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剑猎天下 > 第835章 救命稻草
 
第835章 救命稻草

就在安宁宫内祝寿按部就班展开时,离此不远的寒山殿偏殿内,太子秦坚、二皇子秦仁和三皇子秦信却度日如年,因为他们正经受着北赵太子赵喆的百般刁难。

三个皇子当然都有护卫高手,但是现在可不是他们护主的时刻,因为但凡他们表现出一点不高兴,都有可能引发重大事件,所以这些高手都被安排在外面,根本就没让进殿。

殿里只留下了一些宫女太监侍候着北赵使团。

北赵太子这次拜寿带进宫内祝寿的有文臣也有武将,总共四五十人,最高级别的是国师穆可罕,之后就是礼部尚书穆可野。

穆可罕与穆可野只是名字相似而已,并非兄弟。

武将里面等级最高的就是龙、虎、豹、鹰四大将军,分别叫章越合、李怀安、曹少钦、董天鹰。

除了这些人,进入偏殿的还有五个人,五个少言寡语默不作声的人!

这五个人看似可有可无,但是秦坚、秦仁和秦信可是记得当时使团进京时,百匹五花马后就是五匹黑马相随,其上端坐就是这五個人!

由于北赵太子带来的人马颇多,所以南楚以太子秦坚为首的众人要想搞清对方都来了哪些人物并不容易,好在在事先来往的国书中能知道国师和礼部尚书以及四大战将会来,倒也能一一对号入座,没闹出什么笑话,至于其他人,北赵自己不说,南楚这边也就只好装聋作哑,不一一问明了。

除了这些人外,北赵太子身边还有一些极其特殊的人,显然都是护卫高手,片刻不离赵喆左右。

北赵太子赵喆今天没着战甲,全身都是红色,衬托着他那张脸,让他就像黑脸判官一样难看。

按理,来到了楚皇宫内,赵喆至少应该收敛一下,但是出乎秦坚等人意料,这个太子不但飞扬跋扈,还颐指气使,将秦坚等人就像奴仆一样对待,一会要这,一会要那。

秦坚不想开罪他,能办的一一照办,给他安排了摇扇的宫女,给他安排了捶背的太监,还给他搬来一张躺椅让他休息。

赵喆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一点都不知道客气一下,躺在那里居然呼呼大睡,一点都没有敬畏的意思。

只要这位太子不搞什么幺蛾子,秦坚觉得还是忍一忍,毕竟得罪不起他。

哪知这位北赵太子就像故意找茬一样,睡了一会后大发雷霆,说等的太久,腹中饥饿,让秦坚立刻派人送上一桌上好的酒席。

太后寿宴是准备了酒席的,不过那也得等祝寿完毕后才能开始,谁敢先开小灶?

秦坚据理力争,婉拒了赵喆的请求后,让这个北赵太子再次大发雷霆之怒,居然威胁说如果秦坚办不到,那么他立刻打马出城,祝寿和联姻就此作罢。

秦坚叫苦不迭!

正值南楚三面战事之际,如果由于他的招待不周导致和北赵联盟失败的话,那么楚皇饶不了他。

没办法,太子秦坚只能安排酒宴。于是北赵使团在寒山殿偏殿内开始划拳行令,肆无忌惮地开怀畅饮。

这还没完!

北赵太子不但让一帮他带来的臣子相陪,还让南楚众人入席作陪,不出意外地遭到了秦坚等人的拒绝。

还没给太后祝寿,一会喝得醉醺醺的,成何体统?

如此一来又引来赵喆的不满,又开始百般刁难起秦坚等人。

最后,他竟然让三位皇子给他斟酒,还得陪他共饮,否则就是没有待客之道。

秦坚见赵喆实在太嚣张,为了杀杀他的锐气,提出让赵喆先敬酒,之后他才能作陪。

出乎秦坚的意料,赵喆毫不迟疑地亲自给他倒酒,连敬了三杯。

赵喆除了给秦坚倒酒敬酒外,还给秦仁、秦信两人也倒酒敬酒三杯。

如此一来,秦坚就算想再找借口也是不行,只好陪着北赵使团开始饮酒。

不过,秦信、秦仁、秦信三人没想到,当他们举起酒杯那一刻起就已经是噩梦的继续。

赵喆这个家伙喝起就来就如同牛饮,看那意思就算喝上三天三夜也没有问题。

不止他,随他而来的这些人个个擅饮,仿佛千杯不醉一样。

别说还有那么多人都向三个人敬酒,就算赵喆一人他们也应付不来。

秦坚还算明智与清醒,知道如果在这种场合下喝醉失态,那可是大事,尤其后面还有给太后的祝寿环节,所以他感觉快不行时,立刻停止饮酒。

秦仁和秦信的酒量也不行,见太子带头停止,立刻也停了下来。

喝在兴头上的赵喆见三人推辞不喝了,脸色逐渐变冷,开始还算客气,可到后来居然颐指气使,专门指使三个皇子给他倒酒,礼部那些官员他看都懒得看。

礼部侍郎从于崇一见太子吃瘪受辱,挺身而出,非要替太子挡酒,最后倒好,这个老侍郎硬是喝到昏迷不醒。

后来又来了几个礼部官员挡酒,无一例外全都被喝趴下,没把秦坚气死。

秦坚倒不是怪礼部官员无能,而是气北赵太子赵喆好生无理,他这哪里是来祝寿和联姻的,简直就是无事生非,故意找茬挑衅,否则不能这样跋扈。

但是秦坚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更不敢和他撕破脸皮,毕竟南楚有求于北赵,此次联姻势在必行,否则南楚危矣!

进行到这里时还没完!

逐渐地,赵喆把矛头特意指向了秦信,非得让他倒酒不可。

秦信和秦岚可都是由萧妃所生,所以秦信自然对秦岚的终身大事格外关心,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赵喆。这一观察不要紧,秦信在心里是暗暗叹息,觉得妹妹所托非人!

和赵喆比,秦岚就似那白天鹅一样,而赵喆则像癞蛤蟆一样,根本没法比!

赵喆要长相没长相,要素质没素质,面目狰狞可恶,眼神中吐露着狂傲和邪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比那狂暴的屠夫没好到哪里去。

秦信知道秦岚不想嫁给赵喆,因为这个人的名声实在不好,荒淫无度,奸诈凶残,好勇斗狠,穷兵黩武,非常好战,不是易与之人。

秦信最初还有点不信,可现在不得不信,所以真的为秦岚感到不值。

从内心里,秦信也不希望秦岚跳入火坑,因为秦岚是他最疼爱的妹妹。

<div class="contentadv"> 但是,在国运面前,个人的幸福是无法选择的,身为皇家儿女只能以大局为重,否则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秦信不知道赵喆为何处处针对他,刚开始时还不得不和他虚与委蛇,可到了后面简直忍无可忍!

不过,秦信最后倒也捕捉到了一些信息,知道赵喆就是特意的,因为他喝得微醺时非常气愤地问秦信,为什么南楚传言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说秦岚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听到赵喆的责问,秦信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不是明摆着吗?还用南楚传言?整个四国谁不知道?

秦岚在南楚如同菩萨一样的存在,不但聪慧过人,仙气飘飘,更是心怀天下,帮楚皇做了很多大事。

反观赵喆,他算什么东西啊?

如果不是北赵现在兵强马壮,秦岚怎么能嫁给他?

秦信虽说明明知道事实本就如此,但也不能当着赵喆的面说他就是癞蛤蟆、臭牛粪,只能憋着笑不置可否。

反正这话又不是他说的,谁说找谁去,关他啥事?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秦信又不是神仙,哪管得了民众怎么说?

这种不愉快一直进行到南楚京城外的隐世高人和大门大派代表贺寿完毕才算告一段落。

南楚和北赵一直有人关注安宁宫那边祝寿的情况,知道第三批人祝寿快完时,赵喆倒也不发牢骚了,带着北赵使团来到外面开始等候宣召。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空当,八百里加急文书接踵而来,让祝寿环节暂停了。

老太后虽然精神尚好,但是身体也有点吃不消,趁这个机会在安宁宫休憩一下,也算养养精神。

老王爷始终还没露面,太后也故意拖沓了一下,否则一会就差老王爷也不好,总不能让所有人都等着他一个人吧?

老王爷不到,寿宴绝对不能开始的,这也是皇家规矩。

赵喆今天本就起得早,刚才喝了酒后有些昏昏欲睡,站在外面的太阳下可就睁不开眼了,几度差点进入梦乡,要不是跟前有护卫搀扶,没准就得睡着摔倒。

现在他可是作为使团的头号人物,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就算装也得装一下,于是赵喆不得不硬着头皮等在外面。

楚皇处理军情大事哪有那么快?从商议到下圣旨,这一切都得需要多道流程,可不是简单一说就可以。

尤其上次出现假圣旨之事后,楚皇更是不敢大意,处处加了小心,唯恐再出什么岔子。

就这样,太子赵喆可就真的被晾在外面了,还只能站着,连个座位都没有。

开玩笑,给南楚太后祝寿,马上要轮到北赵使团觐见了,他如果坐在外面成何体统?

见赵喆难受的样子,秦坚心里暗暗解恨,觉得这就算给他一个教训。

赵喆和他们这些人耍耍威风倒也罢了,到了安宁宫如果还那么放肆的话,那就真没把南楚放在眼中,弄不好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弄巧成拙。

就当秦坚这么想时,这个北赵太子突然发怒了,竟然直接带着使团的人“杀”了过去。

“大胆!没有宣召,擅自闯近,你们想干什么?还不停下来!”礼部尚书张罕大叫道。

张罕这么一喊,宫外的金甲武士呼啦啦围了上来,各个刀剑出鞘,如临大敌一般。

北赵太子赵喆冷哼一声道:“你问我要干什么?我还想问你们要干什么呢?前面祝寿的都顺顺利利,怎么偏偏到了我们这里就停下了?难不成是故意刁难我等?哼,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等立刻掉转马头,回归北赵就是!”

张罕一听有些傻眼,今天纯粹就是事赶事赶到这里了,和故意刁难毫不相干。当然,他也不知道刚才在寒山偏殿内发生的事,并不知道赵喆这小子带着偏见和怒气来的。

一想到把北赵使团晾在外面那么长时间的确有些不妥,尤其现在南楚又急需北赵的联盟,所以张罕同样不敢把事情搞砸,立刻摒退金甲武士。

“吾皇接到八百里紧急文书,不得不临时离开处理,所以祝寿环节暂停一下,还请太子见谅!”

张罕说的本就是实情,可赵喆显然并不买账,红着眼睛道:“哪有那么巧的事!别人祝寿都畅通无阻,怎么偏偏到我们这里就暂停了呢?我看南楚八成就是想给我们使团一个下马威而已!哼,也罢,我们回去就是!”

赵喆说完,转身就走。

说也奇怪,使团跟来的文臣武将好像极其听从赵喆的话,居然无人出声反对,也跟着他呼啦啦往回走去。

张罕一见心中叫苦不迭,如果他一句话把北赵使团撵走了,他这个礼部尚书的脑袋能不能保得住都两说。

当前最大的国事莫过于和北赵联姻,之后共拒外敌,否则南楚危矣。

一想到这里,张罕紧跑几步来到赵喆跟前,一把拉住他的衣袖道:“太子爷,刚才我所说的都是实情,如果您不信,一会吾皇回来自有分晓!”

赵喆还真停了下来,眼睛里透出一股非常玩味的邪恶,对张罕道:“你刚才不是很横吗?现在怎么不问我干什么了?哼,想让我停下也可以,给我跪下!”

张罕一听心头大骇,给他跪下算怎么回事?他可是南楚堂堂的礼部尚书,是位高权重的大臣,怎么可能跪一个外邦的太子?

看着他犹豫吃惊的样子,北赵太子赵喆冷冷地道:“提出联姻的是你们,让我们等在寒山城下的是你们,刚才怠慢我们的还是你们!尤其那些金甲武士还敢拿着刀剑对着我,我没宰了他们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伱跪,还是不跪?如果你不跪,我们北赵和南楚的联盟就此作罢,从此各自安好吧!”

礼部尚书没想到今天他碰到一个天雷在头顶炸响!

跪了他就会失了南楚的脸面,可不跪就会失去北赵这个联盟,楚皇同样也不会放过他。

张罕久经大风大浪,再一琢磨,如果他跪了,就算楚皇怪他丢了南楚的脸面而杀了他,但是联盟的事还有希望。

如果他不跪,楚皇一定会杀他,那时联盟的事也告吹了,再无续好的可能。如果北赵再出兵的话,南楚必亡!

想到这里,张罕心里默默打了一个哎声,深觉得国弱的无奈!

怎么都是一个死,还不如给南楚留条活路,否则他的家人怎么办?覆巢之下没有完卵的!如果南楚国破,他的家人也活不了。

想到这里,张罕狠下心就要磕头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有人高声叫道:“王爷驾到!”

这一声可救了张罕,让他仿佛在溺水时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