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17 摊牌
 
  “谁?!”

  任紫嫣在回去的路上有一段独行,但她明显感到背后有人在跟着他。

  “还能有谁。”

  解丰走了出来,顺着她的方向走进了她休息的房间。

  这些进宫表演的人都有单独的一个房间,楚渊出手确实大气。

  “哎!你不许进去。”

  可任紫嫣没能成功阻拦。

  解丰边走还边说:“普天之下,我就没见过哪个丈夫不能进妻子房间的,你是要气死我才罢休。”

  “我……反正你得记得我爹……爹的话……”

  任庭让解丰两年内不要碰她,可这刚好已经过了两年。

  “娘子,为夫今日就是来履行岳父大人的命令的,两年后,嘿嘿嘿……”

  “夫君,你、你不能这样啊,你不是有喜欢的女人吗,你不怕她知道了会不高兴吗?”

  解丰神色一顿,但很快就又恢复了。

  “你我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管旁人做什么,再说了,都老夫老妻的了,你害羞什么?”

  “谁跟你老夫老妻了……”

  “难道那晚是假的?”

  “假的……”

  “你竟然敢骗我?!好你个任紫嫣,我、我今天,不把你制服了我就不姓解!”

  任紫嫣马上就溜出门去,出去还不忘偷偷把大痣重新沾在脸上。

  跑着跑着,任紫嫣发现自己好像迷了路,她想赶快找到一个有人的地方,然后好问路,可刚看到某处有光亮,以为是宫女们,没想到,还没等她从阴暗处出来,她就目睹了一场暗杀。

  任紫嫣瞬间贴住身旁的墙壁,隐于黑暗之中,她完全不敢再去看了,渐渐得,有些发晕,但她怕解丰追过来被那些人看了个正着,就在那些人身手利落的处理完毕后慢慢地往回返。

  果然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解丰。

  解丰看人状态不太对,就问她怎么了。

  “我们回去说。”

  任紫嫣靠近他后就有些脱力了,心有余悸之中,她主动保住了解丰,这个举动还让解丰一时有些不自在。

  等到了房间,任紫嫣趴在床上就又开始哭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也不知道,我就看有些人影,他们好像在杀人,然后又把被杀的人抬走了。”

  “没有被人发现?”

  任紫嫣摇了摇头。

  “没有,我当时就不敢动了,本来我就迷路,只能等那些人走远了我才往来时的路走,幸好赶在你来之前碰到你,你也能带我回去。”

  “笨蛋,皇宫哪里是你能乱走的,尤其是大晚上,不知道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的好时候吗。”

  “我想回家,呜呜呜。”

  “你也该回去看看了,明日出宫后我陪你吧。”

  “嗯嗯,呜呜呜。”

  “不过今晚,我得必须睡在你这里了。”

  解丰预感明日一定会出大事的。

  任紫嫣铺好床被,给解丰扔下一个枕头。

  “什么意思?让我睡地上?”

  “有榻,这呢。”

  任紫嫣指了指她旁边半身宽的小榻。

  “你不要过分,任紫嫣。”

  “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睡地上的。”

  解丰最后还是挤在了床边的脚塌上。

  待第二日天刚破晓之时,就已经引起了慌乱。

  “这皇宫里都能死人,哪里还有安全的地方?”

  “是啊,这死的还是董公公,我们这种小角色不得是有今天没明天的。”

  众人议论纷纷。

  按理来说,死一个太监,就算他是总管,那也是奴才,任凭底下人议论去,但这位不是普通的太监,是董家唯一一个豁出去了进宫头成了从七品的官职,当初让他董舒俊来,就让董老太君吃了四年的斋饭,也是很舍不得的,但也是没办法,董家占着后宫之位太多,前庭一点都没敢进,这下好不容易在后宫闹了一官半职的,还被人给杀了,董家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这不,占据着后宫一半的董家人,折腾得蒋贵妃都不得不出面主持公道。

  “姓蒋的,今天你不替我表亲老哥讨个说法,这安稳日子,谁都别想过了!”

  蒋贵妃无法,只得严肃处理。

  解丰和任紫嫣都分别被侦察司的人问话,两人都忽略了任紫嫣外出那一段,如实答复了两人在一起过夜。

  恰巧的是,还真有人看到了解丰在任紫嫣的厢房附近出现过。

  两人不在场的证词有了,暂时被排除了是凶手的可能性,但还是不允许出宫。

  楚渊在昨日就带着罗马使团去了平兰坊去玩了,一夜都没回宫。

  蒋贵妃为此事忙了一天也没有什么头绪,但无论如何都必须给董家一个交代。

  最后一个见到董公公的,是他身边的小太监,也是他的干儿子,王开。

  王开说,他在使团宴会前见过董公公,之后再也没有人见到过他了,但是董舒俊遇害的时间被仵作推断出来了,和任紫嫣看到的时候差不多,而且作案的手法和处理的结果,推测多人作案的可能性比较高,这底下风言风语的,难免最后成了是谋当朝权贵做的手脚,而董家和哪个当朝权贵不对付啊?所有矛头都指向了袭王。

  董老太君平日吃斋念佛的手也微微的颤抖着。

  “孩儿无能,让董家陷入如此境地,请母亲责罚。”

  董岩说的涕泪横流,当然,这也是逼董老太君给个决定。

  “岩儿,蒋家这是要致我们于死地啊,这次我同意和袭王对立,但你要记住,是因为这种对手绝对不能示弱,一旦你向他示好,既没有好处,反而会让他更加肆无忌惮。”

  “是,母亲,孩儿知道该怎么办了。”

  董岩立即飞书两封给尉迟家和任相。

  董家和尉迟家交好是正常,为何突然又出来一个任庭任相呢?这要和尉迟家的政治站队有关了,任相成功的拉拢到了尉迟康,同时也在向太子楚瑛传递着情报,好在解丰并没有过多的隐瞒,除了个人猜测的以外,也都告诉楚瑛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另一边,楚瑛在接收到多方面的消息后,他发觉西夷并不是楚渊的势力,西夷只一味的攻打和消耗楚瑛的部队,他决定先撤离西夷,养精蓄锐,至少先拿软的柿子捏。

  解丰这头还纠结着董公公的事件,但好在他和任紫嫣已经出宫了。

  虽然任紫嫣在宴会上暴露过脸,但任庭一般是不会参加这种场合的,所以并未发现,但任紫嫣还是决定回去看看父亲。

  解丰也跟着一同前去。

  任庭听到他们来了,忙让人招呼进来,任庭有太多话要对解丰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