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44 大婚
 
  任紫嫣是被一声唱词给叫醒的,因为吉时快到了,好让所有人都精神紧张起来,认真应对。

  而自昨晚的一番折腾后,好像再也没有什么状况发生,好像昨晚之事就像是一个意外一样就要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但任紫嫣知道,没有什么意外会在如此多的人眼底下发生还一直不被人所知,她仔细告诫了林卿奕一些应对的方法,但说了再多也是面对的未知状况,任紫嫣也没有完全的解决办法。

  她所能告诉的,大多还是她在演出方面的经验。

  就像现在,所有人等到了吉时,看着林卿奕开始一个人的行程。

  对林卿奕来说,这就足够了,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但她知道她面对的敌人是谁,帮助她的人是谁,还有她的靠山是谁,她内心清明地在这个大婚仪式上,眼中只望向不远处的楚瑛。

  楚瑛一身金龙喜服,挺立于众臣子前,迎接着他新的女人。

  这一场婚礼,无疑是楚瑛至今举办过的最隆重特别的,虽然都比较简陋,但这次的意义对楚瑛来说是不同的,明天过后,解丰遇到的事情可能不是金钱和兵力能够完美解决的事,他只能把希望寄托于无形的天神上,他不忍心失去一个能用之人,但却不得不为了他的大业而做好失去他的准备。

  楚瑛定了定心,看向了林卿奕的轿撵。

  佳人随着喜乐欢歌摇曳而来,楚瑛伸手亲自接下,不同往日的严肃,这次的婚礼结合了大多民间的讲究,都是为了吉利。

  楚瑛携手林卿奕缓步走向临时布置的祭台。

  这第一个讲究,就是跨火盆。

  火盆由喜婆亲自点燃,就在点燃的那一刻,火焰原本应该是两寸左右的高度,如今是足有一尺了。

  看着快有小腿高的火焰,楚瑛皱起了眉头。

  任紫嫣看到了,心中恨道,这是有人在炭里加了东西了。

  喜婆一时愣住了,她点过这么多的炭盆,从来没有遇到这么个情况。

  林卿奕沉了沉心,微微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轻轻提起裙?,作势要跳过去,即使形象不雅也没有关系,讨楚瑛的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楚瑛原本皱着的眉变得奇怪,他赶紧拉回要给他丢人的女人,一个横抱,直接飞过了火盆。

  “啊。”

  林卿奕被小小的吓了一跳。

  楚瑛见也没有几步就到祭台了,为了防止她再发生什么意外,剩下的路,全都是楚瑛一个负重前行。

  这个场面,惊到周围观看的百姓欢呼雀跃,但马上就被看守的士兵眼神喝止了,那眼神仿佛在说:如果不是借你们的地,你们这些百姓连看都看不到,还敢大声喧哗。

  但这并不妨碍一些人心里惊讶。

  林卿奕的心跳也一直在加快,她感觉自己大脑空白了一段时间,也是她最有安全感的一段时间。

  其余安排,再没有意外发生。

  等林卿奕回到婚房里,和楚瑛礼成之后,两人就开始换上入寝的行头,解下一身的疲惫。

  本来普通的婚礼就让人筋疲力尽了,而林卿奕经历的却是更加费心费力的,她在沐浴时,就已经在浴桶里昏昏欲睡了,待被侍女们服侍得周到体贴,回到床上后,变成了呼呼大睡了。

  楚瑛也是困倦,因为每一次大婚都是让他身累心累的事情,但总归有一晚美人陪伴的好处,可今晚,这个“美人”却先他一步会周公去了,这让他有些委屈的情绪。

  但楚瑛见她睡的如此沉稳,又不忍心打扰她了。

  楚瑛示意周围人退下,他也决定要好好休息一晚。

  而解丰那边,当晚就开始着手动身的准备。

  “该收拾的,也都差不多了,明日一早就启程了。”

  任紫嫣眼眸微转。

  “我的珍珠宝贝,你可不要太想爷,我会心疼的。”

  任紫嫣笑而不语,眼睛灵动地看着解丰。

  “哎哟,爷是真心想带着你的,可惜了可惜了,不过好在还有今晚,可让爷我好好亲亲。”

  任紫嫣这时却打断了他。

  “你进入湘州城,真的没有危险吗?”

  “要说没有危险吧,你可能就不关心你夫君了,要说有危险吧,又怕你担心,其实,在我看来,这个陈齐,并没有传言中那么性情不定、残忍非常罢了,只要是把他想象成一个正常的城主,我或者是谁进去,又有什么危险呢?除非做一些说一些自己找死的话。”

  “那就好。”

  “嗯,放心吧,爷不会让你守寡的。”

  任紫嫣被他逗笑了。

  “明天给你一个惊喜。”

  任紫嫣趴在解丰的耳朵上说。

  “什么惊喜?嗯?”

  “明天你就知道了!”

  “不,我今天就要知道。”

  “不说!。”

  解丰看着娇美的任紫嫣是真的喜欢。

  “我知道,咱俩大婚那天我做了很多出格的事,回来我赔你一个新的可好?”

  任紫嫣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一时有些怔住。

  “以我什么身份?”

  “以你这个人,就算是这个姓名也可以,以后你只有一个身份,就是解丰的夫人。”

  “哦,好啊。”

  任紫嫣笑了,解丰也开心的笑了。

  他想要重新修复自己与任紫嫣的嫌隙,他想要他俩的未来没有任何阻碍。

  任紫嫣在解丰熟睡后依旧闭着眼没有睡着。

  她对于解丰的话不是没有触动的,但这个触动更多的是纠结与煎熬,若说因为她的母亲遗愿而做出背叛她的父亲的事来,她可以艰难的决断,但若是为了一个相识才两年的男子,就算这个男子已经是她的夫君,她也犹豫了。

  解丰对她的好,她是知道的,她也愿意付出同样的努力去给解丰帮助,可父亲在她心中不仅仅是儿时的严厉训导,更是她这个人本身的塑造者,可又为什么,所有人都会觉得,她对于任庭是排斥反感的呢?就算她曾经失望过,那也是因为太爱了而已。

  任紫嫣在想,如果父亲对她温柔一些就好了,如果她不是家族的工具,不是母亲的软肋,那么就不会有人会觉得,她是恨任家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