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从虎蛟开始 > 第304章 看个宝贝
 
  大公鸡进了洞中,巨鼠王正抱着根金条在啃,他平日里最喜各种奇珍异宝,因此洞府中积攒了不少宝物。

  但对于这些宝物他大多数都是玩一段时间就丢到一边,又不愿放弃,闲来无事便拿一两件宝物当零食啃食。

  见大公鸡再一次进来,本就心情不爽的巨鼠王面色颇有几分恼怒, 指着他呵斥道:“你这贼毛,今儿搞甚么混球,怎三番两次打搅大王休息,莫不是平时待你等太好了耶?”

  “这次若不拿出个好由头来,莫怪大王爷爷扒了你的皮,丢给孩儿们下油锅。”

  “大王, 冤枉啊, 是外面小喇叭带来的那妖怪非要见您,说有宝物献上,小的听闻他要给大王献宝,不敢怠慢,这才再次进来给你汇报。”

  大公鸡一听,两腿吓得直啰嗦,当即就脚关节一弯,直往地面跪,大声喊冤。

  “没曾想惊扰了大王,大王若是不想见他,小的这就叫兄弟们把他赶出去,从此往后若是再见到了只叫他滚远些,不敢再来叨唠大王爷爷。”

  大公鸡此时恨极了虎蛟,差一点就被下了油锅,因此口中的话语也并不客气。

  “宝物,你说前来拜访的那小子有宝物献上?”巨鼠王眼睛一亮, 他平日里最喜欢收集的就是各种宝物了。

  只是因为平时居住在这荒郊野岭,人族的地盘不敢去, 平日里只能施展些手段截些过路的商人, 得些凡人的金银。

  如今一个前来拜门的妖怪要献宝,那怎么也得送些与修行有关的宝物来,才好在他这个妖王面前献丑吧。

  想到此,他心中舒缓了许多,对大公鸡道:“此事暂且记上,若是拜门那家伙拿不出什么好物甚,再拿你下油锅。”

  大公鸡顿时垮了脸,连头顶耸立的鲜红鸡冠也萎了不少。

  他却是不知,即便来客拿出的东西让巨鼠王满意,巨鼠王也早已将他记在了心里,打算过些时间,人族修士来的时候把他推出去。

  反正都要送小妖出去,还不如送些自己看着不顺眼的,也能解决一些烦心事。

  “去取披挂来,本大王倒要看看这小子能拿出什么好东西,若是拿不出来,便叫这小子下油锅也省得他三番五次来搅了本大王清净。”

  巨鼠王站起身,向门口小妖大声吩咐, 话音刚落, 便有四只少年人高的灰皮老鼠抗着一套金光闪闪的铠甲进来。

  当前一只老鼠后腿站立,前爪托着套黑色披风递到巨鼠大王面前。

  巨鼠大王手往上一摸, 铠甲披风便穿到了身上,又对着两只灰皮老鼠抬来的大镜子照了照,他身形消瘦,有些矮小,样貌也生的贼眉鼠眼。

  但在穿戴上铠甲披风后也凭添了一分气势,看上去不似刚才那般猥琐了。

  就巨鼠王自己而言,只觉得他此刻威风凛凛,气势不凡。

  又叫手下小妖整理了一番披风的褶皱,这才挺起胸膛,昂首阔步的往门外走去,手一拂身后的黑色披风大咧咧的坐在主座上,中气十足的吩咐道:

  “传外面来的那小子进来。”

  大公鸡贼毛一直跟在后面,听了吩咐,这才飞快的迈起步子往外赶去。

  “老贼我可被你害惨了,为了给你送这口信,大王险些扒了我的皮,要拿我下油锅哩。”一见到洞口的虎蛟,他便大倒苦水。

  若非是明白虎蛟的实力修为比自己要强,这会儿想必已经破口大骂起来了。

  “麻烦小兄弟了,这是给小兄弟的辛苦钱,小兄弟还请收下。”虎蛟微笑着再从袖口中拿出一粒丹药,递给大公鸡。

  这些普通的丹药他有的是,好些年没去鬼市,让他通过杀戮得来的的资源没法拿去交易成有用的物资,很多底层妖族使用的丹药都积攒在储物法器中。

  似这等丹药,他就是拿出一瓶也不痛不痒,只是面对一个小妖,若是真拿出一瓶来,反而会让事情麻烦些。

  大公鸡心里这才舒服了不少,他刚才吃了一颗丹药后只觉得肚子里有一股温热的感觉传遍全身,让他身心舒畅,便知晓这是好东西。

  大公鸡正伸长脖子打算去接,一个奸细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我说,贼毛,你一个跑腿,凭啥吃尽了好处,兄弟们在这站了好一会了,却只能干瞪眼。”

  说话的是守门的两只蝙蝠小妖,两只小妖也是同小喇叭一般的打扮,身上穿着藤甲,翅膀边缘抓着利刃。

  此刻两只小妖都流着口水,贪婪的望着虎蛟手里的丹药。

  两小妖虽然没什么见识,不知道虎蛟修为的具体层次,却感觉的出来,对方修为一定比他们高,因此不敢过于造次。

  但眼睁睁的看着贼毛一个劲的得好处,这会儿终于坐不住了,他们不敢直接问虎蛟讨要,但训一训自家小妖却是敢的。

  大公鸡有些尴尬,在自家兄弟面前独吞好处的事情确实不太厚道,但要他放弃到手的丹药明显也不可能,只能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虎蛟。

  你这么大方,一两颗丹药说给就给了,那再拿出几颗丹药来应该也算不了什么吧。

  虎蛟对这些小妖的贪婪感到好笑,敢对一位妖王这么索要好处。

  不过想到这刚好也证明了这里极为偏僻,不然这些个小妖也不会那么没眼力,他心里又满意了几分。

  “几位小兄弟在这守门确实辛苦了,这些个丹药便送给各位了,就当是给各位的见面礼。”虎蛟像是变戏法一样掌心里凭空变出七八粒丹药。

  身后那两个蝙蝠小妖一听这话,也不保持什么矜持了,争相跑上前来,像是争食的鸟儿一般从虎蛟手里咬走丹药。

  大公鸡见到这情况,瞬间急了眼,连忙追上他们,“你们两个给我留下,莫把老贼我那份抢了去。”

  几个小妖都在争抢,唯有小喇叭一脸苦涩的在一旁,心里直叫苦。

  这位爷在刚出现时可是杀了自家一个弟兄,如今自个还把他带去见大王,这要是让大王知道了,非扒了他的皮不可,下油锅不可,哪还有心思去争抢什么好处。

  他倒也不是没想过报信,但每当他有开口的想法,一股寒意就从他身后传来,瞬间扩散到全身,连话都说不清晰。

  连续几次之后他也想明白了自己说不出话的原因,想起自家兄弟死时的惨状,他哪还敢多嘴。

  现在只祈祷着待会别惹出太大的事端,不然自己这条小命怕是保不住喽。

  几个小妖争抢完,大公鸡这才想起自家大王还在等着,他不敢再耽搁了,忙对虎蛟道:“你且跟我来,我这就带你去见我家大王。”

  说完,他领着虎蛟往啮齿洞走去,两个蝙蝠小妖心满意足的让开道路来。

  小喇叭在一旁犹犹豫豫,心里思量着要不要趁此机会开溜,这时,一只大手放在了他翅膀上。

  他心中一寒,抬头一看,正好看到虎蛟往前走的背影。

  小喇叭知道这是对自己的警告,没得法,只得跟上去。

  只希望他待会不要说出杀死自家小妖的事情来才好,到时就说那小妖跑出去偷吃人族的牛,被修士抓了去,也能和自己撇清干系。

  虎蛟跟着小妖往妖洞中走去,洞穴晦暗的很,空气中散发着水汽和淡淡的霉味。

  巨鼠大王坐在一张石凳上,被十几个小妖簇拥着,看上去不像是能够翻云覆雨的妖王,而像是人间的地痞混混。

  这在虎蛟见过的妖王里面算是最寒碜的了,以往见过的哪一个妖王不是整的像个人间的帝王,最不济也像个势力庞大的山大王。

  巨鼠大王心里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听手下小妖的口气,他以为前来拜访的顶多是个大妖。

  如今一见面,方才发现竟然是个妖王。

  而且看他生的相貌堂堂,身躯挺拔,举手投足间也虎虎生风,虽然只穿着普通的红色衣袍,却仍然显得贵气。

  一瞬间,巨鼠大王心里甚至生出想要逃跑的冲动,他生来胆子极小,是个喜欺软怕硬的主,在小妖面前威风的很,但一遇到同等级的存在气势顿时就萎了下来。

  这也导致大多数妖王都交友广泛,再不济也有一两个相熟的同等级妖王,他却是孤零零的,整日里只跟小妖为伴。

  “巨鼠大王,有礼了,在下蟠衫。”虎蛟拱了拱手,客气的说道。

  “见过蟠衫道友。”

  巨鼠王尴尬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语气有些不自然。

  大公鸡贼毛见自家大王这态度,心头顿时一跳,这才明白过来,方才自己等面对的竟然是跟自家大王同一个层次的存在。

  他忙用有些惶恐的眼神偷瞄了虎蛟一眼,见对方面色自然,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快之色,这才稍稍放心。

  但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忐忑,冥思苦想着自己方才有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大王。

  他以自家大王作比对,发现自己刚才这行为若是放在了自家大王身上足够自己剥皮个十次八次了。

  当下心里更是惶恐不安起来。

  蝙蝠妖小喇叭听了之后,心中更是复杂,他方才还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趁此机会说出自家小妖被杀之事。

  现在听到原来杀了自家兄弟的这妖怪同样是妖王,他心中明白,就算自己这时候把情况说出来,以大王的性子恐怕也不会当回事,反而可能责罚于他。

  “巨鼠大王这里太过驳杂,在下这个宝贝不太方便拿出来,不知巨鼠大王有没有什么偏僻之所。”

  虎蛟微笑着开口,在看到巨鼠王的第一眼,他已经确认了,眼前这个妖怪并没有什么本事。

  当然,也不排除对方隐藏了气息的可能,不过那副带些畏缩的态度不假。

  妖王实力强大,有着远超普通妖族和修士的底气,因此说起话来大多中气十足。

  而眼前这个妖怪身处自己的主场却还这般浑身不自在,要么这家伙身上有什么猫腻,要么有什么其它见不得人的原因,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他实力不强。

  “无妨,在这儿的都是我的孩儿们,是自家妖,没必要遮遮掩掩的。”听闻要单独献宝,巨鼠王本能的就警惕起来。

  事实上,面对一位同级的存在,他本想拒绝所谓的礼物,但话到嘴边,又放不下心里的贪婪,想看看这礼物到底是什么。

  其余小妖对于虎蛟这位和自家大王同级别妖王送的礼物都有些好奇,虎蛟出声后本以为见不到了。

  没曾想自家大王那么不见外,心中都有些感动。

  “俺就知道,大王把我们都自家人。”离的近的一只黄鼠狼小妖更是感动的抹着眼泪,这浮夸的表演看的巨鼠王脸皮都有些抽搐。

  虎蛟对于巨鼠王的拒绝也不在意,这反而更加证明了对方面对自己时没什么底气,他勾起一丝笑意说道:

  “倒也不是在下非要故弄玄虚,只是在下所献的宝物给渡劫有关,这是妖王境界才需要考虑的事情,这些小妖们听反而好高骛远,对他们修行不利。”

  与渡劫有关!

  巨鼠王心中一跳,若说他这些年最忧虑的事情是什么,莫过于渡劫了。

  他得道成为妖王已经四百来年了,但至今未曾渡过第一转的一元劫,就是因为实力弱,胆子小,没把握渡这劫数。

  但偏偏这劫数是悬在所有妖王头上的利剑,你不渡劫,寿元大限到了照样是个死。

  渡了劫还有希望再增加一千年的寿元,以后又可以逍遥快活个一千载岁月。

  若是不渡劫,找的到关系还好,可以谋个神职,混成鬼仙,而像他这种找不到关系的,只能进入轮回盘再造。

  因此听闻是与渡劫有关的宝物,巨鼠王心里有些动容,但该有的警惕却是不少,毕竟,这样的宝物,一般都是藏着捏着,哪有拿出来作为礼物送给一个外人的道理。

  “不知道友所要给我的宝物到底是何物,在下又何德何能可以让道友献宝?”巨鼠王有些紧张的问。

  “我所要给之物,巨鼠大王看了便知。”

  虎蛟将一个信符从袖口中拿出,扔给巨鼠王。

  巨鼠王接过信符,查看里面的信息后,眼中出现震惊之色,但紧接着就是狂喜,“这个...莫非是...”

  “此物正是巨鼠大王所想的那物,只不过这东西,在下单独一妖想要拿下还欠些把握,这才专程前来拜会巨鼠大王。”

  虎蛟温和的说道。

  他给巨鼠王看的东西,对于任何妖王来说都是了不得的宝贝,他就不信对方不动心。

  果然,巨鼠王在查看信符之后脸色阴晴不定,似乎是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

  他看了看身侧的小妖一眼,心中想道,如果对方真有什么图谋,以这些小妖的实力,其实可有可无。

  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碍手碍脚,不利于自己逃跑。

  不若就让他们散了去,自己好单独与这妖王商谈,想到这里,他对左右两边的妖怪们说道:

  “孩儿们且都下去,本大王有事需要单独与这位大王商量,没得吩咐,不许再进来。”

  小妖们看到巨鼠大王突然变化的态度,心里对于虎蛟拿出的东西越发好奇了,但碍于大王的威严,他们心里虽然好奇,却也不敢逗留,便纷纷退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