”的举止。

  “嗯。”嘉荣点头。老法师也说过,入乡随俗。

  蕊儿舒了一口气。这个嘉荣虽然看着从小没有受过“淑女教育”,但是愿意听自己的话,淑女养成还是有指望的。

  “胭脂映画”是个大商铺,门面很大。站在门口,就可以看到店里靠墙放着一排排的架子,上面摆着成堆的丝绸和优质毛料,颜色应有尽有。靠门口这边是一排排较矮的架子——上面堆着各式缎带、蕾丝、绣片,还有套着半成品衣物的衣架。

  蕊儿应该是这里的常客,店老板卢夫人亲自迎了出来,身后跟了四个女助手。这些女助手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子,穿着风格各异、但颜色相同的服装,这些衣服件件裁剪得当,制作精良,可谓是店铺的活招牌。

  卢夫人自己身穿玫瑰红的裙装,丝绸底下圆润丰满的身材傲视众人,因为走得快了点,嘉荣看到她胸前波涛起伏,不由想吹声口哨——这是以前在海岛上跟上山来放牧的孩子学的,幸好及时打住,要不然蕊儿等会又要“教育”她。

  “蕊儿小姐,店里刚到了一批泽国丝绸,花样挺别致的,正想送给蕊儿小姐瞧瞧。”

  “好呀,我正想做两件新裙子。”蕊儿拉着嘉荣坐下,一起看店伙计搬过来的布料,卢夫人亲自在旁介绍,什么真丝双绉、真丝塔夫、绵绸、绢纺。

  过了会儿,蕊儿挑了两块喜欢的面料,看嘉荣没有任何表示就问:“你喜欢哪个?”

  “有没有其他结实一点的面料?”嘉荣问卢夫人。

  卢夫人愣了一下,“这位,”她不知道该称小姐还是公子,“是要做练功服吗?店里有上好的毛料,还有来自崔尼的细棉布,维林多弗的上品亚麻布。”

  “嘉荣,我们法师斗法只要念咒就可以了,不用像骑士学院的学生那样整天骑马挥刀练箭。”浮丘蕊儿轻轻扯了一下嘉荣的衣袖。

  “这个丝绸面料,我怕轻轻一动就裂了。”

  卢夫人脸上灿烂的笑容僵了僵,不过还是笑着叫两个助手带嘉荣去那边选面料。

  蕊儿有那么一会儿觉得不自在,不过还是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慢慢翻看卢夫人递过来的款式图册。

  嘉荣很快就挑了两块看着比较结实的棉布,蓝色的,比身上的学院长袍还蓝一些。

  “你来看看,喜欢哪个款式?”蕊儿对她招手。

  嘉荣翻了一下,抬头对卢夫人说:“就照我身上穿的做吧,当然这徽章就不用绣了。”

  一阵奔溃的感觉袭来,蕊儿差点都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搞了半天,还是做学院长袍?没有学院徽章的学院长袍?

  但是作为一个有教养的淑女,蕊儿保持着良好的姿态:“今年裙装款式都挺好看的,你再挑挑?”

  “我不喜欢,穿那样的裙子,估计都不用走路了。”嘉荣摇头。

  卢夫人笑容里的嘲笑意思再也藏不住,几个女助手纷纷转身掩嘴而笑。蕊儿觉得自己都想找条地缝钻进去,她站起身。

  “好吧,那就这样,做好了一起送到我那里。”

  从裁缝铺出来后,蕊儿深呼吸,安慰自己,即使是穿长袍也比刚来那天穿的粗布男装好对不?慢慢来,一点一点改造,还有一年多时间呢。

  那天晚上,她从大祭司宅邸回到宿舍后细细思量,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有一种可能是最好的解释:那就是嘉荣才是别人口中传说的叔父的私生女!当年出于某些原因不能接到身边,现在终于来到神殿了,所以叔父才会这么关心她。

  而且嘉荣跟自己同年,今年都是十四岁,所以叔父当年收养自己,也许是看到自己跟他女儿年龄相仿,所以才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毕竟,叔父虽然也姓浮丘,但跟自己家并不同宗,也就是说跟自己的父辈并不亲近,何况作为祭司的他早就抛却俗家姓氏、血缘亲族,跟自己又何来亲缘亲情呢?

  她忍不住又去看嘉荣的脸,希望从她脸上找出跟叔父相似的地方。可是看来看去,除了鼻梁的线条还有饱满的额头之外,再也找不着相似点了。

  比如眼睛,叔父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一笑,就能让人看得如醉如痴。而嘉荣是杏眼,黑白分明,清亮明锐。若说脸型,可能自己跟叔父更相似些……

  “你为什么总盯着我看?我脸上有花吗?”嘉荣突然开口。

  “哦,我是觉得嘉荣其实长得挺好看的,如果好好打扮一下,一定是个漂亮的女孩。”

  “蕊儿才是漂亮女孩,有你负责貌美如花就够了,我要当一个厉害的法师,以后行走四方,降妖除魔。”嘉荣像个男孩那样挥挥手,大踏步前进。

  蕊儿在后面皱眉叹息,只能自己安慰自己,慢慢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