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73章 兴月山庄之风云5
 
“父王母后你们不能去,庄中情况不明,危险难料!”卓尔奇急忙劝说道。

“卓尔落纵使他再无情恶毒,也终究是母后的儿子!”王后淡淡的说,似乎是作为一个母亲应该去承担的一种责任。

依古丽很清楚,凭母后的身手是不会有危险的,她最担心的是父王和大哥,这两位才是卓尔落最先要对付的人。拼死也不能让卓尔落伤害到他们!

坐在一旁的上官菲和秋灵表面平静的没有波澜,她们断然不会安静的呆在府中,此时的安静只是行动的前奏。

庄中,越发显得诡异,平静得让人心跳加快,庄外所发生的一切都在卓尔落掌握之中,明里不露声色,却在暗中查探,人称的三鬼影不是编出来的!

“很好!”卓尔落收到鬼影最新消息,露出狐魅的诡笑。“来得好,就怕他们不来,我让他们一个也出不了这个山庄。把庄中机关全部开启,这里或许会变成一个很有意思的坟墓!哈哈——”奸笑的声音响遍整个屋子。

“来人!”卓尔落停止笑声,对着屋外叫道。

进来两名中级杀手,“王子殿下?”等着发话领命!

卓尔落冷笑一声,“去把那两位贵客给我好生关入秘室!”

“是!”杀手领命执行。

一脸得意的卓尔落,自言说道,“二太子,你纵使来了,也未必能带走你的爱妃!本王子自然是不允许的!哈哈——”

“放开!不要逼我出手!”秋静被杀手突如其来的动作感到不解与愤怒。

“二太子妃还是不要反抗得好,不然很难保证你腹中的胎儿不会有事!”卓尔落冷淡的声音在门边响起。

“不知我们又如何惹到你这个奸诈之人呢?要如此相待!”看到这个藏着奸笑的卓尔落,秋静自然不会有好话说,她自始至终都未改变对他的看法。

“很简单!你的夫君要来,我怎能让他轻易找到你呢!”卓尔落说得无比轻松,似乎是理所当然的该如此做,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二哥,你是说,他们找到了这里?”依努尔有种莫名的高兴,又非常的担心,现在卓尔落所作所为也正中了她们当初所担心的。“这根本不关弟妹的事,为何一定要牵扯到无辜之人,二哥求你放了弟妹!”试着最后一线希望说服眼前这个陌生的二哥。

“三妹觉得这话还能起到作用吗,若是放人,何必等到今日。”卓尔落有些发笑的看着依努尔,似乎是在说一个笑话。“放心,我断不会伤害你们一丝一毫,只是不能保证不伤害到那些不速之客。”

“你这么有把握就能赢过他们,赢过整个兴月朝?你注定是要失败的!”从一开始秋静就未看好这个卓尔落会有如此本事,竟敢与整个兴月朝对抗,还有他自身的内敌。

卓尔落斜过一眼秋静,似笑非笑的说,“二太子妃似乎在怀疑本王子的能力!这个山庄可不是个普通的山庄,怕是进得来出不去!只可惜,二太子妃费尽心思也找不出山庄的机关所在,怕是你们想也想不到的可怕,甚至你所站的位置也是个机关,你说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能相信自己赢过他们呢!”

秋静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完全想像不出这房中也会有机关,看来这个山庄自己确实小视了它的可怕。一种说不出的害怕与担忧涌上心靡,不是对他们不够自信,暗箭难防,置人于死地的杀气更难防。

“是不是为他们感到担忧呢?”卓尔落看出秋静不安的心里,得意笑道。隐藏着一股浅浅的恨意与不甘,他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别人得不到,他一定要得到。

秋静冷哼一声,“你不要得意太早,笑到最后的才是胜者!”不屑的看了一眼卓尔落,知道这个人心中是如何打算的,自己就是他们的最后的生死之棋。“你又要将我们带去何处呢?你手中的这张王牌确实把握得相当不错!”

“王牌?”卓尔落听到一个很有意思,而又贴切的词,“哈哈——二太子妃说得好,你们就是张王牌!”语气突然冷厉下来,“带下去,给我认真看好!”

刚走入地下室时,秋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琢磨不透的结症,竟是在地下。整个机关或许是在地下统一控制,这个山庄的工程可想是多么浩大,劳民伤财,为的是满足一己私欲,妄想有朝一日坐上最高权位,二皇叔你终究不会如愿的!而她却不知,发生在庄外的种种!

“大嫂,你让开些!”秋静使个眼色给依努尔,声音说得只有依努尔才听得见。

领会了秋静的用意,心中有些担心的犹豫一下,随后还是默契的快速退往一旁。

“干什么?”其中一个杀手喊道。

四名杀手,秋静也是赌上一把,看他们身手也只可称是中等,关上室门,还断隔了外界的援助。“我秋静从未杀过人,今晚,你们很难断定会不会死!”她确实未杀死过人,唯一的就是几日前的打斗,情急给过冷面人一刀。想想她一个21世纪的灵魂,一个和平年代的中国,杀人是要偿命的,佳一的灵魂,她是个守法之人,安静的做着一个中国公民。此时秋静武功再高强,也狠不下心要杀死一个人。

原本被绑着双手的秋静,不知是如何解开的绳索,未等杀手分辨清楚,秋静一手夺过杀手手中的长剑。“只要你们不出这个秘室,乖乖呆在这里,我不会杀害你们。”

懂得兴月朝语言的杀手愤恨的说,“谁呆在这里还不一定,你最好不要逼我们出手,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你们非要逼我出手吗?”秋静无奈,“那就不客气了!”

“弟妹,你要小心些!”依努尔很担心的看着以一敌四的阵势。

秋静淡淡一笑,笑得很是自信。她不敢太过使出功力,虽然对付四名杀手有些吃力,可终究还是将他们制服在地。她是善良人民,只要让他们走不出这里,便可留他们一命。

“要杀就杀,何必这般折磨我们!”杀手不甘心的说,挑战了一个杀手的尊严和原则,是他们小视了这位二太子妃,一位身藏不露的顶尖高手。

“我不喜欢杀人,我也不会杀人!我说过,只要你们安静的呆在这里,你们是可以活命的。”秋静淡淡一笑说,这似乎是有点像在演戏。她从来也未想过用这一身武功去杀人,用来防身是可以的。

四名杀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惊讶的望着秋静,感觉到这位二太子妃的特别。只是自己是杀手,这是不容否认的,杀手的职责不能忘,杀手的原则不能变,更不会动容于秋静所说的话。

“人是有感情的,杀手也有,人活着不要做太多坏事,会天理不容。我说这些,是想知道这个地下的总机关在何处!真要把这个美丽雅静的山庄变成你们的坟墓不成?”秋静淡淡的语气。不指望他们能相告,但人的本性是善良的,是因为后天的蒙蔽才会犯下可大可小的错误,她有意劝说他们,听不听是他们的事。

“哈哈——”杀手笑得很可恶,“你以为说几句话废话就指望我们告诉你机关位置,别不自量力,要杀便杀,何必废话!”

“我说了不会杀人,你是听得懂汉语的!”秋静再次强调她的原则,依旧淡淡的语气,说,“我没指望你们会告知我,你们不说,我便自己去找,只是要你们代劳守着秘室。抱歉!”

幽默话语听得眼前这个杀手想喷血,幸亏另外三名听不懂这两人的对话。

依努尔虽然神经稍有紧张,却也听得出这话中带着的幽默意味,抿嘴一笑。她是越来越佩服这个弟妹的能耐了,还有闲情与他对话,不知道她到底有何目的。

“你妄想找到总机关,只怕是你有命去,无命回!”杀手很不屑的说,本不想跟着废话的,却不知为何就是不自觉的开口对话起来。

“哦?”秋静很镇定的应一声。“是怎样的地方,会让我有命去,无命回,我倒是想去见识一翻,也正好如你们所愿!是吧?你们此时定是恨我入骨,巴不得我粉身碎骨,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可以让我如此呢?”

“你当我是傻子,你是想从我口中套出总机关位置,别妄想!”杀手冷笑一声,算他头脑还算清醒。

秋静淡淡一笑,很让人猜不透的表情,平和的说,“我说过,我没指望你会告知我,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去总机关那里。”

杀手很疑惑的看着秋静,她这话的意思,好像是知道了总机关位置,时机到了?是刚才自己说的话泄露了吗?“你知道总机关位置?”

“刚才不知,现在知道了!”秋静淡淡答道。

“你是如何知道的?”杀手惊讶的问。

依努尔越听越糊涂,弟妹真的知道吗?

“是你刚才说的!”秋静心中其实也只是在赌,这个杀手不是太难对付。

“我并未说山庄中央位置!”杀手坚决否认,殊不知,现在确实说出了。

“谢谢!你已经说出了!”秋静满意的一笑,松口气,说,“其实我一直在赌,你算是个善良的杀手。”秋静转身离开,又回头和善的一笑,说,“慢慢享受秘室待遇,这里很安静,不会有人打扰你们,也可尽情发泄愤怒!”

杀手知道自己被设计了,明知道是套话,却还是未封住口。愤怒中还有隐约的佩服,这位兴月国的二太子妃确实难对付。此时的情形更是可笑,本应是将她们二人关起来,可却是把他们自己给关禁了,做梦也想不到的可笑之事。

“弟妹,你真是让大嫂开了眼界,竟可以把那名杀手陷入你的话套中。还有你那是什么武功,怎会如此厉害,大嫂看得眼花。”依努尔与秋静并行而走,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黑漆漆的地下通道,只有微弱的灯火,静得让人寒悚。放在现代,佳一是没有胆量走在这种地方,她最怕黑,因为有了一身武功,这个二合一的自己,此时未觉得害怕。

“弟妹也不知,只知道自然就这么的使出来了,体内有股真力在慢慢释放。实不相瞒,弟妹自从逃婚跳崖后,醒来就忘记了一切,之前所学了什么武功,弟妹真是不知。”秋静如实的说道,她也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她肯定,之前秋静一定学过一门绝世武功,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武功。

依努尔惊讶的停下脚步看着秋静,因为灯火太暗,看不清此时秋静脸上的表情,弟妹真的失忆了?

“怎么了大嫂?有何不对吗?”秋静不解的问。

“这么说,弟妹只有后来的记忆,这些父皇母后他们知道吗?”依努尔恢得平静的表情,她知道弟妹不会骗她,这应该是真的,不知是该感到高兴还是失落,不记得从前,或许是好事吧!

“他们也许不知吧!”秋静自然回道,失忆又不是什么欺君之罪,没有必要告诉他们。就连自己的夫君都不知,她从未觉得这是个秘密,也就未放在心上,很自然的对待。

“小心!”秋静反应迅速,“嗖嗖”的箭声传来,拉着依努尔一一躲过。光顾着说话,忘了这个山庄机关重重,地下也不容忽视。

“山庄中央位置,弟妹可知如何去到那里?”依努尔望着四周,被微弱的火光照射的朦朦胧胧。该怎样辨别方位?“这地下很难判别方位,只能从刚才的秘室作为方位点,可这绕来绕去的通道让人头晕,大嫂是完会记不得方位了!”

秋静浅浅笑两声,说,“弟妹如今也只能是凭感觉了,方位是次要,这里的机关才是要万分小心的。只要将总机关关掉,整个山庄也就安全了。必须在夫君他们来之前找到,否则后果很难想像!”

“嗯!我们走吧,小心点!”依努尔提起十二分精神,注意着周围的一切。

入口的机关被毁,为的是留给大队人马的到来。庄中,最先赶到的上官萧和程兄弟二人,一进庄便知道这个庄中机关重重,丝毫不敢松懈。

三人面前站的是上百名的杀手,最前边站得是卓尔落,身后三位是三鬼影。

“想必这位就是二太子吧,与二太子妃真是天设的一对。今晚一定很热闹!难道就你们三人?”卓尔落阴笑的脸上尽是不屑。

“静儿在哪?不想与你废话,我只管把人带走,至于你的王位大计,与我无关!”上官萧虽知卓尔落不会轻易将人交出,将目的与立场表明是他一贯的“礼貌”做法。若是对方不配合,也就怨不得他的“冒犯”。

“若我不肯呢?”卓尔落冷笑道,摆明在挑衅对方的耐力。“像静儿那般美丽特别的女子怕是世间找不出第二人吧?”几日的相处,秋静在他心中隐约留有一个位置,朦胧不清!

“静儿岂是你能叫的!”上官萧冷厉的怒视着卓尔落,实在是不屑看到自己的对手是这幅德性。“二王子有野心,脸皮也够厚!你似乎是未认清事实,静儿是我的妃子,你没有资格说不肯!”

“是吗?那就看看二太子如何把她带走!”卓尔落脸上的阴气越发浓重,有意激怒对方,让对方难看,紧张就是他的目的。“只是,有一点,二太子一定要明白,你若是令本王子不高兴,你那未出世的孩子就很难确定会不会有危险!哈哈——”

孩子?!静儿有了他的孩子!卓尔落的话彻底惹毛了他,上官萧极度的愤怒,一阵风似的来到卓尔落身旁,看不清手是如何落到卓尔落颈脖上。愤怒的说,“你说什么?你敢动她试试,你的人头立马可以掉地!我上官萧不是可以威胁之人。”

“哈哈——”卓尔落看着愤怒而又紧张的上官萧,心中痛快。敢激怒他就不会怕他。“怎么?紧张了,你杀了我,永远也别想再找到她!”

“上官兄,不要被他的话所牵制,他存心要激怒于你,你如此正是他想看到的。就他这些心理战术太过天真!”程风适时的提醒道。

冲动是魔鬼,冲动会丧失理智,无法思考判断。上官萧放下掐在卓尔落脖子上的手,平息愤怒,再担心也不能中了卓尔落的圈套。

“你要如何?”上官萧冷冷的问,眼中充满火光。

“当然是希望你能消失,因为你的运气太好,本王子很讨厌命好的人!”卓尔落突然变得阴冷严肃,忌妒的眼神直视上官萧。原本两人并未有仇,而此时两双充满愤恨的眼睛冒出火花,似乎想将对方烧死!

拥有静儿是他上官萧的福分,可与你卓尔落何干!“不必废话那么多,将静儿交出来,不然你会死得难看!”

“有本事,你自己去将她找到,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将她交给你?”卓尔落冷笑说道。“我真正要对付的人还未到,怎能就草草结束这出戏呢!”

“与你说话实在是太累人!”上官萧与程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直接杀向对卓尔落。软的不行,也只能来硬的,用武力摆平来得利索些。

“退后!”卓尔落大喊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