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48 蹊跷
 
  “不怕什么,谁说我怕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啊?”

  “嘘——风好凉啊。”

  “凉你还过来。”

  任紫嫣意识到他的状态,赶忙把他带回刚刚收拾好的房间里。

  待他睡着后,就不再去外面的热闹了,省的一会人又不老实。

  楚瑛则让魏奎一个时辰报一次消息,从湘州城到新乡,那马就没有断过。

  刘喜亭听闻后,原本对解丰有所改观,但现在又觉得他影响楚瑛太深。

  刘喜亭与一些朋友正在院子里喝酒闲聊。

  和他一起的,大多是性情差不多的。

  刘喜亭喝酒叹气摇头,被周围人看到了,忍不住问他因何事这样。

  “哎,我总是担心,将来某一天,皇上会因为解丰而做出错误的决定。”

  有位上了年纪的人,摸了摸胡须,对他说到:“各人有各命,皇上身边有吴付生把关,总不会有大错。”

  “也是,希望是我多虑了。”

  又有人笑着说到:“这咱们皇上不爱美人,反倒被臣子吊着心,还需要再成长成长。”

  刘喜亭忍不住感慨。

  “你倒也是敢说,希望我担心的事不会发生吧。”

  “刘大人,你到底担心什么呢?”

  “担心……他是不是任相的一颗棋子。”

  “这……好像不太可能,他被任庭的女儿抛弃,如今恐怕和任家已是相见两厌。”

  “但解丰一家老小都在任庭的手中,难保不会被迫成为棋子。”

  “也是啊。”

  解丰其实无论是现在的深得皇心,还是以前的风流闲散,都被一些人以各种理由提防着。

  年纪轻轻时过于出色冒头,如今不惧流言,却依然要承受未知的怀疑,不过好在,解丰早就看开了这种事,任何风光的背后都会有些砂石碍眼,但终究兴不起风浪。

  京都中,杨道凡正在自家院子里打拳练枪,旁边还有个年轻的红衣女孩,坐在大伞的阴影下监督着。

  杨道凡近日来不被蒋贵妃重视,就不再被叫去宫里享福了,于是他便被郑可儿拉着锻炼。

  “天啊,天啊,杨道凡,你怎么会胖成这样?”

  郑可儿是杨铁成副将的女儿,他俩被各自的父亲留在京都,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同一般。

  杨道凡累的满身都是汗,脑子里却全是当初在宫里的景象。

  醒来吃牛羊鸡鸭鱼,出汗泡露天温泉,睡前可以去观星台看看星星,睡觉时可以一个人躺在风格各异的床上。

  然而这种好事,竟然换了人,换成了任相,杨道凡担心任庭年纪不小了,怕他吃那些东西不好消化。

  可杨道凡想错了,任庭每顿只吃一两道菜,还是主素的,平时都在议会厅与众朝臣商讨民生形势,还有一部分时间是为向他求解的门生解答疑惑。

  而且任庭每天还要回家中与妻子相聚一会。

  任氏有些担忧地问他:“为何蒋贵妃开始打你的注意?”

  “这朝中,蒋贵妃和袭王想要兵,杨铁成给她们留了个儿子就不管了,想要臣子,每天让我入宫,顺便拉拢我的门生,但最近格外频繁,是与西夷有关。”

  “西夷?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任庭知道她说的不好影响是什么,大致是担心处理不好,可能会有流血发生。

  “我告诉过蒋贵妃,西夷军队是绝不可以进京的,她对此很认同,我倒是不太担心了,但她还是支持袭王利用西夷的办法,今日我们大多讨论的,就是这件事。”

  “哎,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传信说解丰和嫣儿进了湘州城,都安全,但让我多留意京中朝中的异动,可能还有第三方势力在蠢蠢欲动。”

  “嫣儿跟着进去了?”

  “嗯,那丫头看来对解丰挺上心,自己偷着跟进去的。”

  “简直胡闹。”

  “别担心,解丰会照顾好她的。”

  任氏感觉对于这种话题有些不自在,于是反驳了他。

  “我可没有担心。”

  任庭不拆穿她,他知道,对于这个孩子,他和她都有着记忆深刻的疼痛,每每回想,再怎么思路清晰的任庭都会有一时的迷茫。

  任庭和任氏就在屋里,安静的坐着,不知对方在想些什么。

  房中的解丰在子时起夜,回来后看到睡得香甜的任紫嫣,想到自己一时睡不着,就把她碰醒了。

  “嗯?”

  任紫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觉得突然被叫醒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没事没事,睡觉睡觉。”

  “哦……”

  “你要是睡不着就陪我说会话。”

  “我睡得着……”

  任紫嫣翻了个身,仿佛马上就要睡着了。

  “醒一醒,我睡不着啊。”

  “解……丰……”

  “天、天还早,嘿嘿。”

  “什么时候了?”

  “呃,亥时了,聊半个时辰,子时放你睡觉。”

  “好吧。”

  任紫嫣被解丰忽悠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于是就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解丰动不动还轻拍她,提醒她该说话了。

  可任紫嫣是真的困,直到打更的报时,才知道,子时都过了。

  任紫嫣一下子来了气,对着解丰一顿拳打脚踢。

  解丰也不生气,还挺欢乐。

  第二天早上,两人都起晚了。

  崔襄一个人吃着早饭,心里的怨念越积越多,他吃完饭,忍不住准备了两份早餐,然后自己亲自端过去,想敲门提醒那两个。

  可到了门口,又不敢下去那手,他看到有个店小二路过,立马抓了过来,将手中的托盘给他,让他敲门。

  “诶,你,对对,过来,这是我兄弟,他昨晚喝多了,你进去见他起床,吃点早饭,别伤到身子。”

  店小二,想了想,回答他道:“嘿嘿,这位爷,这种房间,我们一般不敢随便敲门的,怕扰了爷的休息。”

  “你这小二,怎么这样?”

  崔襄很生气,他竟然连个店小二都使唤不动。

  崔襄气鼓鼓的去外面的大街上溜达,边走边散发着“生人勿扰”的气息,待他溜达到这条街的尽头,崔襄又气呼呼的转过身子,想要回去,可不幸的是,两根长棍已经搭在他的脖子两边。

  “滚蛋,刚发现这条街不对劲,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呢。”

  所以解丰和任紫嫣醒来后,就不见崔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