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从虎蛟开始 > 第373章 生洲除魔
 



轰!

这女人头还未落到虎蛟的身上就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水枪击中,脖颈碎裂成烂肉。

虎蛟可从来不是一个妖在战斗,在他身后还有一支强大的妖军。

彭!

虎蛟再次把握住机会,趁此机会,一脚踹在阿琉斯的肚子上,将其踹飞了出去。

“杀了他...”其余妖军趁机一拥而上,各种攻击源源不断的落在阿琉斯身上,纵使他实力强大,面对着妖海战术,一时也束手无策,身体越发破损。

“既然我得不到,那就毁了你。”

阿琉斯心中越发火大,经过这短暂的交手,他已经彻底明白了,就算自己的实力在这一众妖怪里面已经属于顶尖,但面对这一群妖怪还力有不逮。

而想要逃亡,又无法在短时间内突破这些妖怪的封锁,破去外面的护山大阵。

“所有来到人间界的魔族啊,我乃心魔王阿琉斯,聆听我的声音,在我面前的是琰龙君第三子,蟠山君,他的身体是最好的心魔种子,魔躯载体。”

“谁能找到他,谁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利益,来吧,找到他,占有他!”

阿琉斯的嘴唇有节奏的蠕动着,除了魔族之外的生物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但虎蛟因为烛龙之眼的原因学习了部分口语,对于阿琉斯的意思了解了大半。

当即,他脸色大变,下手越发狠辣起来,身体化作一道流光直冲阿琉斯的身体砸去。

“死!”因为刚才使用术法分散了心力和施法力量的阿琉斯对于虎蛟直面砸来的一击显得有些迟钝,在虎蛟快到面前时方才开始躲避。

但这仍然让他的身体挨到一点边,大量的电芒擦着他的前胸而过,造成一片焦黑。

轰!

雷公锤骤然前冲,阿琉斯被砸的倒飞而出,并且紧接着一道附带着电芒的锤击再次朝他袭来。

这一次,他退无可退。

“等着吧,你会死的,这一刻要不了多久了,我将在魔界看着你死去。”阿琉斯眼神狰狞,他的本体还在魔界,不会因为这具身体的死亡而死亡,但他这次的人间界之行算是白费了。

不仅如此,还往里面倒贴了大量魔气。

“不,我不会死,倒是你,最好不要让我下次见到,人间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虎蛟的声音里带着一股特有的坚定,他一路修行到现在的地步,受到过多少威胁,不还是好好活着。

到了现在的地步,阿琉斯已经放弃了反抗,伴随着雷公锤砸下,他的身体瞬间被砸扁,肉沫和血浆飞溅。

大量的电芒缠绕在其上,灼烧着他的残躯,不多时就只剩下了灰尽。

“太子殿下,接下来我们如何打算?”待阿琉斯彻底死去,元象上前问向虎蛟。

“先离开这里,找个地方休整一番。”虎蛟回答道。

“这...此处有护山阵法掩护,为何我们不在此地休整之后再出发?”元象有些不得其解。

“两仪山水阵已经不管用了,我们待在这里,很可能会有其它魔族听到动静赶过来,还是换一个地方修整吧。”

虎蛟摇头,他看着这处山场,如果有选择,他也不想放弃自己住了这么久的地方。

但现在两仪山水阵顶多承受一击就会崩溃,变得可有可无,而刚才阿琉斯刚才口型所传递的消息他却是听的明白。

虽然有一些不能完全理解其意,但最好的魔躯载体和找到他,他却是看明白了,留在这里,不用想也知道,待会肯定会有很多从天枯山上逃出来的魔物纷涌而至。

“殿下,第十队的队长鹿角已死,请问十队的其余大妖怎么安排?”这时,又有一名妖王上前问。

经过刚才,虎蛟所展现的实力和及时应变的手段已经折服了这些妖军,对虎蛟的态度也恭敬了许多。

当然,表面上是如此,心里面就不知道了,毕竟刚才鹿铁妖王的死因还是有一些疑虑在里面。

“鱼龙阵一定要妖王层次的带领才能成阵吗?”虎蛟问。

“如果没有妖王层次的存在作为阵基,即便成阵了,也只是大妖中比较强一些的存在罢了,比不得妖王的实力。”这名妖王回答。

虎蛟听言皱起眉头,刚才他一口气将鹿铁妖王和阿琉斯一起攻击,出手是痛快了,但现在却成了麻烦。

没有妖王的带领,他这十名大妖也没了什么用处,一支数量过百的妖军,刚刚带出门就废了十分之一。

“鱼龙大阵呢?”虎蛟突然想起更重要的问题,相比于实力只有五转的鱼龙阵,实力已经达到七转以上的鱼龙大阵明显更为重要些。

“鱼龙大阵也能勉强成型,只不过在缺少了一名妖王之后,大阵的头部受到影响,威力恐怕会下降最起码三分之一的程度。”这名妖王答道。

虎蛟心中一沉,下降三分之一,这损失可大了去了,这等阵法下降三分之一,下降的程度已经算是极大了。

“殿下,其实老夫对于鱼龙阵也是十分熟悉的,曾经还执掌过鱼龙阵。”就在这时,元象突然插口道。

虎蛟心中闪过一丝喜色,作为副将,象老来时可没带什么妖兵,他还以为象老和他一样对于军队之事一窍不通,没想到这位还会执掌鱼龙阵。

“象老的意思是,你可以亲自主持鱼龙阵,带领这十名大妖?”虎蛟询问道。

“当然,而且以老夫的修为,当这鱼龙大阵的龙头绰绰有余。”元象肯定的回复。

“好,那就由象老主持,你们全都听象老的。”虎蛟指着那一批正六神无主的十名大妖下达指令。

“谨遵太子殿下安排。”相比于妖王,大妖们对虎蛟的命令可不敢有丝毫质疑和抵抗,虎蛟一下令,这些大妖就毕恭毕敬的应了下来。

“老鼋。”虎蛟又向站在边上的通天老鼋下达命令,“你现在就去将钟梧山的所有的妖族聚集起来,本王要带他们离开这里。”

“是。”通天老鼋恭敬应下,然后便依靠着术法传音的手段通知钟梧山内部的生灵,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而事实上,因为刚才那一场战争,钟梧山上几乎所有的妖族其实早就到了,但原先一直藏在隐秘之处。

毕竟妖王级别的战斗,即便是余波也不是这些小妖能够承受的起的。

“虎蛟哥哥,这是要干嘛,咱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离?”千眼妖蟾也被惊动,飞到虎蛟面前,近身问道。

“有魔族入侵,这地方已经不适合再住,你不用惊慌,我自会保你平安。”虎蛟安抚道,他这话既是对蛤蟆说,也是对其它依附于钟梧山的妖族说的。

“嗯,蛤蟆我听虎蛟哥哥安排,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千眼妖蟾立马回答,他虽然胸无大志,脑子也不算灵光,但好歹知道要抱紧大腿。

虎蛟点点头,蛤蟆实力是差了点,但其余方面还是可圈可点的,上次钟梧山内部叛乱,即便最危险的时候,蛤蟆也没有投入敌方。

钟梧山的妖族并不多,包括小妖,总共也就几百号,至于人类上供侍女侍从之类,他全部解散去了,让他们自寻生路。

“殿下,已经全部在这里了。”老鼋指着聚集起来的一群妖族说道。

虎蛟点头,他刚才已经将钟梧山上能带走的物资全部带走了,曾经杀过这么多修士、妖族,别的不说,储物法器还是有不少的。

他看向这几百号妖族,大部分都是跟兽类差不多外型的小妖,因为刚才已经跟他们解释清楚了情况,这些小妖倒也没有多少慌乱。

虎蛟拿出一个青花瓷碗,这是他从一名实力不错的妖王手中夺得的,对着眼前的妖族轻声道:“收。”

一众妖族纷纷缩小,被其收入青花瓷碗中。

“我还会回来的。”最后看了钟梧山一眼,虎蛟收起目光,转向外面。

“现在随我离开,我已经找到了一处合适的去处。”刚才那波小妖在通天老鼋的帮助下,聚集起来没有浪费多少时间,此刻只过去十几息而已。

因此妖军现在都还未休整好,连刚才损失的妖气都未曾恢复。

他化作金光,带领着身后的一众妖军飞离此地,通天老鼋则跟在他旁边。

那些小妖和普通的大妖即便跟在他身边也没什么用处,只能用来打打杂,但通天老鼋作为他手下的第二大战力,作用还是不小的。


就在他们走后一刻钟的时间,一道血色的影子忽然出现在钟梧山的上空,血影慢慢凝实,这是一个全身皮肤血红的人形魔物。

他的身体从头到脚都是红色的,无论是眼睛的颜色,头发的颜色还是身上的穿着打扮,包括指甲,全都是红色的。

他并非单独前来,因为他手里还提着一个极为狼狈的修士,修士身上有多处伤痕,披头散发,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里面只能看到空洞洞的眼眶,还有鲜血不断从中滴落,鲜血淋漓。

“这里就是那个琰龙君三子的道场,看这模样,里面好像空无一妖啊。”这全身血红的魔物看着下方,眼睛诡异的说道。

“那妖怪的山场所在算不得什么秘密,在生洲人妖尽知,血红魔,你要不相信,可以杀了我,再找个妖怪询问。”被他抓在手里的修士狼狈的开口道。

“桀桀,想死?哪有那么容易。”血红魔伸出猩红色的舌头,探入了这名修士完好的另一只眼睛。

“啊啊啊...”在这名修士凄惨的叫声中,一个沾满鲜血的球体被他的舌头卷着吞入口中。

再观那名修士,仅剩的一只眼睛消失了,只剩下还在滴落鲜血的两个眼眶。

“我...正天派,不会放过你...的。”修士的声音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但仍旧顽强的开口道。

“哼,正天派,一群自视甚高的蠢货罢了。”血红魔原本舒适的表情变得恼怒起来,血红色的右手开始融化,化成红色的液体,将眼前的修士彻底覆盖。

不多时,液体再次回到血红魔的身上,而那名失去双目的修士则不知所踪。

“琰龙君的三子,一旦将他抓到了手,我可就立了大功。”血红魔看着下方喃喃自语道。

可不是谁都对什么魔躯载体感兴趣,他便是本体前来,即便不用魔躯载体就有最巅峰的实力。

但作为五蕴真魔手底下的魔王之一,他对于虎蛟的身份很是重视,毕竟琰龙君还在天枯山跟五蕴真魔缠斗。

双方实力不分上下,在魔界和三界其余势力没有再派出更强者的情况下,恐怕是无法出现结果了。

不过血红魔却是早就听闻,此方地界的大老和魔界的一位大老立下赌约,以生洲这一地的博弈结果,决定他们魔族此次行动的范围。

因此后续应该是不会有更强大的魔族或者是三界的大修士前来了,这里,是他们这些魔王的天堂。

“孽障,还我徒儿来!”突然,一声大喝从远方传来。

声音中气十足,在天地间回荡,光听这声音就可以确定,这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这群甩不掉的粘屁虫。”血红魔骂了一句,也不停留,选了一个方向快速离开。

......

黑龙涧,这里居住的不是一条黑龙,而是一只黑色的巨鳄,名为墨鼍龙,是近些年刚刚晋升的妖王。

“此处依山傍水,周围了无人烟,倒是一处休整的好去处,只是此乃有主之地,我等在现在这个时期来抢夺山场会不会...”象老有些迟疑。

每一个妖王和金丹修士都是有数的,平时若是相互间出现什么冲突都会尽量克制,不取对方性命。

现在这种魔族入侵的关键之时,正缺少高端战力,再做这等内耗之事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象老你且看着就是。”虎蛟轻笑一声,伸出右手,往上轻轻一抬。

下方的水涧中,所有的水好像瞬间失去了地心引力,离地而起。

彭!

一只人形鳄鱼从水底跃出,看到虎蛟等妖之后,强忍着火气招呼道:“各位道友远道而来,在下确实有失远迎,但大可不必使用这等手段让在下现身吧。”

“还敢装?”虎蛟冷喝一声,右手骤然伸长,勐的抓向这人形鳄鱼的脖子。

“你...”墨鼍龙大惊,但身体已经躲避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虎蛟的爪子抓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啪!

墨鼍龙被虎蛟抓回,一张鳄鱼皮被他拿在手中。

因为正主已经化作一道黑气逃了,他一伸手只抓到了这张皮。

“是魔族!”象老看到那道黑气却是一惊。

虎蛟没有说话,只是嘴巴一张,一道火焰从其口中喷出,瞬间追上逃跑的黑气,将其燃成了灰尽。

“这魔族想必是从天枯山出来时受了伤,这才找到这偏僻之所,借助墨鼍龙的地盘疗伤。”虎蛟解释了一句。

至于原来的墨鼍龙去哪了,看手中的这道皮也能明白,他只是一个刚刚晋级的妖王而已,兴许实力都还未巩固,即便面对这种受伤的魔族也凶多吉少。

象老默然,其实他更想知道的是,虎蛟是怎么了解到这里有魔族存在的,而且还是在对方装扮成本地妖王的情况下发现了对方的真实身份。

如果说误打误撞发现的,不是没有这概率,只是这概率太低了。

要知晓,魔界之门打开才多久,生洲又这般宽广,总共能有多少魔物出现,却刚刚被虎蛟碰上了。

虎蛟对此则不打算解释,他总不能把烛龙之眼的事情说出来吧,这可是他最大的底牌之一,知道他有这底牌的,除了他自己,就只有琰君有知晓的可能性。

他带着一众妖军往下面飞去,暂时在这里安定下来。

......

“东公,看来你们三界的这些小辈对于抵抗我魔族大军兴致不高啊。”东王公所在,神秘人看着湖面中的画面声音带笑的说道。

无论是妖还是人,都是自私的。

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将拼死抵抗和换一个地方安静修行两条路放在他们面前,这些修士绝大多数都会选择第二条。

真正有责任心的,全力抵抗魔族的,也就只有一些大修士直系和行事作风一直较为激进的正天派修士而已。

至于其余大宗门,妖族大势力,大多数是一种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地步。

像虎蛟这种,短短时间已经消灭了两头魔物的存在已经算是比较好的了。

东王公看着湖面,湖面上显示了生洲各处的情况,有天枯山方向的惨烈厮杀,也有一些没有被魔物入侵的地方风平浪静。

其中一处画面正好是虎蛟带着一众妖军进入黑龙涧休整的画面。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右手放到胸前,单手立起,默默念咒。

与此同时,远在生洲黑龙涧闭关的虎蛟双眼突然勐的睁开,往手心一看,只见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木牌。

“这是什么!

?”他心中震惊,自他来到此方世界以来,还从未遇到这等诡异之事,手心没有丝毫征兆的出现了一个木牌。

正在他震惊期间,只见木牌亮起光芒,浮现金色的字体——除魔榜,入此榜单前十者,可入东华帝君门下,成为记名弟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