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在三国当伙夫 > 陈宫此人,不识时务
 
  
“公台,一会儿到了那里记得我给你交代的话啊,你可千万别给我露馅了。”
“曹孟德,你都说了一路了,你是主簿老曹,我是太仓令老陈。”
本来只是想见见这娶了吕布之妾与吕布之女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没想到啊,这一路被你左一个老曹,又一个云奋的。我陈公台倒要看看,这个连你曹孟德都要隐藏身份接见,一场大水淹了下邳城的曹云奋到底是何方神圣。
“到了,就是前面的府邸,记住啊。”
“你是主簿老曹,我是太仓令老陈。行了吧。”
见陈宫是真记住了身份,曹操这才松了一口气
“云奋老弟,老曹我找你喝酒来了。”
“曹大人,我家少爷在后院,请大人先到正屋休息,我这就去叫少爷。”
噔噔噔。
不一会儿,曹勤便来到了正屋。
“哎呦,老曹,又来新人了啊?”
见曹勤长得眉清目秀,一脸的书生气,陈宫的内心就开始活跃了起来:
这位小兄弟是一脸的书生气,要知道这吕布之女是出了名的厌文喜武,在看这少年的黑眼圈,该不会被制服的服服帖帖的,昨晚被欺负的没休息好吧?
若是曹勤知道他内心的想法,自然会反驳道:被欺负倒是真的,只不过被欺负的对象是这吕玲姬罢了。
这曹勤见陈宫一脸怪异的盯着自己,看的曹勤浑身一颤。这家伙不会是个?
咦,有点吓人啊。
“哦,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太仓令老陈,老陈这位就不用我过多给你介绍了吧。曹勤曹云奋。”
“云奋老弟,久仰久仰,来来,这是我珍藏多年的女儿红,这为了结交云奋老弟,我可是特意从下面挖出来。只要能交到云奋老弟,咱就不心疼。”
这陈宫表现得异常热情,可把曹操看的一愣一愣的。
什么情况?
陈公台,你来的时候不是口口声声说定要出个狠题考考他吗?怎么这就开始自来熟了?
还有,那酒是我放了多年都不舍得喝的,你居然好意思抢我功劳!
其实陈宫的内心也很无奈,本来想考研考验这曹勤,但一联想到晚上被那吕玲姬欺负的不成样,就于心不忍,至于那壶酒,我这不是顺口了么。
“哪里哪里,我对老陈也是久仰久仰。”好吧,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不过你们不说,我也不会问。名字什么的只是个代号罢了。
“老曹,这又是老陈又是老郭的,这可各个都是当官的啊。”
曹勤微微一笑:“你这曹氏亲贵不会背着主公结党营私了吧?”
曹操听了这话,嘴角一抽,有你这样说话的么,不过还是解释了一番:“哪里哪里,我们这不是朋友嘛,哪儿算得上结党营私啊,再说了就我这十万八千里远的亲戚,结党营私,那也要有人看得上啊。”
曹操说的是一脸淡定,但这陈宫可是听懵了,要知道这曹操平日里最恨说他结党营私的,这曹勤说他结党营私,这曹操居然没有丝毫恼怒,看来这曹勤有点不一般啊。
“老陈,这酒不错啊。”曹勤早已经把酒打开,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这一口下去,忍不住的夸赞了一声。
“那是,那是,我这就可是珍藏多年的,也就前两天偶遇陈宫先生的时候,让他尝了一杯。”
见曹勤把话引到了酒上,陈宫是连忙提到了陈宫。
“陈宫啊,这厮还没死么?”曹勤想到陈宫应该是死在了白门楼,怎么前两天还能偶遇他?
陈宫嘴角一抽,我这招你惹你了,这么盼着我死?
曹操急忙回答道:“这主公念与陈宫有旧,下不去手杀他,而他又不投降,只好将他软禁在了许昌城。”
曹勤白了一眼老曹:“老曹,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这曹操明明就是图陈宫的才华。”
见曹勤无情的揭穿了自己,曹操也尴尬的一句话也不说了。
这时,陈宫发话了:“云奋老弟啊,你说得对,这曹操就是贪图陈宫的才华。”
“明主爱良臣,怎么了?”曹操忍不住插了句。
“也没什么,反倒是如果曹操不图他的才华那才叫不正常呢?”
“那云奋老弟能否说说这陈宫的才华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居然能让这主公如此锲而不舍?”陈宫借着问问题的缘由,疯狂的抬高自己,为此居然一点都不脸红。
“这陈宫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单论做谋士而言,他的实力或许是一流的,但和那些顶尖谋士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但这陈宫有点性格,倒显得此人光明磊落。”
陈宫对于自己的实力最为了解,就单凭看不出曹勤水淹下邳的举动,就足以见的自己与这顶尖谋士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云奋老弟说的在理,我也觉得这陈宫有点性格,忠心耿耿又光明磊落,尤其是这辈子最不喜欢与奸诈之人为伍。”
说完这眼光便看向曹操。
这曹操实在受不了陈宫那批判的眼神,转眼看向曹勤,云奋老弟啊,快帮我怼他啊。
“但是。”曹勤喝了口小酒不紧不慢道。
这曹勤风轻云淡,但这曹操可是激动不已。
他来了,他来了,那句使人陷入无尽深渊的词汇终于又一次被云奋老弟说了出来。
陈公台,你绝对想不到你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悲惨事件。
陈宫丝毫没有感受到危险降临,反而反思自己是不是有些小毛病被他知道了,毕竟人无完人嘛。
“但是陈宫此人,不识时务,我觉得他和典韦许褚这类猛将的唯一差距便是他懂点兵书会拽点文词。但其他方面却被二人完虐。”
“此人就算被曹操杀了,也死得不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