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8 弃夫伊始
 
  第二日,四人早早就起来了,重整过后,楚瑛将身上的一块玉佩给了老伯,崔襄身上有些碎银,也给了老伯一些,他们这次带够了必备的东西。就连任紫嫣都背了相对轻巧一些的包裹。

  经过昨天一整天的行程,今天上马后,几人也没有昨天那样的压力感了,吃着昨天做好的干粮,没有其他意外地到了烟南地界。

  可这里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百姓们都知道临近的湘州发生了暴动,有怕连累到这边的,听到消息后早早就往更东边的烟南城跑去了。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解丰打算听听楚瑛的看法。

  楚瑛其实早就想好逃亡的路线,但他更想要的是兵力。

  他们目前只到了烟南的西界,这里其实是临近湘州的一个名叫仓南的小县城,但地理位置却很特殊,这里是大安国长河流经的地点,而且从这里上船的航线是最安全最稳的。

  楚瑛一路上都有发现探卫留下的暗号,所以他知道探卫一定会在烟南这个地方露面的。

  “等。”

  解丰对于这个回答没有意外,他猜测这个太子绝不会一点后手没有留。

  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注意到任紫嫣的不对劲,当她听到楚瑛说“等”的时候,神色紧张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一行人找了家还在做活的客栈,安顿下来。

  崔襄想要去当铺换点银钱,任紫嫣也跟着去了。

  好在还有一家当铺的主人还在,他还同崔襄抱怨,说那些跑的人都不懂,其实他们这个小县城才是最安全的,大州城才是最乱的。

  崔襄觉得这话也是有一番道理的。

  崔襄当了一条镶着宝石的束腕,任紫嫣当了一根翡翠簪子。

  崔襄见后,说道:“弟妹,咋当这么贵重的呢?我这儿分你一百两银票,快收回你的东西。

  任紫嫣见他出手阔绰,倒也没推辞,心中疑惑,也不知道他这个是什么宝贝,竟然比她翡翠簪子还要贵重。

  等任紫嫣和崔襄回去后,发现不止解丰和林英了,出现了好多陌生人。任紫嫣在湘州那晚,没有听见解丰与楚瑛的对话,但今日她也感觉出不对劲来了,现在听到他们的对话,这才知道,林英不是普通的人。

  解丰见到他们回来,告诉他们,所有的探卫已经重新联络上了,目前的形势是,京都、西夷、湘州三处发生叛变,而且是三股势力,楚瑛作为皇权正统的继承者,楚瑛的老师吴付生告诉楚瑛,现在他还不能回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崔襄着急问接下来要做什么。

  “要钱、要人。”

  “向谁要啊?”

  “烟南城。”

  自楚瑛和京都重新获得了联系,待遇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接下来到襄州城的车程大约要十天,楚瑛点名要让解丰也跟着,任紫嫣自然也跟着去烟南城,解丰和任紫嫣坐在同一辆马车上。

  “京都形势稳定了,你不用担心了。”

  解丰突然说话,让任紫嫣愣住片刻。

  “谢谢。”

  解丰好像对这个“谢谢”没有什么感觉,神色冷淡的看向了马车外的风景。

  任紫嫣心领了他的好意,但也没有办法给他更多的回应,任紫嫣低下头,藏在心里的不安分越来越强烈,原本她是想尽快回到京都看看父亲、嫡母怎么样了,如今知道他们都好,任紫嫣知道自己不用再回去了。

  任紫嫣还记得梦中的那个小男孩,她知道那不是梦,而是真的发生过的事情。

  那个小男孩从相识的那天起,每天都会路过相府的后门,任紫嫣从那天起就不再看府中女孩们玩乐,而是偷偷看他每天走过那段路,后来小男孩发现她,就会停下来,顺便休息休息。

  任紫嫣会躲在门后和他说上一两句。

  “你每天背这么多书,累不累呀?”

  “累呀,但我不读书,我在家就永远是个老三了。”

  任紫嫣听不太懂,但她能听明白,如果他读好了书,就会很好。

  “我每天也很累。”

  “你在这宅子里是做什么的呀?”

  “学跳舞……”

  任紫嫣心虚,话说的很小声。

  “跳舞好啊,好看。”

  “可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舞跳得够好了,就是头了,但我这书就不是,永远没个头,所以啊,我比你还惨,你每次不开心了,就想想我,你就舒服了。”

  “你不会不开心吗?”

  “不会的,我一想到这世上还有吃不上白米白面的人,我只是多读两本书而已,没什么开心不开心的。”

  “哦……”

  任紫嫣觉得这个小男孩一定是老天爷怕她太难过,派过来开解她的仙童子,好像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到了他那里就成了自然而然,甚至让自己从委屈变成庆幸,每每想到他,任紫嫣的心情都能纾解好多,可长大后就再没见过他了,她真的还想再见他一面。

  任紫嫣看着窗外,不同于北部,明明是秋季的月份,外面却还一片绿意。这短短的一个月里,任紫嫣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从她以为从家族中的解脱,到国家动荡,再到连太子都前途未知的境地,任紫嫣是想明白了,与其这样没有尽头的失望,还不如自己给自己希望。

  接下来的日子,包括到达烟南城后,任紫嫣就很难看到解丰的人影,偶尔晚上回来睡,也是喝得酩酊大醉回来休息,任紫嫣还会给他做一份醒酒汤,喝不喝的就看他还有没有意识了。

  烟南城的人普遍都比较富裕,这也让楚瑛他们付出了不少诚心去对待,毕竟多地叛乱,楚瑛为了更好的拉拢的盟友,还是要放下身段的。烟南城最让楚瑛在意的就是守城的统领魏奎,此人身高九尺,容貌俊逸,体魄健硕,熟兵法,是个难得武将之才,楚瑛每次和他喝酒的眼神都像是要吃了他。

  这让崔襄有些不那么舒心,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太子最得意的武将,简直是文武双全的奇才,但崔襄也知道,楚瑛看中的是魏奎的优势,他只需提防就好。

  从秋入冬,任紫嫣只知道太子他们的盟友越来越多。

  烟南城的冬天,也就是京都秋天的样子而已,可能是水路发达的缘故,这里的人穿着同京都人士无二,但任紫嫣听闻烟南盛产清茶和美人,从解丰回来时带着清香的脂粉味就知道,相比这里的美人肯定别有一番风味。

  楚瑛在这里要的东西差不多了,这日约解、崔二人到茶肆喝点清淡的东西。

  楚瑛越和解丰接触下来越对他钦佩,解丰知识渊博,口才上佳,酒品也是可以称赞,这段时间的酒席,观察下来会发现,他君子的让楚瑛无奈。

  楚瑛先与烟南封底的海云侯的女儿定亲,又接收了从湘州跑出来的封地主十三王叔,期间酒桌上美女就从来没有断过,毕竟这是多少人翻身登顶的机会,可作为太子唯二的臣子,解丰从未理过任何一个女子,如果不是楚瑛帮着,烟南的大官小官早就盼着他早点出岔子了。

  “我一直想问谦仁,你是又多满意你这位妻子,连旁人亲近都不行。”

  “才不是,那种事我应付不来的。”

  解丰藏住嘴角的微翘,喝了一口茶,这茶太淡,但终是这段时间最舒心的一口。

  这厢,任紫嫣带着几个简单仆役出来体会体会烟南的风土民情。

  其实任紫嫣来这边一个多月了,早就逛遍了,她真正的目的是研究逃跑的线路,她这次没有和照顾起居的侍女有太多交心的沟通,她是怕了这世事无常,这也让负责她生活的仆人都觉得她很冷漠。

  任紫嫣真的想了很久才下定决心在烟南这里逃离,她看得到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以她的性子,遇事最惨的肯定是她,她知道自己一介女流在大安国靠自己生活是很辛苦的一件事,但倘若她卷帘家族和夫家给她的享受,她又有什么脸面说接受不了呢。

  她想好了,她北上回到京都,在自家后门再等一次小时候的那个男孩,然后就去国安寺下的尼姑庵修行。

  至于解丰,任紫嫣知道他是个很好的男子,但总归他俩不合适罢了,况且她还有他的一封休书,当然,如果装那封休书的妆奁盒子没有丢失的话。

  楚瑛彻底说服了烟南上下的钱权人士,除了允诺二十万精良士兵,还有五千战船,魏奎直接跟随楚瑛南下去茂蛮巩固权威。

  楚瑛与解、崔、魏等人先行,大军押后而至。

  先行的部队已整装待发,但解丰还在等任紫嫣,出门前,任紫嫣让他先行,她会骑马赶上,解丰未作他想,可在南下的江城门等了半个时辰,还未见她,解丰心里有些不安。

  直到他收到了任紫嫣的一封信。

  是之前一直照顾她的侍女递过来的,那侍女说她被迷晕了,醒来发现这封信,就赶紧送来。

  “见信如面。

  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你我不是彼此的良人,我们都知道,大婚之日你递过来的休书,我一直好好封存,如今大军前行在即,我甚是想念双亲,此信有不告而别的歉意,也有放我自由洒脱之意。

  无忧,勿念。”

  解丰愤怒的瞬间将信纸抓的紧绷。

  他赶忙向楚瑛告别让其先行,待他寻人后再与大队人马会合。

  他猜到任紫嫣一女子,不善陆路,而此处最近的水路点在城东的一个渡口。

  他快马加鞭,一刻不敢耽误,等到他寻到渡口之处,只见有一艘行至远处的船舶。

  解丰这一生都难忘这个场景,水天一线,船影悠远,渡口行单。

  ------题外话------

  【前缘篇】至此结束。元寿十一年,解丰21岁,任紫嫣17岁,楚瑛20岁,崔襄22岁,魏奎25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