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在三国当伙夫 > 主公的谋士都是吃白饭的
 
  
“主公,这袁绍自从讨伐公孙瓒以来,进展顺利太多。不久前公孙瓒已经死于易京,北国四州尽归袁绍之手啊。恐怕这下一步,就是主公了。”
听了荀彧的话,曹操大惊,这公孙瓒好歹也是一方颇有实力的诸侯,更有战力极高的白马义从。在这短短数月居然败于袁绍。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自己与袁绍的大战一触即发!
这太快了,曹操根本来不及做准备。
“主公,在下以为,如今主公粮草不足,袁绍更是兼并北国四州,兵多将广,此战打不得。
但若是为了粮草在最近数月把士兵投入农耕,会多收入几十万石粮草,但这士兵的就缺乏训练,我们的实力就更弱了。”
粮草,是现在曹操最缺的东西,近年来,曹操连年疲于战争,并未有多余的粮草。
粮草大多数诸侯都会缺,若是急于战争,大多数诸侯会选择把士兵投入农耕,但这样一来,他们的训练时间大幅度减小,这百战之师也会成为虾兵蟹将。
若是平常的战斗也就可以将就着,但这次不一样,公孙瓒大败,袁绍气势正盛,此时一旦曹操败了,那就真的没了,直接被袁绍平推。
“文若啊,你这个问题确实是我们现在最头疼的。”曹操有些头疼,自己的情况刚刚好转,转眼间公孙瓒大败,自己又被推到刀尖上。
无奈想不到办法的曹操只好寄希望于郭嘉贾诩等谋士身上。
“奉孝,文和,文若说的问题你们有没有办法解决。毕竟这事关不小。”
“主公,现在我们能够想到唯一的办法就是精锐之师继续训练,那些战斗力弱的负责农耕,然后加大粮税。”
四人想了几天,唯一拿的出手的办法就这一个。
“唉那就先按照你们说的办吧。”
曹操虽然有点无奈,但也没办法,本身想去找曹勤问下这公孙瓒到底能坚持多久,或者有没有办法让他坚持个一年半载的。没想到转眼间公孙瓒就败了。
曹操的心情有些郁闷,本想出去散散心,没想到走着走着走到了伙房。
本身就不是战时,再加上曹勤被提拔为了伙夫头,所以这曹勤便肆无忌惮的睡在了家里,也就偶尔去伙房一趟。好巧不巧,这次曹勤刚好在伙房。
此时此刻,曹勤喝着酒,吃着肉,在这军营里好不快活。
估计整个军营再也没有比他还潇洒的伙夫了,不确切地说,整个大汉也没有比他更潇洒嚣张的伙夫。
“哎呦喂,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老曹啊,怎么今天怎么想起来伙房了?”
曹勤看见曹操一脸失魂落魄的走着,曹勤便急忙拦住了他。
曹勤此时可以说是热情满满。
没办法,伙房里的其他所有人都是在农耕,唯有自己这个伙夫头整天呆在家,跟自己新纳的小妾玉莲在一起黏在一起,这职位轻松,还有美人相陪,这心情怎么可能不好。
看到曹勤如此热情,曹操也把那点郁闷的心情暂时放下。
罢了罢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天塌了有个高的人顶着,虽然自己好像就是那个个最高的。
“走走走,云奋老弟,今个儿咱不醉不归。”
曹**死地拉着曹勤往里面走。曹勤和不磨叽,从桌子底下掏出了几瓶酒,往这桌子上一放。
“老曹,今个儿,我只想喝趴下你,或者,被你喝趴下。”这曹操居然敢跟自己拼酒了,这次要好好让他见识见识自己的酒量。
一张桌子两张凳子几壶酒,外加一点下酒菜。
曹勤往凳子上一坐,袖子往上一缕,这做派有种俩兄弟许久未见,好不容易见着准备大喝一场的样子。
两人之间并没有那么多规矩礼仪,都是真情实意的对待对方。曹操甚至觉得,在这小小的伙房里还有一丝人情味儿。反而是那些朝堂上好了许多。至少在这许昌城里,可没有人敢这么和曹操把酒言欢。
就这样,两人从碗喝着喝着成了壶。
这话题也是从怡红院心纳的小妾,到哪家的姑娘更美,哪个州的女人更水灵,哪个州的女人更大方。
不过大多数情况都是曹勤在说,曹操在听,毕竟曹操身为主公哪儿来的那么多时间观察年轻的女人。
其实他更想和曹勤聊一聊那些诸侯的小妾,甚至是正妻。但想了想,这曹勤毕竟才二十来岁,哪儿能懂得这些妙事。干脆听他说个痛快。
“老曹啊,你这心情有些不对劲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跟我说说呗。”
曹操叹了一口气,云奋老弟你真是体贴人呐这都看得出来。
“最近军营的事,你都听说了吧。”
“就是士兵下地干活这事儿?”
“嗯,是啊,因为这事,至少五分之四的士兵都被派出去农耕。许多文官也都被派去农耕了,我怕我这个主簿要不了多久也回去种田咯。”
“唉不过也没办法,袁绍太强了,而主公的粮草又远远不足,那些谋士无奈只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
曹操在发泄心情的同时,也不忘了把事情往谋士身上扯,怕曹勤在突如其来的来那么几句难听的话。
果然曹勤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老曹啊,说真的,主公那些谋士都是吃白饭的么?出的都是什么馊主意?”
“什么?馊主意?”
曹操有些懵了,那么多顶尖谋士聚在一起想了几天的折中办法,在曹勤眼里居然是个馊主意?
莫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