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31章 刺杀2
 
黑衣人本想多听几个字,却是没有了,失望!

“你为何要去杀皇叔,你们之间有仇?”黑衣人疑惑的看着依古丽,他也不知道为何要救她,只知道自己想救她,一定要救她!

依古丽神情哀伤,想起母亲这些年心中的苦闷,只有她才知道,母亲身负一个血海深仇,却不跟自己深讲,如果不是自己小时候无意中得知,也许母亲会一直的藏下去,不让任何人知道,也正因为这样,她从小就勤练武功,无形中成了她的一个目标,一种使命,也就成了母亲的希望。

语气冷淡的说,“有仇!母后并不想告知我详情,我便没问,杀二王爷就是我前来兴月朝的目的。”

“三太子殿下,今日你救了我,你不怕二王爷他对付你,若是因为我,不值得!”依古丽说得平静,她微微的坐起身,靠在床头,不解的看着上官羽。

黑衣人是上官羽,在宫中依古丽与上官羽照个几次面,却从未说上一句话,一直都是依古丽在明,上官羽在暗,他有意观察依古丽,从第一眼他就觉得这是一种奇妙的缘分让他这样去做,指引着他去做。

上官羽表面玩世不恭,看似不正经之人,实则是个头脑聪明,大智若愚,长得帅气,俊朗的三太子,很少人知道他有一身好武功,从他身手来看,与上官萧不相上下,这两兄弟除了性格完全不同,其它地方倒是相似。

上官羽表情轻松,微笑的说,“你这是在担心我吗?”依古丽冷淡的看他一眼,对他的自以为是感到无奈。

“放心,估计皇叔他根本就不知是何人救走了你,又怎能对付我呢,皇叔他心中定是恨得咬牙切齿。”上官羽幸灾乐祸的说着。

依古丽看着上官羽有些搞怪的表情,她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上官羽从未看到过她的笑容,竟然是这么的让人心神迷醉,呆呆的看着这张美丽的面容,就像画一般。

依古丽恢复了她招牌式的表情,淡漠的说,“你看够了没有,如若无事,请离开,我要休息!”面对着眼前这位阴阳怪气的三太子,她说不上的感觉,不生气,不高兴,是郁闷。

“本太子多看你几眼,也不枉你这张美丽的脸,这是你的荣幸!”上官羽调侃的说,听得依古丽想喷血,这赞美的话从他口中说出就听得这般别扭。

依古丽冷淡的说,“你对漂亮的女子都是这样说吗?你们男人都是逃不过美色,风流成性!”依古丽对男人似乎印象并不好,她并未涉入尘事,却是看得淡薄,如果她不说话,或许看不出她的内心与外表如此的不符合。

轻轻的闭着眼,不再理会屋中之人,她是有些累了。

上官羽看着一脸倦意的依古丽,不再多说,纵使有太多话想要跟她说道说道,但又岂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上官羽轻轻的摇了摇头,再回头望了一眼半躺在床上的依古丽,安静的走出了房,关好房门。

静静的站在外面的不远处,看着这什么也没有的夜空,隐约还是有几颗星星在闪,却是要定心去看。

依古丽知道上官羽出了房,身子微微一动,安静的睡去,什么也不想。

第二日,上官羽早已离开了,留了一封信在桌上,只简单的几个字:如同一场梦!

想起这个三太子真是有些无奈,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

依古丽换了一身素装,美丽依旧,她始终是一幅冷淡的表情,坐在茶楼中,慢慢的喝着茶。脸上有几分失落,行刺失败,心中有隐隐的担忧,想必这次惊动了二王爷,日后就更难对付。他真是个老狐狸,早就设下了陷阱,幸亏他不知道是谁要杀他,想到这依古丽就恼火,握在手中的茶杯快要被捏碎了。

依古丽看到大街上出现一个熟悉的人影,上官芯!看到她有种莫名的欣喜,一种不好的念头闪过,但她又犹豫,她是未来的大嫂,母亲不想伤及无辜,大哥也对她有意,依古丽微微叹口气。

她看着上官芯进了绸庄,依古丽想起身跟着她,却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话,“芯儿你不可打她主意!”语气坚决,有种压迫感,让人不得不听。

言下之意,上官羽对二王爷,他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也不太喜欢这个二皇叔,是个可恶之人,不帮也不灭,观之!

上官芯是万万不可被伤害,从小到大,这个上官芯对兄弟姐妹真心相待,单纯善良,从来不惹事非,都是帮着兄弟姐妹说情,不管哪个皇子,世子,公主还是郡主都是喜欢着上官芯,就算不喜欢也不会讨厌于她,都会给她三分薄面,她的人缘在皇族青年中找不到第二个,她是个不张扬的女子,做着自己的本分。

依古丽没有回头,她听出是三太子的声音,他一直跟着自己?原来有些犹豫的心彻底的平静了,静静的看着上官芯的背影,依古丽并不会伤害于她,只想拿她作诱饵,或许她想得太简单了。

对这个三太子有种说不出的郁闷,似乎总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忽远忽近,似有似无,浑身不自在,好在她要摆脱一个人并不难,她从小就学习了盾形术,可以在人目不转睛的状态下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跟现代的魔术如出一辙,这个三太子也觉得这是郁闷的招式。

就只喝了一小口酒,依古丽就活生生的在他眼皮底下消失了,上官羽只能哀叹的摇摇头,一脸无奈,自言自语道:“看来我得好好研究你这一妙招,不会再有第三次了!”嘴角坏坏的笑意。

上官芯从绸庄出来,上官羽上前招呼,脸上温暖的笑容,“芯儿妹妹,买的何物,莫不是准备嫁妆吧?”

“是羽哥哥!”上官芯微微一笑,暖暖的说道:“你是取笑妹妹了,哪有自己给自己备嫁妆的,闲来无事,买几块绸布做几样女红,哥哥如果喜欢,妹妹给你也做一件如何?”

上官羽摆摆手,苦笑道:“妹妹还是留着送给夫君吧,你知道我最是烦这些女儿家的东西。”

听到夫君二字,上官芯脸上有些红晕,她或许想到了卓尔奇王子,对他虽不说爱意,但也不讨厌,有种淡淡的欣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