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从虎蛟开始 > 第238章 人面龙身
 
  “大意了...”

  全身上下都传来灼热的刺痛感,视线也有些模糊,脑袋昏昏沉沉的,心底出现强烈沉睡的欲望。

  他修行的时间毕竟太过于短暂了,仅仅数年的时间就跨过了大妖,引动了化形雷劫。

  很多积累都还没有跟上,便想借助外力的帮助渡过雷劫。

  “走捷径,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虎蛟内心叹息一声,但很快,强烈的不甘就占据了他的内心,他重活这一世,不甘心就这么倒下。

  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去做,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得到,他还未成就真正的盖世妖王,还未超脱轮回。

  曾经鬼修在雷劫中魂飞魄散的情形历历在目,死在劫雷之下,连魂魄都无法留存,那他辛辛苦苦努力修得的这一切就再也没有了意义。

  天空中的雷响还在继续,压抑恐怖的劫云带着毁灭的气息。

  虎蛟强打起精神,强烈的不甘在他脑海中汇聚,两眼之间偏上一点的位置传来撕裂的痛感。

  从外面看去,他的额头处竟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缝,有金光从里面射出。

  轰!

  又一道带着毁灭气息的金色雷霆从压抑的天空中轰然落下。

  而虎蛟额头裂缝上的金光仅仅射出了数米就缓慢的化作金粉消失在空中。

  “底蕴太浅了,还无法成型吗?”

  虎蛟眼里流露出一丝失望,强烈的疲倦感从内心深处传来,催促着他入眠,但他却死死的睁大眼睛看着从天空之中落下的金色雷霆。

  他的内心想到了很多,想起了自己从蛋壳中出来,逐渐成长,变成身躯强横的妖兽,然后是人形大妖。

  最后脑海中的景象与天空中落下的金雷重叠。

  轰!

  金色的毁灭雷霆停留在了半空之中,而空中出现了一道身着华贵金衣的人影。

  虎蛟心里一松,在强烈的疲倦感催促下,他再也抵挡不住,双眼合拢,昏迷了过去。

  而天上的雷霆还在继续,连连落下八道金雷,还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每一道金色雷霆在落下接近琰君之时,她的身周都会出现一个透明的屏障将金雷阻挡在外。

  一击便把虎蛟从空中击落的雷霆对她而言就像是毛毛细雨,落在其上丝毫不起波澜。

  轰隆隆...

  云层上的劫云更加狂暴起来,像是在愤怒。

  “因为干涉天劫,所以雷劫由七九雷劫变成了八九雷劫吗,还是说...是九九雷劫?”

  琰君仰起头来冷笑的看着苍穹之上疯狂咆哮的雷霆,美丽的容颜在金色雷霆的映衬下更显威严,像是君临天下的女皇。

  下一刻,五道金雷同时落下,其中只有一道是向着琰君落去,另外是道都像是长着眼睛,具有生命力一般,试图从侧面绕过琰君,击向虎蛟。

  “本君的孩儿,就算是天,也休想收走。”

  决然而又霸气的声音从口中传出,下一刻,一道身长万丈的巨大虚影就在她周身浮现,并且这道身影极速的凝实。

  在这道巨大的身影面前,连山岳都显得异常渺小,她浑身像龙类一般长满鳞片,背脊上有锯齿状的骨刺,头颅是一张美丽、威严的人类面孔。

  龙身,人面,无足。

  琰君身上的鳞片像宝玉一般洁白,且又散发着类似于太阳的光辉,在她出现的一瞬间,整个无日之地亮如白昼。

  甚至照亮了天空中的云彩,唯有那凝聚雷劫的黑云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周围会突然变成这样?”

  远处无日之国的人见到世界突然变成了白天,纷纷震惊,无日之国的绝大多数一辈子也没有见过白昼,对于现在的情况完全不知作何反应。

  “完了,完了,世界要毁灭了。”

  “我们全部要死。”有人承受不住突然亮起的光芒,眼睛受到刺激,流出眼泪,顿时心中惊惧万分,以为世界将要不存。

  “我在古籍上看到过,这是太阳。”

  “是太阳,太阳回来了。”

  “神灵没有放弃我们。”有的人知道这是白天,纷纷喜极而泣痛哭流涕。

  无日之国王宫内,众位大臣已经跪成了一排。

  “神人归来了。”国主张开双手,望着光芒传来的方向,老泪纵横,突然眼睛一瞪,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下了。

  “大王。”

  “大王,快传御医。”

  “不好了,大王没气了。”

  ......

  琰君巨大的身躯将已经恢复二十五米长,身躯对她而言极其细小的虎蛟护在身下。

  五道纯阳金雷落在她的身上,除了冒出几道青烟,好似没有造成丝毫的影响。

  琰君低下头,俯视着下方仍在凝聚的黑云,忽然深深一吸,巨大的黑云连带着其上孕育的金雷就像是烟雾一般被她从鼻孔处吸入。

  噼里啪啦~

  庞大且洁白的身躯中跳动着金色的雷霆,但她眼神淡漠,似乎不以为意,身躯再次缩小,转眼间就消失在原地。

  而照亮无日之国的光明再次消失,重新恢复死寂。

  ......

  虎蛟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

  最先映入眼眶的是四周砖砌的墙壁,因为没有做粉刷,看上去极其简陋,四周都点燃了烛光,为这里带来微弱的光亮。

  侧面的墙壁上,有一小段台阶,台阶连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

  身上传来温热湿润的感觉,虎蛟顺着感觉转过身去,见是玄灵正拿着一块打湿的毛巾在为自己擦拭鳞片。

  因为在雷劫中受到的损伤,虎蛟身上有多处鳞片破损,且变得焦黑。

谷馅</span>  吱呀!

  铁门打开。

  “殿下,您醒了?”青灵从铁门中走出,见虎蛟睁开双眼,惊喜的叫道。

  “这里是哪?”

  虎蛟微微抬起头,想要动一下身体,但发现浑身都传来剧痛感,索性便继续回原地躺着。

  “这里是无日之国王宫,宫主把您从雷劫中救下之后就带您回到这里调养。”青灵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虎蛟甩了甩头,试图整理他脑海中的记忆,他现在唯一记得的就是一道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然后,然后就没了...

  “将当时的情况详细与我说说。”虎蛟吩咐青灵。

  当下青灵便将虎蛟昏迷后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虎蛟。

  听完后的虎蛟消化了好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对于琰君轻飘飘解决雷劫的手段也暗暗心惊。

  生洲只是十洲三道之一,在十洲三道之外还有四大部洲,天界,幽冥地府,阿修罗界,四海等地方。

  而作为生洲的十大妖祖之一,虎蛟心里一直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位,原本以为只是一洲之地比较强大的妖怪而已。

  如今看来,琰君的地位和实力恐怕远远超过虎蛟的想象,在这三界之中也不可小觑。

  毕竟他看过那么多道家和佛家的典籍以及修士的历志也没有听说过哪位存在能这样轻描淡写的解决化形的天雷。

  “宫主可真是疼爱殿下呢,要知晓,就算是以宫主的修为,抗下天雷,也不是一件小事。”青灵在一边轻声开口。

  “可知晓母亲她的修为到底是什么层次?”虎蛟问。

  “奴婢只知晓,但凡突破了妖王修为的妖都被称作是妖祖,至于宫主,奴婢也不知晓是什么境界。”青灵回答。

  “自奴婢们懂事以来,宫主就没有丝毫的变化,无论是与妖族还是与人族修士,亦或者是仙神会面,对于宫主无不是恭恭敬敬。”末了,她又加了一句。

  虎蛟默然,这话说了跟没说有甚区别。

  “母亲现在何处?”他又问道。

  “无日之国国主就在前些日子去世了,国中主持祭祀,宫主打算让乌契儿宫主继承王位,现在正在外面观礼。”

  青灵再次答道。

  “蟠儿,你可好些了?”青灵话音刚落,一道柔和的声音传来。

  青灵和玄灵连忙跪在原地见礼。

  “母亲。”虎蛟强撑着想要起身,但却发现身体不听使唤,只能又躺了回去。

  “你被雷劫伤了肉身,筋脉断了好几处,现在只能暂时维持妖躯修养一段时间了。”琰君温和的说道。

  “那孩儿现在的情况算什么,算妖王,还是?”虎蛟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自视看看不就知晓了。”琰君笑道。

  虎蛟听言,将意识沉入识海中,发现识海中的大山已经消失了,出现在原地的是一颗金色的丹丸。

  他心中一喜,这是成了,但还未等他欢喜多久,琰君一盆冷水洒下,“你现在虽然成就了妖丹,但因为渡劫出了差池,这一颗妖丹并不完整。”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到了妖王期,其实和修士的金丹期已经没有多大的差别了。”

  “无论是妖王还是金丹修士,若想要进一步提升,都需要将所凝之丹进一步凝练,直至九转周天之数为极。”

  “而你现在这一颗妖丹却因为先天缺陷,而失去了进一步提升的潜能而无法再凝练了。”

  待琰君说完,虎蛟心下一沉,好不容易凝结了妖丹,却突然传来这样的噩耗,从此断了前程,这对他而言,还不如不凝结这颗妖丹。

  “你先莫急,待为母细细说来。”见虎蛟脸色变幻,琰君也猜到了虎蛟心中所想,淡笑道。

  “母亲请讲。”见琰君表情淡定,虎蛟心中方才轻舒了一口气。

  “为母有一法,为龙虎金丹之法,可借一国的龙虎气补炼金丹,对于妖族的妖丹也同样适用,补炼之后不仅与原来无异,还可更上一层楼。”

  “你的虎蛟之体本就身具龙虎之威,修行此等功法事半功倍。”琰君回道。

  “竟然还有这等功法,谢母亲赐法。”虎蛟喜形于表。

  “为母且问你,若让你娶这新任的乌契儿女王为妻,你可愿意?”琰君又问道。

  “乌契儿修为低微,于孩儿看来与凡人无异,百年后不过黄土一抔,若非万不得已,孩儿自是不太愿意的。”

  虎蛟直言道,在无感情基础的前提下,他堂堂妖王,就算要娶妻,不说门当户对,但怎么也不可能娶这修为微弱的凡女吧。

  “嗯,倒也无妨。”

  琰君对于虎蛟的态度也什么奇怪,此言本就随便一提,虎蛟不愿意也就罢了,“既如此,你就暂领无日之国国师一职,借此国的龙虎气修行龙虎金丹之法,直到功成。”

  “孩儿听母亲的。”虎蛟乖巧道。

  “说来你这次倒在了纯阳金雷之下虽然凶险了些,但也在极度的危险之下激发了潜能,刺激了你体内的烛龙传承决心,得了眉心一只竖眼,算是万幸。”

  琰君伸出玉手轻抚着虎蛟额头上的一道裂缝,直目正乘,乃是烛龙的特征。

  “这只眼睛,好像不怎么睁开。”虎蛟有些迟疑的开口道。

  “不碍事,你身上的血脉确实稀薄了些,修为的积攒又还不够,现在睁不开很正常,待你身体恢复些,多多锻炼也就是了。”琰君淡笑道。

  “为母不能在无日之国久待,这便先将龙虎金丹之法赐予你。”琰君玉指对着虎蛟额头一点。

  顿时无数的信息往虎蛟脑海里涌来,虎蛟没想着抵抗,而是任由这些信息进入脑海。

  “手中乾坤之法,为母也在近段时间根据你的妖躯特征帮你改好了,改为口中乾坤之术,你若是习会了,一口便可吞三万凡兵。”

  “修为再高些,便是天兵也不再话下。”在接收龙虎金丹之法时,琰君温和的声音再次在脑海中传开。

  虎蛟听言,心中喜悦异常,手中乾坤之法自他得自三生殿内不知修习了多少次都不得入门。

  对于这门神通他可是眼馋的紧,如今终于有机会习得了。

  “谢过母亲。”待功法传完,虎蛟再次谢道。

  “你先别急着谢,你修成妖王,妖首已经化形,为母还有一件礼物给你。”琰君右手虚抬,一顶插着两根修长翅翼的紫金冠凭空出现在手中。

  “这凤翅紫金冠,当年的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刚刚得道之时曾向南海龙王敖钦讨要了一顶。”

  “为母库存里刚好也有那么一顶,如今便把它送给你,你将来若是有那猴子的一半本事,也算不辜负这件宝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