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23 镜像
 
  午后,任紫嫣做了一个梦。

  梦中,清晨的阳光带着朦胧洒满整个房间,解丰不知什么时候起来的,他还穿着中衣在整理书本。

  任紫嫣没有管他,而是坐在了梳妆台前梳发。

  桌上有一个精致漂亮的妆奁,里面装着她最喜欢的珠宝首饰,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它们,好像在满足它们渴望被触碰的愿望。

  任紫嫣抬头望向了镜中的自己,一开始好像是真的自己,但镜中像越来越模糊,任紫嫣擦了擦眼睛,想要看清楚些。

  突然,镜中人清晰了,但却惊吓到了任紫嫣。

  因为镜中根本是个不像她的人。

  那人一身黑袍,面目狰狞,那红唇像要火烧一样,可仔细看,这明明就是她的脸。

  任紫嫣低头打量自己的穿着,发现竟然从原来的寝衣变成了黑袍,双手的指甲也变得阴毒的长度。

  “怎么会这样……这是谁……”

  这时,任紫嫣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把精致的匕首。

  “不……不……”

  随后,任紫嫣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也让任紫嫣的恐惧达到了最高。

  “啊!”

  任紫嫣一睁眼,就看见了正在拍她脸的解丰。

  “不是吧,睡个午觉都能做噩梦。”

  “你……你怎么回来啦?”

  “这个,给你。”

  解丰拿出那条项链。

  “给我的?好漂亮啊。”

  解丰见任紫嫣还喜欢,心中比较满意。

  “那当然了,你也不看这是谁挑的。”

  “干嘛突然送我礼物啊,我没有什么能回赠的。”

  “谁说你没有?”

  任紫嫣警惕的看着解丰,心想拿了他一条项链能手短到什么程度。

  解丰不管她心中的胡思乱想。

  “你戴着它,穿你前天穿过的一条衣裙。”

  任紫嫣想了想那日的穿着,是一件单衣长衫,淡紫色的,倒也搭得上。

  任紫嫣觉得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就按他说的换了去,顺便还给自己简单编了了小辫儿,看上去灵动的很。

  任紫嫣自觉穿的还不错,就给解丰看了看。

  解丰说不对。

  任紫嫣不知道哪里不合他意了,就询问他。

  “你过来,我帮你整。”

  任紫嫣过去后,被他拉坐在了床边,解丰底身去够任紫嫣的双脚,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脱去了她的一只脚的鞋袜。

  正换另一条腿去脱,任紫嫣赶忙制止他。

  “喂!你做什么呢?大白天你脱我袜子?”

  “这衣服搭那么多做什么,我还要脱你裤子呢。”

  “臭流氓,踹死你得了。”

  任紫嫣另一只脚上去就打他胸口,解丰见她要发疯,赶忙压住,束住她的手脚。

  “本来就是,在家里你穿那么多干什么,防我是怎么的,我还遵守本来就过期的约定,然后想看你穿什么都不行?”

  “你……你为何继续遵守那个约定?”

  “你想我不遵守啊?早说呀,哈哈。”

  “我没说!”

  “告诉你也无妨,因为本少爷志在庙堂,现在的局势不宜生子,就是这样。”

  “哦。”

  “看来你是一点嫁人的觉悟都没有啊,不过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

  任紫嫣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不知道他到底还有多少耐心。

  回想梦中场景,任紫嫣还是有些头疼,不过任紫嫣想,她可能再也不会见到那个人了吧,她会和解丰在京都过完一生的。

  任紫嫣不是一点觉悟都没有,只是还有些不习惯,她已经对和他同床共枕没有了丝毫不自在。

  解丰依旧有的忙,忙什么任紫嫣不知道,他也不告诉她,一阵一阵的,下午又不知去了哪里。

  任紫嫣看着卸下来的项链,清凉的紫玉看着温润细腻,任紫嫣有些胡思乱想,但忍不住上翘的嘴角。

  一处黑暗的密室里,唯一的光亮打在了任庭的脸上。

  任庭的表情不是很自然,他好像在忍耐着什么。

  “我警告你,不要插手这件事,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黑暗中的那人轻笑了一声,并未说话。

  任庭也不期待那人会说什么。

  “等这件事过了的,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除了嫣儿。”

  只听一声桌椅倒地的声音,那人就走了。

  任庭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他即使再如何权倾朝野,也终究抵不过亲人的牵绊,更何况这次已经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和仕途,不可以有任何差错,也绝不可以伤了任何亲人的性命。

  晚上,任紫嫣竟然鬼使神差地收回了床间用于隔断的枕头,她试着去打开自己的心,学做什么是他人妇的身份。

  解丰一脸沉重的回来,竟然发现任紫嫣将床收拾得立立整整,惊讶的一时忘记紧绷。

  “嫣儿……”

  任紫嫣一听他这样叫她,有些拘谨,总觉得好像和平时不一样。

  解丰一身外衣,味道竟然没有胭脂酒气的味道,这让任紫嫣也有些惊讶。

  解丰是吃了晚饭回来的,他像往常一样洗漱好,准备睡觉。

  没有了枕头的阻隔,两人的空间大了不少,夜深人静中,解丰一直看着任紫嫣。

  任紫嫣被解丰的打量搞得睡不踏实。

  她索性睁开了眼。

  “大晚上,不睡觉吗?”

  “睡不着。”

  “你不闭眼怎么睡得着。”

  黑暗中,月光映得解丰的眼睛格外清澈。

  “看看你不行吗?”

  “白天看不行吗?”

  “我想每天都看着。”

  “你、我,不是每天都在嘛……”

  任紫嫣这会儿瞬间成了要熟透的大虾。

  “你想让我每天都看得到吗?”

  “什么我想不想,你想看就看呗,我还能拦住你似的。”

  “嗯,你说得对,快些睡。”

  “哦、哦,什么人呐真是。”

  解丰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含笑着去睡了。

  这一夜,他睡得不是很踏实,他的手一直清醒地敲打着时刻,偶尔进入梦中,他听到了任相曾和他说过的话,“她会给你惊喜的”,见到了任紫嫣决绝离开他的背影和再见面时戏谑诡谲的面孔。

  再有温香软玉的任紫嫣像蛇一样缠着他。

  解丰准时的睁开眼睛,眸中只有清明和冷静。

  他起身后,又拉起来沉睡的任紫嫣,在她耳边说道:“我们又要离京了,但你这次无论如何是逃不掉了。”

  解丰坏坏地看着无知觉的任紫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