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弃夫大翻身 > chapter 5 湘水米贵
 
  转眼,车马走了十天,终于到了湘州。

  湘州多山多水,民风淳朴,越往城中走,街道越窄,楼宅林立,不同于京中高大的建筑风格,因雨季期长,湘州的房屋偏巧致,多用灰瓦,地面多石板路,家家门前有引水的沟渠,而饮食多辛辣,助除湿气。好在解丰等人来的时候已是仲秋,气候倒也没让人不适。

  崔襄与林英住在了城中最大的酒楼里,与解丰等人告别。

  临别前,林英还意味深长的对解丰说“有缘再见”,解丰心中领悟,只得示意相信会“有缘再见”的。

  解丰拿着官文来到了湘州的知州府上,任紫嫣被安排在贵宾的厢房中,解丰则是直接被知州大人拉去了当地最民风的——花楼。

  “小老弟,快快随我去吃酒!”

  这知州名叫郑杰(字玄文),是京都人士,但在二十年前被外调在此,至今没再动过,如今已经四十了,郑杰很是热情,他的热情让解丰隐约觉得是笨拙,而且当他观赏到湘州的青楼后,更是对这位不惑之年的大人哭笑不得。

  这青楼里有女子,但大多穿着当地民风的服装,偶有京都服装的女子,身边围绕着更多的人,但其中歌舞大多是吹敲打跳,很是粗狂,如果男宾未经同意就轻薄女子,那当地女子像皆会武功一般,反手就锤到那人求饶。

  所以这顿饭吃的还算清淡,但也热闹。

  “解大人对湘州是否有了初步的了解了?民风如此,定与京都有不一样的感受。”

  郑杰留须,体格瘦弱,看起来更年长一些,解丰见他如此客气,当下也有了几分不好意思。

  “郑大人客气了,解某初来乍到,郑大人不要觉得烦扰就好。”

  解丰以为这就是一顿客套的酒席,毕竟解丰现在浑身劳累,吃饱喝足就满足了,可喝着喝着,郑杰竟然哭了起来。

  “解大人啊,我过得苦啊,苦!”

  解丰额头一跳。

  “老夫在这里二十年了,啊!太久了,太久了……”

  “老夫痛苦啊!”

  “圣上啊!”

  解丰看着郑杰是真的难过,但也没什么办法安慰他,毕竟自己还是被贬出来的,说出来都不好听。

  解丰忍着身心的疲惫,轻轻拍了拍郑杰瘦弱的后背。

  两人回到府邸,已是子时,郑杰的夫人亲自出来迎接,派人送解丰回客房,等到解丰全收拾完毕,真的是很晚了。

  解丰一头倒进了床上,任紫嫣毫无反应。

  解丰一脸怨气的看着她。

  “猪头……”

  任紫嫣睡梦中翻身,不小心挂在了他身上。

  “一边去。”

  任紫嫣被推得远了,也没有醒过来。

  夜越静,他越乱,从见到林英的那天起就有一颗怀疑的种子埋在了心里。

  解丰深呼吸一口气,想着身边这个人,他从一开始的拒绝,到一时的情难自禁,再到如今的同床异梦,解丰就像搁浅的鱼,今日终于进水了,他知道,他是被仙人跳了!

  解丰心道:从一开始,与任家的婚约就是有目的的,说是放养自己,其实明明是宠爱他,因为在以前,基本大多数事情都依着他来,又怎么会突然把他往朝廷方面推,而且皇帝根本就没见过他这一小老百姓,这个突然的赐婚,十成是任庭的主意。

  等到他与任紫嫣有了夫妻之实,再找个由头将自己推到这个位置,好与崔襄的“表弟”相识,而那个人分明是宫中人,因用度都是皇族才能享受的,所以形势不明之前还不让任紫嫣怀孕。

  即使他不同意,这个任紫嫣当然也得到了她家的授意,避子汤药肯定也有,只不过如果他肯配合,能少喝就少喝了。

  解丰越想越气,直到困到晕眩才睡着。

  事实是,解丰确实想的有够多的,他可能误会了自己与任紫嫣有了夫妻之实。

  天蒙蒙亮,任紫嫣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现在的她,那就是——觉醒!

  她完成了母亲的交代,遵守着父亲的嘱托,她车马劳顿了半个月,在没有嬷嬷丫头贴身的照顾下,她随着今日太阳的升起,也终于,重新活了过来。

  至于为什么她没有带着云桃和董嬷嬷,是因为去的人不能太多,只需带上身强力壮的苦力就可以了。

  “就是你,敢让老娘大喜日子接休书,以后有你好受的。”

  任紫嫣看了看身边睡得跟死猪一样的男人,笑了笑,然后跨过他去洗漱了。

  虽然任紫嫣没有带贴身侍从,但好在这知州府给宾客的用度齐全,早早新打的一缸水就在耳房。

  任紫嫣其实是姨娘生的,但从小养在主母身边,接受的也是嫡女的教育,但任紫嫣却知道,自己不是真的嫡女,她知道,自己只是父亲结交权贵的工具,赔偿别人的筹码,任紫嫣还知道这次的成婚绝对是有目的的,才不是为了她。她按照父亲的要求做了她能做的,如今天高皇帝远,至于别的任务,任紫嫣觉得已经没有人能管的了她了!

  “起床,喂,日上三竿啦。”

  任紫嫣都把早饭吃完了,见这个男人还不起来,她还想着让这个人带她出去呢。

  “别吵我……”

  “懒猪,懒猪?”

  “……”

  任紫嫣见外面天气正好,本来是想出去的,但没有眼前这个男人带着,恐怕走不远。

  解丰这会说起梦话,任紫嫣好奇,靠近听了听,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在喊她的名字。

  任紫嫣警惕的直起了身,只是单单从自己的名字里也听不出来什么,任紫嫣心中放弃探究,决定到附近转转。

  知州夫人给任紫嫣安排了一个大胖丫头跟着,名叫莲英,一句夫人好叫的任紫嫣耳朵一震,任紫嫣不挑,带着莲英就出门了。

  任紫嫣的脚踩在外面的石板路上,觉得有些硌脚,于是就让莲英带她去买一些当地的鞋子。

  原来本地人穿的都是厚底的绣鞋,但更多穿的是加了藤竹的硬底鞋,还有露脚趾的,任紫嫣觉得新奇,买了几双厚底绣鞋,换上后不仅高了不少,走路也不硌脚了,看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任紫嫣又穿了几个小巷,一条大街,有卖首饰,有卖药材,酒楼集市都逛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任紫嫣回头看了看莲英,莲英看任紫嫣看她,不太好意思的回视。

  “莲英,你平时吃什么?”

  “我?我爱吃馒头,玉米的,小麦的都行。”

  “吃白米吗?”

  “白米?吃不起吃不起。”

  莲英摇摆着她的小胖手。

  “可我看连卖的都没有啊。”

  “哦,您是要买米啊,咱们得到城东的安庆米馆买才能买的到,这边要是有卖的也是私卖,而且更贵!”

  “啊?买个米而已,这么难?这里是种不出来吗?”

  “不清楚,我小的时候还是吃得到米的,也不知怎么,越长大越吃不到了,可能是我小的时候吃太多了吧。”

  莲英像是提到了什么伤心往事,内疚起来。

  任紫嫣简单安慰了一下,便继续拉着莲英逛商铺了。

  而另一头的解丰刚从一段梦里苏醒。

  梦里的解府三房里没有别人,只有他和任紫嫣,而任紫嫣穿的极少,她来来去去在府里走动,解丰想叫住她,可任紫嫣就和听不见一样,解丰看得是一顿恼火,奈何他一动也动不了。

  直到梦醒,解丰还有些恍惚,醒来也不见她,便梦境现实的怨念都记她头上了。

  解丰中午吃的也是面食,他倒不觉得有什么,直到崔襄和林英找到他,说了些当地的要闻,才知道,这里的物价被少数人控制的近乎变态。

  崔襄怀疑是郑杰的手笔,解丰有不同的看法。

  “这郑知州昨晚拉着我诉了一晚上的苦,不像是在这边成了地头蛇的样子。”

  “会不会是他迷惑你,让你以为他过得不好,但其实他过得才是最好的。”

  “嗯……也是。”

  林英提议大家去走动走动,解丰负责套郑杰的话,崔襄与林英去街上打听。

  于是三人分头行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