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7 太子身份
 
  秋夜凉风潇潇,任紫嫣的一身白衣也变得脏乱,她蜷缩着身体坐在被他们铺好的草甸上,不理会他们的忙碌,任紫嫣呆呆的看着草甸中跳来跳去的虫子,可能是天气的原因,这在任紫嫣的眼里,一点没有攻击力。

  任紫嫣觉得自己就像这个秋后的蚂蚱,弱得只看他人是否有兴趣捏拿而已。

  解丰等人将搜集的木条、木棍做成了一个火堆,原本黑暗包裹的小院子渐渐有了光亮。

  众人终于在奔波中得到了些许喘息。

  崔襄看向林英,想得到他的指示,而林英的双眼正在燃烧着比火堆还要盛的火焰。

  他一改平日的儒雅,愤怒的向火堆扔着木条。

  解丰见他如此,也知这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更多想知道的,是京都的情况。

  “林英,你到底是谁?”

  林英抬起失神的眼睛看着他。

  “我是当朝的太子,楚瑛。英林是我的字,所以对你们化名为林英。”

  “京都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但你不用往好了想,只能更惨。”

  “杨将军一定会回来的。”

  解丰愿意寄希望于他的一位师父。

  “杨铁成?那个老狐狸,他回来才怪,我那个父皇将他远调边疆,受苦受累,巴不得我父皇被人踹下皇位。可恶的是,我竟然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势力在捣乱。”

  解丰按下心中的疑惑,目前消息中断,解丰首要做的,就是打听到京都的消息,家中、老师还有任相的消息。

  “不过你放心,京都不是这里,若改朝换代的人还想在那里定都,不太会像这里的土匪行事。”

  这话是楚瑛给解丰的定心丸,解丰看向楚瑛的神态更严肃了。

  “臣现乃京都外派的情报官,无以为报,唯,誓死追随太子殿下。”

  楚瑛缓过神来些,看着解丰,又看了看不远处呆坐的任紫嫣。

  “你新婚妻子是个果敢的人物,她就是任相的女儿?”

  “是的,任相庶出嫡养的女儿,叫任紫嫣。”

  “这样啊,不愧是任相教育出的人。”

  崔襄在一旁看二人终于不再想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了,开口道:“我们想想下一步吧。”

  楚瑛沉沉的呼出了一口气,恢复了点精神头,对他二人说道:“我们先去烟南,打听形势,希望能和我的探卫重新取得联系,然后按情况行事,崔襄、解丰,我现在身边只有你二人了,若我成事,你二人便是一等的功臣,若我事败,你们也大可另投明主。”

  解丰与崔襄相视了一眼,然后道:

  “我解丰(崔襄)誓死追随太子殿下。”

  “好,我们到烟南后,一起行动,我们的目的是,拉拢剩下的所有势力。”

  夜深了,楚瑛与崔襄二人在茅草屋的另一头简单整理,然后躺下休息。

  这一头,解丰将自己的外衫铺子干草上,见任紫嫣还有些呆呆的,就把刚刚楚瑛告诉他关于京都的事转达给她。

  任紫嫣听后神色有些好转。

  解丰继续说道:“你马骑的不错,不怎么像其他大小姐一般。”

  大安国的王孙贵族兴马术,但大多都是学学样子,让马走走还可以,但像任紫嫣这样不落男子骑马太远的,解丰还没见过。

  任紫嫣淡淡暼了他一眼。

  她差点没忍住问他,见过哪个丞相的千金会嫁给他这个书呆子。心中哀叹自己就是个权谋的工具。

  “哦。”

  解丰也不想继续讨没趣,毕竟心里也是会有委屈的。

  野外的夜晚,弥漫着杂草的味道,好似有催眠的功效,任紫嫣很快进入了梦乡。

  梦里,任紫嫣回到了她七岁那年。

  小小的任紫嫣那时还梳着双球的发髻,常常穿着练舞服,看着别的姊妹玩花玩水,自己却不允许玩任何的东西,因为每天的课程都很满,这让任紫嫣一度怀疑自己是幸福还是不幸福,直到嫡母的亲生女儿告诉她,她只是家族为了笼络权贵,利益交换的工具而已。

  知道真相的她,竟然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终于找到不开心的原因了。

  懵懂的她因此掉过眼泪,每当她想要接受现实时,她都很痛苦。

  小任紫嫣如往常一样练得满头大汗,因为教书先生不喜欢汗津津的样子,所以这也是她唯一能中途休息的时间。小任紫嫣虽然无法与其他女孩们玩,但她喜欢看,可如果像今天这样,没有女孩们出来玩,她就会胡思乱想,躲起来偷偷的掉眼泪。

  这会她躲在后门的小台阶上,哭得起劲,却突然听到有人叫了一声。

  只见一个浑身灰扑扑的男孩摔了个大前趴。

  “你、你没事吧?”

  小男孩等腿没有那么疼了之后才挣扎着要起来。

  “嘿嘿。”

  小任紫嫣看不太清他的脸,但一口白牙倒是清楚的很。

  小男孩站起来后不好意思的坐在一旁歇歇腿,可以说是痛死了。

  “我刚刚看你在哭,就没注意路。”

  “我没事。”

  小任紫嫣低下头。

  “你不要哭了。”

  “我……不被人喜欢……”

  小任紫嫣怯怯地说出了她一直没办法和人说的一句话,说完,她就紧张的浑身紧绷,有些颤抖。

  “啊?怎么会,不可能不可能,你挺好看的……我就喜欢!”

  “可、可我也没有办法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这可难办了,但如果是我,我会凭着自己的能力,跑出去的。”

  “可以跑走吗?”

  “当然了,腿长在自己的身上。”

  “嗯,腿长在自己的身上。”

  小任紫嫣眼里聚起了光,看向他,可小男孩还在看着自己受伤的腿,没有理她,小任紫嫣想要伸出手去触碰,但根本碰不到,而且还越来越远,自己也没办法动,身上慢慢被藤蔓缠满拦住。

  任紫嫣慢慢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三件衣服。

  天刚刚露白,三个年轻的男人围着焦黑冒烟的碳堆,解丰和崔襄其实是在等着任紫嫣醒来,这样他们才好活动活动身体。

  “解夫人醒了。”

  楚瑛见任紫嫣彻底清醒后,还告诉她,不远处有一条小溪,周围杂草很高,可以去简单洗漱。

  任紫嫣道了谢,看也没看解丰一眼就走了。

  解丰则是习惯了任紫嫣的冷漠,反正他也搞不明白哪里出了错。

  一行人出发后,曾试图走上官道,但发现有尸体在官路上,钱财均被略光,楚瑛等人决定,待靠近烟南时再返回官道,目前还是走土路合适。

  任紫嫣为了方便出行,让解丰将她的长裙长袖切割,袖口等处再用布条绑紧,相较于任紫嫣以前练舞的服装,这样更像劲装。头发也换成了高高的单马尾。

  四人中有一个女的多少还是不方便的,但好在是一对夫妻,遇到真的不方便的事时,就把解丰推出去让他去解决。

  可解丰和任紫嫣不是正常的夫妻关系。

  因为几人没有野外烧烤的经验,所以吃拉肚子了,解丰忍着肚子疼还要用衣服给任紫嫣做遮挡,期间一直被任紫嫣警告站好。完事后,任紫嫣有些脱力,需要和解丰同乘一匹马,解丰一脸生无可恋的驮着她,虽然没有留下任何奇怪的味道,但发生了这种事,也很难让解丰把她当成一般女子对待了。

  “喂,好点了没啊,好点了就回你自己的马上去,我腰酸死了。”

  “……你腰怎么啦?”

  “你趴在我后面,我一直要挺着啊,我要是你泄劲儿,你看。”

  任紫嫣被瞬间弯曲的腰打了个措手不及,直接把她拱了起来。

  任紫嫣以为他真的累了,就同意回到自己的马上。

  晚间,四人在靠近官道的地方,找了一家客栈,客栈里只有一个老者,据他说,年轻力壮的人都跑走了,他跑不动,只能留在这里,客栈也不打算收钱了,但也没有吃的,只还有几缸水。

  崔襄手里还有一只没吃的死兔子,三个男人加上老者都不会做菜,老者会做馒头,所以倒不会饿死。

  他们一开始是不寄希望于任紫嫣的,知道的都懂,没有哪个千金小姐自己会做菜的,但老者不知,他试探性的问道:“姑娘可会做些吃食?我这还有些食材酱料。”

  任紫嫣轻轻点了点头。

  任紫嫣指导崔襄处理了兔子肉,然后切成块,加一点青菜做成了一盘红烧兔肉,又炒了一盘蒜蓉炒青菜。

  解丰等人吃的是惊讶,老者则是开心的不行,他以为到死之前都不会吃到别的味道了。

  三个年轻力壮的负责烧水,任紫嫣趁这会时间又去厨房做了用面粉干烤的馕饼,好明天带走,又用酱料腌了萝卜条,密封好留给老者不用干噎馒头。

  任紫嫣回到房间,发现有一桶热气腾腾的水,心情瞬间舒畅了,待她完全泡进去后,感觉整个人都重新活过来一样。

  解丰其实和任紫嫣被安排到可同一间房,虽然他和任紫嫣的关系尴尬,但有些事不好向外人说道,解丰怕丢人,本来他准备了够两个人洗的热水,但他看任紫嫣没回来,打算自己先洗的,可都准备好后,发现胰子忘记拿了,就去找老者问这东西,等他回来后,也是着急清洗,也没看清桶里有人,就在一旁脱衣服。

  “你在干什么?”

  任紫嫣露出一双眼,冷冷的问他。

  这可把解丰吓得一个猴跳。

  震惊后的冷静,解丰说:“我洗澡啊。”

  “我在洗呢。”

  任紫嫣紧张的眼神让解丰好像流氓附身。

  “嘿嘿嘿,我知道啊,你害羞个啥,怎么说我们也都成婚了,一起洗还能省点水呢。”

  任紫嫣哪里会觉得自己真的和他成婚了,连房都没圆。

  “停!”

  解丰见她紧张得有些夸张,心中有些失落,但也没有继续闹下去,给了她一个保住自己最后尊严的一个“哼”,就去客栈的大厅了。

  自此,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客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