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20章 表白
 
“爹娘,明日我请朝中懂推拿之术的太医前来,可以一试。”秋静商量的语气说。

秋老爷若有所思的说,“静儿,就依你吧!”

大家都赞同的表情,灵儿看着秋静,她的表情就像是崇拜她的偶像一般,真可谓是,有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之势。也许是听说了之前秋静把上官萧的病治好了,虽不是秋静亲手所治,但她也功不可没,如今又可以帮秋夫人找出病因,不管是与否,总是有了希望不是。

秋夫人的老疾,正如秋静所预料的,是多前以前,不甚被桌角碰伤,因为没在意,所以留下病根,秋夫人也是后来才慢慢找寻了记忆,才记起这么一桩事。

当然,这次出马的不仅只有太医,为了双重保险,秋静找了一位内功深厚的大师帮忙——上官萧!秋柏的内功不及上官萧,这点不可否认。

秋夫人的病治好了,但她还是会习惯性的往内伤处揉捏,照此下去又会出新病,秋静再三叮嘱家人监督秋夫人这个习惯性的动作,慢慢的秋夫人停止了她的招牌动作。

但不知为何,上官萧自秋府回来后,就这般高兴,也就是请他到秋府帮上一忙,不至于吧,又不是第一次去岳丈家,回来数天,还是一幅意犹未尽的表情,之前并未如此。

秋静在花园里,上官萧走过来,依然是那幅表情,看他心情大好,很难得正眼瞧他高兴时的模样,很令人赏心悦目,他静静的站着,似乎是故意让秋静看个够。

他跟之前完全是判若两人,以前的阴冷,不自信没有留下痕迹,走得很彻底,现在虽不说阳光,但也是神采奕奕,自信满满,英气逼人的站在秋静面前,感觉像是认识了另外一人,上官萧变化得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静儿,你似乎喜欢盯着一人看,这是你的特点吗?”上官萧微笑的对着秋静说,表情突的又转为严萧认真地说,“不过,对我可以,对别人不可!”

秋静被他的一声“静儿”惊颤了一下,叫得亲密亲切,苦笑一声,说道:“为何不可!眼睛长在我身上,看与不看我眼睛说了算,你自是管不着!”秋静故意气他。

“我是你夫君怎会管不着,你的约法三章是否记得?”上官萧眼神坏坏的看着秋静,嘴角藏着狡猾的笑意。

秋静沉默不语,这个人是她的夫君!有时候,真想马上就消失在上官萧的世界,如果付出了真心,她再回去时只会痛苦难熬,不留下任何牵挂才是她所希望的。

心,无法掌控,或许它在慢慢的靠近他,却又不敢靠近,在一点一点崩溃,封锁的心在动摇,也许它太孤独了,在向秋静挣扎着。

秋静表情木然,淡淡的说:“记得!”

突然又想起,看到上官萧一定要问问清楚,他为何这般反常。不解的问,“你在我娘家捡到宝不成,回来这几日,你心情一直大好,这是为何?”

上官萧被秋静这一问,心情更上一层楼,笑容满面带点神秘感说,“我早已捡到了,正因为捡到这个宝,固然我心情大好。”

秋静一时未反应他话中意思,惊奇的问,“是何宝贝,我怎不知?”

上官萧眼神直直的看着秋静,嘴角一直挂着笑容,又是一幅怪怪的表情,故弄玄虚,慢慢的吐出:“你呀!”

秋静脸一沉,自知上当,但当听到他说这个宝是她自己时,秋静竟有种莫名的欢喜,奇怪的感觉,她并不排斥当他的宝。

照这种气氛下去,真不知该如何收场,正想站起身,准备离开。却被上官萧拉住,一脸正经,表情温和,带有几分情意的说:“静儿,你先别走,你为何不肯接受于我,你可知,你已走进了我的心中,可你却只会逃避,这让我如何是好?”

被上官萧的表白弄得一片混乱,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她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只是这份情意要她如何接受,她不属于这个世界,终有一天会离开他。与其这样痛苦的离别,不如不要有开始得好。

见秋静不回答,又认真的看着她,请求的语气说,“给我一个回答好吗?”

秋静凝视他片刻,淡淡的说,“上官萧,我受不起你这份爱,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到那时两人都会痛不欲生,你愿意这样吗?”

不解的看着秋静,不明白她为何会这样说。不可置信的说道:“还未到那一天,你不能就这样判予死刑,对你我都不公平。”他有些愤怒。恢复平静,又说,“不论将来发生何事,我们都不会离开彼此,我要好好的爱你,我就是爱了,不后悔爱你,无错无悔!静儿,我绝不逼你,但你不能总是逃避我,更不要逃避你的心,好吗?”

听着动情的话,秋静内心激动不已,复杂的思绪,静静的看着他。如果他的面前是个十几岁的少女,绝对被他的话语感动得淅沥哗啦。但秋静不能,她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幼稚的少女,她经历了感情的创伤,刻骨铭心的爱与痛,花了好长时间才平静的接受结束的事实。如今她更需要时间重拾一份感情。

秋静回避着他期待的眼神,缓缓站起身,侧对着他,平静的说,“我无法回答你,让时间来给你我答案,如果真有缘,如果这真是上天注定,我会欣然接受,给彼此一些时间。”回头一望,上官萧表情平淡。“我有些困倦,先告辞了!”把上官萧一人撇下,平静的眼神中,有些许的失落感。

寂静的夜,外面寒风声声作响,秋静睡得昏昏沉沉,心中隐隐的不安,她不知道今晚是怎么了,很口渴,还出着汗,她还有意识,但却十分的无力,她应该是生病了,在发着高烧,不知不觉口中发出难受的呻吟。不愿相信自己竟然生病了,秋静你怎么能生病,你体质不是很好吗,不禁埋怨起这个身体,迷迷糊糊,她感觉脸上烧着一般。

喃喃的念着,“水,给我水!”突然有个结实有力的手臂把她扶起,她看不清是谁,应该是他吧,他端着茶杯,慢慢地秋静喝尽了杯中的茶,示意还想喝,小月不停的倒着茶,焦急万分的看着脸色红通的秋静。秋静迷迷糊糊的看见三个人影,还有一位应该是许公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