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从虎蛟开始 > 第38章 移山化海
 
  虎蛟心里颇有些迟疑。

  刚才的事情他可是全程看得明白,这东西,若是拿了,便承了马家母女的因果。

  便在这时,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

  是一片波涛汹涌的海洋,海洋的中心是一座大山。

  海水时不时冲击在大山上,惊涛拍岸,巨浪滔天,每一次的冲击都会带走山上的一些土石。

  大山屹立不倒,不知已被冲刷了多久,而海水也不知疲倦的拍打着,誓要将整座山移走才罢休。

  这是...

  横骨!

  尽管是第一次见到,但冥冥中的感觉,让虎蛟心里已经出现了答案。

  这正是自己苦苦寻找,想要炼化的横骨。

  他每天吸收的元气就好比海洋的浪涛,而横骨便是这座大山,移开了这座大山,横骨也就炼化了。

  化去便能形变为真正的妖身,而不是现在这毫无变化的兽身。

  他拿着七彩金莲的手紧了紧,内心已有了决断,神色郑重道:“既然是大哥美意,那小弟便却之不恭了。”

  魁将军大悦:“为兄就喜欢你这爽利的性子,直接,爽快。”

  “这七彩金莲乃是马家传承了多年的宝贝,那马家娘子能将它拿出来交换也应当不易,它对于我等鬼修没有多少用处,在身上放久了反而有害。”

  “马家的炼气修士通过此物可以交感天地,提高筑基的几率,于妖族炼化横骨也有大用,对于大妖层次作用倒是不高,却正好适合贤弟你使用。”

  魁将军看似跟虎蛟介绍金莲的妙用,实则是告诫其余大妖,让原本眼冒精光的几个妖怪都收起了心思。

  “人族筑基修为莫不是对应我等炼化横骨的大妖?”

  虎蛟感兴趣的问道,作为一个妖怪,不晓得人族修仙者的境界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对于虎蛟,魁将军倒是很有耐心,一边领着几位妖魔鬼怪回大厅,一边说道:

  “我虽与这人族的修仙者不熟,但好歹做了上百年的鬼将军,这人类修仙者的境界倒确有几分了解。”

  “这人族的前三境分为炼气、筑基、金丹,刚好对应你们妖族的精怪、大妖、妖王层次,人族修仙者由炼气修炼到筑基,需要感悟道意。”

  “而你们妖族炼化横骨需要明证已身,倒与人族感悟道意的需求颇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所以这金莲才能对你有所帮助。”

  “魁大哥对这弟弟可真是好的不得了呢,让奴家羡慕的紧。”红衣娘娘在一旁娇声道,眼中有羡慕。

  其余妖怪也纷纷如此说道。

  “哈哈,这金莲于其它小妖是天大的宝贝,但对我这贤弟而言,顶天也就节省个十来年的时间罢了。”

  魁将军嘴上谦虚,心中还是比较得意,能节省十几年对于大多数寿命也就在百来年的精怪来说相当不错了。

  众妖魔鬼怪回到大厅,桌子上已经再次上了一席好酒好菜。

  推杯换盏,饮酒作乐,又有歌舞相伴,好不快活。

  就连虎蛟一时畅快之下也吃喝了不少。

  而在钟梧山的外面,一处山岩下却是另一幕场面。

  月光清冷,寒风呼啸。

  马家明珠马渲儿正经历着一场生死离别,马家娘子被普济和尚救出后就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口吐鲜血,脸色苍白,连气息也变得微弱。

  “娘亲,渲儿不要你死。”

  马渲儿稚嫩、秀气的俏脸早已哭出了泪痕,眼睛哭的通红。

  “渲儿,不要...难过,死亡也不过是换个地方生活,娘亲...到了地下,也会想念渲儿的。”

  马家娘子已经气若游丝,但仍旧强撑着,眼中带着怜爱。

  “不,我不要你走,那些阴差若是来了,我就打他们。”

  马渲儿哭着脸,语气又带些骄横的说道。

  “咳咳...不可胡闹...阴差都是有公职在身,本身代表的便是天地秩序,你岂可顶撞他们,想让为娘成为孤魂野鬼不成。”

  马家娘子语气严厉起来。

  “娘亲...”马渲儿少见的没有再顶嘴,只是用小手擦去眼角的泪水。

  “你听着,等下为娘会顺着牵引自己下地府,我死了以后你不要为我报仇,感悟道意之前都不要想着报仇的事。”

  “但那七彩金莲是我马家至宝,我不顾祖训偷偷将它偷出,与妖魔做了交换,已经犯了家规,你一定要...把它...带回来...”

  马家娘子声音渐低,头一侧,已是没了声息。

  “娘亲!!”

  马渲儿大声哭喊起来,悲恸的声音响彻了山谷。

  “唉!”普济没了平时的嬉皮笑脸,呼了声佛号,安慰道:“生来死去,乃万物的交替轮回,来生未必不能有相见之时,小施主不必太过难过。”

  马渲儿哭了一个晚上,直到眼泪都已经流干才停了下来。

  外面的朝阳落在了她的脸上,此刻她脸上已经充满了平静,但眼睛里却满是坚定和化不开的仇恨。

  刚刚超度完马家娘子,将其葬下的普济见状也只能叹息一声:“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马渲儿走到普济面前乖巧的鞠了一躬:“渲儿和娘亲与大师并无深交,但这次大师却倾力相助,渲儿代死去的娘亲,还有自己谢过大师。”

  “佛家讲究的是广结众缘,小施主勿需如此。”

  普济没有把眼前的小女孩当作是一个孩子,而是当成一个成年人看待,双手合十,面带慈悲。

  “大师可能为我母亲报仇?”

  马渲儿直视普济的眼睛,语气平静的说道。

  面对小女孩的对视,普济摇了摇头,“出家人本不应该干涉俗世恩怨,何况那魁将军修为高深,手下有数百鬼兵,更是广交同道,连道心宗都默认了他暂居此处。”

  “地府阴差更是与他交好,而和尚我虽有些法力,但却只是个云游僧人,纵使有心,也是无力。”

  马渲儿沉默了一会,然后又跪了下来磕头,用带着请求的语气道:“还请大师收我为徒。”

  普济仍旧是摇了摇头。

  马渲儿脸上有些悲哀,“大师也嫌弃渲儿顽劣吗?”

  “阿弥陀佛!”

  普济面色带着慈悲的呼了声佛号,面色平静的说道:“我虽不便收徒,却愿意用佛法化去施主心中的一些仇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