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从虎蛟开始 > 第172章 积攒实力
 
  虎蛟从地上抓了一把金锭。

  以他多年来修行金相神通的眼光,自然能看出这些黄金的纯度和价值。

  黄金在凡间价值不菲,即便是对于一个妖怪来说,想要收集那么多的黄金,也得花费不小的力气。

  这倒是让虎蛟金相神通的下一步修行有了足够的资源。

  虎蛟想到此,在周围搜刮一圈,将附近的黄金搬到近前来,又随手抓了几个妖灵吞入腹中,获得了一点妖力,打开乾坤袋,将黄金放入其中。

  三足金蟾在旁边看得心惊肉跳,妖灵虽然吞食血肉,却不吞食同类,要不然这塔中也不可能还存在那么多的妖灵。

  心里已经准备好随时动用去往上一层的路口离开,直到虎蛟将乾坤袋塞满,停了下来,并没有对他动手的打算,三足金蟾才轻呼一口气。

  若不是舍不得他生前多年的积累,这会他已经离开了。

  每一层的塔灵只能掌握本层和下一层的来往通道,就是说,即便这时候他离开,虎蛟也奈何不了他了。

  这样想着,三足金蟾感觉自己已经安全了许多,看向虎蛟的眼神也没有那么恭敬了。

  刚好这时,虎蛟的眼神扫了过来,三足金蟾脸上一僵,连忙露出谄媚的笑容。

  虎蛟没有理会三足金蟾,他的目标一直的都是到达最底层,心念一动,顺着冥冥中的牵引离开了这里。

  见虎蛟离去,三足金蟾轻呼了一口气,身为妖灵是不需要呼吸的,但他还是本能的做出了生前的行为。

  但等他视线扫到场中少了一大堆的金子时,他不由得大骂道:“这妖怪当真是可恶,莫让本大王再见到你,否则定要你好看。”

  他连连骂了好些句,这才愤愤的停下。

  但等他转过头时,却是脸上一僵,“您...怎么回来了?”

  在他身后正站着离去不久的虎蛟,他身上沾满了血污,看样子有些狼狈,脸色也不好看。

  这让三足金蟾心中一阵忐忑。

  虎蛟瞥了他一眼,他却是没听到三足金蟾刚才说了什么,不过料想不会是好事。

  他刚才进入到第五层,本以为像前几层一样遇不到什么敌手,没想到这次碰上了硬茬。

  第五层中间是一个血池,里面灌满了气味刺鼻的血水,并且血池中间还盘曲着一条血龙。

  在他一进入到第五层,血龙就疯狂的对他发起了攻击,数次交手下来,虎蛟很果断的选择了暂时离去。

  “你去让这一层的妖灵把黄金都收集过来,放到我的面前。”

  虎蛟指着三足金蟾说道。

  抢我的黄金还得我亲自下令去收集,三足金蟾感觉自己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了顶点,他对虎蛟怒目而视。

  但虎蛟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就这样静静的对视了一秒钟。

  终于,三足金蟾还是泄了气,有些沮丧的去让妖灵收集黄金去了。

  虎蛟则是在一旁监视着他,以防三足金蟾拿了黄金就逃到第七层。

  一直到三足妖蟾联络几个手下的妖灵传达了虎蛟的命令,他这才放开视线。

  不多时,这一层的所有黄金都被摆在了虎蛟面前。

  “嗯,再去抓几个妖灵过来。”虎蛟瞥了面前的三足金蟾和另外几个妖灵一眼,终究还是放弃了吃窝边草的想法。

  几个妖灵倒是老实的很,在虎蛟发出命令后,二话不说就往外飞去。

  能被三足金蟾选中作为手下,这几个妖灵都是在这一层比较强的存在,没过多久就带着四五个妖灵回到了虎蛟的身边。

  “好了,你们下去吧,待有事我再吩咐你们。”虎蛟将抓来几个妖灵抓在了手中,又挥手让他们退下。

  待他们离开后,虎蛟大口一张,将这些妖灵塞入口中。

  妖灵入腹之后,很快就有那么一丝丝妖力在身上涌现,虎蛟借着这丝妖力刺激自己体内的气血。

  呼~

  一簇蓝色的妖火在虎蛟的手心点燃。

  既然打不过,也没有办法吸收天地元气,积攒妖元,虎蛟只能把自己的精力放在眼前唯一的希望上。

  金相神通共有九层,他只炼到第三层就能在失去妖力的情况下达到现在的层次,若是将金相神通炼到深处,没理由打不过下面那只血龙。

  随手抓起几个金锭,放在妖火上提炼。

  约莫数个时辰后,金锭被提炼完毕,化作了金粉。

  虎蛟轻轻一吸,金粉被他吸入体内,再进行引导炼化,引入他的骨髓,血肉,皮肤,鳞片。

  手中则继续拿出其余的金子进行提炼,就这样一刻不停的修炼金相神通。

  ......

  悬棺涯。

  皓月当空,月华像水银一样静静的洒在地面上。

  山壁上的上万具棺材已经只剩下一些残留的洞窟,青云派在来到此地后果真对这里的僵尸进行了处理。

  一把金丹真火就把山壁上的棺材烧了个干净,原本插着棺材的地方只剩下了一些黑色的灰烬。

  当然,在僵尸王与封如卿对战之时,棺材中的大部分僵尸就已经从棺材里面爬了出来。

  大多数的僵尸都被斩杀在当场,有少数的僵尸逃离了,对附近的人类村镇造成了一场不小的浩劫。

  至于悬棺涯中的僵尸王和红衣女鬼洛红衣,前者据说已经被金丹修士斩杀,后者则不知所踪。

  悬棺涯内没了僵尸和火灵珠,手持魔剑的杨景也已经离开,自然也就不再受到关注。

  但此刻,已经平静了多日的战场遗迹却有了细微的动静。

  噗!

  地面上的几块小石头被拱开,一只苍白,布满了灼烧痕迹的手掌探了出来,暴露在月光下。

  随即,手掌借力,一个残破的身体从土壤中慢慢爬起。

  这是一个高大,但残破的身躯,身上布满了灼烧的伤痕,半边的头颅也被某种利器削去。

  他身上披着盔甲,从伤口可以判断,这盔甲竟然是代替了肌肤和他的身体粘在一起的。

  然而这副盔甲也同样被损毁了大半,看起来凄惨无比,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面目。

  不过从他因为火焰灼烧了嘴唇而暴露出来的尸牙却不难判断出他的身份。

  “你果然还没有死。”

  突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他心中一惊,猛的转过头去。

  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全身被黑色衣服包裹着,戴着黑色斗笠,用黑纱遮住面孔的人形身影,在月光下静静的看着他。

  “你...是...谁?”

  身躯残破的僵尸警惕的望着突然出现的人影,发出嘶哑,迟钝的声音。

  “师兄,看来你在土里埋的太久,磨损了不少灵智啊,连我的声音都不记得了。”

  一阵风吹来,掀开了斗笠人的一部分面纱,在面纱下面的是一个面色苍白,双目有些无神的面孔。

  “呵呵...原来...是你,阴尸道门,还...在么?”

  僵尸王残破的脸色露出瘆人的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