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58章 兴月山庄之风云2
 
看着他走进一间屋子,直觉!那屋子里一定是大嫂,非常小声的飞跃过去。只要稍大声一点,都有可能惊动庄中的杀手。虽然自己身手不错,但是对付众多的一等杀手还是不敢小视,谨慎为好!

依努尔看着走进来的人,满脸惊讶的说,“真的是二哥!你为何要如此待三妹?”

卓尔落看着依努尔纯净的眼神,只有这个三妹是真心待自己的,对谁都是一幅好心肠,把她抓来也并非是他的意愿,既然都已成事实,那就错到底吧。

“三妹,你怨不得二哥,并非二哥要存心抓你。”卓尔落微感歉意,走近依努尔,将其松绑,慢慢的说,“你好好呆在这里,这个庄中机关重重,若是随意走动,难保三妹不受其害。”一半关切一半威胁。

依努尔听得有些糊涂,“二哥不是存心抓三妹,又为何把我抓来,不是很矛盾吗?”看着卓尔落,充满不解,还有些许的陌生感,“二哥真的要害父王母后,还有大哥小妹他们吗?在三妹眼中,二哥不是这样的人!”她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谣传。可是这就是真的,知道的都是关于卓尔落的劣行,现在他也真的将自己抓来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三妹不必过问太多,二哥是怎样的人,不是你说了算。”卓尔落浑身阴冷的气息,“他们有关心过二哥吗?在父王母后眼中永远只有大哥,只有西王卓尔奇,没有我西王卓尔落的存在!四妹更是个冰冷之人,从未正眼瞧过一眼我这个二哥,看到她那冷漠的样子,二哥心中很是反感。只有三妹你还能与二哥说说话,真心对待二哥。如今你嫁入了兴月国,就好好的当你的太子妃,二哥不会伤害三妹,只是现在还不能让三妹回宫!”卓尔落眼中闪过一丝亲情。也只是一闪即逝!

依努尔愤然的说,“二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父王母后,他们一直都是很爱你的,还有大哥小妹他们都是爱你的,是你扭曲了他们对你的爱!仅仅是因为这些吗?那也不至于要置他们于死地,他们都是你的亲人,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你不能这样对他们。”说着说着流出伤心的泪水,“怎会变成这样呢?三妹不想看到你们互相残杀,二哥收手吧,向父王母后认个错,他们会原谅你的,你还是依努尔的二哥!”

卓尔落有微微的感动,却依然动摇不了他夺位的决心,“三妹不必说了,待这一切都结束后,二哥会让你回宫,只是现在你不能离开这里。听二哥的话,这庄中随处都是危险,三妹好自为之!”

看着准备离去的卓尔落,依努尔挡在他前面,恳求的说,“三妹求二哥不要对付父王母后他们,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你怎么能下得了手。你不能这样做,老天也会愤怒的,这是大逆不道啊!”

卓尔落越听越气,失去理智的一巴掌甩在了依努尔脸上。屋顶上的秋静看得心痛又愤慨,怎么会有这么无情狠毒之人。

“二——哥!”不可理解的唤道。依努尔被一巴掌似乎打醒了,她真心实意的为这个二哥着想,却是落得这个结果。心如刀割的痛,委屈又愤怒的看着卓尔落。

卓尔落有些后悔的看着依努尔,闪过一丝歉意,又冷冷的说,“三妹不要再过问这些事,你好好呆在庄中便是,不会有人知道这里,你就安心住下吧!”说完便走了!

依努尔伤心的喊道,“依努尔不会让二哥伤害他们的!你若是伤害了父王母后他们,依努尔会恨你一辈子!”悲伤的流着眼泪。

秋静突然闪身站到了依努尔面前,把依努尔吓了一跳,拭去泪水,惊讶的说,“二弟妹?!你怎么来了?这庄中机关重重,你是如何进来的?”看到她,依努尔心中踏实了许多,又不免多了一份担忧。

“弟妹找了许久才找到,刚巧二皇叔过来,就偷偷跟在后面。大嫂,弟妹带你离开此地,现在满城都在搜寻我们,快些离开这里!”秋静平静的说,声音尽量放低,拉着依努尔便走。

“没那么容易走!”卓尔落阴冷的声音响起,依旧是一袭白衣,身后站着几名杀手。认真的看着秋静,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从未见过让人看得如此舒服的女子。又一脸得意的说,“这位就是‘传说’中的二太子妃吧?确实是位美丽女子!”坏坏的表情。

依努尔下意识的站到秋静前面,又气又忧的说,“二哥,你不可伤害弟妹!”

“大嫂,他们不敢拿弟妹怎样!”秋静站前一步,不屑的看了一眼卓尔落,从心底讨厌这个人。生得一张英俊面孔,心却是炭一般的黑,让人反感。淡淡一笑,讽刺的说,“二王子眼力倒是不错,只是心是黑的,这身白衣着装更是不配王子,有染于它的白净!”

“果然不是一般女子,说起话来也是如此的刺耳!”卓尔落走入房中,靠近秋静,调侃的说,“如此恬静脱俗的女子,本王子欣赏,难怪二太子他会对你视若珍宝!只是,说些尖钻刻薄的话会与二太子妃的外表不符,还是不说话时的模样更讨人欢喜!”

秋静嘴角微微一动,苦笑一声,听得鸡皮疙瘩掉满地,怎么有如此厚脸皮之人。“二王子夸赞了!一般无情无义之人是不会懂得美是何意!王子倒是表里如一,黑心配一幅奸诈的面孔!若只是想浪费时间讨论这些,那就不奉陪了!”秋静左手拉着依努尔往门外走去。

几名杀手立刻挡住了出口,毫无表情的站着,个个僵硬着脸。

“二王子真要把事情闹大?你的目的是权位,不是我们!”秋静尽量控制心中的愤怒,若真是动起手来,自己胜算的几率小之又小,如今灵便的右手还受着伤,功力也不能淋致发挥。难道真要被他们软禁在这里,成为他们胜算的筹码吗?不能,绝不能当他们的人质!“二王子是想逼我出手?想看看你眼前的这个二太子妃是如何的高手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