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34 许愿
 
  任紫嫣回到屋子里,沐浴洗漱完毕后,正打算用珍珠粉滋润一下皮肤,一只信鸽突然飞了进来。

  信鸽身上系着一根红色的带子。

  这个信鸽是任紫嫣在小时候就记忆深刻的东西,那时候她除了被父亲要求学习跳舞,还被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师父教导其他的东西。

  而这个信鸽就是任紫嫣从小就接触的,只是过了及笄,任紫嫣就再没有收到信鸽了,任紫嫣还天真的以为那人不会再联系她了呢。

  “可安好。”

  这是纸条上,仅有的三个字。

  任紫嫣以为这是一封带着要求的信,没想到是一封问好的信。

  任紫嫣将纸条烧掉,心中没有太多的波澜,她没有途径回复这个人,而且多年来的经历也让她下意识的警惕起来,她知道,这个人马上还会给她下一个纸条。

  任紫嫣神色沉重地望向了窗外,外面的夜色是单调简陋的,但却能让她心神平静一些,这里的一切用具都是从简,但任紫嫣没有因此而接受不了,她所有的压力都是来自亲人的期望或是要求,如果能一直躲起来就好了,就算被骗,任紫嫣也从来没觉得辛苦。

  不知站了多久,看到解丰打开了院子的门进来。

  解丰也没少喝,这会酒劲上来了,走步有些虚浮,但意识还是清醒。

  任紫嫣上前接他。

  “我扶着你回去。”

  如今再没有了贴身伺候他们的人,好多事情任紫嫣还是要放下身段亲自去做。

  解丰见到任紫嫣要帮他,反而让他更卸了力气,直接挂到任紫嫣的身上。

  任紫嫣哪里承受的住,马山就动不了了。

  “哎哟,你站起来,我背不动你。”

  任紫嫣拍了拍他,解丰才直起身来。

  “皂角香,你沐浴了?”

  “嗯,灶台还有水给你热着呢。”

  这几天下来,解丰的沐浴都是任紫嫣帮忙的,虽然这里的人肯辛苦干活,做一些杂役,但太细致伺候人的活都不愿意干。

  任紫嫣叫来人续满了浴桶里的水,试好水温,然后留下了几桶滚烫的开水,以备水凉了再加。

  解丰自己宽衣解带,然后进了热水,大约泡了大约半刻,就叫任紫嫣进来了。

  “加点水吧。”

  解丰闭着眼说,神情似享受的不得了。

  任紫嫣也是辛苦了一整天了,见他这样,脸色立马就不好了。

  “好,您劳苦功高,您应得的。”

  解丰还是闭着眼,但他听出了任紫嫣的言外之意,把头一歪,嘴巴一笑,心里更爽了。

  他不是不知道任紫嫣的累,但他也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时间能与她这样亲近了。

  解丰洗澡其实很快,任紫嫣也没有累就结束了。

  他们住的地方没有耳房,引水渠也在卧房里,任紫嫣也一直担心这样潮气太重。

  任紫嫣以帮忙收拾厨房为由,留解丰一个人在屋里,然后粗使的下人进来搬浴桶。

  解丰明白,自己快速收拾一番,穿上中衣,然后就坐在桌子前,等任紫嫣进来擦头发。

  任紫嫣带时间差不多了,便会进屋来,替解丰耐心地擦着头发。

  “后日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日。”

  “做什么去?”

  “替皇上接一个新的妃子。”

  “又来一个?”

  “你离开这两年,还错过俩呢。”

  “我见过她们,虽然现在条件艰苦,但气势都很足,皇上怕是不太好过吧。”

  “你在妄议哦。”

  “我说的很小声。”

  “嗯,好,那就没事。”

  任紫嫣看看他的头发干了很多,觉得再擦擦就好了。

  “去几天?”

  “来回大约有个五六天吧,茂蛮来的,已经走一段路了,我去不远就能迎到,但我得做好这位夫人她的行路快慢,有个心理准备。”

  “好,我把剩下的两天顺利完成了,也要好好休息休息,你可以给你写信,告诉我附近有没有好玩的城镇。”

  “不许乱跑。”

  “这里真是太无聊了,这附近的萤火虫、蝈蝈啊,树啊草啊什么的,都看遍了。”

  “女人……真是麻烦。”

  任紫嫣听到这话,把擦头的布巾往他头上一盖,回床上休息了。

  “这样这样,我答应你一个要求,等我回来履行,可以不?”

  “什么要求都行?”

  “你说你说。”

  “我想……回京都,住大宅子,要八个人伺候我。”

  “咳咳咳……”

  “那算了算了,这样吧,我就像在我生辰那天,完成一个愿望。”

  “你生辰?下个月的初二?”

  “你记得!”

  “说吧,要完成什么愿望。”

  “那天,我有什么要求,你都不许拒绝我。”

  “你这样下去不就没完没了吗,我太亏了。”

  “就当天的事,不会延期到第二天。”

  “嗯,那好,没问题。”

  解丰自己擦完剩下的水,晃晃悠悠的也躺下了。

  “啊……还是床舒服。”

  说完,解丰就睡着了。

  任紫嫣反倒侧起身子,看着解丰沉睡的脸,紧了紧手指,她没什么办法阻止那些人让她完成她生母的遗愿,但她有办法沉默的反抗。

  任紫嫣从没见过她生母的样子,但她生母的影子却一直都没有在她的人生中消失。任紫嫣有时候会思念她,想摸摸她的脸,躲进她的怀抱;有时想躲得远远,恨不得自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

  她看着解丰,内心的不平静让她迫切地想要抓住这种感觉,她小时候对一个孩童念念不忘,她觉得那是她内心世界的神,没有他就没有了她,可遇到解丰她才知道,原来还有另外一个人会让她有别样的感觉。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没有感情的人,或者说,就是一个家族工具,她不许要感觉,有感觉就会伤心,就会难受。任紫嫣不是相信解丰不会伤害她,而是这一次她是自愿的想要去主动,她做好受伤的准备,甚至伤害别人的准备……

  “解丰,我们会走很远的。”

  或许走得很远,甚至分的很远,但不管多远,她觉得,她都要自己趟出一条属于她自己路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