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6 天变
 
  出去了一天,解丰回到知州府邸时,天色已经暗了,一路打听下来,收获确实不少,但解丰觉得还没有目前什么是对自己有用处的地方。

  另一边,任紫嫣正在卧房里和莲英探讨今日新买的首饰。

  “这个,玉珠耳钉,好适合我柜子里那件竹韵开衫,还有这个!好好看啊,我第一次见有人雕辣椒做链坠,好看吧!”

  任紫嫣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莲英无聊地回答着“好看”“夫人眼光真好”这趟的话,这些东西对她来说还不如旁边桌子上的肉沫千层软酥,这可是整个湘州城最厉害的糕点师傅做的,她觉得夫人竟然一口都尝,就盯着这些小玩意看,很是惊奇。

  任紫嫣见莲英过于敷衍,知道她一心想着今日买的吃食,就拿起盘子,让莲英挑了一个。因为糕点每一个都变了花样,莲英选了半天,最后在任紫嫣的催促中选择了一个,任紫嫣看得出,她既满足又遗憾,不过嘴上可溜,一直说吉祥话。

  解丰进屋时,看到任紫嫣刚放下那盘糕点,走过去伸手就拿了一块吃起来。

  不知为什么,任紫嫣见他吃的顺遂就是心里难受,可能这就是前世的仇人,今世的怨偶吧。

  “好吃吗?”

  “好吃好吃。”

  解丰晚饭没怎么吃饱,如今这一口糕点让他身心幸福。

  “这可是我为官人您特意准备的,湘州最好的糕点师傅做的,大约五两一个呢。”

  “啥?他怎么不去抢啊?”

  五两对与解丰来说,省着点,在京都能过半个月了。

  “总之,钱你得是要出的。”

  “啊,好,没问题啊。”

  任紫嫣听到自己想听的,就准备沐浴休息了。

  解丰吃完手上的糕点后,看着进了耳房的主仆,陷入了沉思。

  自己说不定是整个大安国最悲催的男人,娶了个娘子,却得像菩萨一样供起来,尤其是离开了京都,解丰发觉任紫嫣变化越来越大,说不上哪里不好,但总感觉有什么出乎他意料的事情会发生,他真真是门前屋后都很担心。

  另一边,崔襄与林英结束了疲惫的暗访,林英表面上还维持着风度。

  他们的目的其实是探探湘州的底,事实确实如解丰所说,这个湘州已经不是知州说的算了,这让林英表示很难办。

  “表弟,我们还要做些什么?”

  “明天你继续查,西边,我自己去东边看看去。”

  “那怎么行?我不能离开你半步。”

  “那怎么办,两个大男人一起逛街,会不会太引人注意了。”

  林英表示无奈。

  “那好吧,但只能给你半日的时间,如果半日时间过去你还不回来,我肯定要去找你的。”

  “也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解丰每天早出晚归的,任紫嫣大多时候是与莲英在一起,即便偶尔天气不好,解丰难得与任紫嫣同在一屋,也是一个磕着瓜子,一个边摇着一把山水图的扇子,两人心照不宣的任由关系发展到这个地步。

  这一日,郑杰的夫人郑刘氏没事就找任紫嫣话家常,只言片语中,许是看出了解丰与任紫嫣这对新人的别扭,知州夫人特意派人告诉任紫嫣和解丰,说今晚是湘州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城中年轻男女都会参加,唱歌跳舞,很是热闹。

  两人不好拂了知州夫人的面子,晚饭过后,两人便一同出去了。

  两人就这样把彼此当空气的逛着。

  今日街上果然热闹非凡,虽然天色渐黑,小商小贩却占满了整条湘州最大最繁华的一条街,张灯结彩好不夸张,而且每隔五十米,就有一张床大的鼓,上面站着个壮汉,身着当地的服装。

  大汉面无表情,但一有过往行人驻足,就像被什么附身一样,跳的有力又欢快,还把大鼓敲的特别响。

  “有点意思。”解丰即便是游学时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不禁驻足观望。

  任紫嫣看到,为他说了点湘州的民风。

  “今天是湘州依玛族的神节,庆祝他们的信仰神降临的,不过现在大多用来当作上元一样的节日,让年轻男女相识的。”

  “没想到你知道的还不少,那这鼓有什么含义吗?”

  “郑夫人都说了,今日载歌载舞,到时候自然用于跳舞的鼓点,你要是想跳,可得找个好位置。”

  “我不会跳舞。”

  解丰有些紧张。

  “我会,很简单的,我教你,瞧你这文弱的样,也该锻炼锻炼了。”

  任紫嫣并不知道解丰时常练武,所以只以为他是个书香门第家中的文弱书生。

  “也好也好。”

  解丰以为她在吹牛,可等到了时辰,街上的人有的喊号子,有的唱歌,打鼓的大汉有节奏的敲着鼓点,人们开始跳起舞来。

  有的人拉帮结伙的跳,有的人和自己心仪的人跳,似乎没有落单的。

  任紫嫣抓起解丰的手,带着他跳了一会,解丰觉得不难,渐渐跟上了她的节奏。

  随着鼓声加快,其他乐器的声音奏起,任紫嫣跳的越来越复杂,但更好看,这也让肢体不协调的解丰完全跟不上了。

  任紫嫣一身淡红色束腰白底对襟长裙,梳着两侧垂挂的发髻,多余的头发自然的披着,灵动的脸庞像是未出阁的姑娘,加上热情活泼的舞姿,即使一身汉服,也让周围的当地人赞叹这舞学的传神。

  解丰见她这模样,好似画中的芍药花成了仙,在火光中热情的绽放摇摆。

  第一场鼓点结束,众人欢呼,玩的痛快,更有年轻壮汉在任紫嫣跳完后一手托抱起,惹得周围起哄。好在解丰手也快,折扇收起狠狠敲在了那人的手上,顺势也把任紫嫣抢了回来。

  壮汉见状,知自己抢了别人的心仪之人,满脸陪笑道歉,解丰这才不与他计较,抱着人就离开了那里。

  不同于壮汉的结实有力,解丰的手臂是一种沉稳的感觉,任紫嫣仔细打量这人的侧脸,发现出奇的好看。

  这让任紫嫣可惜他长得再好看也是个狠心的男人。

  解丰不知有人看他,只一心想着自己的媳妇被人抱了就来气。

  “你说说你,跳什么舞跳舞,还不合规矩梳姑娘头,气死我了。”

  “谁让你离我那么远,明明你和我一起跳就没事了。”

  任紫嫣见他生气,更来劲儿了。

  “我、我哪里会,强词夺理,罪加一等。”

  解丰将人放下地,打算再随便逛逛就回去,没想到还遇到了崔襄和林英。

  “你俩也出来了?”

  解丰又想问他们有何收获,那二人也正有此意,四人便找了一家酒馆,进了包厢,点了吃食,打算分享各自的看法。

  林英依旧一身白衣,倒是崔襄入乡随俗,穿着当地民风的服装,看着着实有趣。

  “崔兄这身打扮,看样子是深入民情了。”

  “害,可别打趣我,我真是为了家国付出了太多,不过话说回来,这里的情况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的多啊。”

  “怎么说?”

  崔襄一时不知从何处说起,于是林英将事情一一给解丰说明。

  原来这湘州基本没有人听这知州的话,而是听一个米帮的头头,土龙,人称龙哥,背景不知,做过的坏事数不胜数,大部分百姓对其敢怒不敢言,据说前几年有人冒死告京状,但在京都城门口被一群乞丐打死了。

  之后就再没有人敢上京,再加上湘州的知州老爷一直不变,可能就是上面有人怕遇到个耿直的官,压不住这事。

  至于这土龙的帮伙做过啥,说出来只叫他们也不敢相信。烧杀抢掠就没有没做过的,但涉及的多是与他们有利益冲突的事件,多数百姓受影响的事只就是这湘州的米价。

  这土龙喜欢做官,虽名义上不是,但真有人找他评理,他倒也过上了官隐,不凭法典只凭自己的想法断案。

  土龙还有个谋士,叫什么目前还不知道,但知道的是,这米价的垄断就是这个人的主意。

  任紫嫣听不懂他们说的这些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但看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心觉还是静静地听着就好。

  但听着听着,有些问题任紫嫣倒也知道一二,毕竟这几日她可没少逛这里的商铺,所以偶有自己知道的,就告诉了他们。

  几人商讨下,愈发觉得土龙等人的行径过于明目张胆,很是可疑,只是不清楚背后之人到底是那方势力。

  外面的氛围愉快融洽,只被几处争抢引了些许小的骚乱。

  突然间,一个随从匆忙进入,告知四人需连夜出城,马匹已经准备好。

  林英立即动身,崔襄片刻后反应过来拉着解丰和任紫嫣起身就走。

  解丰和任紫嫣还在迷茫,但林英和崔襄知道,来的随从不是普通的人,是林英出宫时准备的十二级探卫中的最高级,他的出现意味着极度的危险,即便他太子的身份也阻止不了。

  人们主要集中在大街的中部和东侧,越往城门走人越少,不出一刻,四人便出了城,往城外附近的高地行去。

  马匹慢下来后,任紫嫣提醒他们行李和随从还在知州府,可话音刚落,一声冲天号角在像凶猛野兽般响彻湘州城,随后,火箭很快的像雨一般落下,映出城外的四人惊恐的表情。

  林英咬着牙道了一句。

  “谋逆。”

  任紫嫣紧紧的盯着城门一点一点的关闭,城楼上的士兵被一一击杀,她看向解丰,想告诉他城中还有百姓,有郑知州,有那个胖丫头,可解丰好像读懂她眼中的泪水,轻轻地摇了摇头。

  是啊,若非有人报信,又及时出城,他们一行人恐怕也在城中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可怜。

  湘州城正处于人人自危的状态,但有一人正在东城最高的塔楼里翘着腿,喝着美酒,他就是林英口中谋逆的始作俑者,陈齐。

  陈齐原名陈七,年轻时是湘州有名的混混,为人极其聪明,后来跟着土龙混,越混越大,私下养了不少佣兵。但陈齐的胃口越来越大,他求助土龙的谋士杨天寺为他谋钱养兵,杨天寺觉其野心与才智皆在土龙之上,两人便同盟,借助土龙与土龙的背后势力,开始屯兵,而湘州城也早就成了土龙家的后院,官营如空壳脆弱。

  要说陈齐另一个特别之处,就在于他从小爱玩禽类,从鸡到鹰他都爱玩,所以他有一只鹰隼队,一个个威猛有力的雄鹰为他传递消息,一日顶人十日,因此,当楚瑛的探卫还在路上接力的时候,陈奇先发制人。

  陈齐的兵力主要集中在东城区,陈齐听信得知昨晚京都兵变,便知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趁势举兵,拿下一城。

  林英的十二探卫也是绝路狂奔,不知累死多少匹马了,最后也只能做到安排好撤退这一步,而且得知马匹不够,探卫连抢人马的事都干了出来,而随后这十二人也不知下落了,但林英相信他们已经在安全的地方隐藏修养了。

  虽然探卫还未来得及告知林英京都兵变的具体情况,但林英已经猜到,不止京都,湘州、烟南、西蜀等等之处,恐怕均已兵乱。

  而整个国家最强大的兵力在杨铁成的手里,林英猜测,他要么尽快赶来救援,要么,他也是这场意外的谋逆中的一员。

  林英闭上眼,不敢去想他未知的恐怖事情,没错,这次有太多事情超出他的预料,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湘州的动乱。这个事实告诉他,他不知道且不可控的力量太多了,而且一旦出事,也没有人真的会把他这个毛头小子放在眼里。

  林英一时有些打击,其他人看他神色如此,崔襄是脑袋全空,解丰不敢随意出声,只有任紫嫣说道:“我们往西走,离烟南之地最近,那里地势特殊,难守难攻,我们先去求援,或是打听消息,最不济那里船运发达,回京都或是去别的地方都方便。”

  崔襄没有意见,解丰皱眉看着她,林英说“好。”

  任紫嫣不知这几人大难临头在想着什么,她只知道,冷静下来后,第一要紧的是逃离这里,烟南陆运难走,水运发达,且一直是富庶之地,任紫嫣更倾向那里是安全的。

  林英听进去了任紫嫣的提议,于是四人抓紧赶路。

  湘州到烟南需要三日的时间,四人决定走最近的土路,这样两日便能到达,但夜晚需要宿在野外,不过好在一行人在荒郊野岭中发现一处破旧的茅草房,不算太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