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从虎蛟开始 > 第288章 三个层次
 
  “慢着!”虎蛟还未走远,冷芊芊突然出声。

  虎蛟不解的转过头,却听那冷芊芊说道:“既然我已经出面了,我希望二位能够暂时放下与操公子的恩怨,冰释前嫌。”

  此言一出,虎蛟还没说话,封豕长已经破口大骂:“你这蠢女人, 竟然为了一个狼子野心的草根妖怪做到这等程度,你们之间是有...”

  唰!

  他话未说完,一道冷光袭来,恰好于他耳侧飞过,封豕长摸了摸有些僵硬的耳朵,冰凉的感觉从指尖传来。

  冷光没有直接切到他的身体上,但经过他耳侧时逸散的冷气却依然冻住了他的耳朵。

  封豕长后背顿时浮现冷汗, 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言, 毕竟他修为全盛时就不如对方,现在他修为大降,更是只能被动挨打的份。

  “你这是什么意思?”

  虎蛟面目阴沉了下来,目光凝视在冷芊芊的身上,这是一个很美的女子,五官精致的仿佛名匠精心雕刻而成,但她同样很冷。

  这种冷不是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而是像一座处于群山之巅的雪山,那是一种俯视群山的冷傲。

  她刚才出剑了,手中冰蓝色的尖刃中还在不断散发着冷气,虎蛟很清楚,这一件不仅仅是对封豕长的警告也是对他的示威。

  虎蛟自然不可能接受她的威胁,自来到这方世界,他接受的威胁屈指可数。

  “操公子我是一定要护住的,但我还另有要事要去做,我不希望在我不在的时候两位再找操公子的麻烦。”

  “因此我希望两位走之前能够立下誓言, 在这神躯中不会再找操公子的麻烦。”

  冷芊芊淡淡的说道, 她的表情仍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 没有什么盛气凌人,说出的话却带着一种俯视的语气。

  虎蛟静静的看着她,目光停留在她身上足足有数息的时间,就在气氛越发压抑时,他出声了,“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用命令的语气吩咐我做事。”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在命令你,至于你讨不讨厌,这并不要紧,强者是不需要在意弱者的感受的。”

  冷芊芊站在地上,而虎蛟凌空站在空中,这让她看着虎蛟时需要微微抬头,但看她的眼神却好像依旧是在俯视。

  “你说的没错,强者的确不需要在意弱者的感受,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看看,你算不算真正的强者。”虎蛟笑了, 笑的有些狰狞。

  冷芊芊冰冷的目光从虎蛟身上移开,落到封豕长身上, “你也是一样的选择吗?”

  对方身体微冷,咽了口唾沫,在这一瞬间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这时候只要自己一开口,对方就会对他动手。

  他看着一旁的虎蛟,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歉意,若是他实力还在,或许他还可以再冲动一下,但现在冲动很有可能就是个死。

  最终,封豕长退缩了,为好友报仇不必急于一时,但命此刻却只有这么一条,他这样安慰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谁,都要为自己的不当言行付出代价,希望你能够承受住这次的代价。”

  冷芊芊脸上的神情越发冰冷,她抬起了手中泛着寒气的法剑。

  “我...我不行了。”却在这时,操天骄虚弱的声音传来,冷芊芊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去,发现操天骄现在的面容极为恐怖。

  原本微黑的肤色现在变的有些泛青,一张脸诡异的像是肉皮材质的骷髅,眼睛同样开始干枯。

  “是他体内的毒素发作了,毒素在一开始发作时最是猛烈,会消融中毒者的血肉和法力,直至对方彻底失去生机为止。”

  封豕长一脸惊喜的朗声道,冷芊芊他不敢正面怼,但阴阳怪气几句他还是有这个胆子的。

  “你现在怎么样?”冷芊芊已经没空去管封豕长了,而是担忧的问。

  “我现在急需一个安全的地方疗伤,拖的越久对我的身体越是不利,毒素已经开始消融我的内脏了。”操天骄用枯瘦如鹰爪的五指捂着胸口。

  “好,我带你去。”冷芊芊点了点头,用左手抓住操天骄的衣服准备离开。

  虎蛟的手不自然的落到了凭空出现在身旁的金怖钺上,但很快,手又收了回来。

  封豕长看着这一幕有些不解,如果要动手,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他还在犹豫什么,刚才不是已经决定动手了吗。

  “操天骄有可能解开毒素吗?”虎蛟问。

  虽然他不是对着封豕长说的,不过后者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和自己说话,“几乎不可能,以我祖母毒素的附着性,一旦沾上连妖祖层次都不易摆脱,何况他一个修为不会超过三转的妖王。”

  “在这毒素下,只有极少数血脉强横的妖族能留得性命,但就算留得性命,也需要源源不断的使用海量资源维持自己的修为和实力。”

  “不然毒素持续在体内消融之下,迟早会把整个身体的血肉都消去,以他现在的状态,就算挺过来了,也绝对难以在这神躯内寻得足够的灵丹妙药等资源维持生命。”

  “只要静等时间的流逝,没准他自己就死了。”封豕长有些快意的说道,他也没想到这毒药这么猛。

  以前只是听祖母说过,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就把一身能力极为诡异的操天骄都被整成了这副鬼样。

  “冷芊芊很强吗?”虎蛟又问,他对冷芊芊的实力判断主要来自对方出场时就挡住了他的三昧真火,至于对方具体多强,没交过手也不清楚。

  “很强,简直可怕。”提到冷芊芊,封豕长脸色有些变化,脸上的喜意稍稍收起一些,“她强大之处不仅仅在于现在的实力,而是她仅仅渡过了两次劫数就已经达到了我们这一批妖王中第一层次的实力。”

  “第一层次?”虎蛟有些疑惑。

  “是的,金毛老祖的太岁宴每十年就会举办一次,延续到现在也有数百年之久,虽然每次都有新的妖族加入和以前的参与者离去,但总体上还是那么些。”

  “这么多妖聚在一起寻资源自然不可能缺少争斗,有了争斗便有实力的划分,一开始,大家以修为划分实力,但后来发现这样划分并不准确。”

  说到这里,封豕长不由得的看了虎蛟一眼,虎蛟虽然从来没有外显过自己的修为,但根据他的感知绝对在妖王一转的层次。

  但偏偏对方的三昧真火威力恐怖,一道火焰喷出,连他这个妖王二转的存在都被烧的凄惨无比,操天骄也不愿撄其锋芒。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后来大家便以三个层次进行划分,反正这里都是妖王三转以内的存在,天赋平庸者不会受到邀请,差距再大也不会大到哪里去。”

  “冷芊芊便是属于第一层次的存在,像我死去的好友金唤则是属于第三层次,你现在应该明白双方之间的差距了。”

  “操天骄呢?他应该属于什么层次?”虎蛟有些好奇,他需要用交过手的对象才能比对出来各自的实力差距。

  “操天骄曾经硬拼过长久以来都处于第一层次的因蛰,双方战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虽然没有取胜,却也全身而退,因此被视为很有可能是第一层次的存在。”

  “不过现在看来,他应该是占了他那诡异法术的便宜,这才能在因蛰手上撑下来,一旦遇到一些神通克制他的,实力就会大退。”

  “因此我觉得他只能算是第二层次较为顶尖的存在。”封豕长语气肯定的说道,说完他心里对于虎蛟刚才没去追他们有些理解了。

  一个第二层次顶尖的操天骄都这么强了,何况处于第一层次,手段没有被克制的冷芊芊,这么强的存在,就是追上去也讨不了好。

  虎蛟则是陷入思索,他最强的手段莫过于三昧真火了,但就算是有着三昧真火在手,对付封豕长和一个第一层次的金唤仍要使些小手段。

  对付操天骄则胜负未知,是在封豕长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之后才能稳赢他。

  因此综合来看,自己的层次应该是属于他们口中的第二层次,离冷芊芊还有还有一些距离。

  这还没算对方极为擅长冰系法术,有手段抵挡自己三昧真火的情况,真的交起手来,双方差距只会更大。

  想自己刚才也是头铁,差点就与她动上手了。

  心中越想越是觉得不自在,对方两个,一个和自己实力差不多,一个比自己实力还要强上许多,都对自己产生过杀念。

  现在或许他们没空理会自己,但一旦等他们恢复过来,碰上自己难免不会清算。

  想着想着,他突然想起了操天骄使用神通吞噬妖族的场景。

  妖吞妖是获取不到多少好处的,但这一点放在操天骄身上却又好像有所不同。

  对方一定有特殊的能力能够通过吞噬妖族获得好处,不然他不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专门找落单的妖族吞噬。

  而现在对方中了剧毒,挺不过来便算了,但若是挺过来了,就需要海量的资源继续维持自己的修为和生命。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能找到,也是最接近的资源唯有...

  想到此,虎蛟心里有了些想法,收起金怖钺,打算离开此地。

  封豕长本能的想要跟上,却见虎蛟身形一顿,转过头,“我们就此别过吧。”

  说完,便化作一道清风快速离去了。

  封豕长脸上有些灿灿,但终究不好意思再追上去了,虽说双方现在的关系缓和了些,但毕竟过节在那摆着。

  就算自己现在实力不济,处境危险,他也实在拉不下那个脸跟着。

  ......

  一处临时建起的洞府中。

  “冷芊芊小姐,这次还真的多亏你了,我本以为我已经活不下来了。”操天骄用极为虚弱的声音真诚的谢道。

  “既然答应过要还你一次人情,我就会说到做到,操公子不必放在心上。”冷芊芊不冷不热的回答。

  “只是这次让冷小姐难做了,我了解过,那封豕长是巴陵老母最疼爱的孙子,至于另一位蟠山君则是来自十洲三道之地,据说同样是一位妖祖的后裔。”

  “再加上那二位本身实力也不差,等封豕长恢复过来,怕是会对冷小姐不利,我给你的那件东西不值得这个价的。”操天骄真诚的说道。

  “你不用为我担忧,这对我而言算不上什么大事,封豕长即便恢复过来也不会是我的对手,至于另一位修为不到,仅凭三昧真火是奈何不了我的。”

  冷芊芊摇头,在操天骄点明利害后,她的语气反而温和了些,本来有些犹豫的心也坚定下来。

  “那就麻烦冷小姐了。”操天骄正色道,心中也是暗喜,他对眼前这女人的性情也有些了解。

  明白刚才把利害关系点明不仅不会让这位退缩,反而有可能受到她的欣赏,激起她护住自己的信念。

  “说来,你为什么会受到他们的追杀?”冷芊芊突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操天骄面露迷茫,“他们一见面就想要伤害我,我逼不得已反杀了他们的一个同伴,却不小心遭到暗算,这才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我是被逼的。”

  “为什么,我只是想要过平静的生活,安静的修行而已,可他们总是要逼迫我,打破我平和的生活。”说到这里,操天骄表情痛苦起来。

  “没事的,我理解你,我和你是一样的想法,也想要过平静的生活,但在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要平静,就会拥有平静的。”

  冷芊芊脸上流出一丝追忆和感慨,“修行者,总会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你先在这里安心养伤,排出体内的毒素,我去外面警戒。”说完,她便往外走去。

  操天骄看着冷芊芊离去的背影,眼神有些诡异,但很快,他摇了摇头,收起心思。

  ......

  远处,虎蛟使用烛龙之眼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包括操天骄流露出的诡异眼神,以及他最后摇头的细节。

  “是实力差距太大,不敢下手吗?”虎蛟猜想道。

  其实也不难理解,全盛时期的操天骄实力都不一定及得上冷芊芊,如今他身受重创,就算是冷芊芊对他没有防备,他也不敢动手。

  毕竟双方实力差距过大,一旦动手,最大的可能是没得逞不说,还会把自己搭上去。

  “既然如此,那就想办法削弱她,就不信你不动心。”虎蛟眼中露出狠色,想起了自己刚才看到的景象。

  他在原地化作一道清风,往远处飞去,再现身时,已经是在一处充斥着血红色海水的海岸前。

  这里是神躯中的血道,与髓道相连,里面的深处还连接着降火府。

  血道中并不平静,就在虎蛟正常的视线所及之内,就发生着一场大战。

  那是大量的怪异生物,与血色海水中的一个巨人的战斗。

  而这些生物就是虎蛟的目标。

  他确实没有办法单独去面对冷芊芊,毕竟对方实力强大,背景也硬,一旦惹上了,没杀死就是麻烦不断。

  但自己不上,不代表他没有办法用其它方法去削弱她,如眼前战斗的双方,就可以为自己所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