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81章 惊恐的发现
 
傲月剑与啸风剑真如之前说的神奇吗?但从那日的情况看,确实是挺神呼的,对她一个现代人的认知,真的是有些不敢相信,太神奇了!不过,在现代神奇的东西也不少,不差这两套剑法!

上官萧顺手理了理秋静被风吹起的发丝,淡淡的笑意,温和说,“啸风剑法与傲月剑法本就是同出一门,始祖是对相爱的恋人,知已也知彼。静儿同时也要掌握啸风剑法与心法,这样对傲月剑法才可更加得心应手,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轻轻揽过秋静,淡淡的感叹道,“今生注定了我们的缘分!”

“可是,我并不是秋静,缘分是因之前还是因现在呢?”秋静迷糊的向老天问道。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吧!

上官萧用面颊轻轻摩挲着柔顺的发丝,传来淡淡的清香,有些陶醉其中,忽而应道,“之前与现在就是完整的静儿,这是天意,命格之理!”很深奥的话,只能隐约体会到。

“我的傲月剑呢?”秋静突然疑惑道。“静儿之前应该是剑不离身的,自醒来后就再也未见过。是丢了还是收藏了?会在娘家吗?”

对于现在的秋静来说,着实有些兴奋,与自己的夫君可以拼出一对情侣剑法,这是他们两人相爱的见证。

上官萧也感疑惑,傲月剑不知下落,静儿没有了之前的记忆,看着她茫然而高兴的样子,让人疼爱。“改日上岳父那儿问问看,静儿也不必太在意!”只要她健康平安,幸福开心比什么都好。

秋静微笑“嗯”道,她并不是非要找到不可,只是希望可以如她所愿,让这两把情侣剑重逢!再好好过着她幸福的日子。

几日后,傲月剑依旧不知所踪,秋静娘家并未收藏过此剑,根本不知秋静有习过傲月剑法一事,或许这是秋静原先的秘密际遇吧。

除了有些遗憾之外,秋静也不再寻找傲月剑的下落,也许还未到时机吧,机缘到了自然就回来了,她是遵重自然规律的人。

一晃又是两年!

今晚皇宫大宴,八月十五传统的仲秋佳节,又是两位宝贝的生宴,佳节宴,生辰宴,双宴同庆,皇宫热闹非凡!

身着宝服的两个小主,是今晚皇宫的主角,两人长相几乎相同,机灵又可爱,如同白瓷娃娃般,让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小天使。

“龙儿、凤儿!妈咪祝两个宝贝生日快乐!”秋静左右亲亲,两手藏在身后。

“妈咪送凤儿什么礼物呢?”凤儿眼尖看到了秋静藏在身后的礼物,稚嫩的声音问道。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眨着灵动的双眼。又看向一旁的上官萧,很不客气的说,“爹地怎么没拿礼物?”

上官萧疼溺的挑眉笑笑,俯下身,两个小人儿,一手抱一个,左右一亲。溺爱的说,“爹爹的礼物跟妈咪的礼物在一起,怎么会不送给龙儿跟凤儿礼物呢!”

“真的吗?”凤儿开心的反问道。“爹地不许骗凤儿。”

“当然是真的!”上官萧又是亲过两个小人儿,“来,亲亲爹爹!”

两人笑嘻嘻的在上官萧左右脸颊亲上一口,乐坏了看着的众人。“还要亲亲妈咪!”凤儿公平的乐道。

秋静配合的凑近脸庞,小小的唇,暖暖的亲在面颊,甜在心里。“龙儿、凤儿是不是要给太皇奶奶表演节目呢?”秋静鼓励道。

龙儿蹭的从上官萧手中挣脱下来,摇着小小身子跑至最前端的歌舞场地,稚嫩的男童音说道,“龙儿要念读《三字经》,祝太皇奶奶、皇爷爷、皇奶奶佳节快乐!”停顿片刻,没有收到的预期的反应,众人只顾乐呵呵的看着。龙儿不满的促道,“你们要给龙儿鼓掌!”

众人正纳闷怎么没了下文,原来是欠缺鼓励,乐呵呵的笑声伴着掌声响起。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龙儿摇着小小的脑袋,颇有儒生的样子,非常惹人喜爱。

太后乐不拢嘴,溺爱的眼神看着场中央的小曾孙,没有什么可以比得上此时带来的满足感。

声音突然停住,显然有些念得没劲了,一本正经的说道,“龙儿念累了!”引来一阵赞叹声和笑声。又摇动身子跑向太后,开心的问道,“太皇奶奶喜欢吗?”

“喜欢,喜欢!宝贝曾孙儿真能干!”太后开心的赞道。疼溺的拥着小小的身子,慈爱的笑容一直浮在脸上。

换上巴蕾风格的雪白装束的凤儿摆动灵巧的身子,如小仙子般的轻盈停在场中央,接下来就是她的表演。对着众人自信满满的说道,“凤儿给大家跳《天鹅》的舞蹈,希望大家喜欢!”扭过头望着秋静,说道,“妈咪给凤儿伴曲!”

赶鸭子上架的秋静,为了这支《天鹅》舞曲,亲历亲为,特意学了古筝,只为了圆满这支舞。“妈咪准备好了,凤儿一定会跳得很美!”坐在古筝前的秋静竖起大拇指,鼓励道。

曲子响起,小小的身影随着曲调在场中央柔美的舞动,怎看都不似两岁人儿可以达到的水平。因上官萧一米八的身高,而秋静有一米六八的身高,两个孩子两岁则长出了三四岁孩子的个子。

众人陶醉在这特别的舞曲当中!

上官萧痴痴的望着秋静陶醉抚筝的样子,也惊叹他的女儿有这出色的舞技,才两岁的人儿。原来这一个月来神秘的母女二人是为了这支舞,不可否认,静儿对于女儿的用心。

曲终舞停,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好!好!凤儿跳得真是美极了!”皇上第一个夸赞,“两位小寿星快过来皇爷爷这里!”向两人招招手,抱着两人一腿坐一人,宠溺的说道,“告诉皇爷爷,龙儿跟凤儿要什么礼物?”

“龙珠!”两小人儿异口同声的吐出。稚气,天真的两人显然不知龙珠是何物,期望的眼神望着这个皇爷爷,认为他一定有龙珠。

突忽所有人的意料,这龙珠是传说中的东西,哪里会有!

皇上对望一眼皇后,对着两个小人儿尴尬的笑笑,“皇爷爷没有龙珠,月明珠倒是有!龙儿、凤儿知道龙珠是何物吗?”

两人疑惑的看看秋静,龙儿转过头,说道,“妈咪说海龙王是海里的皇帝,他的龙宫里有很漂亮会发光的龙珠。皇爷爷也是皇帝,皇宫里也会有很漂亮会发光的龙珠是吗?”

秋静哭笑不得的听着这些“解释”,只能怪自己当初讲故事时没好好想想后果,这两个小宝贝机灵得很,人小鬼大。

皇上听得哈哈笑道,“海龙王?!呵呵——静儿这是你讲的故事吧?”

秋静微微苦笑道,“静儿惭愧!”

“刘公公拿礼物来!”皇上不忍看着两双失望的眼睛,接过礼物,打开锦盒,对着两人哄道,“这比龙珠更漂亮,也是长在海里的宝贝,天然的一对黑珍珠,正好配龙儿跟凤儿。喜欢吗?”

“喜欢!”两人又是异口同声的应道,乐开了花。

突然一种记忆充斥在秋静脑海里,整个人轻颤一下。龙儿!!黑色的玉珠,原来不是玉珠,是黑珍珠,还是天然的一对!那个在现代的男孩是龙儿!有着他一模一样的容貌,也就是这般大,为何早没意识到,是龙儿还是只是个巧合?不安的心越跳越厉害,顿时脸色苍白,迷朦的眼神望着跑来的两个宝贝。

秋静的神色吓坏了一旁的上官萧,关切的轻声问道,“静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色这般苍白!”秋静只是呆呆的看着龙儿,眼神空洞!

“妈咪,这是皇爷爷送的黑龙珠,龙儿有龙珠了!”龙儿跑至秋静面前,摇着她的手,兴高采烈的叫嚷着。

“哥哥!这不是黑龙珠,是黑珍珠!”凤儿不忘纠正道。

龙儿有些气愤凤儿的现实,干嘛要说是黑珍珠,他就要当它是黑龙珠。

秋静控制着狂跳的心,蹲下身,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尽量平静的语调哄劝道,“龙儿,凤儿乖!把黑珍珠还给皇爷爷!”站起身向皇上恳求道,“父皇请您收回这两颗黑珍珠,它们太过珍贵,龙儿、凤儿收不得如此贵重的礼物!”

看着这两颗黑珍珠就像是看着两颗定时炸弹的恐惧!可是皇上送出的礼物没理由收回,她找不到妥当的理由拒收。

如果现代的男孩是龙儿,凤儿呢?凤儿是不是也一起去到了现代,她又在哪里?想到这里,秋静几乎喘不过气来,不敢面对这样的事情。

皇上只当秋静的反应是太过惊讶,未多想。微笑说道,“这乃是萧儿师傅赠予父皇的一对天然珍珠,是汲取天地精华成双形成的。虽然罕有,也只是身外之物,父皇觉得最配龙儿和凤儿,珍贵只是其次,再者皇宫中珍贵之物不尽其数。静儿收下吧!龙儿、凤儿也喜欢着!”

萧的师傅?他是位得道高人,难道这是天意?微微颤抖的手接过两颗黑珍珠,心慌乱的跳动。龙儿!凤儿!不能离开妈咪,不能离开这个时代!

“二弟妹就收下吧,这两颗黑珍珠与龙儿和凤儿有缘,一双配一双,这才是黑珍珠的意义所在!还顾虑什么呢?”依努尔温和的声音劝道。平日里两人都是倾心相交,秋静多则尊重她,会听取她的话。

只有秋静才明白这两颗黑珍珠将会带来的后果,真的是缘!隐忍着内心的恐慌,一切都似乎渐出水面了。淡淡看了一眼众人,真的很累,也很意外,她只剩无力的倒下,留下惊呼的众人。

“静儿?静儿?——怎会这样?”上官萧一直处在紧张状态,隐约的感觉到秋静的恐慌,她在害怕,到底怕什么?此时他更感恐惧。

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吓的龙儿和凤儿贴下身子哭喊着,“呜呜!妈咪醒来!龙儿(凤儿)听妈咪的话!——妈咪醒来!”

“张太医快给二太子妃瞧瞧!”皇上惊慌的叫道。

众人都乱了,好好的一场双宴在混乱紧张中结束。结果却是因为秋静极度的恐慌造成的气血攻心而晕倒,这更令人深感疑惑,难道就因为两颗黑珍珠的缘故吗?

上官萧寸步不离的守在床前,他似乎意识到秋静的反常一定有不可说的原因。与她的身世有关吗,两颗黑珍珠会引得她极度恐慌,究竟是为何?

昏睡近两个时辰的秋静微微有些动静。突然大声惊喊着,“龙儿!别离开妈咪!龙儿回来!——龙儿!”蹭的从床上坐起,不管眼前守着她的上官萧,下床直奔龙儿的房去。

“静儿,你究竟是怎么了?”上官萧追着几近发狂的秋静,也将到崩溃的边沿。“静儿说句话!是否龙儿会出事?”

“龙儿他会离开,他会离开!”秋静惊慌的喊道。她知道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正因为龙儿才能来到这里,她改变不了,改变不得!改变将面临自己的灵魂消失,还会有龙儿跟凤儿吗?

惊愣的上官萧很迷惑,“究竟是怎么回事?龙儿为何会离开,离开又是何意?”秋静的心痛让他看着也心痛,完全不清楚状况,怎会把她慌乱到这幅模样。只得拥着她极力的安慰着,“静儿冷静一下,龙儿他现在好好的睡着,不会离开的,不会离开!不要自己吓自己!是不是被恶梦吓到了?”温柔的语气,轻轻的哄着处在惊慌中的秋静。自己心中的不安也渐渐升起,依秋静一贯的冷静,此时的她太过反常,说得这些或许不是子虚乌有之事,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这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敢去面对。

被惊动的丫环下人都被秋静的反常吓得惶然跪在地。

看着熟睡的两个宝贝,秋静稍稍稳定情绪,却是放不下那份担忧害怕,她知道始终是要面对的。对着跪在地的几人幽幽开口道,“你们都起来吧,吓倒你们了,全都休息去吧!”

下人犹豫退去,上官萧面色如灰,沉重的心绪看着床上睡着的两个小人儿。拥过静静坐在床沿的秋静,心里作好最坏的打算,问道,“静儿说说究竟会发生何事?我们一起来面对!”

沉默半响,秋静的目光停留在龙儿脸上,幽幽说道,“是因为龙儿,因为黑珍珠,佳一的灵魂才来到这里的,才会有现在的静儿!龙儿他已经在佳一的时代中生活,佳一所救的那个男孩就是龙儿!可是那时的佳一根本就不认识龙儿,因为时空的原因,龙儿落入了不对等的时间里,早在佳一出事之前龙儿就去到了那个时代。必须有龙儿才有静儿,也才会有现在龙儿和凤儿!明白吗?这是时空之乱,必须的乱!静儿不能改变,否则我跟龙儿、凤儿就会消失,不复存在!——我只能保住凤儿不落入那个时代,可是怎样才能把龙儿带回来?”

上官萧听懂了大意,却还是有些迷糊,时空之乱?明明龙儿还睡在这里好好的,可是佳一的时代龙儿也存在!他有些糊涂,时空果真有这么奇妙?一个人可以同时活在两个时空里!

“静儿你干什么?”看着秋静挣扎的想从龙儿身上取下那颗黑珍珠,上官萧领会了刚才的话,如果阻止龙儿离开的话,就意味着她跟两个孩子都会消失。“静儿你不能这样做,你们都会不复存在,不能冒这个险!就算龙儿落入了那个时代,我们再想办法带回龙儿,好吗?”他输不起,接受不了全部都消失的结局!

手僵持不动,内心挣扎的秋静,只得紧紧握着从凤儿脖子上取下的黑珍珠,痛苦的流着泪!“龙儿,妈咪怎样才能带你回来?”对着睡熟的龙儿心痛的喃喃低语说道。

似乎有心灵感应,龙儿细长的睫毛微微闪动,缓缓睁开眼,看着泪流满面的秋静,突地爬起,紧紧的抱住。“妈咪醒来了!妈咪不哭,龙儿听话!”

看着如此乖巧,比一般同龄孩子更加懂事的龙儿,秋静哭得更加伤心,一旁的上官萧也忍不住落泪。是不是以后真的要时空相隔?妈咪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带回来的,龙儿!秋静在心呐喊。

龙儿使着小小的力气扯着脖子上的黑珍珠,他很喜欢,可为了听妈咪的话,他可以舍下。

“龙儿别扯,好好戴着!”秋静违心的哽咽道。“妈咪很喜欢看龙儿戴着它!——”忍着大哭的冲动,紧紧的抱住龙儿。“龙儿,妈咪该拿你怎么办?”

“呜呜!——妈咪不哭!”龙儿看着这种情形,被吓着了,跟着哭起来,毕竟只是两岁大的孩子!

秋静拭去泪水,对着龙儿认真叮嘱道,“龙儿!记住妈咪的话,龙儿姓上官,大名叫上官龙,爸爸叫上官萧,妈妈叫秋静,还有一个阿姨叫可佳一。龙儿一定要记着!”

两个宝贝的记忆力超强!如果没记错的话,龙儿在现代被好心人家收养了,也不至于受苦受难!只是不管怎样,龙儿不能忘根!

“妈咪,龙儿记下了!”龙儿乖巧的应道,不知道为什么要他记住这些,记住妈咪的话是对的。因秋静会教他们一些现代的基本词汇,懂得爸爸妈妈的意思。可是,“可佳一阿姨是谁?在哪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