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从虎蛟开始 > 第411章 顶级法相
 
  “八煞锁神阵,没想到是这古老的阵法,我们有麻烦了。”井木犴星君皱起眉头。

  “这阵法,很麻烦吗?”二十八星宿中,也并非人人都了解这个阵法,鬼金羊就对此一无所知,有些懵懂的问道。

  “很麻烦,八卦锁神阵是由八个死门组成,这八个地方,无论我们单独去哪一个地方都无法破开此阵,反而可能会引发其中的杀伐手段。”

  角木蛟星君语气凝重的开口,“唯有我们短时间内将八个死门的守阵之人同时消灭方才有破去此阵的可能。”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分开行动?”鬼金羊星君追问。

  “恐怕也只能如此了。”角木蛟星君叹息道。

  “这很明显是敌人的分兵之计,先是以八首修罗为引,将我们和二郎显圣真君分开,接下来又用这八卦锁神阵分散我们的五万天兵天将。”

  斗木獬星君对此番遭遇进行分析。

  “就算知道又如何,如今依然中计,我们要想破开此阵,就只有分兵行动,早点接应二郎真君,如若不然...”

  角木蛟星君话未说完,但虎蛟和其余的二十七位星君都明白他的意思,到了现在,已经是阳谋了。

  要么分兵行动,要么就在这里干耗着,没有第三种选择。

  但问题是,敌人很明显是抱着逐个击破的打算,万一他们先合力将二郎显圣真君击败,然后再调集力量对付他们,他们一样是个输。

  与其被这样击败,还不如现在分兵,或许还能够破开阵法,与二郎显圣真君汇合。

  “那我们怎么分?”奎木狼问。

  “我们现在共有二十九位天将,五万天兵,依我的意见,是我们四个星系的为首之人各成一军,其余的六人成一军。”

  “蟠兄弟的神通极为重要,与他同行的,可以七位天将成一军,不知各位意下如何?”角木蛟星君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方案。

  “角木蛟哥哥的分配方案合情合理,便就以此方案分配吧。”井木犴认可道。

  二十八星宿,四个星系,分为白虎星系,朱雀星系,玄武星系,青龙星系,每一个星系都有七位星君。

  而每一个星系为首的星君都有真仙的修为,因此这样的划分已经相当均衡了。

  “好,到时各领六千天兵,不知蟠兄弟中意那支星系的兄弟?”角木蛟星君温和的问向虎蛟。

  如果说原先还只是看在琰君的交情,以及虎蛟背后可能存在的势力而交好虎蛟。

  现在,在虎蛟发挥作用之后,他以及一众星宿则是真真切切的重视了蟠山君这个存在。

  “众位哥哥对待蟠某都极为热情,蟠某去哪儿都一样。”看着二十四双干巴巴的眼睛,虎蛟不愿得罪人,很是随意的说道。

  “既然蟠兄弟去哪都可,不如来我们朱雀星系,正好我们哥俩一起。”鬼金羊听言后连忙相邀道。

  其余星系的星君见人家鬼金羊都直接出声邀请了,便也只能放弃,心里暗自懊悔,怎就没鬼金羊那脸皮。

  现在的虎蛟可是香饽饽,他那双可以洞彻迷雾的眼睛,在这阵法之中能够发挥大用,谁与他组队,出现危险的几率也就能小些。

  虎蛟将一众星君的表情尽收眼底,见此情况,明白他们已经有了决断,便道:“既然鬼金羊星君哥哥相邀,那蟠某便与朱雀星系的哥哥们一起。”

  “有蟠兄弟来咱们这里,此行稳当了。”朱雀星系的一众星君大喜,纷纷暗地里对鬼金羊邀请的行为抱以赞许的目光。

  “接下来是划分各自要领的天兵。”

  角木蛟星君紧接着又进行划分,他将多出来的两千天兵平摊到其余三个星系之中,而朱雀星系因为多了一个天将的原因,便没有再划出天兵来,只领六千天兵。

  分完之后,角木蛟还不忘叮嘱虎蛟:“蟠兄弟,此行切要小心,你不比我们兄弟上了封神榜,一旦死后可能就是身死魂灭的结局。”

  “多谢角木蛟哥哥叮嘱,蟠某定当谨记。”虎蛟郑重拱手,将这份好意记在心里,对方虽然有看重他神通的原因,但却也有关切之意。

  毕竟此行的天将,就他一个不在封神榜上,虽然不受束缚,却也没有身死重生的可能。

  “角木蛟哥哥,你尽管放心,有我等照顾蟠兄弟,定保他没事,我老羊就是豁出命来也保他周全。”鬼金羊嬉笑道。

  “对对对,我等就是豁出性命也会护得蟠兄弟周全。”其余朱雀星系的星宿,柳土獐星君、星日马星君、张月鹿星君、翼火蛇星君、轸水蚓星君也尽皆附和。

  虎蛟见此情况,心中还是有些微微感动的,上了封神榜之人虽说死了之后可以在封神榜上重生,但这重生也并非没有代价的。

  最直接的代价就是会丢失一部分自我意识,死的次数多了,到时就会成为一尊完全失去自我的神灵。

  当然,还有其它方面的代价,关于这些,就只有他们那些封神之人才清楚了。

  “关于选择的方向,大家有没有什么建议和想法?”角木蛟星君又问道。

  “我老狼对那阿修罗的大军颇有兴趣,不若就让我走这条道吧。”奎木狼星君笑道,他眼睛里充斥着战意。

  “老獬我的身体向来刀枪不入,这刀山这条道儿就交给老獬我。”斗木獬星君开口道。

  “我和兔妹妹对于空间法术颇为擅长,便走那一条虚空破碎的道儿吧。”开口的是心月狐星君,她口中的兔妹妹乃是同为青龙星系的房日兔。

  “蟠兄弟,我们六个平日里除了井木犴星君,谁也不服谁,倒不如把这个指挥的权力全权交给你,你为我们选一条道儿吧。”

  鬼金羊见他们各自选了一条道,再不选就要挑别个剩下的了,连忙开口对虎蛟说道。

  反正在场的,就他一个对周围的情况看的清晰,不是两眼抹黑,听他的,准没错。

  虎蛟听言,正要先推迟一番,但这时顶着马首的星日马星君见他神色已经预料了什么,连忙说道:

  “金羊他说的极是,我们六个除了井木犴星君平日里是谁也不服,蟠兄弟,你就别推辞了,为咱们大伙选一条道儿吧。”

  虎蛟见此,只能应下,转而向角木蛟星君说道:“就选西南方的毒汤阵位吧。”

  他之所以选这里是想着自己的控水神通或许能够发挥些作用,那里虽是毒汤,但仍旧是由水组成。

  在虎蛟选完,其余星君就默认了他们所选的这一位置,剩下的几个方位很快就选完。

  其中角木蛟星君最后一个选,去了没人选的无尽黑暗。

  毕竟相比已知的凶险,未知的凶险才是最可怕的,连蟠山君的神通都看不清的黑暗,里面藏着什么恐怖是很难预料的。

  角木蛟星君对此也无可奈何,他实力最强,理应去这种最凶险之地。

  “好,既然我们已经各自划分好,大家伙赶紧行动吧,以免破阵晚了,二郎神君那里出事。”角木蛟星君最后说道。

  “保重。”

  “保重。”

  “保重。”各天将纷纷告辞,虎蛟连同朱雀星系的一众星宿前去领了属于他们的六千天兵便往西南方去。

  不多时就见到了一片绿色的水泊,水泊之上不断有水泡升起,浮到水面,然后破裂。

  带着浓烈甜腥的气味从中逸散,一众星君和天兵即便因为黑雾的原因视野不比怎么开阔,却也能感受到前方弥漫的危险气息。

  “这里就是毒汤阵位,蟠兄弟,可能看见守阵之人现在何处?”鬼金羊星君闻到前方的腥味后,面色凝重了许多。

  显然,前方的毒汤,很有可能对这些个星君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或是伤害。

  “看见了,在这毒汤里面潜藏着,有八个。”在虎蛟的烛龙之眼下,毒汤之中潜藏的阿修罗根本无处遁形。

  “这毒汤极为诡异,甚至对神魂也有影响,他们若是隐藏在毒汤之中,我们使用平常手段怕是很难对付的了他们。”

  说话的乃是朱雀星系第五宿的张月鹿,除了头顶的两个小巧的鹿角,她完全是一副美人儿的外貌,模样清纯可爱。

  出言之前,她就专门使用了术法摄来数点毒汤,仔细观察。

  “确实,六千天兵如若不小心折损过多,对天庭也是一笔很大的损失,我们应当谨慎行事才是。”

  另一位星君,柳土獐星君附和道。

  “众位星君暂且在此处观望片刻,让蟠某试上一试。”虎蛟方才调动法力,发现自己的控水神通对这些毒汤可以奏效,顿时心里已经有了不少底气。

  “既然蟠兄弟已经有了谋划,那我等就在此先看蟠兄弟施展手段如何?”鬼金羊乐呵呵道。

  “且看蟠兄弟施为。”

  “看蟠将军手段。”

  ......

  其余的星君早就对虎蛟这位新封的前锋将军故人之后好奇不已,此刻既然虎蛟愿意主动请缨,皆都点头认可。

  虎蛟拱了拱手,身体一闪,下一刻就到了绿色水泊的上方,并且垂直往下,踩在毒汤上方。

  正当众星君都对虎蛟这一行为疑惑不已时,却看虎蛟脚下平静的毒汤忽然以虎蛟为中心化作极速旋转的漩涡。

  下一刻,绿色的毒汤化作数十道巨大的水浪从水面之中涌起,毒汤之下,八名三头六臂的阿修罗因为毒汤的突然消失而现出身来。

  “杀了他。”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八名阿修罗齐齐跃起,直往虎蛟扑去。

  虎蛟身体不动,但那突然掀起的数十道绿色水浪却化作数十条巨蛇往下方的阿修罗扑咬而去。

  翻江——逐浪!!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绿色的巨蛇接连炸裂,八名阿修罗在稍稍被阻拦一小会之后,再度往虎蛟冲去。

  “不好,这八名阿修罗都有着等同于天仙的实力,我等快去相助蟠山君。”张月鹿看到这一幕,焦急的开口道。

  “慢着,你们看蟠山君的法相。”与蟠山君交流次数最多的鬼金羊却反而没有那么焦急,而是指着虎蛟身后的天空说道。

  只见蟠山君身后,巨大的龙虎虚影形成一个类似于阴阳鱼的圆盘,一边为龙,一边为虎,散发着无尽的威严。

  在这龙虎法相出现之后,连周围的黑色迷雾都被驱散了不少,让在场的天兵天将都能将这法相看得明白。

  “这是...顶级法相!”张月鹿眼神惊讶。

  “龙虎,国之气运也,又喻之阴阳,该说琰君不愧是烛龙的后裔么,竟然能够帮蟠山君缔结这等法相。”柳土獐星君感叹道。

  “这样的法相,如果本身没有特定的天赋,光凭贵人相助,真的有可能缔结吗?”鬼金羊星君面现思索,眼神复杂。

  “你们别忘了蟠山君的本相,虎蛟这一族群本就兼具龙虎之威,能缔结此等法相也情有可缘。”张月鹿提醒道。

  “我说,几位,我们能不能先去帮蟠山君解决那八个敌人再做讨论不迟,要知晓,蟠山君现在还在以一敌八呢。”

  星日马星君看着自己这几位探讨的火热的同伴,心中多少有些无语,也就是蟠山君缔结的乃是顶级法相,刚入天仙就能达到中品层次。

  再加上对方能够借助这里的毒汤,这才能勉强不落入下风,换做另一名刚晋的天仙,此刻早就败亡了。

  “星日哥哥说的是,我等先助蟠山君解决这些阿修罗。”张月鹿同样出声道。

  几名星宿相互对视一眼。

  “走。”星日马星君带头冲出,其余五名星宿紧随其后。

  “倒海!”见其余星君前来相助,虎蛟施展出排山倒海神通中的倒海之法,原本慢慢积攒的毒汤在其身后汇聚,化作一道千米高的巨墙。

  巨墙悬于空中,没有立刻落下,但却也让八名阿修罗完全隔绝了这里的毒汤,六命星君纷纷挑选了一个对手进行单打独斗。

  “我与老二去解决那个能够操控毒汤的妖怪,你们先去牵制住这些袭来的星君,等我们抢回毒汤,借助毒汤之力,再来助你们。”

  阿修罗中,一名看起来更为沉稳,脸上有一道叉形疤痕的阿修罗果断开口道。

  他胸中有些火大的看着虎蛟,本来以他们八个,配合击打毒汤的手段,对付这点天兵绰绰有余,没想到偏偏出现了虎蛟这种极其擅长水系神通的妖族。

  再加上对方震慑力十足的顶级法相,一出手,就抢走了他们对毒汤的掌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