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37章 王子的痛
 
听着,似乎这个上官羽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自由散漫惯了。

秋静看着这个上官羽,他并非表面的这般不务正业,玩世不恭,他有纯净的眼神,细腻的心思,看起来是个大大咧咧之人,实则是个大智若愚之人,秋静从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他是个搞怪的人,秋静在心中偷偷一笑。

上官羽明白太后的话意,就是让自己安分的呆在宫中,过着枯燥乏味的日子,“祖母,孙儿不敢,宫中实在是无趣得很!”上官羽面带微笑,心中却是苦恼不已。

上官菲怪模怪样的走到上官羽身旁,附在上官羽耳旁,轻声说,“三哥,有依古丽公主在宫中,怎会无趣呢,你不是常常偷偷跟着她吗,努力哦!”

这个上官菲真可谓是个称职的狗仔队员,窃取人家隐私,是个心细聪明的公主!

上官菲被上官羽轻轻敲打了一下脑袋,上官菲故作轻哟了一声,愤愤的说,“不可敲我脑袋,会敲傻的!”

上官羽面色有些难看,想必是被菲儿说中了,苦笑了一下,向太后搪塞了一句,“祖母,孙儿有事,先退下了!”就像个落跑的人似的,跑得比兔子还快。

秋静离上官菲虽有一丈之远,但她听得清清楚楚,这个上官羽对依古丽上了心,真是够他花些心思追追了,依古丽又岂是个简单的女子。

一大早,卓尔奇就去找可立汗,请求可立汗向兴月皇帝言明退婚,可立汗一脸惊讶的看着面色沉静的卓尔奇,让可立汗头痛不已,他这是为何啊?

两国和亲,岂是儿戏,容不得你想退婚就退,可立汗不解问道,“奇儿,为何突然要退婚,你不是喜欢芯郡主吗?”

卓尔奇口是心非的说,“儿臣不喜欢芯郡主,儿臣讨厌她,请父王向兴月皇帝言明退婚!”卓尔奇表情痛苦,他也是不得已。

可立汗细心一想,这个芯郡主是二王爷之女,退掉亲事,少些瓜葛反而更好处理他们之间的恩怨,可立汗微微动了心思。

“奇儿,你可想清楚,退婚并非容易,兴月皇帝不一定能接受,如果父王提出,这必定有损兴月国颜面,两国之间就难免有些摩擦。”可立汗语重心长的说。

“儿臣心意已决,也不会让兴月国损失颜面,请父王去向兴月皇帝言明。”卓尔奇每说一字,心就痛一下,一开始他的希望太大,如今失望越大,他甚至想了芯郡主今生就是他卓尔奇的王妃,怎料这命运捉弄人,谁让她是母亲仇人的女儿,注定有缘无分。

“不行!”王后从外边进来,斩钉截铁的说,“奇儿,你不可糊涂,这岂是说退就退的,你怎变得孩子气了?”王后表情温和带着坚定。她感觉到他们父子俩人对自己态度,大家都心照不宣。

“母后,您为何要这样做?您真的是在拿儿臣的幸福作诱饵吗?”卓尔奇痛苦的表情看着王后。

卓尔奇说的得每个字都刺激了王后,原来他们真的是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变得冷淡许多。

可立汗平静的看着王后,眼中没有怨恨,有淡淡的失望。看得王后心中一抖,她知道可立汗对自己有了隔阂,她不想解释,如果可立汗信任自己,不必解释,如果不信任自己,解释也无用。

“奇儿,母后没有欺骗任何人,有些事,母后也是迫不得已,奇儿喜欢芯郡主,母后不会伤害于她。”王后突然语气寒冷,“但是,母后报仇之事绝不允许任何人阻饶,谁都不可!”

可立汗没有说话,他不知该如何跟王后说,他心中有不甘,又有默认的责任,他已把王后的事当成了自己事,她的仇就是自己的仇,王后所需要的他都能答应,都会在背后帮助支持,但却不甘说出。

王后看得出可立汗的复杂心情,她或许相信可立汗。

“母后!——”卓尔奇艰难喊出,把想说的话全部吞了下去。心中矛盾,他理解母亲心中的苦处,可又觉得母亲这样做不知把自己置于何位置,左右为难。

三人沉默不语,空气变得有些凝重冷淡。

皇上正在看奏折,袁将军面色匆匆的走进来,握手向前微微一礼。

皇上心情平静的微微抬头望了一眼袁将军,幽幽开口,“袁爱卿,面色如此沉重,发生何事?”又低头继续看着奏折。

“回禀皇上,末将已查实,与回祈国二王子合谋之人是——。”袁将军实在不敢说出此人,他深知皇上定会龙颜大怒,心中有所顾虑。

皇上心中一紧,从袁将军的为难之色就能判断出事情的棘手。期待的看着袁将军,“无须顾虑,说吧!”语气坚定,浑然有力。

“二王爷!”袁将军轻声说,他似乎作好了心理准备皇上会动怒。

皇上狠狠的拍下奏折,未有太大怒色于表,压制着心中的怒火,厉声说,“这个上官月,真是不把朕放在眼里,他就算是朕的亲弟也照惩不贷。”

袁将军看了一眼皇上,他还打听到了一个小道消息,真实可信,“皇上,末将还得知,回祈国王后要杀二王爷,为了报家仇,当年王后是为了报仇而远嫁回祈国,回祈国相国就是被她所毒杀的,如今回来表面上是为了和亲之事,实则是报仇血恨,皇上,这该如何处之?”袁将军面色不改,习惯了大将风范,说话也是震震有力。

袁将军长年阵守边关,这个消息也是从回祈国二王子党羽那里得知,如今回祈国出现了谋逆之事,这个二王子真是个险恶之人,国王或许还被蒙在鼓里。

皇上听得面色大变,不知是喜是忧,默沉不语,心中思量。

袁将军默默站着,等着皇上的决断。

看了一眼袁将军,缓缓说道:“袁爱卿,此事须从长计议,切不可让他人知道,先细细观察再说。”皇上有些高深莫测的神情,看得袁将军心中一鼓。

“末将遵命!”袁将军顿了顿,“皇上,末将以为,这或许能助皇上一臂之力,无须皇上出面,即不会令皇上为难,也能惩办谋逆之人。”袁将军直言不讳,皇上虽听得不那么顺耳,却也说到皇上的心坎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