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在三国当伙夫 > 当务之急是那赵云
 
  
一路从田地里跑到军营。曹操把所有的随从都派出去后,终于安心了。
快到伙房的时候,突然发现后面有动静。
“公达,你在那儿偷偷摸摸的干嘛呢?”
曹操有点心慌,刚刚训了这货一顿,转身要是让他知道曹勤的事,那不是啪啪打自己脸吗?
“主公啊,你不厚道啊,有这么一个大才也不跟公达说说,公达又不是细作,我也想喝这位旷世奇才交流交流,这样有助于我的成长,对我对主公都有好处。”
见荀攸说的有模有样,曹操心里鄙夷,说的怪好,不就是想让我带你进去吗?不过你这话都说的如此敞亮了,我还能不带你进去?
不过想想,每次去见曹勤问问题都会被说一顿,这次拉上荀攸当挡箭牌其实也不错。
“领你去见见倒也是可以的,不过嘛……”
曹操嘿嘿一笑,一脸坑不死你的表情:“不过嘛有些问题需要你帮我问问。”
见曹操那不坏好意的眼神,荀攸有点心慌:“那个,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袁绍平定四州后,与我迟早有一战,你到时候就问他我该先做些什么准备就好。”
就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为什么你的眼光如此邪恶,当然这句话只能在心里想。
“记住,我是主簿老曹,你就是我侄子小荀。”
“为什么是小荀?”荀攸有点纳闷儿,你占我便宜就算了,还说我是小荀?
“因为荀彧是老荀,你来晚了只能是小荀。”
…………
两人穿过军营,来到伙房。
这曹勤果然还在,最近军队有些忙,他这个伙夫头也离不开。
歪躺在床上,喝着小酒,曹勤经常在伙房里这样躺着,想写以前的事。
“云奋老弟,老曹我又来见你了。”
还没进门,曹操就扯起嗓子吼了起来,看样子心情不错。
“哎呦老曹,这心情不错啊,怎么主公答应把主公家的千金许给我了?”
“咳咳,这主公千金的事,放一边儿不提,今个儿是找云奋老弟喝酒来了。”
这荀攸听的目瞪口呆,谁不知道曹操最疼得便是这小女儿,如今被这曹勤喉着要女儿居然没有丝毫生气,居然还没有拒绝?奇怪奇怪。
“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家侄子小荀。”
说完想荀攸招招手:“小荀,见过你曹勤叔叔。”
这话听得荀攸想骂人,但又不敢骂。
“诶诶,老曹不必了不必了,以后叫我字就好,别叫什么叔叔,听着好似我很老的样子。荀兄,来来坐。”
“两位在这大忙天居然还能找我来喝酒,可以,我很开心。”曹勤拿出两壶酒:“要不对壶吹?”
“对壶吹?我倒是无所谓,不过?”荀攸悄悄的把头转向曹操,还想在询问曹操的意见。
“对壶吹就对壶吹呗,不过小荀啊,你可别忘了那件事就行。”
曹操怕荀攸喝到兴头上忘了问曹勤的事,于是就提醒了提醒。
“放心吧,忘不了!来云奋兄,干。”
酒过三巡,荀攸撑着微醺的脸,问了一句:
“云奋兄,我听说主公解决了粮草的问题,这是好事啊。”
“那是,说起这个,老曹你现在是不是受到主公重用了?”
曹操见曹勤这么问,曹操赶紧回答:“那是那是,就连我跟主公提的要甄氏五女的事,主公都同意了。”
见老曹居然会帮自己问这个问题,曹勤表示你很着道:“咦,老曹,不错,有好事还能想到我,来干一个。”
“那个云奋兄啊,你说这袁绍统一河北后,下一步肯定回合主公决战,但实里差距太大,你觉得主公这第一步该怎么做好?”
“荀兄可是海边人士?”
“家居颖川,并不是海边人。”
“不住海边你管那么宽干嘛?”
荀攸:??
“这事主公估计已经着手准备了,屯粮待战,莫动刀枪。”
“咳咳,你也觉得主公当这样做?”
荀攸还是有些小失望,本来会以为曹勤有些不一般的言论,结果只说了这些,和我们预想的方案一样。听起来中规中矩,并没有那么夸张。
“我什么时候说也觉得这么做了?”曹勤喝了口酒,当即反驳道。
“哦?”荀攸有些吃惊,虽然这个方针比较中规中矩,但也是如今最好的方案了,但曹勤说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莫非他还有更好的方针?
曹勤心中感慨,怪不得曹操最后能大败袁绍成为天下第一诸侯,看看这,当主簿的整天钻研大事,就连主簿的侄子都如此在意这曹操的动向,何愁不胜呢?
“其实这个方针没错,但我觉得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
“那是?”
曹勤把脸转向曹操:“还记得之前我给你排的天下悍将吗?”
“这个自然是记得的。”见曹勤说这事,曹操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
“公孙瓒兵败身亡,那么你的意思是那天下第二的赵云此时无主?”
“没错,得一上将的作用很大,这袁绍不是伯乐,赵云这匹千里马他发现不了,所以主公此时若是抛出橄榄枝,我想这赵云自然会同意的。”
天下悍将?天下第二?赵云?
“云奋老弟,你的意思是这赵云乃是天下第二的悍将?”
荀攸有些震惊,若真是天下第二,那倒还真是件大事!
“没错,常山赵子龙,此人知兵法,有武艺,更重要的是仪表堂堂,为人忠义,此人主公若是得之,那简直是如鱼得水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