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真的只想当法师 > 第十章 引路人(求收藏求票票)
 
  第二天,嘉荣跟着浮丘蕊儿来到白塔藏书楼。

  白塔是八角形的,其正东、正西、正南、正北四面又各建了一座小角楼。她们从正南的角楼进去,是一个登记室,旁边有螺旋形楼梯可以上楼。

  进入正楼后,嘉荣惊讶地张大了眼睛。

  因为她看到了一排排的书架,和一本本排放的整整齐齐的书。

  她觉得光凭这个藏书楼,老法师送自己到这里学习就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虽然老法师阅历丰富,能教自己很多术法,但到哪里找这么多书给自己看呢?老法师那二十本藏书,她都已经背了很多遍。

  目测白塔一楼就有几千册书,白塔共七层,算算总共有多少书?嘉荣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落入粮仓的小老鼠,幸福呀。

  浮丘蕊儿看到身边的女孩一副呆样,不觉微微一笑,她小声地在嘉荣耳边说:“这里的书都是可以随便看的,西边角楼是个小阅览室供我们法师学院用,东面和北面是骑士学院学生用的。书也可以借回去带到教室或宿舍看,在刚才进来的登记室登记就可以了。”

  第一次来藏书楼,嘉荣借了一本《青阳威德大王传》。

  管理藏书楼的执事跟蕊儿很熟,笑盈盈地帮蕊儿和嘉荣做了登记。

  回到教室后,嘉荣一边看书,一边将书中的记载跟她以前听过的故事、诗歌相对比,发现其中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十分过瘾。

  “嘉荣,我今天要跟叔父一起吃晚饭,等会儿你自己回去。”身边的浮丘蕊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轻声跟嘉荣说话。

  “蕊儿,你放心,我已经记得路了。”嘉荣从书里抬起头,“你去陪你叔父吃饭吧,不用担心我。”

  蕊儿是个性格温柔、责任心强的好姑娘。从昨天接了“引路人”的任务后,一直尽心尽力陪伴着自己,带自己熟悉神殿的学习生活。嘉荣非常感激她。

  “嗯,那我走了。”浮丘蕊儿收拾好东西后,朝嘉荣挥挥手,快步向外走去。她虽然步履轻轻,但速度可不慢。

  因为下午她还有很多事要干。

  她要先去叔父的厨房,看看厨娘安排的菜单,然后去酒窖看看酿的青梅酒发酵的怎样;再看看上次给叔父预定的靴子是不是送来了,尺码对不对……

  不是她管的多,只是因为叔父身边除了厨娘是女的,其他都是男人,一个个粗心的很。另外,是因为叔父的养育之恩,她无以为报,只能帮忙做一些小事。她知道,叔父收养她,还曾惹来了流言蜚语。外面曾有流言说她是他的私生女。

  这是污蔑。她听到那些言论时,伤心地哭了一场。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叔父。

  叔父是个多么高贵的人呀!

  他是神殿四大祭司里最年轻的一位,年纪轻轻就执掌西部神殿,不像其他三位大祭司都是老头了。外表也是一等一的优雅漂亮,而且术法高强,学识渊博。如果神祇有具体的形象,蕊儿觉得那就应该是叔父那般模样。

  可是因为自己,被人污垢。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蕊儿很希望叔父真是自己的父亲。有这么一个伟大的父亲,即使是私生女,她也愿意。可是叔父那么虔诚神圣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污点?

  所以她感恩叔父,愿意为叔父做任何事。

  何况,她也清楚知道,只是因为叔父,她才能在神殿被大家称为“蕊儿小姐”,那些贵族子弟才会看到自己就微笑着过来打招呼。

  如果没有叔父,她能得到的待遇估计比这个嘉荣强不了多少。

  厨房就在大祭司宅邸的边上,跟其他的房子一样都是用又大又重的雕花白石头堆砌的。厨房的四个角落各砌了一个火炉,现在都正烧着,空气里弥漫着烤肉、肉豆蔻和香草的味道。

  蕊儿看了看厨房里的配菜,对厨娘说:“给奶油蘑菇汤加点黑松露,再做点鼠尾草酱吧。”

  胖厨娘有点哀怨:“哎哟,我的蕊儿小姐,这个厨房我都已经呆了十几年了,怎么做菜我知道。连你小时候都是我带大的呢!”不过还是顺从地去磨鼠尾草了。

  因为她知道,这个蕊儿小姐虽然看着很温柔,其实性格很坚韧,如果你没按她意思做,她就会站在旁边一直看着你。

  离开厨房后,蕊儿又去了趟酒窖。

  从酒窖出来后,她走进大祭司宅邸,一路检查玻璃有没有擦干净,窗帘的灰有没有掸。检查过新送来的靴子尺码正确,雕花精致,才满意地走进餐厅。

  “兜儿,去花园摘些球兰,摆那台子上。”她觉得室内有点空洞,现在是春天应该生机盎然才对,忙吩咐小侍童去花园摘些花。

  等所有的事都处理完,她才放松下来,回到自己的房间——虽然她现在都住在宿舍,但大祭司府邸里还是保留着她的房间,重新梳洗,以免身上还留着厨房的油烟、酒窖的灰尘。

  这样,叔父回来看到的是一个清新可爱的小女孩。

  餐桌上,蕊儿跟叔父说起了这段时间学院里的事,最后提到了嘉荣。

  “昨天刚来了一位新同学,是通过测试之路直接进高级班的,还是个女孩呢!”蕊儿抬头,发现叔父进餐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

  叔父居然关心这个女孩的事?

  蕊儿有点奇怪。平时,她讲学院的事,叔父好像都不怎么在意,为什么会在意这个没有姓的女孩呢?

  “不过,因为她的头发很短,又穿着男孩的衣服,当时大家都以为她是个男孩,博野望还准备当她的引路人呢。”

  “发现她是女孩后,我当了她的引路人,带她熟悉神殿的情况。”

  “我相信她在你的帮助下,一定会大变样的。要知道蕊儿可是女孩里的典范。”听了蕊儿的话后,一身白袍的扶余大祭司温和地对侄女说道。

  “叔父又夸我了!我可不敢说自己是女孩的典范。”蕊儿露出了娇羞的笑容,笑容里又带着一点小得意。

  “一转眼,蕊儿都这么大了。”扶余大祭司放下手中的餐具,看着坐在旁边的女孩,目光含笑,“过两年,就轮到我到都城主神殿轮值¹。我担心蕊儿十六岁的成人礼后,我的宅邸会被媒人挤爆。”

  “到时,我也跟叔父一起去都城吗?”

  “当然,你不想吗?我还想着到都城后再给你办成人礼,正式将你介绍给都城的贵妇们。这里的学业么,可以早点申请毕业。”扶余大祭司用餐巾轻轻擦了擦手,站起身离开餐桌,“你可以考虑下。”

  蕊儿忙站起身,目送大祭司离开餐厅,心里却是又惊又喜。她当然想去都城呀,那里有王宫,有最尊贵的社交圈,有最漂亮、最有吸引力的贵妇人。

  虽然她是个孤儿,虽然她出身的家族只能算是末流,可是如果扶余大祭司愿意亲自主持她的成人礼,将她介绍给都城的社交圈,那她相信那些尊贵高傲的贵妇人还是愿意接纳她的。

  可是,叔父是在她提到嘉荣以后说的这些话。

  蕊儿坐了下来,将目光投到那开得正娇艳的球兰上。

  叔父为什么会在意这个没有姓的女孩呢?还要自己帮助她?

  她的耳边响起扶余大祭司刚刚说过的那句话:“我相信她在你的帮助下,一定会大变样的。要知道蕊儿可是女孩里的典范。”

  PS:“到都城主神殿轮值”是因为第一任圣祭司离世后,金琥国王没有再任命圣祭司。原来应由圣祭司主持的都城主神殿,就由东、南、西、北四大神殿的大祭司分别轮值,四年一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