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32章 王后的担忧
 
上官羽四处望了望,心中还藏着担心,表情故作轻松,微笑的说,“芯儿妹妹,哥哥送你回府吧,刚巧顺路!”他是不放心上官芯,跟随她的护卫,对依古丽而言,简直就是形同虚设,上官羽心中没底,依古丽会不会找她麻烦,她现在人在何处都不知道,稳妥些为好。

“羽哥哥,你可有事要办?”上官芯不解的问,心中纳闷的看着上官羽,明明是不顺路的,皇宫在北,王爷府在东,怎说顺路?

上官羽反应过来这个借口有些不符合现实,表情狰狞,随口应道:“是啊!有事要办!”他对外始终是一幅花花公子,玩世不恭的样子,这也正好遮掩了他真实的内心,他只是不想活得那么累,三太子身份下堆满了条条框框的规矩和对他的期望,他很烦,潇洒逍遥的生活才是他追求的。

把上官芯送回府中,上官羽轻松吐口气,继续他的逍遥日子,偶尔来个出奇不意。

王后在房中有些坐立不安,这是她第一次这般表情,是因为依古丽的行动。

昨晚就发现依古丽不在宫中,王后着急了一晚,她担心依古丽的安全,担心会搞砸这整个计划,这个依古丽太过心急了,她太低估了王爷的能力。

房门被轻轻打开了,依古丽有些疲惫的走进房,她心中清楚,母后定会责备于她。

王后急切的走向前说道:“依古丽,你怎这般鲁莽,幸好你无事,我一夜未眠,担心你会出事。”王后语气有些急促,她是关心着依古丽,并没有责备于她。

依古丽有些惊讶,眼神有些许感动,母后没有责备自己,是在关心自己,她看得出那是关心,看到了母后一脸的担忧。依古丽懊悔的看着王后,眼神哀伤,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纵使再坚强,也需要爱,需要母亲的疼爱,她从未流过泪,可这次她无法控制,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王后心疼的拥着她,这几个儿女都是她心头的肉,但是她的爱却吝啬到不肯表露,忽略了,也隐藏了。她心中更多是仇恨,仇恨带给她的痛苦与挣扎。她感觉到依古丽的无助,这个小女儿受她的影响太深了,很小就被她知道了仇恨这个东西,因此她比同龄人都要更早成熟。

依古丽默默的流着泪,脸上有无助,有担忧,有歉意,轻声的哭道:“母后,对不起,依古丽让母后担心了,以后不会再任性了。”

王后浅浅的流着泪,她心中纠缠着,如果没有仇恨,她会是多幸福的一个女人,有爱自己的丈夫,有孝顺的儿女,有最高的荣耀,她宁愿不是程家的女儿,二十三年前那一幕血腥场面她忘不了,看到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无辜的死去,她不能不报仇,九泉之下的姐姐姐夫,还有十几口下人都不会冥目。

依古丽收起她的悲伤与脆弱,淡淡的看着王后,轻声的说,“母后,这个二王爷他是个非常阴险狡猾之人,并不好对付,我们要多加小心。”

王后口中叹着气,悠悠的点头,她何尝不担心,但她报仇的决心不会动摇,淡淡的说,“我与王爷之间的仇恨岂是这般容易报得了的,当年相国被我毒死,也足足花了我一年的心血,杀了二王爷母后也就无憾了。”王后眼神悲伤。

依古丽心疼的看着王后,真想分担母后心中的痛苦。

国王可立汗无意中听到了她们母女两人的谈话,有如被雷击中一般,心中说不出的混乱与震惊。他有失望,有伤心与难过,王后究竟有多少事瞒着自己,仿佛,他突然间不认识了这个与他相守了二十几年的妻子,她究竟是什么身份?

可立汗静静的站在外面,他努力的让自己镇定,纵使他对王后有些失望,但终究他要理解她,她定是有她的苦衷。可立汗尽量安慰自己,他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个被隐瞒了二十几年的身份与秘密,是她毒死了自己的亲舅舅,这是为哪般?她有把自己当成丈夫看待吗?

他表情有些难过,僵硬着脸,默默的离开了。从内心深处,他似乎感觉自己多了一份责任,不管王后将他处于何位置,这二十几年的感情不会假,王后从来没有害过自己,他不会否认王后在他心中的位置,她的仇恨就是自己的仇恨,突然感觉很多东西都变了,变淡了,他与兴月朝的关系突然间变得飘缈,他隐隐感到担忧,可这一切现在不能说,一切都得照常。

可立汗静静的坐在房中,神情低落,黯然神伤。

王后轻轻的走进房中,平静的表情,看着满脸愁容的可立汗。淡淡的说,“可立汗为何如此神情,是否有事困扰着可立汗?”语气轻柔,看不出任何的悲喜。

可立汗默不作声,眼神疑惑的看着王后,似乎想问王后所有的事,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平静不带任何感情的说,“无事,王后多心了!”

从可立汗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的不安,他分明脸上表露着不悦,为何说是自己多心了?王后沉默,静静的坐着,看着可立汗,想着自己的心事。

可立汗不语,此时的他只想安静!站起身走出了房间,王后无语的看着他离去,这种气氛感觉到了冷淡,各怀心事。

卓尔奇王子从外面进来,看着沉默的王后,微笑的问道:“母后,为何一人在此发呆,为何事不高兴?”

王后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淡淡的说,“奇儿,事情办得如何?”

卓尔奇被转移的话题,一时未反应过来,顿了顿,王后所指的事情,是在回祈国办婚礼之事。开心的说,“母后放心,儿臣都已全部安排妥当,再过几日就可回国了!”

想到与上官芯郡主的婚事,王子满心欢喜,王后看出儿子的幸福感,看得有喜也有忧,在这几日之内她得实施她的报仇计划,婚礼之事那都是之后的事,她心中有隐隐的担忧。

王后淡淡一笑,站起身,走近卓尔奇,轻声的问道:“奇儿,你喜欢芯郡主是吗?”

卓尔落毫不掩饰的表情,开心的说,“是的,儿臣喜欢她,她是一个温柔娴淑的女子,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缘分,母后,您说是吗?”

王后闪过一丝淡淡的苦笑,轻声的说,“是啊,这是你跟她的缘分,可为何是她?”声音越说越细,几乎是听不清在说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