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武统全球 > 第四章 华夏武学,无上道法!
 
  看着忍术阵法中慢慢消失人影,酒井一郎不屑一笑,说道:“切!ゴミ(垃圾),什么华夏强者,狗屁天级实力,哼,果然是东亚病夫!只有我们大东瀛才是最强大的!”

  “可惜了龙血奥义,唉,不知道大长老会不会怪罪!”说着,他笑着对那五个中忍说道:“你们抽空自己的忍源来维持阵法,辛苦了,你们会被家族永远铭记的。”

  “嗨!”那五个中忍用自己的全部忍源维持阵法,忍源就像内力一样,如果枯竭,就会死,但是这几个中忍视死如归,所以即使燃烧生命也要杀死林宇。

  可是的蚍蜉怎么可能撼树,螳臂如何当车!

  就在酒井一郎享受胜利的时候,一阵阵道法符咒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里。

  手执金鞭巡世界,身披金甲显威灵。

  绿靴风带护身形,双目火睛耀天地。

  顷刻三天朝三帝,须臾九地救生民。

  银牙凤嘴将三千,虎首貔貅兵百万。

  “灵官启请!”

  轰!

  在半空中,一个巨大道家天尊竟然凭空出现,他怒目圆睁,身披金甲,手持神鞭,极度威严!

  天尊面前,林宇完好无损的漂浮太半空中,冷眼看着酒井一郎他们。

  酒井一郎看着这个巨大的法身,本能的恐惧让他不断颤抖,他大声喊到:“道家秘法?!你……你怎么还可以使用秘法!”

  林宇双目微闭,双手结出道家秘法印,口中倾吐道法灵韵,说道:“神鞭打万恶!敕!”

  话音一落,天尊举起神鞭,巨大的金色神鞭朝粗壮的天雷打去。

  轰!

  神鞭击中天雷,这些忍者引以为傲的忍术阵法在法身天尊的攻击下,变得不堪一击,直接被一击打断。

  阵法被破,里面的五行饿鬼受到反噬,五个中忍直接被拖进了中心的饿鬼口中,然后阵法也消失了。

  “风魔献祭!吞酒童子!恶鬼上身!”

  酒井一郎口念咒语身上慢慢浮现出黑气,最后把他整个包裹。

  “林先生!你很强!我酒井一郎最崇拜强者,即使我死了,我也要重创你!让你死!”酒井一郎说完,黑气中传来凄厉的惨叫声,一阵阵日语咒语从里面传了出来,还伴随着咀嚼的声音。

  林宇慢慢回到地面,面目表情看着这团黑气,手一挥,说道:“乾坤力!”

  天尊挥舞神鞭,朝那一团黑气打去,但是没想到的是,神鞭竟然没有将黑气打破,反而被挡了下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将神鞭抓住了。

  “额……”

  随着一股喘气声,黑气散去,一个穿着铠甲的骷髅恶鬼竟然将神鞭抓住了,甚至神鞭还出现了碎裂!

  “私は死神です(我是死神)!血と肉を飲み込む(吞噬血肉)!”

  林宇看着附身酒井一郎的吞酒童子,心中暗暗惊讶,自己见过东瀛献祭秘法,但是对于酒井一郎这种地级实力的忍者,这种献祭更像是送命。

  忍者是东瀛的武者,等级分为:忍,初忍,下忍,中忍,上忍,特忍,忍宗,忍神,忍圣,和华夏武者的等级相对应。

  附身忍术是特忍才可以使用的秘法,至于酒井一郎,他的等级,根本无法发挥吞酒童子的全部实力。

  “法身,散!”林宇大手一挥,天尊法身慢慢消失,变成金光散去了。

  “啊!!”食べ(吃)!肉体を(肉体)!”

  吞酒童子将酒井一郎的武士刀抽出来,大叫着朝林宇冲了过去。

  “即使使用了秘法,实力也就只有天级初阶,哼,蚍蜉撼树。”林宇站立,右腿后撤,轰的一声,朝吞酒童子冲了过去。

  “杀!”吞酒童子紧握武士刀朝林宇劈砍,林宇伸出手,轻松的随手一拨,刀刃直接从他的身边砍过。

  “八极拳!顶心肘!”林宇抬起手臂,胳膊肘直接击中吞酒童子的胸前,就听到一声闷响,力量直接穿透了吞酒童子的身体,向后激发,将后面的一个大树直接击断。

  吞酒童子一动不动的现在哪里,过了一会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附身恶鬼散去,原本被附身的酒井一郎只剩下骷髅了。

  “哼,八极拳的古武顶心肘可以顶穿山脉,不自量力!”林宇不屑一笑,双手凝聚出光团,随手一会,满地的忍者尸体竟然神奇的消失了。

  他摇了摇头,说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太麻烦了,回来需要和国家说一下。”

  他回到木屋,看着木门上钉着的苦无,叹了一口气,没有拔下来就直接推开了门。

  木屋里面李星玲若无其事的玩着手机,好像刚才外面惊天动地的战斗,她根本不知道一样。

  “解决了?”李星玲询问道。

  林宇看了她一眼,径直走到她面前,一把抢过她的手机,然后装成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唉,别拿走啊,我马上就赢……”正当李星玲想要抱怨的时候,她来到林宇的表情,想起自己刚才做的错事,慢慢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林宇惩罚。

  林宇看她嘟着嘴,装可怜的样子,心中暗暗一笑,但是依旧表情严肃的说道:“你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吗?”

  “我,唔……我知道错了。”李星玲撅着嘴,眼睛一转,抬头看着林宇,眨了眨可爱的眼睛,撒娇的说道:“相公,娘子知错了吗,我以后再也不玩游戏了。”

  见她撒娇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来她是一个活了千年的傀儡。

  林宇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她的秀发说道:“以后注意一点,不要这么粗心了。”

  李星玲见林宇没有责怪自己,也觉得有些内疚,她看着从木门冒出来的苦无的尖头,说道:“相公,新的袭击,我们怎么办?”

  “都说了,不要叫我相公。”林宇走出木屋,李星玲也跟了出去,看着秀美的密林山川,说道:“现在各个国家的势力蠢蠢欲动,为了在一年之后掌控世界,都在猎杀别的国家的强者,来让敌对国家的实力降低。

  好不容易成长起的强者,就惨遭夭折,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必须离开,我记得我在都市里面还有一个身份来着。”

  说着,他回到木屋,拿出来一块令牌。

  “天地三清,皆随我心,强才广聚,互掌雷霆。”说完,他手一用力,令牌被直接捏碎,霎时间,一道白色的光柱直冲云霄,直达天际。

  千里之外,柳州山。

  一个山顶上,一个仙风道骨老者正在盘腿打坐他的身边雾气升腾,竟然有丹顶仙鹤环绕。

  慈眉善目缓缓睁开,看着空无一物的远方,微微一笑,说道:“看来,林小道友受不了了呀。”

  说着,他伸出手,往前面的空气一抓,远处,一个手持重型狙击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突然感觉自己全身紧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一个无形的手捏成血雾,血花飞溅。

  另一边,一个穿着古朴的女人手拿双刀,正和几个忍者战斗。

  女孩艳红的头发柔顺飘逸,容貌精致,英姿飒爽,地面虽然横尸遍野,但白色战斗服上面依旧干净整洁。

  她看到远处的白色光柱,微微一笑,舔了舔朱唇,身入魅影,将几个忍者击杀,然后说道:“林哥哥,你的妻子来了哦,嘻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