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从虎蛟开始 > 第339章 白鳞夫人
 
  虎蛟变化成鱼头妖怪的模样坐在一处茶馆中。
  白磷城是一座海底城,里面用阵法隔绝了外面的海水,但看上去还是像一座水都。
  这里面没有陆道,只有水道,两排建筑中间夹着一条宽阔的河道,上面有船只来往,船上有人族也有妖族, 或是鬼物等一些其它种族。
  水底下则有海族的妖怪来往,整个白磷城都是以水族妖怪居多,城市的空气里的湿气也很重,桌椅都是湿漉漉的,用手一划,可以扫出一滩水。
  交通工具也不仅限于船只,很多存在都是以一些巨大的虎鲸,海龟, 鲨鱼为原型的精怪,甚至是单纯的野兽作为代步工具。
  不时可以见到一些衣着华贵的人族年轻公子小姐坐在一只海龟背上好奇的打量着这座城市,看那样子像是来郊游的。
  “这座城市的包容性倒是不错。”虎蛟赞叹道,在很多地方都人妖相争的背景下,这地方却是包容万族,人妖和谐,不仅如此,还搞起了旅游业。
  “客官有所不知,白磷城可是东海也算排得上名号的大城,我们城主白磷夫人虽然比不得那些修成正果的妖祖,但也是修行日久的积年妖王了。”
  “结交海中和天界的各路势力,再加上自身实力强劲,少有妖族或是人族敢在白磷城中闹事。”一只端着茶盘的大章鱼趁机搭话。
  “这座城市存在多少年了?”虎蛟好奇的问。
  “少说也有一千年了吧。”大章鱼也不是很确定,他只是一只精怪, 寿元不会超过百来岁, 只能从其余妖族的口中了解这里过往的历史。
  “以往也有那么的人族来到此地吗?”虎蛟又问道。
  “那倒不是, 咱们这里原先主要以海妖居多, 只是最近夫人听说是与一位大人物答上了线, 达成了某个协议。”
  “后面有这位大人物作担保, 白磷城中前来游玩的人族也多了起来。”大章鱼有些神神秘秘的回答。
  “大人物,是谁?”虎蛟眉头一挑。
  “据说,是天界某個大家族的族中子弟与白磷夫人私交甚好,夫人背后本身又有东海龙宫的背景。”
  “两方压制之下,这海中的各个种族不敢造次,人族要顾忌家中的长辈亲族也不敢在此闹事,这才有了这和平相处的景象。”
  “至于那位大人物到底是谁就不是我一个小妖能够知道的了。”大章鱼不好意思的说道。
  虎蛟笑了笑,拿出几块份量十足的银子,递到他手中,“可否给我介绍一些消息灵通,对此地熟悉的同道。”
  “客官请放心。”大章鱼接过银子,连忙欣喜的点头,这白磷城中小额的交易仍是使用凡间的金银。
  唯有那种专门交换修行资源的大额交易使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
  “这位大王,若是想寻一位消息灵通,又对白磷城熟悉的妖族,大王不用再寻了,小妖便是。”
  这时, 有一名长着八字胡肉须, 身上穿着员外袍的鱼头妖怪凑上前来笑嘻嘻的说道。
  大章鱼听言不由得有些恼怒, 自己刚得了好处就有人出来搅事,但等看清说话的是一位大妖之后,他顿时不敢吱声了,只是拿着手上的银子不知所措。
  白磷城虽然繁华,但里面还是以小妖和练气境的修士居多,大妖的地位同样不低。
  “你要什么报酬?”虎蛟并没有掩盖自己的修为,白磷城中妖王还是比较少的,他虽然不觉得这家伙敢坑他,但还是决定问清价格好。
  “只需要一两颗对小的有用的丹药就好,大王您看着给。”八字胡鱼头大妖很客气的说道。
  “只要我满意,自不会少了你的好处。”虎蛟微微点头,又看到大章鱼在一旁一脸纠结,一副想将银两送回又不舍得的模样。
  银子这种东西对虎蛟几乎没什么用,身上那些银两也是从被他杀死的敌人身上得来的,虎蛟向他摆了摆手,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大章鱼顿时一脸欣喜的鞠了一躬后离去。
  八字胡鱼头大妖等了一会,见虎蛟没出声,主动开口道:“小的名叫闻多通,不敢说知晓四海之事,但这东海的大小事件,您问的小的准没错。”
  “闲话少说,你先与我说说刚才他口中的那位大人物。”虎蛟打断道,说实话,他对白螭是否履行承诺也没什么底。
  因为鼍龙怪的恩怨,他保险打算只用这副随意装扮的海匪样貌现身。
  这样一个来历不明,且在当时还是用挟恩图报这种手段要到的承诺,他不得不考虑对方毁约的可能。
  当然,对方毁约不毁约另说,四季泉他是必须要进入其中的,没有谁能够改变他的意志。
  在这种情况下,了解清楚白磷夫人的背景,以及对方很有可能寻到的助力就很有必要了。
  “这事小的知晓,一百年前,白磷夫人跟着东海龙王会面天上的神仙,出现了一桩奇事,要知晓,海中的龙族与天上李靖李天王一家向来不对付。”
  “但偏偏白磷夫人机缘巧合之下竟然结识了李天王的小女儿,并与之成为好友,这百来年里一直有所来往。”
  “刚好前段时间,听闻三坛海会大神不知所踪,李天王派人四处寻找,其小女儿就曾借此机会下界,她来的正是这白磷城中。”闻多通对着虎蛟娓娓道来。
  李靖的小女儿就是李贞英,当年西天取经四人被金鼻白毛老鼠纠缠时她才七岁,如今应该已经有一千多岁了。
  一千多岁,如果天赋异禀的话也有修成法象的可能性,不过考虑到她与还是妖王的白磷夫人是好友,是法象修士的可能性不高。
  而且天规森严,下界麻烦,可以暂时不必考虑。
  虎蛟心中想着,表面上却是略带赞叹的开口,试图再套出些话来,“这么说,白磷夫人当真不凡,不仅与东海龙宫关系联系颇深,还与李家这种天庭大势力的家族子弟有交情。”
  “可不,不仅仅是与这两家,据说白磷夫人与水德星君还有联系呢,上次白磷夫人大寿时,水德星君竟然专门派人送了贺礼来。”
  闻多通果然很上道,顺着虎蛟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这话让虎蛟又是微微皱眉,没想到这个白磷夫人关系那么复杂,这背景,这交际,就算不考虑到其本身的实力也不太好惹。
  看来如果对方真有什么其余的想法,正面刚是不行了。
  “另外,我听闻白磷夫人跟东海龙王有一女,名为白螭,不知你可否了解?”虎蛟貌似随意的问道。
  “看来大王是为白螭而来。”闻多通一副已经猜到了什么的模样,虎蛟懒得与他辩解,随他怎么猜想。
  “白磷夫人跟东海龙王是旧情人这事儿,在东海其实算不得什么稀奇事儿,毕竟东海龙王的旧情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闻多通原先说起白磷夫人时语气还是带了一丝尊敬,但说起此事却不自觉带上一丝调侃之意。
  “不过白磷夫人本身就是龙属,乃是一头白蛟,蛟龙是与真龙血缘最接近的龙属,她与东海龙王所生的女儿,体内的血脉纯度自然极高。”
  “虽然不算是真正的纯血真龙,但也相差无几了,因此白螭公主生来就有着属于真龙的天赋和貌美。”
  “天生丽质,国色天香,又有着极其接近真龙的血脉,这海中的妖族都想着能够一亲芳泽,上门提亲者络绎不绝。”
  “但可惜白磷夫人看得紧,脾气也火爆,将他们通通拒之门外,至今也没听说哪个有这福气。”闻多通目露憧憬,想必内心同样有些想法。
  虎蛟无语,这白螭曾经被海匪抓了去的事情是没爆出来吗,不过想想也正常,人家一个还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这种事情要是爆了出来,那得身价大跌。
  他不打算纠着这点小事,直言道:“某问的是德行,莫扯这些没甚用的幺蛾子。”
  “您说的是。”闻多通忙讨好的点头,又有些为难道:“白螭公主很少在白磷城内露面,我等连其面都很少见到,若问德行,小的确实不知道。”
  虎蛟默然,倒也没为难他,说不知道总比他瞎说一通骗取好处强,接下来虎蛟又问了他一些有关白磷城内的情况。
  将这座城池的大概情况了解了一番。
  就在虎蛟问的差不多,打算叫他离开时,一个耳朵出长着鱼鳍的侍女从远处走来,到他面前道:“前辈,我家公主给您回话了。”
  闻多通听言有些愕然的抬起头,看了看侍女,又看了看顶着个鱼脑袋,一脸凶样的虎蛟,眼睛里充满了不解。
  白磷城中,能被叫做公主的可只有一个。
  “行了,你先离开吧,有事我会再找你。”虎蛟拿出一小瓶丹药和一枚信符,里面有四五颗辅助大妖层面妖族修行的丹药,对他摆了摆手。
  闻多通虽然好奇,但也不敢多呆,接过丹药和信符之后,恭敬的行了一礼后便走的远远的。
  “回的什么话,说吧。”虎蛟将视线转向这名侍女。
  “公主殿下她现在有要事要办,希望前辈能再次耐心等待,等我家公主得了空闲便来找前辈。”
  侍女轻声道,虽然眼前这妖怪在她看起来长相着实有点丑了,但她的语气仍旧放的比较温柔,毕竟眼前的是一位妖王级别的存在,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
  “大概要等到什么时候?”虎蛟皱眉,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四季泉具体的开放时间,只知道就在近日。
  “这我就不清楚了,公主殿下并没有告知。”侍女摇头。
  “可否帮我问问,告知四季泉的具体开放时间,也好让我有个准备。”虎蛟语气随和,手里顺便给侍女塞了瓶丹药。
  侍女不动声色的接过丹药,眼神瞬间变得柔和了些,“您放心,我一定会把您的话向公主殿下传递的。”
  “麻烦了。”虎蛟点点头。
  待侍女离开后,虎蛟去来到了附近的一家旅馆,守在旅馆门口的是一个面目阴沉的老太,虎蛟一眼便看出这老太没有实体,应该是个鬼修。
  “开个上好的房间。”虎蛟随意道。
  面对身上弥漫着妖王气息的虎蛟,鬼老太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前辈,我们这里住宿只收魂魄,您看?”
  “厉鬼可以么?”虎蛟问,他原先抓来的魂魄都被扔进了百鬼幡,被丢进里面,就算原先不是厉鬼,也会被里面的怨魂折磨成厉鬼。
  “当然可以。”鬼老太听言反而眼睛一亮。
  “价钱怎么算?”虎蛟再问。
  “这得依据您拿出的厉鬼品相而定。”鬼老太一脸为难。
  虎蛟拿出百鬼幡,随便抓出一只双目流血,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你看这只怎么样?”
  “一只就可以...可以住一个晚上。”鬼老太脸上喜色一闪,但很快就压下自己的喜色。
  听言,虎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不说话。
  气氛缓缓凝固了,妖王甚至可以引动天地之威,即便不动手,光是站在这里,气势完全放开也远远不是她一个勉强相当于筑基境界的鬼物可以承受的。
  鬼老太吓的魂体都有些不稳,“是老婆子说错了,说错了,一个厉鬼可以住七个晚上,七个晚上。”
  虎蛟仍旧盯着她不发一言,但身上弥漫的妖气却已经让离的远些的一群人族公子小姐注意到了。
  “哼,这就是白磷城,不愧是妖族的地盘,哪里都有欺压良善的现象。”其中一名富家公子打扮的男子冷哼道。
  “云天哥,小声点,那可是一位妖王,不要惹麻烦。”旁边一名绿衣女子拉着他的衣袖小声道。
  那名富家公子打扮的男子仍是一副脸上不忿的神色,不过却没有直接出声了,而是使用传音交流。
  “一个月,一个月,前辈,一个魂魄住一个月。”鬼老太终于承受不住压力了,忙竖起一根手指说道。
  虎蛟这才满意点头,将手里的白衣厉鬼交给她。
  他其实并不知道这里的物价,只是本能觉得贵了些,就想诈诈她,没想到她刚才报价那么离谱。
  至于后面那几个人族小年轻的话以他的耳力自然听到了,不过他懒得理会,这里毕竟不是生洲,行事还得低调些。
  “带我去一间好点的房间,我不需要这里的吃食,以后没叫你,不要来烦我。”虎蛟用带些命令的语气吩咐道。
  对这种鬼物不需要太客气,他对鬼物太熟悉了,他所见的鬼修,除了自己义兄魁将军正常些,其实多多少少都有些精神问题。
  而且对活物充满憎恨,你对她好了,她反而觉得你好欺负。
  “您请稍等。”鬼老太先是讨好的和虎蛟说了一句,又换回阴沉的面孔对里面吼了句,“死丫头,还不快出来送客人去房间。”
  “来嘞,干娘。”里面很快就走出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穿着红色碎花裙,脸很白,没有血色,顶着两个黑眼圈,扎着冲天羊角辫的小女孩鬼物。
  “这就是客人吧,您请跟我来。”小女孩鬼物走到虎蛟面前,好奇的看了一眼,在前面为虎蛟引路。
  虎蛟点了点头,跟她往里面走去,没走几步,他听到脚步声,往后瞥了眼,发现是刚才那几个嘴碎的人族小年轻正往这边走来,想必同样是想住旅馆。
  他收回目光,没作理会。
  小女孩鬼物将他带到了楼上一个较近的房间,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不过打扫的却很干净,一尘不染,也没有异味。
  “客官,可还有什么吩咐,我们这里什么服务都有哦~”小女孩鬼物笑嘻嘻的走到虎蛟近前。
  虎蛟看了她一眼,忽然咧了咧嘴,他现在的面相本就凶恶,一张大嘴巴几乎占了头部的一半。
  张开这么一点嘴巴,就可以看到里面令人不寒而栗的尖牙以及牙齿间的粘液。
  小女孩鬼物笑嘻嘻的神色顿时一僵,有些畏缩的往后退了几步,勉强挤出几丝难看的笑容:“您要是饿了,我待会再给您送点吃的上来,现在就不打扰您了。”
  说完,这小鬼转身,一溜烟跑没影了。
  虎蛟有些郁闷的心情这才舒畅许多,在钟梧山住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如今出躺门,生活简陋了些也就罢了。
  连个小鬼都敢来调戏他。
  接下来,虎蛟便留在了这里修行,一直没出门。
  旅店里根据他的观察,就两个鬼物,一个是那鬼老太,一个是那鬼丫头,除此之外再无其它的帮手。
  这里住的存在不多,除了虎蛟,那一群人族小年轻也住进来了,总共有五人,三男二女,小声嘀咕过虎蛟的那两人,男的叫李云天,女的叫吕裳儿,都是同一个宗门,云烟宗的弟子。
  这些和虎蛟不同,他们在这里住下后每天都出去游玩,直到很晚才归来。
  一转眼,三天过去了。
  虎蛟有些烦躁的从修行中回过神来,三天时间,不来见他也就罢了,连个消息都没回,这是完全把他晾在一边了?
  想到此,他站起身来,打算亲自再去问上一遍,有个明确的消息也好早做打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