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69章 秋灵与上官菲
 
“母后,你怎了?”依古丽看得莫名其妙,她读出了母后眼中的意思,一个母亲对孩儿的爱意与歉疚!

王后不语,仇报了,了却了一桩心愿,整个人松懈下来。突然感觉到这个家对她是如此的重要,只是遗憾又心痛卓尔落怎会变得如今这个样子。

平时的程府略显冷清。今日一大早,守驻在宫中的回祈国侍卫侍从全驻入程府,王子与公主不再住入宫内,程府一时热闹起来,增上许多人气。

整个都城最富有的就属程家,这个府邸仅次于皇宫的宽广气派。

王后叹口气,独自一人到府中散心,享受明媚的阳光,不想有人打扰她的心情。

依古丽目送王后,未说话!回头看了一眼有些伤感的卓尔奇,心不在焉的打开图纸,眼看心不看。依古丽无奈的轻轻叹息一声,也走了出去,享受她的独往独行。

春兰左右为难的看着秋灵弄弄叨叨,她知道这个小姐又不得安生了,准是要偷偷溜出去找二小姐。如果禀告老爷,那她就会被主子视为小人,爱打小报告之人。着急的不知是阻止还是干脆跟随小姐一起溜出去,大不了回来再挨顿责罚。“小姐,您真要这样偷偷溜出去吗?被老爷知道可不得了!”虽知小姐性格是铁了心要溜出府,但还是试着劝道。

“废话!我打扮了半天不是为了溜出府,难道是为了好玩吗?”秋灵头也不抬的一边整理装素一边说。突然抬头对着春兰警告,“春兰,你不能告诉爹!否则灵儿不再理你了!”她是被春兰“出卖”过一次,有所警觉,但从来不讨厌这个丫环,她是真心为自己好!

“春兰不会!”春兰真是委屈,就一次情急之下告诉了老爷,就一直被小姐记在心。她也是为小姐好啊!既然劝说不动,就陪着小姐,总放心些。“小姐,春兰也随您一起去!”

“好春兰,那快些换装!”秋灵笑嘻嘻的看着春兰,多一人也好说说话,可以帮忙一起找姐姐,真是越来越喜欢她了!

“灵儿,大白昼的关着门,在弄叨什么?”秋夫人从廊道走来,她突然发现不见小女儿身影,担心又弄出什么状况,不放心过来瞧瞧。

“糟了糟了,娘过来了,快把我藏起来,被娘看到就完了!”秋灵听见秋夫人的声音慌乱的东张西望,希望可以找到藏身之处。总算这个木柜还能救急,“春兰你应付着娘!”说完一溜烟的躲进木柜中。

春兰慌手慌脚的关上柜门,定了定神,一颗心还是不停的乱跳。她也不知要如何来应付夫人,走一步是一步吧,手心直冒冷汗。

依然有些心慌的打开房门,看见秋夫人正好走到门口,轻轻咽下一口,细声称呼一声,“夫人!”

“小姐呢,是否在房中?为何这大白昼关着门?又想打什么主意?”秋夫人有些怀疑的看着春兰,她知道这个小女儿是个状况百出,不让人省心的人。因为二女儿已经让她心慌意乱,精力憔悴,可不能再生出什么事来!

“没有!”春兰急忙回道,手心冒着冷汗,情急想到便说,“小姐她刚去更衣(茅厕)了,不在房中,待小姐回来春兰再告知小姐说夫人找她!”说得不紧不慢,总算找到一个可以说得过去的理由。

“更衣?”秋夫人将信将疑的走入房中,随意看了看,确实不在房里。看到床上放置凌乱的衣物,有些怀疑的问,“这不是灵儿的衣衫吗?”

“是的!”春兰赶忙接过话,努力压住紧张,细声的说,“小姐她说穿了有些时日,正要奴婢拿去清洗,刚好夫人过来!”她真是快晕倒了,说谎是不对的,她可从来没说过谎,为了主子,算是豁出去了!赶忙拾起床上的衣物,面不改色心乱跳的站着,真不知夫人还会发现什么端倪?

秋夫人望了一眼春兰,算是相信了春兰所说的话,她最担心的还是二女儿秋静,也没太多心思去细想。再看了一眼房中,轻叹一声,说,“春兰,好好看着小姐,不可让她再添乱!”

“是,夫人!”春兰见秋夫人没有怀疑,总算松了口气。看见夫人担忧的样子,心中有些愧疚,她此时还在欺骗着夫人,在心里暗骂自己!

秋夫人安静的走出了房,春兰望着夫人离去的身影,慢慢走远。呼出一口气,拍拍胸口,她从未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把谎话说成跟真话似的。

“小姐,夫人走了,出来吧!”春兰赶忙上前打开木柜。

木柜里秋灵抿着嘴干笑不止,走出木柜总算可以笑出声,忍不住的笑弯了腰。

春兰一脸委屈的看着秋灵,小姐还有心思笑,她可是魂都快吓没了。“小姐,您别笑了!您可把春兰害惨了!”

秋灵止住笑,干咳几声,很感激崇拜的眼神看着春兰。“春兰,你真厉害,更衣!!灵儿佩服你!”想起正事,又催促春兰,“好春兰,快些换装,我们偷偷从后门溜出去!”

两人打扮成公子模样,偷偷溜出了府,外面热闹的景象吸引着两人。

申时许,秋灵和丫环春兰在街市上悠闲的东看西看,没有丝毫的警觉。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用身体轻碰秋灵,不经意间取下了别挂在腰间的荷包袋。秋灵突然的反应,意识到荷包不见,定是那个碰撞自己的小孩。见小孩开跑,大声叫喊,“你给我站住,竟敢偷本小姐的荷包,我非抓到你不可!”

春兰还未作反应,不知发生了何事?听见荷包二字,才反应原来是小姐的荷包被人偷了。见跑远的小姐,大声唤道,“小姐!小姐!”应该喊公子才对,“公子!公子!——”小姐是追小偷,不能要她慢点,更不能要她等自己。

春兰在后面拼命的追着秋灵跑,秋灵拼命的追着小偷跑,你追我赶的画面出现在热闹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路人躲避不及,不小心又是撞倒一人。

“你给我站住!”秋灵边跑边喊。她虽不会武功,但也是练过几下,跑步算是她的强项。眼看要追上,迎面撞上一个东张西望的公子,两人摔得四脚朝天,狼狈不堪!“哎哟!谁啊?走路不长眼睛啊!”秋灵怨责道。本就十分心急追小偷,这倒好还来个迎头撞,头顶直冒金星!

另一名“公子”也是一声“哎哟”!

护卫兵赶忙扶起被撞倒的主子,“公子”火大了,敢骂她!未看清人就出口骂道,“不想活了,竟然敢撞本公主,看我不好好教训你!”手擦着撞痛的额头,抬头怒视过去,啊!是灵儿?!身旁的护卫兵正想走过去抓住这个冒犯公主的公子。公子模样的上官菲赶紧制止,“住手!——灵儿!怎会是你?”惊讶的叫道。

刚从地上起来的秋灵,这才看清楚对方,额头的疼痛也顾不得,惊喜的跑向上官菲。“菲儿!”想起她是追小偷的,“哎呀!我的荷包!”看着前方,早已不见小偷的踪影,又心疼又恼恨!

“小姐!你没事吧?”春兰赶上来,心急的问道。远远就看见秋灵撞倒在地!

秋灵摸了摸撞痛的头,“还好!就是有点疼!”

“灵儿荷包被偷了?”上官菲一听也火大了,竟然敢偷她好姐妹的荷包,当即命护卫兵找去。“你们两个给我去抓那个小偷,本公主要替灵儿出这口气!”她最是擅长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不必抓了,在这!”程风平静的声音传来。刚好他路过,看到那精彩的你追我赶的一幕,便盯上了那个男孩。

男孩悻悻的低下头站在程风身旁,看似挺老实巴交,脸上还染了一层尘土,只是不知为何要干这种小偷小摸的事。

“荷包还你,放了我吧!”男孩将荷包还给秋灵,一幅可怜巴巴的模样,不像是干坏事的人,像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表情。“我——我娘生病了,没钱治病,所以——”说完又低下头,很让人同情的样子。

秋灵眨眨眼看了一眼上官菲,听起来很可怜!不像是说谎,看了片刻,秋灵很大方的将手伸向男孩,“拿去给你娘治病吧!——不过,你以后不要再干这种不光彩之事!”

男孩犹豫的伸手去接!程风从怀中掏出几锭白银,直接放入男孩手中,“这里是二十两,若是不够,再到程府来找我。记住这位姐姐的话,不可再干这种偷摸之事!”

姐姐?!秋灵睁大眼看向程风,他怎会看出自己是女儿身,弄叨了半天还是被人看出身份。

男孩也打量的眼神看着秋灵,他是女的?感激的看了看身边几人,这位大哥哥是程府的人,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贵人相助。突然跪地向程风叩头,“谢谢大哥哥!”

“快起来!不足跪谢!”程风扶起跪地的男孩,平和的说,“快给你娘医病去吧!”

男孩走几步又回头,微笑的说,“哥哥姐姐,谢谢!我叫白崟,家住城东山下!”说完跑回家去。

秋灵一听笑了,白崟!她还黄金呢!

程风一眼就看出这两位的身份,传闻中的“大麻烦”!见恢复平静,程风君子风度般的点头告别,“公主、秋姑娘,程风告辞!”

“等一下!”秋灵唤住,莫名的看着程风,“我不认得你,你怎会认得我?我们见过面吗?”她好像对眼前这个人没有印象,程府?是都城首富程府吗?

“哎呀灵儿!他就是那个程府的大公子程风,还有一位孪生弟弟叫程云——不对!应该是称表弟!他们二人跟二哥交情甚好!”上官菲滔滔而言,她之前有见过几回,算是认识,但不相识。

程风在一旁笑笑不答!

“原来你跟姐夫交情甚好!”秋灵微微点头,一双打量的眼睛看着程风。“我该如何感谢你呢?”略显几分可爱的问。

“不必言谢!告辞!”程风微微一笑,转身离去。对他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举手之劳,根本未放在心上。

秋灵目送着程风离去。又兴高采烈的转向上官菲,说,“菲儿,真是巧!在大街上遇见你,你也是来找姐姐的吗?”

“是啊!菲儿也没想到会遇见灵儿!”上官菲拉着秋灵的手,笑盈盈的说。被撞痛的额头传来微微痛感,看着秋灵有些撞青的额头,嘟着嘴说,“灵儿,你看额头都撞青了!”一幅心疼的样子。

“菲儿的额头也青了,真是的!是灵儿太过心急了。”秋灵轻轻碰触上官菲微青的额头,有些自责的说。

刚刚两人还在互骂,现在倒是心疼起对方来了。想想,两人又呵呵的笑起来!

春兰有些心疼的说,“两位主子赶快去抹些药吧,尽快把瘀青散去!”

这回碰到秋灵,上官菲也没那么乖再听李将军的话,两人金窝银窝不住,住起客栈来。皇宫不能随便回,秋府不能随便回,二太子府去不得,李将军府更去不得,也只好住客栈了!还好兴月王朝治安算不错,只是现在有杀手活动,还是让人不放心。保护三名女子安全的重担就落在两名护卫兵身上,责任重于泰山!

一直被卓尔落软禁的秋静和依努尔,心中也不太平静。这个山庄似乎是很大,座落在隐蔽的山间颈后,横向纵向无限伸展,到底有多宽大,她们心中没底。庄中机关重重,万一夫君他们找来,不清楚这庄中的布局,难免不受损伤。

秋静开始有些担忧,对着依努尔轻声说,“大嫂,你在屋中锁住门口杀手的注意,这个山庄的机关弟妹只是略知一二,必须想办法摸清这庄中的情况。趁现在是夜晚,容易避身!”

“弟妹,你不可冒此险!你如今是有身孕之人,大嫂实不放心你去!”依努尔赶忙拉着秋静,生怕她一转身从窗户出去。

“大嫂放心!”秋静心中有数,低声说,“弟妹不会硬闯,若是卓尔落过来查看,就说弟妹困倦睡下!弟妹会小心的!”

依努尔犹豫的放开手,她知道秋静性格,决定了就不会轻易改变。“弟妹一定要小心!——如果弟妹有时机离开山庄,你也无须顾及大嫂,离开便是!告知父皇跟夫君他们,再来救大嫂!一人受困总好过两人受困!”

“弟妹不能离开大嫂!”秋静急速否定。“如今你我是被拴在一根线上,弟妹若是走了,卓尔落那人阴晴不定,纵使他是大嫂二哥,也不保他不会为难大嫂!”

再说,要出去谈何容易!山庄出口卓尔落安排了众杀手隐秘把守,估计庄中驻守不同层次的杀手有三四十人之多。

秋静轻身闪出窗外,未惊动门口看守的杀手。房间灯火降低了亮度,依努尔心中担心的很,灯火越来越幽暗,好似真的已经睡下。望着微亮的窗外,心忐忑不安,轻轻叹息一声,静静的坐下等待!

整个山庄好似一个吹起的气球,出入口为吹气的颈部,里面有皇宫一般大,甚至比皇宫更具魅力!风景优美,幽静雅然,真像是个世外桃源!只是这庄中的机关陷阱让人落不下心。

幸好大部分杀手都集于山庄前端处,只偶尔见到几位值夜的杀手。如果不认真记往心里,怕是找不到返回之路。

夫君他们要短时间找到这个山庄怕是有些难度,不像现代有侦察直升机可以空中侦查。这里四面山水环绕,唯一一个出口却是被树林遮避,再有想像力也想不到在这山林中,竟然修建了一个如此宽阔的山庄!若是放到现代,一定被国家列入重点保护的旅游胜地或是历史文化遗产!

想到这,秋静轻淡一笑,怎会突然想得如此长远!

要走遍山庄是不可能,怕是坐上游览大巴车也得花上一两刻钟的时间走完一圈。秋静轻功再好,也是肉身,如今更要注意身体!只发现几处较为明显的机关,其它地方无遐细探。

“一人在此赏夜景?”突然的声音,把秋静愣是吓了一大跳,快速的转过身。

又是那张奸笑的脸,稍微收起了一些弧度,秋静从心底反感于他。她刚才想得有些入神,未发觉有人跟踪她。既然被发现了,那也不必再躲躲藏藏。

“你一直跟踪我?”秋静试着问,语气有些敌意冷淡,对着这张脸她始终没有好心情说话,似乎生来就是天敌。

其实在现代,佳一就算再讨厌一个人也不会表露在外,大不了不理会就是。此时的秋静也许是因为受身体的影响,之前的秋静是个直率,爱憎分明的人,也许是灵魂与身体结合的缘故吧!

“是保护你!”卓尔落简短的回答,声音平静,脸上的阴气少了许多。他注意到秋静的举动,从心底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安。当初看山庄图纸时,自己也是有些冷颤,所有的机关同出一系,遍布整个山庄。跟踪她一半是防备一半是保护!

也许是他阴险的印象已经定格在秋静的意识中,即使语气说得再平和,仍然听得不是那么舒服。觉得有些虚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