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大国风华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任务取消
 


  嗯?

  乔安娜下意识看了眼旁边的塞拉斯·德恩,发现他正抱着计划单背对这边,想起三人如果在这里交流下,心中便止不住的冒出了股跃跃欲试的冲动,真能行的话可就太刺激了?

  只是才冒出这个想法,乔安娜又看了看墙角的监控,回过头来面现古怪道:“那咱们就是在给人直播了——”

  “直播什么?”

  郑建国面现好奇的模样时,乔安娜便从他眼里看到了抹笑意,当即蓝色眼眸圆睁道:“我想和你在这里试一试。”

  “嗯,我也想,只是正如你说的,那就是在直播了——”

  郑建国说着舔了舔嘴唇,卡米尔和乔安娜便互相看了眼时,郑建国接着开口道:“所以就让这个事儿成为遗憾好了,咱们已经得到的太多,而且我感觉这种状态会很麻烦,稍微有点力量传来就会飘很远。”

  进入地月转移轨道,四人便把宇航服给脱了下来,这会儿飘在空中毫无着力点,两人扎成丸子头的发梢都还支棱着,更别说做些大幅度大力度的运动,不注意怕是一下就发射出去,到时才真的会成为国际笑话。

  眼看郑建国这么说,卡米尔和乔安娜便打消了这么个想法,接下来三人有指令时便干干活,没有指令就到舷窗边上看看漆黑的太空,很快随着一天过去该说的都说了该聊的都聊过,眼看进入了无聊的状态,塞拉斯·德恩突然开口道:“郑,接下来咱们该准备分开了——”

  “不是才过半了吗?!”

  郑建国眨了眨眼面现好奇,他之前接受的培训内容是给登月舱驾驶员卡米尔当辅助助手,实际按照登月分工这也是乔安娜的职位。

  虽然,这两人所负责的具体分工又有所不同,可三人都知道进入登月舱的时间,是在进入月球轨道的地月转移后,才会穿戴整齐进入。

  随后,指令舱和登月舱继续围着月球飞上几圈,寻找变轨机会完成变轨后,才由卡米尔这个登月舱驾驶员带领三人降落月球。

  现在提前了足足一天的时间?

  郑建国并不是正式成员,虽说整个项目里他出了近一半的钱,可按照职位高低他的建议没有任何权威性,于是即便有了这么个疑问,他能做的便是转头看向了卡米尔和乔安娜。

  乔安娜却不知想到了什么,郑建国望来后她便点了点头,双手交织在一起开口道:“我想咱们可以提前去坐下准备,按照计划书上的指令再模拟练习下。”

  “嗯,这正是我的想法。”

  塞拉斯·德恩神情不变的开口说到,郑建国看了他一眼后也就没有多说,登月舱指令控制权在休斯敦载人飞行控制中心。

  当然,塞拉斯·德恩作为指令长和指令舱驾驶员,他手里也有紧急授权秘钥。

  现在,塞拉斯·德恩违反计划提前让三人进入登月舱,这明显是不打算继续干的节奏。

  等到回去后,最轻最轻的处理结果也是禁止再执行太空任务,可以说是用前程和声誉,送给了自己个太空交流的机会。

  不过,塞拉斯·德恩的紧急授权秘钥只能开启登月舱的基础电力等设备,至于登月舱驾驶的计算机操作以及通信监控传输权限,则要等失去休斯敦控制中心信号后才会自动开启。

  再加上由于知道郑建国在里面待上足够长的时间,NASA为了避免机密泄露,登月舱里的仪器仪表等布置极少,绝大多数操作都是由指令舱进行完成,所以里面的监控就只有驾驶台上的一个。

  只是,NASA显然没考虑到会出现这种意外情形,所以当穿上宇航服的郑建国跟着卡米尔和乔安娜进了登月舱,塞拉斯·德恩才把连接处的舱门关闭,指令舱驾驶台上的电话响起:“滴——”

  看了眼登月舱的温度和湿度以及电气数据,塞拉斯·德恩回到了指令舱的驾驶台上,按下外放键便听里面传来了控制中心的声音:“普罗米修斯3号,我们看到登月舱被开启的提示,请问是错误信号吗?”

  “不是,是我看着登月小组没什么事情做,就打开让他们多多演练操作——”

  塞拉斯·德恩神情不变的说过,不知是信号传输问题,还是有其他的原因,足足过了十几秒钟后才传来了控制中心的声音:“休斯敦收到!祝你们好运。”

  “这是打算秋后算账了么?!”

  没听到批评的塞拉斯·德恩脑海中闪过了个念头,他并不知道此时远在十几万公里以外的休斯敦控制中心里,之前见过的女人正在和人争吵:“难道你们没有做好登月舱的保密措施,郑最少要在那里面待上几个到十几个小时?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我们当然知道他会在里面待上多长时间!”

  对面的中年男人大眼圆睁满脸怒意,双手连摆的显然正在气头上:“可我们没想到唯一一个起到监视作用的也被你们送给了他!你们不知道他有多少钱吗?!你们认为多少人能在他的面前保持自己的意志不会动摇?”

  “你是不相信同事们的忠诚?还是应该去找登月舱设计图,看看里有什么可能导致的泄密?”

  “噢,上帝!”

  女人抱起胳膊面色恢复平静,中年男人便转身朝天喊了声后拉开办公室的门啪的甩上离开,留下身后的女人脑海中才闪过塞拉斯·德恩终于有了重大进展的念头,便又想起当郑建国带着两个女朋友独处于登月舱里的情景,先前被人带上的办公室门被人打开,先前离去的中年男人去而复返后将个文件夹摔在面前:“知道我为什么会发火吗?!因为我害怕出现像你现在面临的问题,你的任务取消了——”

  “什么?!”

  女人面色大变时飞快捡起文件夹,果然看到任务正式取消的命令,而签发核准人却是最高的司法部长,不禁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我们已经有了初步情报可用!”

  “也许是他给谁打了个电话呢?!”

  中年男人面现嘲讽的说了句转身离开:“现在该轮到我有麻烦了,希望他在里面不会有新的科学发现和什么鬼技术——”

  嘴里念叨着到了门口,中年男人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好似想起了什么道:“那你这个线人就更危险了,如果他知道你们的任务被取消,你说他会不会真的做出——什么事情?”

  “我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女人捂着额头下意识的说了句时看向男人,便见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了若有期盼的模样,于是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想到的,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命令,接着抬起头道:“我想,咱们可以合作下。”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与其让德恩成为断线的风筝掉在电线上引发故障——”

  中年男人说着将门飞快关了,回到女人面前坐在她的办公桌子上,若有所思的开口道:“那以后我来接手好了,正好借着他犯错误的机会,你感觉怎么样?”

  “那好,他的代号是陀螺鞭,接头语是今天的广播信号不稳定,任务是潜伏到保护伞集团,收集郑通过对国内企业的商业行为破坏社会秩序的证据。”

  女人语速飞快的说了后拿起文件夹,中年男人便从桌子上下来,面现好奇道:“所以他现在把郑和卡米尔以及乔安娜关到登月舱里,是在拍他的马屁?”

  “当然,这个机会可是难得的很,他们肯定会试一试的。”

  女人眨了眨长长的睫毛说过,中年男人满脸无语的转身走了,不过这次却没将门摔到震天响,快步到了不远处的控制中心主任办公室里,发现里面的三四个人正满脸压抑,于是冲着登月舱项目负责人哈伯德·莫雷道:“莫雷先生,我想之前你们已经把登月舱内部都装修好了吧?”

  “是的,按照军方注明的保密要求进行的——”

  哈伯德·莫雷挠了挠没几根头发的脑门,大框眼镜后面鱼泡眼微瞪,接着话锋一转:“只是,我想您应该比我清楚,郑不是普通人,他能通过发明一百多年的留声机,萌发出了扫描隧道显微镜的想法,更通过撕胶带的办法找出石墨烯,我不知道咱们那些保密手段对他有没有用。”

  “你们尽力就好。”

  中年男人当然知道自己防备的观察力有多么敏锐,哈伯德·莫雷说的还只是学术中的一部分,经济和政治上的合纵连横才是郑建国最大的本钱,如果一个人能在这三大部分中拥有他一半的观察力,那都足以成为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当然也只是个成功人士而以,并不少见。

  可当一个人,能够拥有横跨学术经济和政治三大领域的敏锐观察力,中年男人之前在接到这个任务时就曾经说过做不做没什么意思,因为郑建国想搞到某项机密,也就费个吹灰之力而以。

  当然,中年男人也知道职责所在,所以看到哈伯德·莫雷这么说便跳过了这个话题,就知道人家说的大家都在尽力而以,否则怎么对的起自己每个月拿到的三千多美元:“咱们也都是为了各自的工作——”

  哈伯德·莫雷飞快点点头没再说话,他对郑建国的态度是以景仰居多,学术上就不说了,单单拿出60亿美元推动NASA重新启动阿波罗计划,这就算是整个团队甚至NASA的老板,如果没有这笔钱作为启动资金,美利坚的航天航空现在肯定还以飞机为主。

  再加上年前又签的月球基地计划,少说又是两三百亿美元将要落地,哈伯德·莫雷感觉把整个火箭的技术卖了也没啥,这个世界上除了美利坚牵头,谁能造的出来土星五号?!

  美利坚自己都差点造不出来了!!

  想起普罗米修斯重启后遇到的问题,哈伯德·莫雷对于这点是深有体会,土星五号从1962年设计定型的开发研制,到1967年第一枚发射成功,总共才用了五年的时间。

  结果这次从启动到发射,竟然也用了四年时间不说,烧掉的资金更是比当年研发时的资金还要多,这还是建立在当年不少参与者建在的前提上,NASA更是调动了整个美利坚的科技力量和企业,如果算上其他科研单位的时长,那是比当年还要多的多。

  哈伯德·莫雷并不知道,随着以主持整个项目为代表的冯布劳恩于1977年去世开始,重建土星五号火箭的难度便在与日俱增,最终在当年参与设计到建造再到测试的人员全部故去,只剩下图纸的土星五号才真正的成为历史,以至于美利坚想要再重新启动阿尔忒弥斯计划,都要从发动机到火箭全部重新设计。

  当然,郑建国这次为了满足自己想上月球的愿望,拿钱重启普罗米修斯计划,表面上看是给美利坚带动了几百亿的GDP和科技储备,实际却是朝着正日益通胀的美利坚经济又泼了桶油不说,额外还挤占了其他科技项目的资金并导致美利坚的财政赤字增加。

  毕竟,航空航天工业作为技术和资本双重密集型企业,决定了所涉及到的上下游产业链无法产生太多的惠民效应,因为所属产业链的类型决定了其中高产阶级属性。

  而众所周知,中高产阶级的消费目标多数为轻奢或者奢侈品行业,对基础产业无法产生推动效应。

  至于放到技术层面,挤占了其他科研项目的资金,虽然不知这些项目的类型和内容,郑建国凭借自身科研经验就感觉这些被挤占的项目,即便原来失败也加大了美利坚的经济通胀压力,而如果挤占了原来会在上辈子产生技术的项目,那就更属于锦上添花的收获。

  最后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将这些从其他项目挤占而来的资金,投入到20年前的项目里,也不会产生太大的科技成果,芯片方面则都是现成的,材料和制造工艺也都是以前的技术,同时还会增大另一个太空项目航天飞机的成本。

  而这这玩意,郑建国记得上辈子里是炸了几次,现在有了土星五号从资金到技术人员,再到发射成本的全方位压力,这个项目的安全性应该会比上辈子还低才对?!

  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的,郑建国真正的目标是让苏维埃去选择:“是重启N1火箭项目,还是搞航天飞机?亦或者是财大气粗的两个一起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