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何以情深共白首顾远筝萧北邺 > 第五十章 谢嘉玫番外:繁华落尽终成空
 
夜色已深,楼下却依旧是觥筹交错,人声喧嚣。

谢嘉玫独自一人站在卧室的阳台上,她手中拿着一根烟,正吞吐着烟圈。

烟雾缭绕之中,看不清她的面容和神情,她微微垂下头去,楼下停满了汽车,她隐约能够听到大厅里传来的乐曲声,谢嘉玫怔怔的听着,忽而流下泪来,她整个人趴在栏杆上,哭得像一个失去了最心爱的玩具的小女孩。

她厌恶这样的生活!她每一天都在浑浑噩噩的活着,她恨自己那天为什么不鼓起勇气杀了萧北烈!都是她,是她害死了邺哥哥!

谢嘉玫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华贵的丝绸洋裙散落在地,单薄的肩膀在夜风中瑟瑟发抖。

她痛苦的捂着脸,眼泪一颗颗的从指间渗透出来。

远处是无尽的黑夜,只有微弱的几颗星子在天边散发着光芒,她知道永远不会有人来打扰她,从上一次试图杀了萧北烈之后,他便将她锁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人了。

“督军,你看我今天穿得可好看?”楼下传来一个女孩子娇俏甜美的声音,她微微侧头,只见萧北烈正站在楼下的花园里,一个穿着浅粉色软缎洋装的年轻小姐正站在他的身前,一脸撒娇的问道,她的脸庞灿若桃李,正是最好的年纪。

“好看,我的宝贝儿是世上最好看的。”萧北烈大笑起来,一把将那女孩牢牢抱在怀里,他似乎又喝醉了酒,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晃晃的,他附在那女孩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情话,她又羞又怯跺脚娇嗔道:“你这个人最坏了!”

谢嘉玫看得笑了起来,她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懒洋洋的收回视线。

又是这样的戏码,萧北烈似乎格外偏爱那些家境优渥的娇小姐,她们越是蠢,越是不懂事,便越是合他的心意。

而她在他的眼里又是什么呢?

她冷冷的嗤笑起来,曾经的情人、弟妹、玩物还是妻子?

那天过后,萧北烈便迅速了接掌了江城军政府的所有事务,不出一月,他便逼着萧督军让出手中的权力,成为了江城的新督军。

而后,他便大张旗鼓的娶了自己。

她被全城的人议论、嘲笑、讥讽,他们都说她不知廉耻,和萧北烈合谋害死了自己丈夫,之后更是迫不及待的嫁给了他。

为什么在她失去了利用价值之后,萧北烈还会娶她,她始终想不明白。

谢嘉玫有些倦怠的闭上眼,她总是不愿去回想过去那些事,但它们却又像永远盘踞在她心口上的伤疤,永远无法从她的生命里消失。

夜越来越深了,她静静地站在阳台上,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初次见到萧北邺时的那天下午,那时她才十二岁,正坐在卧室外的阳台上作画,外面风和日丽,她一抬眼便看到他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笔挺的铁灰色戎装,眉眼好看的不似真人。

只一眼,她便知道,自己再也忘不掉他。

耳边乐声大作,楼下的人们开始鼓起掌来,不知为何事而欢乐。

谢嘉玫也情不自禁的微笑了起来,她恍恍惚惚的睁开眼,眼底却是无尽的凄凉和绝望,她张开双臂,从栏杆上一跃而下。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