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女配自救靠美食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戏欢
 


  “公主也不必过于担忧,下官已又派了人手亲自快马奔赴各地求援,想必不用多久,朝廷便能得到消息。”

  王知县见顾湘表情有些微妙,只当她担心寿灵的形势。

  “粮草方面,以我们现今的存粮虽有不足,但周围各村应该还能给一些援助,这县城的乡绅也不乏心中有大义之人——牛、赵两家,下官会在想办法。”

  顾湘颔首。

  是了,她教训那牛五郎一顿,最多也就是让她想从牛家搜刮到粮食,更艰难些。

  可这岂不是吃力不讨好?

  顾湘莞尔,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想得有些多。只她既有这样的疑虑,便叮咛老狗几句,让他好好看着牛五郎。

  老狗在顾湘手下做事做得久了,不敢说心意相通,但顾湘一个眼色,他也能意会个七七八八。

  “小娘子放心,属下一定防着牛五郎祸害别人,也防着他作死,更不会让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招惹他,再生出是非。”

  顾湘颔首:“还是王哥知我心意。”

  老狗打了个哆嗦,讪讪一笑,连忙低头猫腰溜出了门去。

  公主说这话轻轻松松,平平静静,宛如闲话家常,可窗外那几个皇城司的小探子却是个个妙笔生花。

  老狗消息灵通,可是听说,李长随和自家小娘子说话时都算不上言笑无忌,公主不过见李长随辛苦,说了几句体贴宽慰的话,就闹得那位安国公心里不痛快,变着花样耍李长随。

  他可远比不上人家李长随有本事,脖子又硬,他就是个小人物,可受不住国公爷的特殊关照。

  说了几句闲话,顾湘三人便又沉浸在工作中去。

  这县城里诸事纷杂,千头万绪,想要处理周全,其实都在这些琐碎的,细腻的功夫上头。

  顾湘有时候看着身边的小丫头们熬夜熬得眼珠子通红,就忍不住叹气,她金手指都这般厉害了,怎么就不能让她拥有吹一口气,变出几千个庶务娴熟的高手出来,轻轻松松就把县城诸事收拾得妥妥当当?

  一直忙到傍晚,顾湘送走王知县和周县尉一行人,就听见外面有丝竹声飘荡而来。

  “秋丽,咱们好像好久没正经逛过这寿灵县城了。白日里没什么空闲,不如现在去瓦子里转转?”

  秋丽正匆匆忙忙给自家小娘子修裤脚。

  小娘子这些时日太辛苦,竟熬瘦了好些,衣服穿得都有点松松垮垮,偏她又舍不得裁剪新衣。

  如今自家备下的那些好料子,都让小娘子拿来做了积分兑换的商品,反正是能利用上的东西,都让小娘子贡献出来,堂堂公主,竟连衣服穿着不合身了,也要身边使女动针线给缝补,秋丽一想便不禁有些心酸,唉声叹气了半晌:“消息若传到京城去——”

  “那肯定叫勤俭节约。”

  顾湘轻笑。

  秋丽:“……”

  她想了想,点头:“到也是。”

  在京城待了这么久,秋丽也算知道京城那些闲人们的脾性,自家小娘子得势,那便处处都是好,好骑射,那叫英姿飒爽,好花钱,那叫爽快大方,好涂脂抹粉穿新衣,那是容光焕发,嘴巴厉害,说话啰嗦,那是婆口佛心,反正是处处都好。

  人要是失了势,那便什么都不对了。

  想到这个,秋丽也不啰嗦,她也觉得小娘子这衣裳其实都是新裁新做的,修改一番照样鲜亮,放着不穿到要白白变得陈旧,着实浪费了些。

  “县城有什么好逛的。全寿灵的瓦子加起来热闹个三天三夜,也赶不上大相国寺一时片刻。”

  秋丽自从京城走一遭,再也瞧不上寿灵县这点热闹。

  顾湘失笑:“你不想去戏欢阁看看惜惜小姐?”

  秋丽把针线往针线篓子里一插,将衣服搭在屏风上,站起身就开始收拾东西。

  顾湘莞尔:“不急,天色还早。”

  寿灵县饱经风雨,戏欢阁却一如往常。

  红灯笼高高挂起。

  台上笙歌燕舞。

  惜惜小姐照例是独坐在二楼正中央的桌前,手里提着酒壶,慢吞吞地喝着酒,桌上一盘炸得外焦里嫩的银鱼被她一条条地叼在口中吞下腹,动作又粗犷又潇洒。

  她一不唱曲,二不跳舞,只兴致来了便遥遥一举杯,便哄得这满寿灵的浪荡公子心动神摇。

  顾湘带着秋丽和樱桃走的后门,一进去,顾湘便寻了个雅座坐下,径直欣赏台上的歌舞,却放了秋丽和樱桃自己去玩。

  她们两个到了戏欢阁,可谓如鱼得水,霎时间便簇拥着姐妹们钻到厢房里,叽叽喳喳地说起了话。

  秋丽把身边准备的各色胭脂水粉,还有京城时新的绸缎布料都拿出来给花嬷嬷和姐妹们看,说得是眉飞色舞:“不能不说,人家京城就是不一样,瓦子里那些卖艺的黄毛丫头,看着也就十一二岁,那歌喉,那动作,简直没得挑剔,换到咱们这儿,个个都是头牌……”

  “咳。”

  正说得热闹,惜惜小姐便推开门,轻咳了声,秋丽抬头见她板着脸,登时收了声。

  惜惜小姐叹气:“还回来作甚。”

  秋丽登时闭上嘴。她见过惜惜小姐骂那些出去了又回来探望的姐妹,骂得可凶呢。

  这回惜惜小姐却没怎么骂,只叹了句,倏然又是一笑:“行了,你们两个丫头和旁人不一样,既是公主亲自带着回来的,想来公主也不至于介意。”

  从戏欢阁里出去的,大部分都是嫁了人,或是给别人做妾,本来这出身就不好看,自是最好不要再同戏欢阁扯上关系。

  顾湘此时正看台上说唱班子演《王知县筹粮记三》,隐隐听到秋丽软着嗓子哄惜惜小姐,声音怯怯的,像只稚嫩的小黄莺,不由轻笑了声。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秋丽这丫头自来好强,在府中一向厉害,当初江司赞都私底下说,这是做大管家的料子,可到了惜惜小姐面前,便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顾湘晃了晃神,到不去理会,戏欢阁的说唱班子显然是县城一流,唱得好,说得也好,她很快便同台下无数观众一般看得入了迷,正沉醉,耳边忽然传来老狗的声响:“公主,牛五郎也在,他正拦着樱桃。”

  一个激灵,顾湘骤然惊醒。

  “公主。”

  顾湘正忙,就见王知县匆匆过来,抹了把额头的汗水,低声道,“牛家的管家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