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53章 探伤1
 
“二王子放心,只要卓尔奇出了宫门,他的命就掌握在我们手中!”高个子鬼影附和道。

“好!”卓尔落奸诈的笑容,“我不信他有三头六臂能逃过我的天罗地网!”得意的眼神看着一胖一瘦的鬼影二人。

寂静的夜晚,乌云遮住明月。院落的积雪熙熙攘攘的分布在枯草丛间,瓦砾之上,呈现一道道条纹状的积雪,黑白相间。雪水顺着瓦槽滴落,声音细小,依然可听到滴——滴之声。

上官芯坐在房中,打开半窗。看着夜空中明月与乌云的较量,越看越心凉。伴着滴落的水声,听得让人心惊,寒悚。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蕴藏着危险气息,茫然,恐惧!

安静的书房,听见细细的叹息声,还有惶恐不安的心跳!

上官芯端着茶,默默的走进书房,表情淡然,心中却藏着烦乱与担忧。看着神情绷紧的上官月,递上一杯茶,轻声的唤道,“爹,喝茶!”

上官月被突然的声音惊吓抬头,定定的看着上官芯,似乎在她脸上也读出了一丝不安。“芯儿是你!这么晚找爹有何事?”语气有些冷淡。

“睡不着,想陪爹说说话。”上官芯温和平静的表情望着上官月,似乎想看清楚眼前的这个爹是不是她印象当中的爹。微微疲惫的面容,带着锋利的眼神,有些许的黯淡。“爹,大哥跟二哥他们何时能回来?离开有大半年了,芯儿突然很想念他们!”

上官月总觉得眼前的芯儿有说不出的怪异,有种琢磨不透的意味,看得有些许陌生,不自然。“你大哥,二哥阵守边关,军中事务繁杂,爹也说不好何时能回来。估计过些时日吧,年前定能回来。”浅浅的笑意,语气平和许多。

不知为何,心还是一上一下,总是不踏实的感觉。看着芯儿沉静的表情,忍不住问道:“芯儿,是否藏有心事?”语气透着淡淡的关切。想了想又问,“是因为和亲之事?”

和亲之事?还会有这一桩和亲吗?上官芯轻轻的摇头,淡淡的忧伤,伤感的说,“芯儿想起了娘。娘在世时,我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快快乐乐的过着。爹最疼芯儿,大哥二哥也都护着芯儿。如今,娘不在了,哥哥他们又常年不在府上,冷清了许多。只有我跟爹,还有二娘三娘,再也没有从前的温馨快乐!”哀伤的眼神望着摆动的灯火。突然间,感觉到想拥有一份平静的生活似乎都只是幻想。转而看向上官月,淡淡的说,“爹,芯儿只想我们一家人可以平平安安的生活!”

上官月心中微微一怔,听得出话中似乎在暗示着什么。“芯儿,怎么突然有如此多的感慨?是不是觉得爹冷落了芯儿,有些怨爹?”

“芯儿不敢有此想法,爹一直很疼芯儿。”上官芯浅浅的笑意。停顿片刻,意味深长的说,“只是,爹!可不可以不要再杀人?不可一错再错!”

瞬间!反应快速的上官月恼怒的拍案而起,气愤的看着上官芯,“芯儿,你为何偷听我们谈话?爹的事休要你多管,你只管好好做我的女儿,爹就当你没说过此话!——很晚了,歇息去吧!”原来,说了半天是为了游说而来,上官月愤愤的甩手而去。

“爹!——”上官芯坚定的声音叫住上官月,透着一股力量迫使他停下。

走了几步的上官月停下了步子。侧着头等着上官芯的话。

见停下脚步,上官芯走向前,继续说,“芯儿不是有意偷听你们的谈话。如今,芯儿也明白,我与卓尔奇王子的和亲是不会有结果,没有也就罢了!芯儿担心的是爹,娘已经不在了,芯儿不希望爹有事。芯儿会去请求王后原谅爹犯下的错,只要爹肯诚心悔改,是爹错在先。二王子他是个狠毒之人,父母亲人都要陷害,他一定会自食其果。爹,您不能糊涂,这样做会害人害己!”恳求的话,恳求的眼神看着上官月。上官芯知道有些话说得太直,但忠言逆耳,说出总比藏在心里舒服。

上官月恼怒的侧过头看着上官芯,有些话让足以让他动手打一耳光过去。但,看着这双诚恳关切的眼神,压住了心中的怒火。“芯儿,事情不是你想像的简单,你不要再过问此事,爹自知如何应对。你若再插手,休怪爹狠心对你。”走了几步,又丢下一句,“只要是回祈国之人,你少去接触,爹也是为你好,你好自为之吧!”愤愤的离开了书房。

痛心的看着上官月离去,上官芯有说不出的无奈与担忧。“冤冤相报何时了?要怎样才能化解这场恩怨?”对着夜空心痛的喃喃说道。老天也无法知道!

明月也无奈的躲在乌云后面,只有未融化的积雪,看着让人有暂时的宁静!

雪在第三日下午几乎找不到痕迹,只有密林之中,依稀能见到结实的雪晶体。花园中两个雪人已面目全非,完全看不出是两个雪人,看到的是两堆积雪,慢慢的被阳光召唤而去。

“二太子妃,大太子妃来了,在大厅等候!”小玉急忙跑来花园通报。

“大嫂来了?”秋静想这时候来,定是来探伤的,又是那个菲儿嘴快告知了大嫂。“这就过去。”

“大嫂,可好?”秋静微笑的招呼道。有意回避受伤的手。

“一切都好!听菲儿说,二弟妹手受伤了,今日特意过来看看。是否严重?”依努尔淡淡的笑容,关切的说。

“一点小伤,不打紧。菲儿那丫头藏不住事,倒是劳烦大嫂大冷天的来探弟妹的伤情,弟妹心中过意不去!”秋静不喜欢麻烦人,更不想把伤情传到宫中。她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害怕别人为她担心。

依努尔淡淡一笑,“二弟妹莫怪菲儿。她呀!心中正自责着,担心二弟妹的手染破伤风砍掉。大嫂不放心,就过来看看,二弟妹不必过意不去!”轻轻拿起秋静缠着纱布的手,仔细瞧了瞧,微微松口气,说,“还好!恢复得有六七成。我啊,带了些我们回祈国的创伤药,这可是我们回祈的灵药之一。换药时交待太医先撒上一些,这样伤口就不会留下任何疤痕,好得也更快些。二弟妹的手这般纤美,可不能落下疤痕。”依努尔从一旁的丫环手中取过一个精制的小瓷瓶交于秋静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