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89章 一点小麻烦
 
秋静看了看四周看热闹的人群,提醒道,“是啊,我们继续玩吧,你看我们都快成焦点人物了,老板还得做生意。对了,一一琴艺很棒,我们来听一下她弹琴吧!”

“我怎么不知道佳佳会弹琴,是钢琴还是电子琴?”香琳很吃惊的问道。

“是古琴!”秋静解释道,“你只是没听过一一弹,并不代表她不会啊!”

“古琴?”香琳更是不能理解,“佳佳你不会是在梦里学的吧,你会什么,不会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从来都不知道你会古琴!——好啊,你小妮子竟然还瞒着我去学古琴。”

佳一很无辜的眼神看着香琳,又不能说实话。秋静更是哭笑不得,这个香琳就爱追究个你死我活才甘心。

“香琳,你不愿意听的话就继续跳舞,如果要听,就不要埋怨一一了。”秋静口气稍稍硬了些,她再不制止恐怕这个问题还有得争论。

“谁说我不听!”香琳倒是被秋静的口气压住了,“我只是想不通而已!”

“你想不通的还多着呢!”秋静笑脸说道。转过头对着王子宇飞说,“对了,大王子,带一一到第十楼挑琴吧!”

王子宇凡偷偷的一笑,第一次听到秋静叫自己的大哥为大王子,是不是叫自己就变成小王子了。

“小王子,你是不是在笑我这个称呼叫得很别致呢?”秋静也会有搞怪的表情,这样的她让王子宇凡更是心动。

“是!”王子宇凡很干脆的承认,这倒让秋静没有话接下去。

一把精致的琵琶琴还有一架古筝很快出现在众人面前。

“谢谢众位同学的深情厚意,佳一真的很感谢你们,我没什么可表达的,就弹两首曲子作为回报吧!”佳一真诚的说道,这也是代表秋静说的。

佳一先是拿过古筝,随意的拨弄了一下,音质很好,随后坐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众人,指间发出了如涓涓水声般的声音,一曲《高山流水》弹的淋漓尽致,功底更是不可否认的。

“怎么样,像不像催眠曲?”佳一看着众人有些陶醉的样子,曲子弹完了都不愿醒来。

“佳佳你真的很棒,这是什么曲子,这么让人陶醉,我是最没音乐细胞的人都听得醉了。”香琳一脸陶醉说道,还有对佳一崇拜的眼神。

“这是最经典的曲子《高山流水》”佳一甜甜的一笑,“有兴趣听,那我就再弹一首琵琶曲子,买都买来了,总要对得起它。《渴望》你们都听过吧?”

“好啊,佳佳你弹吧,我们真是不知道你还有这些特长,才女啊!”香琳掩饰不了那份激动与盼切。

渴望!渴望人生的美满,渴望真诚的生活,渴望没有悲欢离合。

这首曲子显得有些无奈悲凉,只因心中充满太多的渴望。

刚刚还在陶醉的人,转而却陷入沉思之中,是因为受曲子的影响,实不应该弹些这么让人感觉无力的曲子。

“我只记得那么几首,这首影响到你们的心情了吧?不弹了,你们继续唱歌吧!”佳一正准备收起琵琶,秋静站起身,走向佳一,摸了摸琵琶,有种心情让她也想弹奏一曲。

“一一,我也来弹一曲,我唯一会的一首琵琶语。”秋静苦笑着说。“让大家再心情低落一回,不过这是我比较喜欢的。”

琵琶语/诉说悲喜谁能听/小楼一夜叹风雨 /寂寞孤影 /声声诉衷情/多少烟雨随风去/桥头望月步天明/零落繁星/琵琶语/繁华流芳小山翠亭/丝弦乱人意/天涯望断/声声诉别离/心愿宁随他去/任他去/只是镜花水中映/飞马无情人无情/饮尽寒霜封冰心/琵琶语/堕入轮回前的记忆/三生石前我和你/许下记忆/琵琶语/掀起了千年的记忆/生生世世我和你/情缘难尽/琵琶语/素颜细雨点点滴滴/弦断为谁泣/玉手纤纤弄肠断泪滴/伤心不愿离去/又离去/离愁往事涌心底 /含泪归去/何处去/自是相思无处寄/琵琶语/诉说悲喜谁能听/小楼一夜叹风雨/寂寞孤影/声声诉伤情/多少烟雨随风去/奈何桥断森罗提/依然等你

曲终,好久才一阵掌声,香琳竟然哭了。“小静,这曲子我听过,是绣娘电视剧中的背景音乐,好悲伤感人。”

佳一只是静静的看着秋静,似乎想看个够,不久之后就要离去,她舍不得!

王子宇凡读出了秋静此时的心情,不露声色的痛在心里,脸上的笑意总让人觉得是苦笑。

“现在都八点了,我们是不是该吃饭了?”王子宇飞突然笑着说道。“这样一玩竟忘记了这个大事,静下来就觉得饿了,我们晚饭与夜宵一起吃吧!你们有心来看望我的未婚妻,这顿晚饭我也该请了。”

情绪再次被提起,香琳似乎总跟王子宇飞过不去,不管什么话她都能找出反驳他的说词。“王子,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说得好像佳佳就是你的了,告诉你,你现在还在我们的考察阶段,不过,现在看来,表现还不错。”看过一眼众人,叫道,“那我们都走吧!”

王子宇飞无语的笑笑,佳一有这个好友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城市的夜色很美,五光十色的灯光很有规律的变换不休。

饭后,在道别声中,欢笑的人群终归要散去,望着最后一小队的离去,秋静的心中有太多的感慨。

明天又会从四面八方聚集起来,可是这样的离合很快就会终止,装在心中的太多反而更舍不得放下。

“我们也该回去了!”王子宇飞看了一下手表,一块很高档的表,两兄弟的表一样。“快十一点,比较晚了。”

街道行人车辆减少了许多,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刚一启动,后面便跟着三辆白色的面包车。

在一处僻静的街头,面包车飞快的包围了那辆白色的宝马车。从面包车上下来大概有二三十人,大部分是凶神恶煞的手执刀棍。

领头的竟然手执一把黑色手枪,太嚣张了,这种场面估计是报复来的,幸好是找的这一头,如果是许飞他们很难想像会不会出人命。

“全部下车,把手机全部扔出来,敢动一下电话我一枪打穿你们的手。”光头凶狠的命令着车上的人。枪对着王子宇凡拿着手机的手。“快点下车,不要考验我的耐性。”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王子宇凡说话的语气依旧坚硬,他心中明白大概,却没发现那几张见过的面孔。

佳一被王子宇飞紧紧的牵着,显得有些害怕现在的场面。

秋静有点气愤的看着这群人,没感觉到一丝的害怕,似乎是在为这群人感到惋惜。

“干什么?”光头咬牙的说道,“听我兄弟说,今天在KTV受了点气,现在我来给他吐出这口气。”

“要怎么出?”王子宇凡有点不屑的问道。“是从这枪口里出,还是从这些刀棍上出?”

“哟嗬,挺有胆的!”光头显然被王子宇凡的镇静与讽刺的眼神震了一下。用有色的眼睛看了一眼秋静,又闪到佳一身上,扯出一抹邪笑,说,“这两个妞长得不错,拿她们换也行!”

“你觉得可能吗?”王子宇飞很受不了这种肮脏的念头。“好像我们没什么要交换的吧?”

“你们真的很罗嗦!”光头不耐的吼道。“少TM的废话,兄弟们给打,只要不死人,你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

两兄弟也不是泥捏的,看两人身手像是练过,不知道是哪个级别的跆拳道高手。

看样子,秋静不用出手,只是这样打下去,两人会有点吃不消。

光头拿把枪也只是吓唬人,没有了他的用武之地,看到秋静两个女子站在一旁观战,不禁有点恼火。

突然用枪指着两人,吓唬道,“你们两个乖乖的走进车里,快点!”

“如果不走呢?”秋静平静的问道,真不屑与这种人说话。

“哟嗬!挺有性格的,呆会儿我就让你求饶!”光头走近秋静身旁,正准备伸手抓过她,枪突然的掉地。

一巴掌甩在了光头的脸上,“怎么样?我本来不想动手,是你逼我的,那我就只好教训一下你们。”秋静手轻轻一点,光头整个人软跪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你看好了,女子也不弱。”

秋静拉着佳一走到一处较安全的地带,“一一你就站在这里别走动,我来收拾她们!不要怕,这都是一些没什么本事的小混混。”

“我知道静姐姐你有武功护身,但也要小心啊!”佳一看着那打斗的场面,有点揪心。

一个飞身加入了打斗之中,身体一直在空中旋转,右手腕处看似饰品的金丝线此刻发出‘咻’的一声,串入打斗的人群,只听见刀棍落地的声音。

小混混们只有目瞪口呆的看着秋静在他们头顶盘旋而过。“她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这样?”其中一个看傻的小混混向天问道。

不等有再多的思考,一群人就倒地呜呼哀哉的乱叫一通。

收起金丝线,又是一个飞身,秋静站在了光头的面前,严肃的表情看着他,问道,“相信了吧?我是挺有性格的,也请你们以后不要再骚扰我的朋友。”

伸手在光头背部又是一点,光头惊愣的张开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此时能说话却不知说什么好,整个人开始有些颤抖。

秋静伸过一张支票,说道,“拿去吧,去给你那些所谓的兄弟治伤,他们之中有一部分才十几岁,不要再教坏他们。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刚劳改出来的吧,难道还想再进去坐牵?好好做人吧!”

光头愣了半天,嚣张也没了踪影,悻悻的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武功,不是电视里才有的吗?”

“这些你就不要管了,你们也不要多嘴今天晚上的事,我是为你们好!”秋静塞过支票,走向佳一,不想再多说什么。

光头吃惊的看着秋静走向那头,收好支票带着那一群小混混悻悻的跑离了。

“宇凡,她是什么人?”王子宇飞震惊了好一阵才问到身旁的王子宇凡。

王子宇凡苦笑一声,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只知道她叫秋静。”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王子宇飞对于这个回答更是惊讶,“她应该不是凡人吧?佳一是怎么认识她的,而且她们之间好像关系不一般。”

“也许吧!她的身手前段时间在医院也展露过,我一直都想不通,她到底是什么身份!”王子宇凡眼中的疑惑变得更深。

“医院?”王子宇飞很不解。

“我是无意中看到她们俩母女晕倒在路边,就送她们去了医院。”王子宇凡解释道。“小静身上还有一批黄金玉器,那全是一两千年之前的古董,价值上亿。我不敢想像她的身份!”

“你们在说什么呢?”秋静淡然的走近他们两人。“是不是在怀疑我的身份?走吧,上车再说!”

两人困惑的看过一眼秋静,带着疑问回到了车里。

车子停在了一块空地上,没有下车,车里温暖。

沉默了很久,秋静才说道,“我是半个古人,半个现代人。一一也是如此!”两名男子不约而同的转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两人。

“不要惊讶!”秋静淡淡一笑,继续说,“我是现代佳一的灵魂,古人秋静的身体,而现在佳一的灵魂是芯儿,秋静时代的郡主上官芯。一一并不是失忆,是因为她是芯儿,不再是之前的佳一。这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那一场车祸,这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我跟芯儿在古代就认识,我的老公上官萧就是芯儿的堂哥,所以才会有那天在你们家的那一幕。当然,我的武功是秋静之前所学的,受高人指点拥有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佳一是秋静的后世,灵魂去到古代为的是圆前世的缘分。萧是我一个深爱的人,一个皇朝的二太子,龙儿跟凤儿就是我们两人的孩子。而宇飞与现在的佳一也类似于这样的缘分,这些都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还有十天我就要回到那个时代,从此我们再也不可能见面,宇飞绝不能辜负了一一,你们已经错过了前世。宇凡对你除了抱歉,我不知能说什么!”

“你不用说抱歉!”王子宇凡艰难的说出一句。那颗失落的心找不到出口,他甚至想过只要看到她过得幸福,默默的在心里爱着她就足够。可她却不属于这个世界,这真的是一场云烟之梦,心还能寄予什么呢?“我会祝福你们,不管在哪个世界,希望你记得有我这个朋友就够了。”

秋静没有回答,这些她早装进了心里。

佳一看着车窗外的夜景好久,平复了内心的迷茫,才转过头,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回去吧!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车子再次开动,带着一车子的沉默走了。

王子宇飞坚定的眼神,让秋静放宽了心,她应该相信他的,而一一也会幸福!

面对着王子宇凡,秋静有些不忍,因为不想伤他太深,所以一直对他淡淡的态度,可在心里,她终是有一丝愧疚。

夜非常的静,梦不请自来!

很令人担忧的梦,总是走不出这个梦境,她渐渐发现,这或许就不是梦,是灵魂回归到萧的身边,让她知道他的状况。

希望如此,可她又不希望她看到的是真实的。

一名女子,确定那是一名女子,为什么在萧的身旁,他们是什么关系?

女子面对着萧是如此的楚楚楚可怜,背后却是阴冷的笑意,可怜的萧,你到底心中能否明了。

那女子到底有什么企图,图势还是图色。秋静真想把她抓住好好问一翻,可惜她只有感觉,就连自己身影在何处都看不见,她只有像梦一样的感觉,又像是亲眼所见一般。

“表哥,谢谢你救我!”女子说话了,称萧为表哥,秋静的记忆突然灵敏起来,她是皇后表弟的女儿,袁将军的女儿——袁如雪!

“表哥怎会在这里?”袁如雪又问道。

秋静实在不愿意听到这种明知故问的话,她真恨不得到萧的面前,告诉他一切真相。

“我与静儿来到此地游玩。”上官萧失落的说道。看了看天空,又道,“静儿也该回来了!”

袁如雪试探性的问道,“那表嫂在哪里,怎么不在表哥身边?”秋静很想把她踢开。

上官萧警惕的看了看袁如雪,八个月前向宫中说明是携同妻儿外出游玩一年,这是个敏感的问题,上官萧只是苦笑一声,没有作声。

这几个月的观察,袁如雪并未发现秋静半个身影,她越发觉得奇怪,每次都只是看到上官萧孤独的身影,他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表妹怎会来到这里,又怎么会被人追杀?”上官萧倒觉得眼前这个袁如雪有些蹊跷,他阅人不少,特别是碰到这特殊时期,他不得不小心谨慎,若是静儿消失的消息传入宫中,又需费一翻口舌解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