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66章 喜忧参半
 
王后淡淡的眼神浮过两人,“太后,皇上,仪召先告退!”她来本就是道声不是,并不想多谈。接下来的事才是重要的!

太后应允的微微点头,眼神中没有恨意,只是缺少当初那种欢快,坦然,融洽!依然有份淡淡的欣赏。

“母后只求皇儿一事,不要赶尽杀绝,赦免遥儿跟远儿这两个孙儿吧。不能让月儿断后,母后也是心痛!”太后伤感的说,“芯儿是个善良孝顺的孙女,死得冤啊!”

“母后不要太难过!”皇上也有说不出的苦,他也不想看到这种结果。“遥儿跟远儿若是能听劝告,儿臣不会为难他们。如果不听,儿臣也只能先将他们关押。”

太后不好多说,只要能先保住他们的性命,以后都可以慢慢劝说。

“皇儿,好好安葬月儿跟芯儿!芯儿是为救父而死,是个善良又孝顺的女子。母后要亲自为她册封,就封她为孝德郡主。把那名丫环一同陪葬,让芯儿有个伴,真是一个忠烈的丫环。就赐她‘忠烈’二字吧。”太后幽幽叹口气,缓缓说道。芯儿一直是她喜欢的孙女,文静乖巧,善良孝顺,不能亏待了她,死后也要给予她荣耀入葬!

“儿臣听母后的!”皇上没有异议。能得到太后的册封,说明此人深得她老人家疼爱,认可!也是符合事实。

“母后有些累了,想静一静,皇儿若是没什么事就退下吧!”太后又是幽幽叹口气,这两日发生的事,扰了她平静的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两个孙媳至今不见踪影,何时才能归于平静?

“母后,您多保重,儿臣告退了!”皇上看了一眼散落在地的佛珠,转身退了出去。

丫环小梅正在拾起地上的佛珠,太后无奈的看着,心中的担忧又露了出来。

秋静悠悠醒来,似乎做了一个梦,她在哪?

突然的坐起,把正在照顾她的依努尔吓了一跳,“弟妹,你醒了!”见秋静醒来,依努尔笑容挂在脸上。

“大嫂!我们还在庄中?”秋静不知自己是怎样睡到床上的,她昨晚是在山庄,之后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她真想心存佼幸的认为她们已经被救出,回到了自己的府上,可现实却还是在这个被软禁的地方。“我是如何睡在这里的?”为什么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依努尔淡淡一笑,“弟妹以为在哪里?你昨晚晕倒了,之后就一直熟睡到现在!”端了杯热茶递给秋静。

“晕倒?!”秋静不敢相信的表情,“怎会无缘无故晕倒?”

依努尔歉意的表情,说,“是弟妹昨日打斗动了胎气,所以晕倒!”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自己与杀手打斗,又追来救自己,也就不会把她一起拖累了!

一口茶差点呛到,干咳了几声,“胎气?!”一脸惊讶与愕然。“大嫂你的意思是,我怀有身孕?为何我一点察觉也没有?会不会是弄错了?”突然有种莫名的幸福感,真希望不是弄错了,是真的!真的怀孕了?!

“你不信大嫂,也得相信大夫啊!”依努尔温暖的笑容看着秋静,“弟妹你的确怀了龙孙!再过段时日弟妹就会有反应了!”

秋静脸上露出幸福甜蜜的表情,没想到自己要作母亲了。她在心中暗暗起誓,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孩子。身陷困境,万事都要小心。本想着借机离开,可现在不敢大意,万一有个不测,真是后悔莫及!萧,快些来带我们离开,在心里暗暗祈祷!

“看把你高兴的,全写在了脸上!”依努尔在一旁乐道,“这下不用大嫂帮你顶着了吧?”

幸福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似乎忘记自己身处困境。两人坐在床沿开心说笑!

又是一个白色的身影,他的到来,把所有的笑容都赶跑了。“看来两位在这庄中过得很开心!”一个欠扁的声音,煞风景的冷笑。

没人愿意跟他说话,一个黑心之人,软硬不吃,说再多也是多余的,干脆不说。

依努尔也不屑再与他说话,昨晚说干了口水也未能听进一字,对这个二哥算是彻底失望了。

见都不吭声,卓尔落冷笑一声,“都不屑与我说话!——二太子妃是否感觉无恙啊?”

“很好!不劳二王子费心了!”秋静扫了一眼卓尔落,冷淡的说。这个人始终一幅阴笑的面孔,看得让人倒胃,眼神还带着色彩。对视一眼让人心中发毛!

“端进来!”卓尔落背对门口,头也不回的喊道。

大夫端着一碗乌黑的汤药进来。瞬间,整个屋子充斥着难闻的草药味!大夫恭敬的将药伸向秋静,等着她接过药碗。

“先搁着吧!”秋静平静的音调说,她不打算喝药。一来,不相信这庄中之人,二来,是药三分毒。她可不希望她的孩子弄出个先天性疾病,古代的安胎药可信吗?

大夫无奈,悻悻的将药放在桌上,恭敬站在一旁。时不时打量几眼这屋中的几人!

“怎么?怕药里有毒?”卓尔落似笑非笑的问。“喝与不喝随你!你腹中的胎儿若是有什么闪失,别怪本王子照顾不周!”怒意散发,一种莫名的心绪纠结着他,明明很恼恨这名女子,却是在想着威胁她将药喝下,感觉喝下药让人安心!

秋静不理会卓尔落的话,对着大夫客气的说,“帮我医手伤,至于安胎药不必再费心了!”她自知如何保护好胎儿。

在现代她被香琳指定为宝宝的干妈后,她就第一时间上网查一些安胎的方法,哪些东西不能吃,哪些东西营养好。到最后,香琳几乎是找不到她爱吃的东西了。还埋怨佳一干嘛要上网查,不查什么也不知道,就什么都能吃!当然太过明显不能吃的东西香琳还是百分百的禁口。

卓尔落不再理会,愤然离去。

他为何生气?不喝药与他卓尔落何干,不损失他一丝一毫,真是莫名其妙!秋静冷哼一声。

卓尔落的表情被依努尔所察觉,她有些不安,“弟妹,不是大嫂多话,二哥他可能——可能对你有了好感,他刚才真的在乎你身体有任何不测!这可让人烦心!”依努尔担忧的说,她似乎很了解卓尔落的习性,只是未看透他的心。

就像一桶冷水淋了秋静一身,从头凉到脚的感觉。这种阴险之人才不配她秋静,他连情是什么都不懂。“大嫂,你别惊吓弟妹了,有何让人烦心的?如果太阳从西边升起,或许我相信他是个懂爱之人!”秋静戏谑的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