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从修为被封开始 > 第八十章 花开两朵各一方
 
  苏圣元一边呼喊着柳川,一边不断增加着手上的力道,奋力压下手中的长枪,枪尖顶在寻花伞上,渐渐压低着莫洛抬起的手臂。

  闻声,柳川微微一愣,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转身朝着人群中冲了去。他很清楚,现在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白费了苏圣元的苦心,他不顾一切地牵制住莫洛,为的就是让自己离开,若是自己迟疑了,那他们二人今天可真就一个人都逃不出去了。

  一边奔跑,一边暗自握紧了拳头,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实力太弱,苏圣元又怎么需要如此不惜消耗,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去牵制莫洛呢!

  只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去想了,因为,看到他有意逃离,四周的军士纷纷围了过来,刀枪刺来,漫天箭雨紧随而至,铺满了半边天空。不用莫洛提醒,他们也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走柳川,否则死的可就是他们了。

  脚下速度不减,望着空中那黑压压一片箭矢,以及身前朝着自己袭来的一片片刀刃、一个个枪尖,柳川的目光中涌现出一抹狠色。

  脚下突然一滞,柳川竟然停了下来,就在四周众军以为他放弃了抵抗的时候,一股凶猛的气势从柳川身上飘散了出来,带来一阵压抑气息。

  停下的柳川当即气运周身,好容易刚恢复一点的内力被他强行调动起来,右手捏拳后拉,垂落的左臂也随着他的动作晃了起来。片刻间,点点青光在他捏起的拳头上泛滥着,甚至还有星星点点的青色光点从四周涌来,皆覆于他的拳头之上,一时间,他的整个拳头都被青光笼罩了起来,就连四周的空气都随着他的蓄力变得凝重了几分。

  “拳分六合,逐流星!”

  随着柳川一声轻喝,蓄力的拳头愤然朝着那些挡着自己去路的军士轰了去,顿时,一道巨大的青色拳影轰出,在空中不断翻转着,片刻间就化作了无数碎小的拳头,密密麻麻将他身前的半片空间都铺了个满,每一道拳影都带着青色的拖尾,迅速迎向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箭矢亦或是刀枪。

  “轰~”

  剧烈的碰撞声中,传来接连不断的惨叫声,距离柳川最近的几十名军士瞬间就被这股强大的力道吞噬了,一个个无力地倒在了血泊之中,而继他们之后的一些人尽管没有丢了性命,却也被气浪拍了出去,遍体鳞伤。

  气浪朝着四周涌去,掀起茫茫烟尘,震得林子落叶纷飞,到处都是树枝碰撞声以及落叶沙沙声。

  这时,一道黑影突然从尘土中窜了出来,越过还震撼于先前场景中的众多军士,一路向北闪掠而去。

  不是柳川又是谁!

  一身黑衣满是伤痕,鲜血在空中滴落,点在地面之上,为这宁静的夜色添了几分凝重,着上几抹血腥。

  此刻的柳川,面色更加苍白,双眼写尽疲惫,眼皮不自觉地耷拉着,若非心中那股念想支撑着,恐怕早已经力竭晕了过去了。嘴角吮着血迹,但他还是死死撑着,吃力地迈动着自己虚弱的双腿,摇晃着的身子不断穿梭在林中,径直朝着洛依城而去。

  待那些军士反应过来,柳川已经逃出去近百米的距离,后排军士见状,急忙搭弓拉箭,照着柳川离去的方向射出箭矢,又是一波箭雨落下。

  心中涌起浓浓的危机感,但柳川却是有心无力,哪里还有多余的力气去转身挡下,只能硬着头皮,不断加着脚下的速度。

  一根根箭矢贴着他的身子插入四周的地面之上,还有不少径直撞在了四周的树木上,好在这里是林子,好歹还有不少树木替他挡下了大半箭矢,但也有几根毫无阻拦地没入他的背后,冲撞之下反倒帮着他向前跌撞了几米,又拉开了一些距离。

  顾不得背后多出的新伤,也顾不得嘴角不断涌出的鲜血,他现在只是一心奔走,望着远远的却又像是近在咫尺的南城门,心中不停响起一个声音:快到了!

  另一侧,被苏圣元长枪压迫着的莫洛瞥了一眼柳川离去的方向,想要追杀,却是不敢卸力,只能沉声冲着那些还依旧发懵的军士喊道:“追!”

  这一刻,连他都有些急了,一旦真被柳川逃走,他们这次的偷袭可就要失败了!洛依城虽说算是南凉边缘的城池,过几座乡镇就能到达魔越境域,但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南凉朝的地盘,一旦他们潜入的消息透露了出去,恐怕这些人能有一半回去就是万幸了!

  这一点不光是莫洛知晓,那些军士们同样清楚,因而在听到莫洛的喊声后纷纷点头,朝着柳川逃离的方向追了去。

  看到众人纷纷追赶,莫洛这才像是松了一口气,柳川虽然拼死挡下了他们的阻拦,但无疑会让他自身的境况更加糟糕,本就力竭,再加上刚才中的几箭,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得倒下吧!

  心中猜测,手上的动作也是不慢,双臂死死撑着寻花伞,抵挡着苏圣元这从天而降的一枪。不得不说,苏圣元这一枪“落杀”,力道当真是强悍,更是巧借坠落之力,一枪不惜灌注了一身近半内力,只为让他苦于抵挡而无法脱身,这一计当真是让他无可奈何!

  缓缓抬起头,莫洛的目光穿过寻花伞,落在了满脸坚毅的苏圣元身上,眼中充满狠厉,既然你要挡,那就挡个够!

  想着自己精心筹备已久的计谋很可能会坏在眼前这人和那逃走的柳川身上,莫洛心中已然升起了杀意,索性也不再去顾忌消耗了,汹涌内力灌注于手中的寻花伞中,一时,红光亮起。

  整把寻花伞在这一刻染上了一层猩红光泽,特别是那印刻其上的几朵彼岸花,更是炫彩夺目,鲜艳如血,恍如在夜空中绽放了一般。

  “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伴随着红光闪耀,莫洛沉声一喝,手腕翻转,寻花伞顿时转动了起来,红花作流影,随着整个伞面流动起来,似有几分粘稠感,隐隐要将苏圣元刺出的逐云枪吞噬了一般。

  寻花伞越转越快,一股奇特的力道从伞面涌向逐云枪,进而顺着枪杆传至苏圣元手上,似拉扯,似扭曲,顿时,苏圣元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传来阵阵刺痛感,甚至还有几分酥麻夹杂其中,握着的逐云枪松动了起来。随着伞面旋转不断,这股力道也在不断加强,一时间,苏圣元竟感觉逐云枪要脱手而出般。

  “止!”

  目光一凛,苏圣元再度轻喝,一抖手中长枪,意欲震散这股从伞面涌来的古怪力道,枪尖继续顶着寻花伞,朝着莫洛压下。然而,似乎并没有作用,他的手臂越来越麻了,微微有些颤抖,连带着手中的长枪也颤动了起来。

  冷眼看着这一幕,莫洛此时已然伸直了之前被压得曲起来的手臂,嘴角上扬了个弧度,探手一拍身前的寻花伞,一缕内力被他猛地拍入伞中,顿时,寻花伞竟然旋转着上升起来。

  视苏圣元手中的逐云枪如无物,寻花伞缓缓上升着,丝毫不受从枪尖落下的那股下压力道影响,硬生生将苏圣元刺出的长枪顶了回去。也不知这寻花伞到底是何物制成,竟然如此坚韧,在这猛烈的力道冲击下没有出现丁点损伤。

  感受到枪尖处传来的上升力道,苏圣元眼中闪过惊骇之色,显然没想到在自己几近全力以赴的压力之下,莫洛还能够做到这一步,当真不愧为一代翘楚。

  伞面越来越上,已然脱离了莫洛的手,没有任何支撑,竟依旧转动着,竟是将苏圣元刺出的长枪都顶了回去。

  苏圣元的手臂被顶的弯曲了起来,面色涨红,显然撑着手中的动作对于他而言负担不小。整个人都在颤抖,尽管依旧在吃力地稳住不断颤动着的枪尖,但麻木到几乎失去知觉的双臂却是力不从心。突然,一股莫名的危机感袭来,苏圣元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下一秒,他就听到了莫洛的轻喝声:“彼岸花开,天河两岸!”

  随着喝声,莫洛微一旋身,手臂顺势划过衣衫,再出手时,手中已是多出了两朵红色的花,花瓣一丝一丝,格外分明,看着便给人一种莫名的忧伤感。

  手一挥,内力浸入双花之中,两朵花竟如寻花伞一般旋转了起来,只是转的速度慢了些,但飞出的速度却是迅捷无比,宛若两道流光,相互盘旋交错,眨眼间就来到了苏圣元身前,照着他的胸脯砸去。

  一双手被占了个满,压根腾不出手来,眼中的红影渐渐放大,情急之下,苏圣元仅能调动内力,将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作最后的抵御。

  下一秒,两朵红花悄然而至,没有带起任何声响,飘飘悠悠就落在了苏圣元身上,没有意料之中的剧烈碰撞声,哪怕是红花落在他的身上,都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甚至,在触碰的那一刻,两朵花瞬间燃烧了起来,鲜红的火焰在夜幕中格外显眼,火光映照在苏圣元满是惊讶的脸上,照亮了他眼中的震撼。

  花朵一燃而逝,片刻间就显然在了空中,但火花却是没有停止燃烧,如附骨之疽一般,瞬间黏上了苏圣元,将他半条手臂都笼罩了起来。

  炽烈的温度让苏圣元眉头深深皱了起来,面颊轻微颤动起来,可身下上升的寻花伞已然来到了他的脚下,相距不过米数,他不敢卸力,谁能知道这怪异的伞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手段。因而,苏圣元只能眼睁睁看着蔓延上小臂的火焰不断燃烧着,渐渐笼罩向自己的整个手臂。

  顾不得消耗,苏圣元疯狂调动着内力,将自己的手臂包裹起来,试图隔绝这股烈火,然而,这火焰却是与寻常火焰大不相同,竟是无视他的内力,甚至在内力的助长之下,燃烧的更加猛烈了。心下一惊,苏圣元急忙撤回内力,额头已是布满一层汗水。

  就在这时,一道红影突然来到他的身前,抬起一脚便落在了他的胸前,随着一道沉闷声响,轻微的骨头错位声中,苏圣元整个人飞了出去,带着那熊熊的火焰,径直跌在了地面之上,砸起一片尘土。

  红影凌空转体,手臂一展,恰好握住了失去阻挡迅速升起的寻花伞,寻花伞在手中翻转几下,便又被他合了起来,反握立于身侧。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下一刻,莫洛的身影也缓缓从空中落下,依旧从容不迫,尽显潇洒。一袭红衣飘逸身后,无风自动,黑色长发之下,俊俏而妖异的脸上,含着淡淡的不屑的笑容。

  身形平稳落地,莫洛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面色凝重的苏圣元身上。

  苏圣元顾不得起身,趁着这个功夫,急忙扑打着手臂上燃烧的火焰,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将其扑灭了,但一条手臂的衣袖都被焚了个干净,甚至手臂之上已然出现了灼烧痕迹,先前一直紧绷着神经,此刻松了下来,那股炽烈的痛觉才袭来,令他频频皱眉,手臂微微颤抖着。

  莫洛倒也不急,等到苏圣元缓缓起身,这才露出了笑容,开口道:“苏将军,在下的花可还美?”

  苏圣元冷哼一声,沉声道:“本将素来不喜赏花,花纵美,却也毫无力道!”

  莫洛也不怒,依旧笑道:“再美的花,在苏将军的神威之下自然也会收敛,既然将军不喜赏花,那在下就送将军一场落雨,替将军降降火气!”

  说罢,莫洛也不顾苏圣元的回应,抬手伸向腰间,这才发现,他的腰间竟然挂着一个小葫芦,同样是暗红之色。轻轻解开系着葫芦的绳子,悠然揭开盖子,顿时,一股酒香从葫嘴飘了出来,弥散在莫洛身周,朝着四处飘散而去。

  看着莫洛的动作,苏圣元警惕地握起了手中的逐云枪,此刻,逐云枪再次化作两杆短枪,枪尖吐露锋芒,依然无畏。

  心下一横,苏圣元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竟是主动朝着莫洛冲了去,不让他继续手中得动作。

  短枪舞出雄风,苏圣元的声音也在众人耳边响起,“归尘·瞬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