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12 洋国来使
 
  “嬷嬷!”

  “嫣儿?!”

  董嬷嬷惊讶地愣在原地,但又马上回过神儿来,董嬷嬷有些激动地抓住任紫嫣的手,问她这两年到底怎么回事。

  任紫嫣没有说实话,隐藏了她逃跑让解丰丢脸的事,只说局势混乱,一时没办法安稳下来报平安,任紫嫣知道了嬷嬷每天都有给她写信,任紫嫣抱着董嬷嬷就是一顿哭,把这两年受的惊吓与委屈都一股脑的在这一天哭了出来。

  不过任紫嫣知道自己不能太招摇,这次她进府也是偷偷的,她知道在某一段时间人很少,她从后门轻车熟路的进来,悄悄找到了董嬷嬷,两人虽然在里屋,但任紫嫣还是渐渐降了声,她告诉董嬷嬷,她回来的事情先不要告诉父亲。

  董嬷嬷自然是听任紫嫣的话的,至于任紫嫣为什么会这样做,也是有她自己的考量的,任紫嫣希望一切的麻烦都不要从她这里开始。

  任紫嫣交给董嬷嬷一件事,就是让她借收拾她衣物为由,把她妆奁里的单独的一个小盒子拿出来,里面有一封信,叫董嬷嬷不要看。

  董嬷嬷也不问为什么,只要任紫嫣说什么,她都会信,且无条件遵从。

  任紫嫣告诉董嬷嬷她现在住的地方,让她没事可以过来找她,董嬷嬷也终于心安了。

  临走了,董嬷嬷才问了一句解丰的事。

  “嬷嬷,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不怎么样,那又能把他怎样呢?”

  “放心吧,嬷嬷,我有办法的。”

  “你……别做傻事啊。”

  “好啦,我先走了,我近几日手头有些紧,嬷嬷看我时记得把我的嫁妆带过来,能带多少带多少哈!”

  董嬷嬷看着这样的任紫嫣,心中不免有些惆怅,总希望她长大,又不想她受苦,或许这样灵动的她才是董嬷嬷想看到的吧。

  话说习舞场近日倒真的有一项重要的活动安排,十三娘也严肃地和任紫嫣说明了,是又一次的洋国使团的到来。

  这洋国是大安国对境外西边国家的统称,这次来访的使团是叫罗马的一个国家,据说走了好几年了,来到大安国是为了文化交流和贸易的,大安国在军事上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一个国家,但由于先祖的决策,历来传统就是特别注意与外族人的文化交流,一是为了避免因沟通上的误会引发不必要的征战,二是彰显大安国自身的大国姿态。

  像往年,洋国使团到来,一般都是由皇室贵族共同操办,但因上次有了由太子一人独自操办的先例,这次的使团来访,也被要求由太子一人独自完成。

  可太子不在京中,蒋贵妃心机又深,直接推了她自己的儿子——袭王,来挑大梁。

  楚渊听到后直呼“坑儿子的娘”。

  这也就是为什么平兰坊会有一项如此活动,原因就是袭王想来想去也不知道除了这种地方,哪里还有更好玩的了。

  十三娘心中骂楚渊“胡闹”,但哪敢拒绝,特意跑来找任紫嫣商量。

  其实十三娘之所以这样信任任紫嫣,还是看重她有股子识大体的气质,一看就不是小门小户,甚至小官小吏的家庭,而且自从有了任紫嫣,平兰坊的档次也提升到能撑得起京都第一坊的名头了,不然指着她那群腌臜手下,她十三娘再有气度,也是没有那个命去抻头儿的。

  任紫嫣一开始是不接受的,她拿着简单的薪水,没道理去想皇帝都头疼的事。

  可十三娘允诺她,如果这件事办成了,她来替任紫嫣还了那欠款的一半。

  虽然只是一半,但也不是小数目,任紫嫣有些心动,又和她谈了些条件,说明了如果出现任何不良后果,都不要扯到她的身上。

  十三娘同意,也算是认命了,其实她也得到了楚渊这样的承诺,可她也不知道到头来这种口头承诺到底会不会真的有用,除此之外,楚渊允诺她的酬劳可远不止任紫嫣的债款,但她为了能让任紫嫣继续留在平兰坊,她只能允诺帮她还清一半。

  任紫嫣想了想,其实最好的舞蹈就是最能体现大安国民风、最具代表特色的舞蹈,其中最适合的,就属西夷特有的舞蹈风格--敦煌飞天舞。

  跳敦煌舞,不仅向远道而来的使团显示大安国的文化,还暗示了远征西夷的大安国军必胜。

  任紫嫣最拿手的就是这种舞蹈,她的身材丰腴处不肥肿,纤细处不寡淡,很适合跳这种展现女子美丽和气质的舞蹈。

  但任紫嫣不是平兰坊的姑娘,不可能亲自出来跳的,她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最合适的人选来做领舞。

  任紫嫣找了小半天,看了坊里大多数的姑娘,看完后,终于找到了一名适合领舞的女子,当然,任紫嫣也有了出本平兰坊女子分类大全的念头。

  任紫嫣打算组成一个十二人的女子群舞,其中那个最适合的女子做主舞,其余人给她做配。

  人选敲定,又选下了几名备选。

  舞蹈从午后,很快就开始练习起来。

  任紫嫣先给主舞跳了一遍她的动作,又给其余人跳了一遍她们的动作,众人都是有舞蹈功底的,练起来,倒也没有太多沟通上的困难。

  但敦煌舞讲究的是要体现西夷浓烈宗教文化,舞蹈配合上独特的音乐,要给观者强烈的视觉震撼,但坊中女子不似宫中的专门的乐舞伶人,多少对感觉上的把握差了一些。

  任紫嫣心中叹气,即使先祖有令,这子孙实行起来也是门道多多,就像这次,先祖何曾想过,竟然会有子孙放着宫中顶制的不用,偏偏喜好勾栏场所呢,也不知这罗马使团会如何想这大安国的民风。

  另一头,解丰回到京都已有些时日,但解丰也没有主动回解府,加上他现在解除的人大多都是解家所不齿与之结交的,所以解家也根本无人知道解丰已经在平兰坊住了好多天了。

  解丰的想法是,这京都肯定呆不久,与其让长者担心,还不如自己承受罢了,至于任相,解丰在这两年里了解了不少朝堂之下的事,更不敢对他轻举妄动,随意说话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