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49章 手伤1
 
“静儿!——”上官萧惊颤的喊道,不顾一切的直冲秋静。秋静不慌不惧,用尽功力,旋转姿势,力图稳住重心,踩着崖壁上凸露的“白石”,停止下落。上官萧稳妥的将秋静环抱在臂内,一个直冲云宵的气势,伴随着飘落的雪花,刹时,仿佛天地间伸延着一条银光般的天路,把他们带向安全之地,抚平了所有的不安。

所有人,有惊无险!安全上了悬崖,稳稳的停落在雪地上。“姐姐!”秋灵又惊又喜的扑向秋静,狠狠的哭,似乎想把担心,害怕,愧疚全部哭出。

“灵儿,别哭!姐姐不是好好的吗,都吓坏了吧?”秋静用着那只还有知觉的手轻轻拍着秋灵,安慰着她。另一只手流着血,枝节刺入了手掌,被冰凉的雪水冻得无半点知觉,任它垂着,血慢慢的流不止。

“二嫂,你的手还在流血,都是菲儿不好,菲儿再也不敢任性了,你们骂菲儿吧!”上官菲跑向秋静,抓起秋静流血的手,懊悔的哭着说。上官萧并未注意到秋静的手,只有上官菲才清楚的知道,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在崖壁上时,就发现了秋静的手在流着血,可那时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却无能为力,心中着急不已。

上官萧脸色突变,拉过秋静的手,心疼的看着。又锋利的眼神看向不听话的上官菲和秋灵,有股怒火想发泄,看到她们惊魂未定,懊悔的样子又不忍心责备。

“无事,只是流点血,现在无知觉,感觉不到疼痛,上些药就好了,天色不早,赶紧回府吧!”秋静微笑的对着众人说,看不出半点痛苦之色。倒是让众人看得心痛!

两名护卫自责护主不力,险些让公主丢了性命,如果不去追野兔,公主也就不会掉下悬崖。眼睛在四处搜索,绝不能放过那两只该死的野兔,害大家惊魂一场。

回到府上,太医清理了秋静的伤口。如果处理不慎,真有可能染破伤风,所以,秋静小心谨慎对待。慢慢的,感觉到了手上的疼痛,秋静只能忍着疼痛,若要追究,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不是自己心血来潮到林中看雪景,也不会发生这些事,幸好都平安归来,自己受的伤就当是一个警告。心中的懊悔跟自己的灵魂说吧!

“静儿,怎么心事重重?”上官萧走近站在廊道上的秋静,轻声的问。“不必为刚才之事自责,这只是一场意外,如今最重要是把手伤治愈!”脸上淡淡的微笑。

秋静笑意的眼神注视着上官萧,他知道自己心中所想,他越来越了解自己。自己也越来越依赖他的呵护,喜欢被他珍宠着,这种感觉很幸福,真像是在梦里一般,这一切都似乎太过完美了,总是让人不踏实。

“二太子殿下,二太子妃,在下护主不力,愿受处置!”两名护卫负荆请罪的跪下,一幅认罪之相。倒不是真正负荆,只是提着两只野兔前来请罪。

沉默的两人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微微一惊。转过身,看着跪着的两人,上官萧一时无语,他并没有责怪他们之意。只是看着表情诚恳的两名护卫,手中提着野兔,在心中偷笑了一声,“起来吧!过去之事不必再提,就当一次警告!把这两只野兔送去膳房好好炖了,压压惊。下去吧!”上官萧平静的说,听不出责备之意,表情倒是有几分可爱。

“是!”两名护卫不再多话,未抬头,提着两只野兔离去。

看着这有些滑稽的场面,上官萧说话时不刻意表露的可爱模样,让站在一旁的秋静干笑不止。

“静儿,为何笑得这般开心?”上官萧开心的问。看到秋静突然的笑意不断,他看得也心里高兴。

秋静笑着说,“其实,你们男人可爱起来很讨人欢喜!”想着两个大男人犯了错的样子提着两只野兔来请罪,这是多么经典的画面。由其,上官萧配合的说辞,表情,不让人笑意大发,很难!

上官萧坏坏的表情,一把拉过秋静,揽在怀中,疼溺的说,“只要静儿高兴,夫君就做一个可爱的男人!”

“不好!”秋静认真的说,“静儿要的是个真实的你,不刻意的你,不虚伪的你,一个真真的你,静儿就心满意足!”

幸福的表情印在了两人的脸上,依偎着,一起看向依然飘落着雪花的天空。傍晚的雪花显得有些暗淡,气势却丝毫不减。屋顶披上了厚厚的棉衣,还在马不停蹄的加得再厚些,再厚些——

晚膳加多了一道特别“珍贵”的荤食!就如上官萧所说,把它吃了压压惊,如果不是它就不会有如此惊险的一幕上演。秋静面对着眼前这钵热气腾腾的野兔肉,竟不知如何动手,支配着左手完成笨拙的动作。

一旁的上官萧看得心急,秋静这回倔起了性子,不让任何人帮忙,因为她想着,她还不至于到这种让人喂食的地步。一桌人看着她一勺一勺的吃着。

突然发现异常的安静,秋静抬头看见几双眼睛盯着自己,表情复杂。站在一旁的小月急得想跳脚,她恨不得立马抓起木筷,利索的把食物送入秋静的嘴里,可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为何这幅表情看我,用左手喂食有何奇怪,只是笨拙些,快些吃吧!”秋静微微苦笑说道。用左手很正常啊,在现代,她经常用勺子吃饭,右手筷子,左手勺子,配合的相得益彰,无半点不妥,真是未见过世面的一干人。

“二太子妃,还是小月喂您吧,小月看得心中着急,您这是在折磨小月。”小月诚恳的说,急火攻心般的表情看着秋静。

秋静无奈,如果不妥协,估计是没办法让他们吃饭,“好吧,小月帮我夹菜吧。那钵野兔肉我可要多吃些,慰劳我受伤的手。”秋静平静的说,自然的话,自然的表情。

“哇”的一声,上官菲决堤般的大哭起来,吓得众人心中一跳,齐刷刷的目光,全部聚焦在她身上。“二嫂,都是菲儿的错,你骂菲儿吧!”上官菲边哭边说,愤愤的看着那钵兔肉,“那该死的野兔大雪天跑出来,不然,菲儿也不会想着去抓它,灵儿就不会掉下去,二嫂就不会受伤——”越说越伤心,说得语无伦次,说到最后不知该如何说。把瞄头指向野兔,都是野兔惹的祸,她上官菲只是“从犯”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