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21 期许
 
  任紫嫣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发现门口有云桃和走之前来的那两个丫头在迎她。

  云桃换成了妇人的打扮,原来云桃已经嫁给了同在解府的下人,而一旁的两个丫头也不见当年的张扬。

  任紫嫣看她们年纪都不大,就有如此变化,不禁有些伤感。

  她有时会觉得,她自己也很难摆脱这样的命运。

  解丰是跟着一同回来的,院里的一些老人,见到解丰后有的忍不住哭了起来。

  解丰安慰好他们,顺便带着任紫嫣重新熟悉熟悉这个院子的环境。

  春风在傍晚变得有些霸道,任紫嫣一身淡绿色的春衫,梳着简单发髻的散发,在风中有些摇曳不定的感觉。

  其实私下里,解丰的母亲不止一次叫他提醒任紫嫣的发髻服饰的问题了,可三夫人不敢管,解丰懒得管。

  如今,解丰觉得这样的任紫嫣很简单,看着更舒心。

  “还是本少爷的院子,真是一点都没变。”

  解丰一身银丝暗纹黑金腰带长衣,发髻高挑,白日看着无感,可凉夜里,嬉笑的面容竟叫任紫嫣看着格外有安全感。

  “你不叫他们变,他们敢变吗?”

  “这话说的,好像我多可怕似的,我看啊,他们是怕你才对。”

  “怕我?”

  “对啊,你身份就比府里的大多数主子高,再加上即便是失宠的状态下也把他们管的服服帖帖,这要是被你抓到个错处,怕是以后就得为你当牛做马的干活了。”

  “我哪有那么讨人厌。”

  “谁说你是讨人厌了,你别曲解呀。”

  “你就是这个意思。”

  “我……你……”

  大房中,解京是愁的连热茶都懒得喝了。

  解京也算兢兢业业地为朝廷效力,脸上的岁月风霜痕迹不少。

  “你说你,怎么连这点小事都搞砸了。”

  “老爷,我好久没和三房的儿媳打交道了,完全不知道是个这么硬的石头。”

  “哼,怕不是人家硬,是你根本进不了人家的眼。”

  “我自然是入不了的,人是宰相千金,我是糟糠之妻嘛。”

  “你……懒得说你,想办法和任家的那位熟悉,我去想办法和老太君说说。”

  大夫人娘家确实是平民之家,但有点生意,在当时赶上解家遇了点艰难,解京娶到她也是心怀感激的,解京向来待她不薄,只这次实在是到了家族存亡的地步了,他能自己走到这个地位,政治嗅觉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他这次就预感,再不站队,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说,这紫嫣丫头也是我们解家的人了,不会不管你的。”

  “如果我和任相没有过怨结,还在解丰遇事的时候帮衬一把,或许还会管一管我这个老头子。”

  “可,这谁又能想到呢?”

  大夫人从来也不懂朝政,只知道家里就属他夫君最大,他家那三房的弟弟在她的印象中一直是唯唯诺诺的,就连找她家的那晚,也是只记得他一直低着的头。

  而如今的解平林也不再被解家忽略了,每天解京都以各种理由和他见面,但这平林嘴也特别硬,一直没松口和太子的关系。

  解家的二爷挂的闲职,解京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如今他看着自己的大哥也不怎么找他,反而找上比他更闲的解平林,他是想不明白,他也懒的想明白。

  解丰和任紫嫣逛了有一会,随后找了个坐处坐了下来,两人意外地一直有话聊,聊着彼此这两年对方不知道的经历。

  任紫嫣了解到解丰竟然也会遇到让他无奈的事,知他这两年所遭遇的挫折,心中对他的印象更加深刻,一时看着他难得深沉的眸光,竟忘记移开。

  解丰做了一小番心里建设,他要再问一次那件事。

  “其实,我小时候经常……”

  可就在这时,一个丫鬟突然进来打断了解丰。

  “少爷、少夫人,大夫人请少夫人到斋堂一叙。”

  解丰问道:“这么晚了,伯母可是有什么要事?”

  “奴婢不知。”

  任紫嫣不想为难她,让她回复前来的人,说她会去。

  解丰和她都知道这大夫人的目的为何,解丰只叮嘱她不要提太子之事。

  夜里风凉,吹过人身,皮肤不自觉紧绷,这斋堂任紫嫣只在入族谱时来过,且当时面对着太多人异样的眼光,即使任紫嫣对解丰不再有芥蒂,但也终是对这里喜欢不来。

  斋堂肃穆,一般的下人不让靠近,里面灯火摇晃,外面树影斑驳,好在任紫嫣带了院子里胆子最大的云芽。

  进入斋堂,就见到大夫人站在解家先辈的灯烛前。

  “大夫人,这么晚了,可是有什么要事要对嫣儿说?”

  “啊,我是来对自己在晚饭时对言语不当,向你道歉的。”

  大夫人的神色意外的柔和,与饭桌间的她不似一人。

  “你知道的,你大伯他这次是真的着急了,半辈子了,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

  大夫人对此很是动容。

  “嫣儿,我知道有些事我不该问,所以我只求你一个回答,我们是一家人,丰儿……不会不管我们的吧。”

  一家人,这个词让任紫嫣恍惚了一下。

  “大夫人,大伯母,我嫁到解家不到月余就同解丰离家两年,期间虽经历万难,但我深有体会的是,解丰所经历的艰难,所付出的努力,所忍耐的一切,绝不仅仅是为我们这一个小家,况且,解丰留着解家的血,大伯母多虑了。”

  “真的吗,嫣儿?大伯母有你这句话就放心了,和我回大房的院子坐坐吧?唉,丰儿这小子,真真是一点底都不和我们透露。”

  任紫嫣以天色太晚为由拒绝了大夫人的邀请。

  回到院子,任紫嫣直觉身心疲惫,进了房间,看到早就洗漱休息的解丰,心中有些愤愤不平。

  任紫嫣一句话不说的开始洗漱,洗着洗着见解丰真一点也不好奇她这次出去,反而自己没忍住问他:“你不问问大夫人和我说什么了吗?”

  “还能说什么,求颗‘定心丸’来了。”

  “那你不担心我说了什么?”

  “你能说什么,不过是安慰她罢了,最多给她一个‘定心丸’。”

  “你倒是不怕我说的是冷血的话。”

  “那是当然了。”

  任紫嫣一听这话,心中感觉不太对。

  “什么叫‘那当然了’,他们可是你大伯和大伯母,你真没打算保他们?”

  解丰依旧笑嘻嘻的。

  “嫣儿,要知道,曾经背叛过你一次的人,也会背叛你下一次的,所以就让一切随缘吧。”

  任紫嫣没有再问下去,总觉以前发生得不是一般的小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