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从虎蛟开始 > 第317章 通天大王
 
  “告诉我,千岛之国怎么走?”虎蛟捏着胡有才的脖子喝问道。
  “大...大仙饶命,俺也不知道咋走啊...”胡有才脸色苍白,两腿不断的抖动。
  刚才那小娘们虽然他也打不赢,但好歹还是处于普通人的范围,除了一张符箓,没什么太过玄奇的手段。
  而眼前这位可是直接带着他凌空飞行, 用余光扫过下方的海面,他只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软了。
  这等几乎见不到岸的海,若是掉下去,就算他体力够,也怕会被海里的什么东西吃了。
  “你不是去过几次吗,怎么会不知道怎么走, 莫不是在蒙我?”虎蛟眼露杀机。
  “大仙,这可不能怪我啊,原先几次航行都是借着海图和日月星辰, 以及船上的水罗盘判断方位,如今海图不在手中,天空也未暗下,又为起风,小人如何能判断?”
  胡有才明显也感受到了虎蛟心中的杀机,哭丧着脸。
  “这么麻烦...”虎蛟皱起眉头,明白他原先有些太想当然了。
  难道现在还要回去船上拿设备,虎蛟心想。
  “大仙,虽然小人无法直接辨别方向,但神使是知道怎么走的。”
  胡有才看虎蛟皱着眉头不说话,以为对方心里已经有了杀机,连忙试图证明自己的价值。
  “神使?”虎蛟挑了挑眉。
  “就是刚才那个妖怪。”胡有才有些尴尬的回答,虎蛟现在还未变回本相,他以为虎蛟是人族的修行者。
  “我们有一次在海上迷了路, 在路途中遇到了那妖怪,他告诉我们他是来自于通天大王座下。”
  “只要我们诚心祭拜通天大王,就能让我等财源广进, 护佑我们在海中的安全,并且当时还带着我们找回了原来的航线。”
  “不错,我可以饶你一命,至于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虎蛟满意点头,在对方不明所以时,他松开了捏住胡有才的手。
  噗!
  对方连惨叫都还来不及发出,就掉入了水中,想开口大喊什么,但却被咽了一口海水。
  虎蛟睁开烛龙之眼,往刚才那个海龟逃跑的方向望去,没多久就找到了那只海龟。
  对方的身体足有二十米长,跟一艘小型的船差不多大,依着体型看,应该是一名大妖。
  虎蛟化作一道清风,直往这海龟追去,依靠着妖王的速度,不多时就出现在这只海龟面前。
  海龟吓了一跳,转身就往回游, 一边游一边喊道:“这位大王爷爷,弄潮儿刚才多有冒犯, 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小的是通天大王座下的,求您看在我家大王的面子上,放过小的吧。”
  虎蛟双手抱在胸前,凌空而立,看似没有对它做什么,但海中的水流却在虎蛟控水神通的操控下裹挟着海龟妖弄潮儿自动游回虎蛟的面前。
  任凭弄潮儿怎么划动也摆脱不了周围水流的控制。
  “本王问你,你可知晓千岛之国怎么走?”虎蛟懒得与他多费口舌,直接了断的开口问道。
  “知晓的,知晓的,大王爷爷若是想去,小的这就带您去。”见虎蛟只是想问话,并非想取他性命,弄潮儿心中忙松了一口气。
  “本王不想浪费时间,你变个人形来,为本王指路。”虎蛟命令道。
  “小的这就变,这就变。”弄潮儿连说了两遍,抖了抖身体,巨大的神躯开始缩小,不多时就变成了一个有着大亀头,穿着件黑皮铁甲,身材矮小的兽首人身妖怪。
  “你口中的通天大王是何等实力,有何背景?”虎蛟谨慎的问道。
  “通天大王是在南海颇具盛名的一位妖王,已经在此地生活了千余年。”弄潮儿答道。
  听闻只是一位妖王,而且才生活了千余年,虎蛟心中有了把握,也就没多在意。
  千余年对于一位妖王来说不算什么,很多渡过了劫数的金丹修士都有这个寿数,只要不是妖祖就行,至于那些久负盛名的妖王,就算他打不过,也不至于逃不了。
  虎蛟提起弄潮儿,向他吩咐道:“为本王指路。”
  弄潮儿不敢反抗,忙指了一个方向,虎蛟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化作一道清风飞去。
  数个时辰后,在他前方出现了一片群岛。
  “那便是千岛之国了,大王爷爷,不知小的可否离开了?”弄潮儿讨好的问道。
  “不着急,既然你对这里熟悉,不若便留下来继续为本王引路好了。”虎蛟笑道。
  “可是,大王爷爷,小的消失了那么久,若是通天大王找小的怎么办?”弄潮儿沮丧着脸,内心发苦。
  “怎么,本王赏识你,你还不乐意了?”虎蛟眉头微蹙。
  “大王爷爷您说的那里话,能得您赏识可是小的天大的造化,先前小的不是担心我家大王寻小的吗?”
  “现在想想,若是我家大王知晓了,小的是为大王爷爷您引路,兴许还会表扬小的几句嘞,怎会不乐意。”
  弄潮儿听言身体一个激灵,忙说道。
  “那便好,且走吧。”虎蛟再次提着他化作一道清风,落到了岛上。
  “你带上这个,到了这儿,外人面前便叫我蟠老爷。”虎蛟将一个人皮面具丢给弄潮儿,自己的外貌则还是一开始那个魁梧大汉的人类形象。
  弄潮儿接过面具,往头上套去。
  即便带上了人皮面具,弄潮儿看起来还是像一个怪人,四肢粗短,头却很大。
  虎蛟带着弄潮儿走到了一处人类城镇中,在一处菜馆坐了下去,轻抿一口茶水后,虎蛟对他吩咐道:
  “前段时间有个鲛人被千岛国之人抓起来了,你去帮我打听打听,看看这个鲛人现在何处。”
  “小的这就去做。”弄潮儿连忙应下,脸上甚至有几分欣喜之色。
  “另外,你小子别想着能摆脱我,等下我会一直关注你的动向,若是你有逃跑的想法,便剥了你的皮下油锅开席面。”
  就在弄潮儿欢天喜地的往外跑时,虎蛟平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让前者身上瞬间升起一股寒意,心里不敢再有小心思,老老实实的为虎蛟去打听情况。
  “小二,店里的肉食全上一份来。”见弄潮儿已经去打听情况了,虎蛟这才心满意足的向店小二叫道。
  他堂堂妖王之躯,总不可能老是自己去做这种打听情报的事情吧,不然这么高的实力修为要来何用。
  半个时辰后,弄潮儿回来了,虎蛟仍在大快朵颐,桌子旁边已经摆满了足有半人高的菜盘子,而店里的伙计还在不停的往这里上菜。
  弄潮儿一时也不敢打扰,只是有些流口水的看着虎蛟进食。
  这里的情况也吸引了店里其它客人的注意,有名光头壮汉指着这边嗤笑道:“看那小子,好似个饿死鬼投胎,吃了那么多也不见饱。”
  与光头壮汉同一桌的同样是一群体型健硕的大汉,闻言哈哈大笑。
  他的声音没有做什么掩饰,妖怪耳朵又比常人灵光,弄潮儿听在耳中,身体一个哆嗦,他偷瞧了虎蛟一眼,却见对方没什么表示。
  他歪了歪头,主动朝那光头壮汉走去,因为光头壮汉那一桌周围没有其他人,弄潮儿的行为很快就被几人看到了。
  光头壮汉眼神带些戏虐的看着他,不知这长相怪异的家伙过来想要干嘛。
  弄潮儿越来越近了,并且顺势抬起了自己的一只脚,让光头壮汉眉头一竖,正要发怒。
  嘭!
  弄潮儿一脚踹在了光头壮汉身体上,这一脚力量极沉,速度看似缓慢,实际上却快的离奇,后者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脚踹飞,撞在菜馆的墙上。
  用土石砌的墙壁竟然出现了裂纹。
  紧接着光头壮汉无力的跌落了下来,再无声息,直到他额头流出的鲜血溢出一大片,才有尖叫声从人群中传出。
  “杀人啦!!”
  发现人死去了之后,人群四散奔逃。
  那原本与光头壮汉坐一桌的大汉也都站起身来,因为原本他们围坐的饭桌已经在光头壮汉飞起的时候同时被掀翻了。
  按理说碰到这种情况他们应该愤怒,为死去的同伴报仇,但这一脚的威力着实震慑住了他们。
  正常人能做到一脚把人踹飞,并且把人撞出裂痕来吗?
  “嘿嘿...”弄潮儿嘿嘿笑了笑,收回腿,准备转身离去。
  “慢着,你别走。”这时,有声音从后面传来,他有些疑惑的转过头,见是一个络腮胡大汉。
  “你...你杀人了,跟我去见官府,我...我要报官。”见他转头,络腮胡大汉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白痴。”
  弄潮儿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回到虎蛟身边,样子带些讨好。
  虎蛟擦了擦嘴,瞥了他一眼,“下次,记得做干净些。”
  弄潮儿心中一寒,连忙点头。
  虎蛟一挥手,方才还在大声嘲笑他的几个壮汉霎时间血液飞溅,做完这一切,虎蛟才带着弄潮儿遁入地下。
  巨人不会在意地上的几个蝼蚁,但那是在蝼蚁没有惹到巨人的情况下。
  到了地下,虎蛟对弄潮儿说道:“将你打听到的情况都说出来吧。”
  “是,千岛之国确实有个鲛人,不过已经被送往王宫了。”弄潮儿回答,“千岛之国的人都相信吃了鲛人肉可以长生不老,因此千岛之国的国王决定召开一个人鱼宴。”
  “到时候会请各路仙家,王公大臣一同赴宴,据说千岛之国的国王极其慷慨,决定与民同乐,若有前去的臣民还有可能分到一勺汤水。”
  人鱼宴?
  虎蛟摸了摸下巴,他曾经参加过一个太岁宴,不过宴席中并没有太岁这道菜,所谓的宴也只是你争我夺的一场利益分配罢了。
  而如今这人鱼宴却是实在的很,当真是用人鱼开宴。
  只不过这菜品,他们注定享受不到了,因为开宴用的菜品正是他来到此地的目的。
  “王宫在哪?”虎蛟问。
  “往东飞,见到最大的那座岛就是了。”弄潮儿本想用手指个方向,但周围都是土层,一时之间他也无法辨别方向。
  “那好,走。”虎蛟带着他往东而去,他们没出地面,只在地底穿行。
  没走多远,便入了海,穿过几十公里的海域之后,虎蛟再次入了土层。
  在土层内部,借着烛龙之眼,虎蛟寻到了一处极气派的建筑,仔细搜索之下还真找着了一个人身鱼尾的貌美女子。
  他没打算浪费时间,直往那里而去。
  到了地方便现出身来。
  “你是谁?”鲛人公主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捂住裸露的胸前,表情惊恐的问。
  她现在身处一个小水洼之中,双手被铁锁链束缚住,身材曲线动人,不过皮肤却有些皱,想必是因为长期裸露在外的原因。
  “我是来救你的。”虎蛟在她面前恢复本来的样貌,白发金瞳鱼耳,带着明显的妖族特征。
  鲛人公主并没有因为虎蛟的变化而放松警惕,而是问道:“是谁叫你来的?”
  “是生洲琰龙君,我乃琰龙宫第三太子蟠山君。”虎蛟直言。
  “我是鲛人族的公主余天香,见过三太子。”鲛人公主这才松了一口气,明显也是知道琰龙君的。
  “我现在就带你离开。”虎蛟不愿意浪费时间,他后面还要趁着蓝魔王与毒眼龙君分散之时去寻他报仇。
  “慢着,我身上被通天大王下了咒,一旦逃脱就能被他感应到,你能打赢通天大王吗?”鲛人公主摆手劝阻道。
  虎蛟听言,没回她的话,而是先看了身后的弄潮儿一眼。
  弄潮儿脸都白了,忙跪下解释道:“大王爷爷,小的可不知道这茬啊,通天大王成天神出鬼没的,平日里少与小的们接触。”
  “小的愿从此拜入大王爷爷门下,从此只听从大王爷爷的命令,与那通天大王再无瓜葛。”
  “我门下小妖众多,你要我收你,总也要拿出些实在点东西来不是?”虎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弄潮儿的脑子倒是灵光的紧,不似他以前那些手下那样憨傻。
  “小的跟了通天大王近百年,对于通天大王的手段还是略知一二的,小的这就为大王爷爷细细道来。”
  弄潮儿听言,知道自己还有展现价值的希望,心中一喜,忙说道。
  “通天大王本体为一只老鼋,本体堪比山岳,修为约莫为妖王三转,但他有两种手段尤其厉害,一个是他本体的龟壳。”
  “淬炼了数千年,此是他的看家本领,论起防御来,就是一些修为达到四转,甚至五转之境的妖王也不如他,第二个手段则是一个宝贝。”
  “宝贝,是什么宝贝?”虎蛟眉头一挑,心中来了点兴趣。
  “是一个紫竹篮,据我家大王有一次说漏了嘴,这紫竹篮原先是观音菩萨手上的,只是后面为何到了我家大王手里,且菩萨并非来讨回,小的也不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宝贝确实厉害,一旦我家大王扔出,就算是金丹三转以上的修士也未见他失过手。”
  “依仗着这件宝贝,就算是在整个北海,我家大王也闯出了一些威名。”弄潮儿一五一十的道来。
  “你说的这些,本王就算随便问一些水中小妖恐怕都是知晓的,这可不足以体现你的忠诚。”虎蛟摇头道。
  弄潮儿听言,心中一急,拼命挠着头搜寻着脑海的记忆。
  “可想到了?”等了一会儿见他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虎蛟带些催促的问。
  “想到了,想到了。”弄潮儿忙开口,也不管有没有用,将他记忆里有关通天大王有关的事全抖了出来。”
  但这些大多是些芝麻蒜皮的小事,直到弄潮儿说到一个名字时,虎蛟方才精神一振,问:“你是说,通天大王与曾经去往西天取经的斗战胜佛他们有旧怨?”
  “正是。”见虎蛟对此事感兴趣,弄潮儿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为虎蛟解释,
  “通天大王一千多年前不住在北海,而是在通天河,他这名头也是曾经用过的,延续到了现在。”
  “说起这桩恩怨,也是他当时犯了糊涂,一时气恼之下才惹恼了他们几个。”
  “当年的孙大圣,沙悟净,猪悟能,金蝉子几个取了经数从灵山回来,据说是少了一难,如来佛祖令护送的八个金身罗汉将他们放了下来。”
  “刚好就落到了通天河处,几人正不知如何过河时,通天大王就出现了,说是愿意载他们过河。”
  “通天大王也是个有缘法的,当年取经人一行还未求取真经时,就是通天大王载着他们过河。”
  “当时还特地请求取经人帮他问一问佛祖,还要几年可修成人身,取经人自是答应了。”
  “哪晓得真到了佛祖面前,他又忘了去,过河时通天大王问起,取经人答不来,通天大王气昏了头,直接把这四人连带着一马全给丢到了河里。”
  “但他们到底是修成了金身证果的,通天大王这些年来常常后悔当时的冲动之举,唯恐他们报复。”
  “别个还好,都是些老实和尚,唯那孙大圣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若是哪天心血来潮想起这茬,来找他晦气,这天地间可没多少个挨得住那金棒儿。”
  “由于时常担忧,千百年来,这事已经成了通天大王的心结,但他胆儿小,不敢真去找孙大圣认错。”
  弄潮儿一口气将前因后果说完,虎蛟在一旁则听的若有所思。
  前世西游记他是看过不少,今生来到这里之后也看了许多杂谈,对于当年的事知道一些。
  细细想想,当年还真有那么一只老鼋这么做过,而现在遇到的这个通天大王本体便是一只老鼋,这可不正说明了什么吗?
  因此弄潮儿说的这些话没准是真的。
  想到这里,虎蛟计上心来,对着弄潮儿一勾手,“你且过来。”
  弄潮儿上前,一枚金色的鳞片从虎蛟身上拿出,贴在了他的身上。
  由于速度太快,弄潮儿反应过来时,鳞片已经贴在了他的心脏部位。
  “大王爷爷,这是何物...”弄潮儿有些不解的问。
  “这是本王淬炼的逆鳞,火烧不坏,金石难伤,而且锐利异常,又受本王控制,只需本王心念一动,此鳞就会化作利箭,顷刻间将你穿了个透心凉。”
  虎蛟淡淡的说道,他自不可能因为对方简单的几句话就对他放弃警惕之心,想要一个妖怪的忠心,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掌握着他的性命。
  弄潮儿听的脸色发白,忙磕头哭喊道:“大王爷爷,小的对您的忠心可是日月可鉴呐,求您收回这鳞儿吧。”
  “莫囔囔,待本王收拾了那通天大王,自会收回,你以为这鳞儿是什么便宜物甚不成,好叫你知道,这东西本王也就才炼了三枚。”
  “只这一枚,就算有人拿千年份的人参来求,本王都不愿意给,你小子今儿是得了大造化,可以替本王保存些时日。”虎蛟冷哼道,对他请求并不理会。
  “小的命贱的很哩,可担不起这造化啊。”弄潮儿小声嘀咕着,但虎蛟态度坚决,他也只能接受了。
  “通天大王现在何处?”虎蛟这时才又问。
  “通天大王大部分时间都在深海沟里面呆着,他在那儿修了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如无要事,并不出门。”
  弄潮儿回答,比起刚才,他回答的更加积极了,比较心口上贴着催命符,“不过刚才听这鲛人言,想必是在千岛之国也不一定。”
  “毕竟大王行踪不定,就算要带下属出门,也是随手点几个一起,我们这些小妖平日里是没办法得知通天大王去向的。”
  “深海沟...”虎蛟抚着下巴思考,自己肯定是不能去的,毕竟深海沟里很明显是对方的主场,去那里作战,对方占据优势。
  而且真等他回去,想必人鱼宴已经结束了。
  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在千岛之国动手了,以他的烛龙之眼,如果真的在千岛之国,如其没在外貌上做掩饰,想要寻到他倒也不难。
  “通天大王在千岛国收了个弟子,现在是千岛国的国师,后天召开人鱼...宴,他肯定会到场,太子若是想对付通天大王,可以在人鱼宴上做手脚,想些计策。”
  这时,鲛人公主在旁边插嘴道。
  “本太子正有此意。”虎蛟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